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一百二十九章:北渊冥海

第一百二十九章:北渊冥海

        在汐音等人前脚刚走,身后就聚集过来一大批妖兽,快速幻化成人形,指着地上新鲜的血迹,极快道:“大哥,被人抓了,我们现在赶快赶过去。

        ”对,一定要把大哥找回来!“

        ”快,我们呢去追他们。“

        齐齐吼完,那些妖魔快速一窝蜂的朝着汐音等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主子,他们往这边追来了!“神乌皱眉道。

        ”追就追呗,不是还有你吗?况且那只本牛还在本小姐的手上。“汐音勾唇,毫不紧张的说到。

        两人的身形犹如幻影,快速在森林里穿梭,淼隐在神乌的怀里,乐不可支的笑着,似乎很惊奇。

        ”主子,你是不是忘了一点,我的力量被你的力量牵制住了,所以现在只有原来的功力的三层,刚刚那一只青牛怪还好,现在若是来了成群结队的妖魔,可能会有危险,我们还是赶紧走吧!“神乌呆呆的说了一句,他觉得有必要提醒她一次,现在逃还来得及。

        汐音快速飞行的身影瞬间停住,愣愣的看着他,”你怎么不早说?“

        神乌嘴角顿时一抽,刚想说他早就告诉过她好吧,瞬间就听到已经跑了很远处汐音的喊声,”还不快走,你打算在这里填饱他们的肚子?“

        神乌瞬间感觉有些凌乱了,这女人逃跑的功力倒是很强,一转眼就不见了。

        想他万年神乌何时需要逃跑这么丢人的事?

        但是现在,好吧,只有认命了。

        身形快速如风追上汐音,有些迟疑的问道:”主子,你不要找宝贝了?“

        ”当然要找,不过是先把这小家伙送回去,回来在找,反正这青牛怪现在也跑不了。“汐音心里打着算盘,她只是先把宝贝寄存在这罢了,等回来的路上再讨。

        ”但是回来还是会遇到这些魔兽的!“神乌看着她闪着精光的小眼神,不由得提醒她。

        ”额!“汐音一怔,幻想被打破,侧脸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神乌,”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等我们回来这些妖魔可能就散开了,到时候我们消无声息的进来不就行了?“

        悄无声息?

        神乌咀嚼着这个词,怎么听着好像做贼一样,好像自从跟了这个主子,他似乎将以往没有做过的有损形象的事全都做了一遍。

        ”现在去北渊冥海!“汐音脚下再次运力瞬间森林,身无快速幻化成鸟身拖着她,飞向高空,整个离雾山瞬间被踩在脚下,还有那些赶来的妖魔。

        ”快,他们要跑了!“

        ”追上去!快!“

        几只鹰兽快速向着他们追来,但是汐音一点也不担心,神乌的速度怕是在这世间都少有人能够相比。

        ”哈哈,姐姐,姐姐他们在追着我们!“淼音欢快的笑着,对着那些鹰兽吐吐舌头,样子呆萌可爱。

        ”呵呵,小隐儿,想不想看打雁?“汐音抱着淼音稳稳的站在神乌巨大的背上,耳边云层划过的速度太快,仿佛任何东西都没有,只有风的声音。

        ”打雁?什么是打雁?“他怔了一下,白嫩的小脸上尽是好奇,让汐音手下不禁又是一痒,抬手捏了捏。

        ”看着哦,就是这样。“汐音手里夹出一张黄符,轻喝一声”去!“

        黄符瞬间快速的飞向不远一只大雁,并且贴在它身上。

        还在飞行的雄鹰,犹如比定住一般,身子瞬间不能动,直直的往下坠!

        ”啊,救命呀!“尖叫声响彻整个山谷。

        ”哈哈,哈哈,好好玩,他掉下去了,姐姐!“淼音笑的开心,嘴角露出浅窝,像是一朵向阳的花,带着无尽的活泼开朗的气息,汐音仿佛受到感染,嘴角勾出一个温馨的笑容。

        连续击落几只飞行的妖魔,他们便不敢再追了。

        神乌的速度似乎达到了极致,几乎如光影一般,让人根本看不真切便消失啦,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汐音纵欲看到下面不在是连绵起伏的山脉而是一望无际的大海,碧蓝的海水,清新凉爽,让汐音有一瞬间的感觉自己乘着游轮正行驶在太平洋上。

        闭了闭眸子,汐音感受到神乌的速度缓缓减慢。

        ”小家伙,认识这里吗?“汐音低头碰了一下淼隐。

        ”认识呀,回家了,回家了,姐姐回家了!“他笑着围着她转着圈。

        这里就是被渊冥海?

        人间,知晓再次被汐音耍了的许月白很郁闷的回了许府。

        ”二公子回来了!“书房里,下人对着许风清通报。

        ”回来了?“沉稳冷静的声音听不出任何喜怒,须臾将视线从账本上抬起,幽深乌黑的眸子微微沉吟了一下,将账本放下,缓缓起身向外走去。

        ”月白!“

        许风清推开许月白房间的门,就见到那修长的身影微微带着一丝落寞的站在窗前向外看着什么,他的脚步顿时一怔,似乎十几年来从没有见过自家弟弟有过如此神情。

        听到声音,许月白并没有转身,也没有说话。

        ”你去哪了?“许风清走到他身前,淡淡的问道。

        ”我每天去哪,大哥一直不都是知道吗?“他一手背在身后,微微垂头,将视线移到地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最近怎么了?是不是跟那个女子有关?找到了吗?“许风清皱了皱剑眉,他一直都知道他在找一个女子,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他就再也没有派人出去找过。

        ”找到?呵呵,找到了!是找到了!“许月白抬眸,自嘲的一笑。

        ”既然找到了,你为何不把人带回来?“他倒是很想见见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让他这个整天留恋花丛的弟弟失魂落魄。

        ”带回来?呵呵,大哥你说我该怎么把她带回来?“许月白目光猛然移向许风清。

        许风清被他这突如其来的眼神看的一愣,感觉这小子今天很不对劲,不禁沉声问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前几天每次深夜回来都是满身酒气,现在又问他如此奇怪的问题,让他不得不警心了,看来必须要去查一查。

        ”大哥,你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但是她又不喜欢你?“许月白忽然撅着嘴,问道,窝在榻上,没精打采。

        ”什么?“许风清顿时有些傻眼,愣愣的看了他几秒,忽然很不给面子的笑出了声,”呵呵,我当是什么事呢?原来是人家姑娘不喜欢你?既然如此,那你就放弃就是,你身边不是有很多女人吗?“

        许风清眸中闪过一丝玩味,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小子竟然为了一个女人闷闷不乐的,他怀着看戏的心里,随手拉个椅子坐在他对面。

        ”大哥,你能不能不要笑得那么奸猾?还有你明知道我身边那些女人都是什么,还如此奚落我?她怎么能跟那些女人相比呢?“许月白瞪了他一眼,不满的说到。

        那丫头是世上独一无二的,没有任何一个女子可以和她相提并论。

        许风清对于他对那女子的在意,不禁又多了一丝意外,此时很想知道那女子到底是谁家的。

        ”她是谁?“

        ”她…“许月白纠结的皱了皱秀眉,迟疑着要不要说,后来一想,就算不告诉他,他要想知道也很容易的,于是不再隐瞒,看了他一眼道:”是云澜的妹妹。

        “李琴音?”

        “怎么可能是那个女人呢?不然我也不会费那么大力力气去找了。”

        “那还有谁?云澜不就一个妹妹?”许风清很少去管别人家的私事,他根本就不知道李汐音的存在。

        “还有一个,李渊年的二夫人所生大的一个女儿,李汐音,十五年没有出过她那个小院子,所以除了李府,很少有人知道还有一个女儿。”

        “李汐音?”许风清细细呢喃着这个名字,似乎觉得有些熟悉,忽然眸光一闪,“她不就是被皇上封为侍女侍奉在国师身边的那个女人吗?”

        当时在京城闹得轰轰烈烈,他还是有些耳闻的,不过并没有注意。

        “嗯!”想到那个强大的国师,许月白心里就产生一丝怪异,那丫头肯定知道国师的什么事,不然以她的性格绝不会任人摆布,怎么可能会去做侍女呢?

        “虽然是侍女,但是只要你喜欢,大哥不会有任何反对,但是人家若是不喜欢你,你也就不必强求了!”竟然还有人看不上他家二弟?许风清越想越觉得天要下红雨了。

        虽然是一本正经的劝说,到那时许月白怎么可能会忽略他促狭的眼神,顿时没好气得道:“你也不要幸灾乐祸,她很不简单,我们的真实身份她可都是早就知道了!”

        当下,许风清的眸子倏地一冷,瞬间站起身,沉声道:“你说什么?她知道了什么?”

        许羽被也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对上他森冷的眼神,他咽了咽口水,还是决定坦白从宽,不然大哥一定会打死他的。

        于是乎,他心虚的眼神不敢看许风清,将从第一次遇见汐音,以及昨晚见到的那一幕,全部告诉了许风清,并且一字不落。

        当一切都坦白之后,许月白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自家大哥,但是那张平日就不苟言笑的俊脸之上此时什么表情都米有,让他心里惴惴不安,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等了半日,也不见许风清说话,许月白艰难的开了口,“大哥…”

        忽然,许风清猛然转身,冷声说道:“明日,我将你送回族里,没哟我的允许,你不准再出来!”

        声音坚定,没有丝毫商量的语气,瞬间让许月白脸色大变,“大哥,大,你说什么?你要将我送回族里?不要,我不要回去!”

        “不行,你在这里会毁了整个月莲族的,你必须回去。”许风清冷冷命令。

        “不,不会的,汐儿不是那种人,她虽然喜欢利用人,但是并没有坏心,只要不招惹她,她不会对我们做什么的!”许月白从榻上快速起来,抓住他的袖子。

        “身为少族长,我不能拿整个月莲族的人开玩笑,不管是什么,既然有人发现了我们的身份,就必须要小心,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若非因为你,我一定会把她杀了,你知情不报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明日必须回去!”许风清冷着脸,将他的手扯下去,甩袖离开。

        许月白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他要杀她?

        不行,绝对不行。

        “大哥,你不能杀她!大哥!”他立即反应过来,对着许风清的背影喊道。

        许风清头也不回的返回大书房,挥了挥袖子,瞬间将门碰到一声关上,脸色阴沉,缓缓抬起袖子,看着手腕处那朵已经盛开的青莲,目光闪烁着什么。

        原来那日在宫宴之上,他身边的月白就是她?

        他知道不是月白,但是也绝对想不到就是她,当她从树上掉落在他怀里,那柔软清香的身子的确是让他怀疑过她是女子,只是没想到她还是钱来缘和来钱客栈的幕后主子,还是天下闻名的云幻公子,她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

        难道就只是为了查一个案子?

        她竟然连他们的身份都查的一清二楚,身边还有神秘强者,她到底是谁?

        是敌是友?

        他必须要去查一查了。

        “王,姑娘已经到了北渊冥海,需不需要我们的人回来?”凌风道。

        裕兴宫内,本应该去找魔尊救人的某人此刻一派悠闲的拿着笔,认真的画着什么。

        “不用,让他们在暗处好好保护她,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出手,随时向本王汇报。”焱影笔下细细的描摹着,从窗户射进来的光影照在他的侧脸上,神情认真专注,长长的睫毛轻颤,紧紧的盯着画中的女子。

        “是!”

        凌风迟疑了一下,又道:“王,那个连恒…我们,还要不要去救了?”

        他感觉要是再不提醒一下王,那个小子很有可能会死,到时候小汐回来肯定会发火。

        “急什么?”桌案后的男子幽冷的声音淡淡想起,头也没抬一下。

        凌风很好奇他在画什么,但是又不敢看,抬眼瞄了一下,只瞄到一头乌黑的长发,啥都没看到。

        “王,姑娘之前去的那个离雾山,我们要怎么做?”

        “派人封锁,任何妖魔都不准踏进离雾山半步,也不准里面的妖魔出来,一切保持原样!”等着那丫头回来找宝贝!

        似乎想象到汐音看着宝贝美眸放光的可爱模样,语气不由得轻快了许多。

        “是!”凌风嘴角微抽,太壕了,不过阴山有的是人手,别说封锁一个离雾山了,甚至封锁整个魔界都绰绰有余。

        凌风默默的退了出去,焱影正好收工停笔,将画卷竖起,看着墨汁未干的画卷,他微微叹了一口气。

        画中女子躺在草地之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根草,双手枕在身后,一脸惬意的看着天上的阳光,白皙脸蛋犹如天上的云彩,长长的睫毛留下一段完美的弧度,毫不做作的举动,透着一丝俏皮和洒脱。

        那女子正是汐音,画中神韵都在,栩栩如生,但是,他还是摇摇头将画搁置。

        “再怎么画,都画不出活得你,真不该让你独自去!”嘴里低低呢喃,带着一丝抱怨,自作孽不可活,既然放她自己去,现在他却要在这边备受煎熬。

        那丫头,走了,都不能让他安生。

        指尖轻轻滑过画上她的脸,目光深情而专注。

        “苍时!”

        “王!”苍时瞬间出现。

        “魔尊何在?”

        “在祈风。”

        “现在就去!”说完,焱影身影瞬间消失。

        他想她,疯狂的想她,就在刚刚那一刻,他做了一个决定。

        苍时顿时一愣,王都悠闲了几日了,都不着急,怎么突然又着急了?

        目光瞥见案上的画,似乎明白了什么,身形一闪也快速跟去。

        在北渊冥海的上空盘旋了很久,汐音和神乌也没有见到一只海狼更没有发现任何入口,须臾,停在半空。

        “小隐,你家在这水底吗?”汐音问道。

        “嗯…不知道!”他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呆呆的吐出一句。

        “那我把你丢到海里,你能找到家吗?”汐音还惦记着离雾山的宝贝,不想在此耽误过多时间。

        “咦?姐姐不跟我一起回家吗?”他皱眉。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不是你姐姐,现在你到家了,就可以见到你姐姐了!”汐音无奈道。

        “你就是我姐姐呀,不要,你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他忽然撅着小嘴,抱住汐音的双腿,可怜兮兮的样子让人心疼。

        汐音顿时有些头大的扶额,这小家伙,还真是!

        “小乌,你的水下功夫怎么样?”汐音问道。

        “我是妖,我没问题,只是你是凡人,可能不行。”神乌巨大地身子掠过海面溅起一丝水花。

        “那怎么办?”汐音还没想过这个问题,她是人,要怎么在水下行动自如还能开口说话?

        “这附近能不能找到避水珠?”她环绕四周忽然问道。

        “避水珠怕是找不到不过我想起一种水草,或许可以帮助你!”神乌说着,再次飞动起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42837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