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一百三十九章:不速之客

第一百三十九章:不速之客

        见着身边瞬间出现的黑衣人,采暮瞬间闭嘴了,这人身边的护卫都是没有人性地家伙,只听他一人的话,若是自己再多说几句估计会马上被撕成粉碎。

        小命要紧!

        “神界最近有什么动向?”焱影忽然冷冷的开口。

        采暮顿时一怔,他扫了一眼周围,都没有再出现任何人,“嗯?额,你是在问我?”

        焱影凉凉的瞥了他一眼,采暮顿时一愣,随即明白道:“这事我正好想来问你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我听闻始祖大帝出现了?始祖大帝不是五万年前就魂飞魄散了吗?为何还会出现?近日,神界和魔界全都在寻找始祖大帝的下落。”

        他的面色从刚刚的懒散不羁瞬间变得严肃不已。

        “始祖大帝?他们认为是始祖大帝?”焱影眸中闪过一丝犀利的光芒。

        “怎么?不是吗?”采暮瞬间感觉不对,急急问道。

        “你认为呢?”焱影冷笑一声。

        “我完全不能确定,毕竟如今真正见过始祖大帝的人只剩下圣尊了,当初始祖大帝到底有没有消散在世间谁也不知道,不如你回去询问一下圣尊吧。”采暮闷头想了想道。

        “不用问了,这件事越少的人知道越好,你现在只要帮本王关注好神界的动静就行了!”焱影双手背后,凌然道,霸气显露。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就算要本神给跑腿,你也得给点报酬不是?这样莫名其妙的就让本神给你监视神界,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采暮歪着嘴,阴阳怪气的说到。

        “报酬是吧!”焱影回头瞥他一眼,嘴角勾起一丝幽冷的微笑,让采暮心尖顿时一颤。

        “那些花圃…”

        “等等,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焱影还没说完,采暮面色顿时大变,急急抬手打断他。

        该死的家伙,每次不是拿他的花圃就是他的脸来威胁他,但是又无可奈何。

        因为除了他的脸他最在乎的就是他的花圃了。

        “不过听说崇光听闻此事,异常的激动,这件事他若是没查清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确定你能瞒多久?”采暮恢复之前的懒散,玩味的看着他。

        “不需要瞒,只是本王不想让他知道,他就永远不会查到!”焱影看着窗外,目光森冷。

        正值仲夏,窗外却莫名飞落一片青色树叶,似乎也预示着某些异变将要发生。

        “陆判!陆判!”汐音到达地府直奔陆判办公的地方,却发现房间空无一人。

        不禁惊讶万分,稀奇呀,她认识那家伙这么长时间,每次来他都是再忙,几乎没有什么空闲的时间,现在又跑到那里偷懒去了?

        将门关上,汐音随手抓住了一个鬼差,凶巴巴的问道:“陆判去哪里?”

        那鬼差顿时被她强悍的动作给吓了一下,支支吾吾的道:“陆,陆判判大人,有事不再!”

        “什么事?”

        “不不不知道。”

        “连这个都不知道你在地府当得什么差?”汐音一把扔掉他,骂道。

        那鬼差惨白着脸,心里冤枉的不行,陆判大人的事岂能是他们这些小鬼差们能过问的?

        汐音皱着眉头,随处走动着,眼神漫无目的的四处观看。

        “小汐?”黑无常看见她顿时惊讶不已,似乎很久没有看见她了。

        “黑大哥!”汐音眸光顿时一亮,快步走过去,“今天没去忙吗?”

        “忙着呢,刚刚押完一批游魂回来。你在这里干什么的?”一张黑黑的脸上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露出一排白白的牙齿。

        “你知道陆判哪里去了吗?我很少见他不在这里的。”汐音疑惑的问道。

        “哦,你是来找陆判大人的?那可不巧,今日怕是见不了了,冥王召见十殿阎罗,陆判大人也跟随去了,都去几天了,估计是出了什么大事,现在八成是回不来了。”

        “冥王召见他们?”汐音顿时一惊。

        冥王刚刚见过她,心在就回来去召见他们,她可以将这两件事联系到一块吗?

        那个冥王还真是神秘,到底是何许人也?

        那现在怎么办?

        没有紫灵丹,她回去怎么面对玉莲?

        “你找他是不是有什么急事?”黑无常见她的眉头紧皱,不禁担忧道。

        “当然是有急事,我找他要救命丹药!”

        “丹药?”黑无常微愣,眸光猛然一闪,忽然想起什么,“对了,我想起来了,陆判大人临走时似乎吩咐了我一件事!”

        “什么事?”汐音眸中的希望猛然燃起,难道陆判已经料到?

        “跟我来!”

        黑无常再次将她带到陆判办公的地方,走进房间,到书架之上,找到一个盒子递给她,“陆判大人临走前,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汐音快速拿过盒子打开,果然见到是一个小瓶子,似乎怕她怀疑,还特意用一张纸条贴在上面,紫灵丹!

        果然是紫灵丹!

        汐音眸光顿时一喜,激动的拿出药。

        “就是这个!”

        他果然是什么都知道,但是他为什么那么清楚呢?

        汐音海中忽然蹦出一个疑惑,似乎每次,陆判总能知道她所有的事。

        拿到了紫灵丹,汐音喜不自禁,微微松了一口气。

        “小汐,既然丹药拿到了,就不必那么担心了,我还要去阳间收魂,就不陪着你了!”黑无常和她并肩走出来,说到。

        “嗯嗯,这次多谢黑大哥了!”汐音抱拳相谢。

        目送黑无常离开后,汐音又去了一趟忘川阁,不知道小宁他们在孟婆那里怎么样了。

        黄泉路暂时换了一条道,但是投胎的魂依旧没有减少,远远的汐音就看见忘川阁门口排的长长的队伍,挨个等着买孟婆汤。

        她心里又开始郁闷了,这么多银子全都被孟婆给赚去了,想想就不爽。

        不行,等陆判那家伙回来,黄泉客栈还要继续开业,绝不能便宜这一群鬼。

        “老大!老大!”

        汐音远远的站在那里看着,小刘恰好看见了,远远的招手,快步跑了过来。

        “老大,你来看我的吗?”他脸上笑成了一朵花,阴森森的花。

        “看你投胎了没!”汐音没好气的翻了他一眼。

        “不会的,小刘这辈子誓死效忠老大,绝对会永远跟着老大的,怎么可能会自己去投胎呢?”他笑的一脸媚相。

        “小刘,你死哪去了!”那边忽然爆发出一阵河东狮吼,小刘的脸色瞬间一变,猛然回应道:“来了。”

        汐音面色顿时一黑。

        这就是她的伙计,这才几天不见?

        小刘对着她尴尬的笑了一声,赶紧跑了回去。

        汐音沉着脸,沉着脚步,缓缓走进忘川阁,就见到孟婆一副老板娘的样子惬意的躺在贵妃椅上,喝着茶,还不忘指挥着她的三个小伙计。

        小刘,小宁,小刀,忙的不亦乐乎,比在她的店里还要勤快。

        汐音的面色又黑了一分。

        “呦,爷这小伙计是不是特好使?”汐音邪笑着走进忘川阁,扬声道。

        小宁和小刀见到汐音那模样差点要哭出来。

        老大终于来了!

        汐音错过他们,不忘一人给了一脚。

        见到她来,孟婆也只是微微一怔,须臾,媚惑的凤眸斜睨了她一眼道:“老娘的钱可不是白拿的!”

        “那也不用把爷的人当机器来使唤吧?”汐音一屁股坐在她身边,挑起她的下巴,悠悠的说到。

        “反正他们也已经死了,也不会又累的感觉,多干点,以后回到你那里就不会偷懒了,老娘这是给你训练手下,而且还有钱拿,你就偷着乐吧,还埋怨。”孟婆翻了她一眼。

        “老大!”小宁闻言顿时苦着脸喊道。

        “快点干活,不然今晚可是没饭吃的!”孟婆面色顿时一肃,瞪了他一眼。

        汐音怔怔的看了她半响,道:“我终于明白你生前为什么那么叱咤风云了,用的绝对是以暴制暴的方法。”

        “这难道不是最好的办法吗?你越是对他好,他的欲望就会越来越大,想要的东西也会越来越多,暴力自然就是阻止这些东西无限生根的方法。”她喝了一口水,淡淡的说到。

        “呵,好吧,幸好你没有继续投胎,不然绝对是女帝的典范,或者红颜祸水。”汐音撇撇嘴。

        “不要说我,你不也是这样?除了你身边的人,你对谁心软过,面上看起来没心没肺,脑子转的比谁都快,伤害过你的人大概都不会有好下场!”孟婆同样回嘴到,一眼将她看透。

        听到她的话,吃音没有丝毫异样,既不惊讶,也不反驳。

        “呵呵,听说你最近和阴山王走得很近?”她忽然看着她,眸光犀利。

        汐音面色顿时一变,幽幽道:“这些事也能传到地府来?呵呵,我从来不知道你们这些鬼也喜欢嚼舌根?”

        “有些东西都是不胫而走的,神界和魔界的人能知道,冥界自然也会知道,不过是早晚的问题。”孟婆淡淡道。

        “看来你真的很闲,连这样的八卦都注意,你以前可都是除了银子都不在乎的!”汐音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那是你好吧!”她狠狠翻了一个白眼。

        “阴山王就是妖王,这你应该是都已经知晓了,既然你选择跟他相处,务必会卷入这几万年的斗争中来,你真的想好了吗?”孟婆忽然认真的看着她。

        汐音勾着唇,看了一眼前面排着队的游魂们,笑了一下,“若不是了解你,我都有点怀疑你是陆判的说客了,这些话他不知道跟我说了多少便了。”

        “陆判也跟你说过?”她怔了一下。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阴山王出没的事,就曾警告过我远离阴山王,远离这些斗争!”汐音耸耸肩看着她。

        孟婆挑眉看了她半响,眸中划过一丝异样,勾唇道:“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汐音顿时莫名其妙的翻了一个白眼过去,“你不是很了解本小姐吗?你应该之大破本小姐向来是喜欢挑战那些不可能的事的,越是不让本小姐去,本小姐就越是想去,所以现在…”

        “所以现在你陷进去了?有了牵挂了,便不可能在那么干净的脱身了。”孟婆勾唇面上带着深意的笑容。

        汐音笑了笑,没有回答,但是她知道,这笑容谁都懂,她自己懂,孟婆亦懂。

        彼岸花,花开彼岸,谁是谁的隔世红颜,谁又是谁刻骨的爱恋,她不知道,如果没有遇见他,她是不是永远都这样漫无目的的活着?如果没有遇见他,她是否还会有烟烧不掉的寂寞?在这异世中孤独的残存着。

        抿了抿唇,汐音想起自己的正事,站起来,就要走,忽然小刘从外面跑了进来,手里抱着一个东西,“老大,老大,你看我发现了什么?”

        “什么东西?”汐音和孟婆对视一眼,都微微一怔。

        “是这个!”他走到两人面前将东西往前一放。

        “古琴?”孟婆和汐音同时出声。

        “这里怎么会有古琴呢?你是在哪里发现的?”汐音皱眉,结果那把古琴,疑惑道。

        “我也不知道,我刚刚在奈何桥上发现的。”他也是不解的抓抓头。

        “这是阳间的东西,怎么会遗落在奈何桥上呢?莫非是阳间的人?”孟婆面色一肃。

        “不是!”汐音摩挲着那把琴,眸光淡淡一闪,忽然道:“不用想了,我把它带回阳间吧!”

        “等等,这事有些蹊跷,要不要等陆判回来查一下!”孟婆深深的看着那把古琴。

        怎么也想不通,这里怎么会出现一把琴呢?

        “你真以为他是万能的,什么事都找他,你不要管了,我现在把他带回阳间再说吧!”汐音摆了摆手,转身就往外走。

        小刀顿时苦兮兮的喊道:“老大,你不会不要我们了吧?”

        那张白净秀美的小脸委屈不已,让人看了有些心疼,但是汐音却是随意的摆摆手,“等过几天就来接你们回家,你们先在这偷学一点手艺,回去给老娘多赚点银子。”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当着人家老板的面说偷学,真的有那么无耻的人吗?

        孟婆脸当即一拉,对着小刀他们吼道:“还看什么看,没看见客人正等着呢吗?不想吃饭了?”

        他们这些鬼唯一不好的就是能够感觉到饥饿,原因是当他们变成鬼的时候,吃了地府的饭菜,所以现在就如同那些阳人一样,不吃饭就会感觉到非常的饿。

        苦着脸,任命的继续干活,在心里想着汐音何时能够再回去。

        当汐音再回到来钱客栈的时候,焱影已经不再了,她也没有去找他。

        现在救人要紧。

        将连恒的身子放在榻上,她将陆判给的紫灵丹喂给他吃下。

        刚刚抬起手想要运气魅渊之灵,忽然停下,她想起来焱影说过,魅渊之灵一旦爆发外面的人一定可以探查到,那现在该怎么办?

        是用还是不用呢?

        她紧紧地握了握拳,看了看床上的还在昏迷的玉莲,牙龈一咬,走至门外,拿出六章符纸分别贴在六个方向。

        回到屋里,手腕翻转,运力掐诀,默念了一个咒语,将四周设上结界。

        “你这是要干什么?”门外忽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让汐音面色猛然一冷,快速望去,就见到一身青衣俊雅的许风清出现在门口,淡淡的看着她。

        汐音心里猛然生出一丝寒意,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为什么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不用紧张,我掩住了气息,你感应不到的,若非你看见我手上的青莲,也不会猜到我是月莲族之人。”他淡淡的说到,走进房间。

        但是汐音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这个男人同样的危险。

        “你来干什么?”她冷冷的看着他。

        “自然是来找你,你已经知道我与月白的身份了,我们自然有话要谈。”他很自然的找了一个椅子坐下。

        “许月白也来了?”汐音声音顿时一沉,那小子沉不住气,若是来了只会给她添麻烦。

        “他没来,我把他送回族里了。”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淡淡说道,忽然顿了顿,看了一眼汐音的面容,不禁想到那小子离去时的不甘的眼神,他面上微微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

        “今日本小姐怕是没有时间,阁下要是想谈,就改日吧!”汐音冷冷的下逐客令。

        闻言,许风清没有丝毫的怒气,嘴角勾着淡笑,神色从容不迫。

        “可是本公子就想在今日!本公子每日都很忙,不见的以后就会有时间。”

        汐音眸光倏地一冷,“你是想找茬的?”

        “不敢!”他依旧淡笑着。

        汐音忽然一改之前的警戒,邪魅的打量着他,“我忽然发现你才是真正的笑面狐狸,许月白那小子要是有你一半的聪明,你们那许家现在该是富甲天下了。”

        “借姑娘吉言,许家现在已经是富甲天下了。”

        “呵呵,跟本小姐玩这些文字游戏有意思吗?你把他保护的再好,早晚有一天他要离开你独自去面对所有,若是没了你在身边,你觉得他该怎么办?”汐音玩味一笑。

        许风清眸光微闪,端着杯子的手微微一紧,随后,瞥向榻上的连恒,笑道:“姑娘是想救他,所以才会在门外设置结界的吗?”

        “这个与你有关吗?”汐音脚下一转,也大刺刺的坐下来,面上带着云淡风轻的笑,只是眼底却是一片冰冷。

        ------题外话------

        湘帘的新文《医谋天下》今日首次推荐,在pc首页之上,为了以后此文的发展,亲们赶紧去收吧,收吧,么么哒。

        此次关系着后面的每一轮推荐,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么么哒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49872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