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一百三十一章:杀意

第一百三十一章:杀意

        “但是你人生地不熟,也找不到他。”流云道。

        “你手下不是有人吗?派个人过来领着我去不就可以了吗?”汐音忽然想到一个方法。

        “因为我身边的人是经常换的,他们也是第一次来这里,这里是海龙族,他们都不熟悉,还是我带着你去吧,若是有什么事,我还可以帮衬着。”流云淡笑道。

        汐音垂眸想了想,道:“好吧,一会不管找不找得到,你都要回去,不然错过了什么事,可别怪到本小姐头上。”

        “自然是不关汐音你的事。海族这么多年来也没发生什么大事,聚在一起聊得也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罢了!”流云笑着摇摇头。

        “嗯嗯,走吧!”点点头,汐音不再多说,快速在周围寻找着,逢人就问道:“见到一个小孩子吗?”

        “没有没有!”

        “见过一个长的这么高的孩子吗?”

        “不曾见过!”

        “那,你见过一只小海狼吗?”

        “这里海狼很多,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

        …。

        询问了一圈下来,也没找到任何信息,汐音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那个臭小子一会的功夫跑的倒是挺快的。

        “有吗?”汐音见到流云回来,急忙问道。

        他看着她,遗憾的摇了摇头,“没有,这周围我都派人寻找过了也没发现!”

        “你带进来的人不多,但是宫殿外面的人不少,你可以不可以吩咐他们让他们在整个海域周围寻找一下,他不可能会跑远的!”汐音心里微微下沉,有些不安,会不会遇到什么事了。

        流云见她紧紧的皱着眉,郑重点头,“可以,我马上去!”

        他说完就快步离去。

        汐音看着他的背影眸光沉了沉,转身朝着主殿走去。

        主殿之上,欢声笑语,一片热闹,四个族的所有有权势的人几乎都到了,谈论的声音很大。

        只有那边的海狼族的公主静静的坐着,很少说话,偶尔点点头。

        须臾,她身后的侍女忽然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什么,那双美丽风眸子微微一怔,顿时向着汐音那边看来,当看清汐音的面容之时,瞳孔顿时一缩,显然很是惊讶。

        汐音勾唇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海狼族的公主,眸光闪了闪,交代了几句,缓缓离席,不动声色的朝着汐音离开的方向而去。

        汉白玉石头砌成的一个房间,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海生物,巨大贝壳做成的椅子,红珊瑚堆积成的桌子,上面放了海螺杯子,四周的墙壁都是镂空的花纹,可以清楚的看见外面的场景和来往游动的鱼类。

        汐音缓缓走到里面,淡淡的坐下来,把玩着桌上的杯子,嘴角勾出一神秘莫测的笑容。

        “你什么人?”尾随汐音而来的正是那位公主,高贵冷艳,此时她托着巨大的裙摆,走了进来冷冷的看着她。

        “问别人之时,难道不该自报家门吗?”汐音勾唇邪邪的说到,玩味额眸光依旧停留在手中的杯子上。

        “休得无礼,难道你之前在大殿之上没有听清楚吗?”她冷冷的说到,眸光紧紧的锁住她那张脸,眼底隐隐带着一丝杀意。

        汐音眸光猛然闪过一丝兴味,呵呵,有意思,第一次见面就想杀她?

        “本小姐就是来打酱油的,管你是谁,难道这里那么多人,本小姐都要一一认识吗?”汐音很不客气的翻了一个白眼过去。

        那公主的面容虽然遮住但是从眼神就可以看出,肯定是生气了。

        她咬了咬唇,冷傲道:“本宫是海狼族公主,海狼族未来女王!”

        她将那个女王二字咬的极为清晰,似乎是汐音记住了。

        “女王?哦哦,是挺强悍的!”汐音漫不经心的点点头,随后脱口一个名字,“淼涟是吧!”

        她的眸子倏地一冷,“你怎么知道?”

        这个名字除了她的家人,很少有人知道。

        家人?

        她的眸光猛然一闪,上前一步,紧紧看着她,“是你抓住了他?”

        “果然,他是被你们带走了。”汐音撇撇嘴,却在心里冷笑,她不过是猜测,没想到真的是让她猜对了,只是刚刚流云派人去问,她之所以隐瞒估计就是因为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

        “哼,他是我海狼族的王子,怎么能够流落在外?”她纤袖一挥,威严的哼到。

        “他为什么跑到外面去?估计并不是只是因为贪玩那么简单吧?”汐音对着她深意一笑,眼底闪烁着一丝冷光。

        她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冷冷道:“这是本族的事,与外人无关,本宫不管你是什么人,这件事若是多说一句,本宫一定杀了你!”

        眸光猛然充斥着强烈的杀意,直逼汐音。

        “哈哈,哈哈!”汐音忽然发出一阵狂笑,仰头大笑,整个身子都窝进那个巨大的贝壳椅子上,像是听到了一个什么可笑的笑话一般。

        “你笑什么?”她语气阴沉。

        “听小隐儿说,你跟本小姐长得很像,本小姐此时很是好奇同样的一张脸上做出你刚刚那些表情到底是什么样子?”汐音饶有兴致的看着她,脸上的笑容未减,美艳如花。

        “放肆,本宫堂堂海狼族的公主岂能和你这个凡人一般比较。”她冷斥一声。

        “呦,既然张了一张脸,还怕别人看见吗?别告诉本小姐,你要一辈子带着面纱。”汐音勾唇冷笑。

        “用不着你管,你最好赶快滚出冥海,否则本宫一定杀了你!”她最后阴狠瞪了她一眼,甩身气势十足的离开。

        “哎,淼涟公主,记得把你那孩子看好,不然再跑出来,本小姐可就不会还给你们了!”汐音在她身后喊着。

        等到人消失了之后,汐音眼底的冷意缓缓露出,双手环胸,坐在那里,看了一眼外面的海域,须臾,嘴角勾出一个笑容,喊道:“小乌!”

        “主子!”神乌的身影立刻出现在她面前。

        “这里挺好玩的,不如我们多留两天吧!”

        “是!”

        走出房间,流云就快步迎了上来,面色带着惭愧,“汐音,很遗憾,人没有找到!”

        “不用找了!”汐音若无其事的说到。

        “为什么?”流云一怔。

        “已经找到了,被那公主带回去了!”汐音淡淡的看着远处那个带着面纱的女人,眸中的趣味越来越深,她倒要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趣事。

        “哦哦!”流云点点头,须臾,又抬眸看着她,“那你们接下来要做什么?来开冥海吗?”

        他眼底闪过一丝留恋,难道这么快就要分开了吗?

        汐音抿着唇,绕着周围走了一圈,回头看着他,“本小姐发现这里是一个挺不错的地方,比那人间好玩,打算在这里再多留几日!你怎么看?”

        流云闻言瞬间愣住,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说要留下?

        “怎么?傻了?你不会是以为本小姐留下来去洗劫你的宫殿,所以吓傻了吧?”汐音在他面前挥着手。

        向来沉稳淡雅的流云第一次愣住了,猛然回神,脸上抑制不住的欣喜,笑道:“汐音若是愿意,把流云的宫殿整个搬走,流云也不会多说一句!”

        “这句话本小姐爱听,就是喜欢你们这样有钱又大方的人。哈哈。”汐音喜不自禁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汐音接下来是要去流云那里住吗?”

        “废话,不去你那里难道要本小姐流落街头吗?这里本小姐不就认识你一个人吗?”汐音翻了一个白眼给他。

        “哈哈,哈哈。”流云被她鬼灵精怪的模样逗笑了,不自觉的抬手想要抚上她的头,但是却被汐音毫不客气的躲开了,他顿时有些尴尬的抿了抿唇,收回手,道:“那汐音现在就走吗?”

        “现在?你不参加宴会了吗?”汐音挑眉,他不是说这盛宴很难得一见吗?

        “呵呵,这宴会几万年来,在下已经参加过许多次,千篇一律,乏味无趣,汐音若是想走,现在就可以走了。”

        汐音回头看了一眼那场面,正好对上海狼族公主淼涟的眸子,顿时勾唇挑衅的对她眨眨眼,随后对着流云道:“那就走吧,本小姐似乎已经感受到你们家的宝贝再对本小姐招手了。”

        说完双手往后一背,吹了一声口哨,摆着架子走了出去。

        神乌嘴角顿时一抽。

        流云眼角流露出一丝笑意,最后对着海龙王说了几句也离开了,步履轻快,显然心情很好。

        “公主,您在看什么?”侍女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小心的问着身边的淼涟。

        “没什么!”淼涟的目光紧紧的追随着汐音的身影,冷漠的说到,但是袖中的手早已快要捏断了。

        真的是她,她竟然来到了这里。

        走出去的汐音自然能够感觉到锋芒在背,不过她并没有多么在意,只是随口的问着流云,“你说那海族的长公主今年多大了?”

        “长公主?”流云微微疑惑不过还是回答了,“与流云相比大概晚了一万多年,海狼族人口众多,公主王子也是有很多,你么今日带过来的那个最小的王子,估计只有几百岁吧。”

        “难道这几万年,你都没有见过她长什么样?”汐音不禁有些好奇,难道她带着面纱戴了几万年?也不闷得慌?

        “流云不曾见过,海狼族的公主众多,但是很少出面,尤其是女王继承人长公主身份尊贵,平时更是很少能够出现,很少有人能够见到。”流云道。

        “那这公主还真是神秘了,难道你们就没有人想要见到她到底长什么样?”汐音眼睛扫着周围,漫不经心的道。

        “别人不知,不过流云倒是没那个好奇!”流云看着她到淡淡笑道。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就算想看也没人笑你,要知道你可是鲛人族的王子殿下,就这玉树临风的模样,怕是多少女人都求不来的吧。”汐音并没有夸张,流云长得的确是不错,但是鉴于某人的威压,她也就只能看看而已,若是再像以前那样动手动脚,说不定某人立刻就会阴着脸将她压回去。

        汐音的猜测还是没错的。

        另一边,魔尊所在的地方此时已经变成废墟了,幸好是一处偏僻的房子,没有多少人,不然此时已经会连皇上都会惊动。

        一掌,仅仅是一掌而已,还在屋内盘算着阴谋的魔尊就看到自己所处的房间地震了。

        “焱影你干什么?你不要忘记了这里是人间!”狼狈逃出的魔尊灰头土脸的对这焱影愤怒的吼道。

        “人间又怎么样?本王现在完全不受天地法则的约束,不杀了你更待何时?”焱影冷冷一笑,毁天灭地的一掌又要抬起。

        魔尊脸色阴沉万分,火冒三丈,“你不要忘了,虽然没有天地法则,但是你身上的恶灵诅咒还在。”

        “你以为本王会在乎吗?三万年了,会差这一点时间吗?”焱影说着,嘴角阴沉的笑意忽然加深,出手又是一掌。

        魔尊堪堪避过,大袖一挥,挡住他的力量,心里却是越发的下沉,他的力量到底还有多少没有爆发出来?

        魔尊咬牙,将那股力量猛然甩飞出去,自己快速躲开。

        那两股碰撞的力量击中远处的山头,犹如洪荒爆发一般,整个山头瞬间倾塌,山地崛起,树木拔地而起。

        魔尊惊愕的看着,心里阴沉不已,脸色异常难看,似乎有些庆幸刚刚那一掌没有击中自己。

        “怎么样?魔尊大人还要本王再送些见面礼吗?”焱影收回手,似乎要给他留点喘息的机会。

        “你来是想要他的?”魔尊好似想起什么,袖子一挥,地上出现一个人,一动不动的昏迷着,正是连恒。

        焱影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勾唇看着魔尊,“将你杀了,本王自然就会带走他。”

        “哈哈,杀了本尊,他也活不成,你那丫头似乎就会不高兴了!”魔尊忽然笑了,笑的很猖狂。

        焱影眸光倏地一冷,但是面色却是没有丝毫的动静。

        “你让他喝了你的血?”

        “对,现在本尊的命和他是连在一起的,本尊若是死了,他绝对活不成。哈哈,哈哈。”

        “王!”苍时不禁喊道。

        “这可怎么办?他要是死了,姑娘怕是要难过的,但是魔尊不杀定会留下祸患!”凌风看着苍时低声道,剑眉紧皱,很是纠结,也替自家王纠结。

        “哈哈,没想到也有妖王犹豫的时候,区区一个女人,难道妖王要放弃杀了本尊的机会吗?”似乎笃定焱影不会杀他,魔尊嚣张得意的狂笑充斥四方。

        焱影并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须臾,幽幽道:“只要不死就行,没说一定要是完好的!”

        闻言,魔尊的笑声戛然而止,警戒的看着他。

        “他就交给你们俩了,本王不要他死,剩下的你们自己看着办!”焱影转身,双手背后,对着苍时喝凌风冷冷吩咐道。

        他怕自己出手一掌打死他,虽然很不爽,但是若那小子真的死了,丫头会怨他的吧?

        扫了一眼地上的连恒,焱影脸色微黑的挥了挥袖子,将人收起。

        “是!”苍时和凌风瞬间遵命,齐齐朝着魔尊飞去。

        “哼,焱影,两个手下?你竟然派两个手下跟本尊打?”魔尊瞬间感觉自己受了侮辱,阴沉着脸吼道,气势汹汹。

        “哼,派两个都是给你面子,你以为此时你身上还有多少能力可以打败他们俩?”焱影冷哼一声,扫了一眼苍时和凌风一眼,随后消失于眼前。

        “喂,苍时你说王是去哪了?”凌风好奇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

        “还能去哪?王心心念念的还有谁吗?”苍时白痴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你是说他去找小汐了?”凌风顿时瞪大眼睛,王不是说放她自己成长吗?

        两人旁若无人的闲聊着自家王的八卦,完全把气的冒烟的魔尊丢在了一旁。

        “狂妄小儿,竟然无视本尊,该死!”魔尊胡子一吹,愤怒的面色似乎要把整个脸胀破,两手聚集力量,狠狠向着两人击去。

        “呵呵,就这点力量,哼,我现在才发觉天地法则原来真的是个好东西,堂堂魔尊大人,此时怕是连我们俩联手都打不过了,经不住王的一掌,海水滚回魔界吧!”凌风毫不畏惧的嘲笑着。

        “找死!”话未落,魔尊的掌力已经到了苍时面前。

        “不知道是谁在找死,竟然敢威胁王!”苍时冷冷一笑,快速回击,一声龙吟,响彻寰宇。

        远在冥海的汐音自然不知道这边已经是一片腥风血雨了,而她已早已经满眼的宝贝闪瞎了眼睛。

        流云的宫殿绝对不亚于之前那个海龙宫。

        “这里就你一个人住?”汐音不可思议的观看着周围。

        “就流云一人。”

        “没有女人?若是看见你带着一个女人回来会不会生气?放心,本小姐会给你皆是清楚的!”汐音忽然回眸看他,笑的很贼。

        “额!”流云顿时脸上落下一些黑线,“这里没有女人,侍女有一些,但是绝对与流云没什么关系!”

        “行啦,不要解释了,就是还没有女主人罢了,女人还是有的,本小姐明白你的意思,那个男人身边没有几个女人?”汐音很是理解的看了他几眼。

        不过,焱影身边还真的没有女人耶。

        ------题外话------

        推荐,湘帘的新文,《医谋天下》,可以去看一下,么么哒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44617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