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一百四十七章:玉灵见面

第一百四十七章:玉灵见面

        “不是始祖大帝,只要你们按照本望着本王说的去做就行了!”冥王淡淡开口,并不想多说。

        众人顿时一怔,齐齐遵命,“是!”

        “王是真的打算要参与进这场无休止的大战吗?”阎罗王语气带着一丝疑问,面色凝重。

        “没有无休止,说不定这次真的会结束呢。”冥王看了阎罗王一眼幽幽说道,嘴角勾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众人顿时一惊,结束?

        会有可能吗?这场大战从开天辟地以来就一直持续着,怎么可能会结束?

        “你们都回去吧,记住本王的吩咐就行了!”冥王对着众人挥挥手,最后看了一眼流云。

        “是!”

        【整个冥界所有地区管理者纷纷离去,流云拉着淼隐并没有丝毫要走的迹象。

        所有人散去,只剩下流云两人。

        “流云哥哥,我们为什么不走?”淼隐皱着细眉,抬头疑惑的看着流云。

        流云扯了扯嘴角没有回答他,随后走到冥王面前,道:“王!”

        “这件事你应该很清楚吧!”冥王淡淡的看着流云道。

        流云怔了一下,缓缓点头,“知道,魅渊之灵应该在汐音姑娘体内吧。”

        上次在冥海发生的事,他也留意了,后来想了一下,应该是汐音姑娘没错。

        “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多越不利,你应该明白本王今日的打算。”冥王双手背后,冷冷的说到。

        “属下明白,属下定会誓死保护好她。”流云单膝下跪,坚定的回道。

        “不是让你誓死保护好她,她现在最需要的是自我保护,我们能够帮助她的不多。”冥王悠悠说到,语气带着一丝叹息。

        那丫头倔强的脾气绝对不会让别人去保护她。

        他现在只是担心魔界和神界的人发现了这件事,会直接奔着她而去。

        “王是想让属下也去阻止魔界和神界的人?”流云道。

        “你从今日起就跟着她吧。”冥王忽然开口。

        流云顿时震惊的看着冥王,他跟着他有几万年了,他竟然会突然让他去跟着她。

        他眸中顿时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

        “不要干涉她,必要时再出手,她需要的是成长,魅渊之灵的力量只有完全被启动,才能改变天地法则,三界这么多年的斗争才会结束。”冥王转身正色的看着他,冷峻威严的面容闪过一丝冷意。

        流云愣了半响,才缓缓回道:“是,属下遵命!”

        “去吧,不要告诉她是本王吩咐你去的。”冥王想了想忽然说到。

        流云怔了怔,忽然迟疑着说道:“她是不是还不知道…王的身份?”

        冥王背在身后的手微微一紧,须臾,低低呢喃道:

        “她会知道的!”

        会知道的吧,以她的性子,他们不知道还会不会像以前那般了。

        呵呵,还是不知道的好。

        “冥王,能不能也让我跟着姐姐?”淼隐忽然小心翼翼的开口,大眼睛咕噜咕噜转动着。

        冥王缓缓转身,看了他半响,忽然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淡淡道:“你现在还不行,她说对,你去了,反而会给她添麻烦,先回冥海吧,想要跟着她,就要变得更加强大。”

        淼隐眸光微微一暗,有些失落的看了一眼冥王,随后点点头。

        两天后,当汐音在那件琴坊,依旧是大门紧闭,原先那个女子依旧没有出现,汐音顿时疑惑了,她不会每次都那么不赶巧吧?

        须臾,走到旁边的店铺,“老板娘,这家店为什么还不开门?人呢?”

        那老板娘奇怪的看了汐音一眼,道:“你还不知道呀,他们家现在出了大事,哪里还有心思开店,怕是过几天这店就没了。”

        那老板娘也是可惜的摇摇头。

        “出了什么大事?”汐音不禁疑惑道。

        “这家小女儿城门守卫出当差,听说丢失了国宝,被女王下旨处死,今日就执行。可怜她一个聋子,现在没了女儿,以后该怎么活呀。”那老伴娘叹气道,语气充满感慨。

        “丢失了国宝?”汐音眉梢一跳。

        为什么她猛然想起的就是那个女人?

        那个国宝不会就是被她顺走的那么龙尊鼎吧?

        处死?

        现在?

        汐音猛然惊醒,快速问着那老板娘,“人现在在哪?”

        铮铮琴音,悲鸣哀绝,冲上云霄,响彻寰宇,闻着悲伤,见着落泪。

        城门口,万人围观,中央断头台上,跪着一女子,面色苍白,眼神空洞无力,神色平淡,尽管琴音依旧,她却是没有丝毫的反应。

        “哎,真是可怜,那女子已经在这里弹了三天了,不吃不喝,也不走。”

        “又能有什么办法,她又不会说话,或许这样,她女儿还能听懂一点。”

        “丢了国宝,这样的罪真的是无法挽回了。”

        …

        围观中讨论声不绝于耳,汐音眸光微冷,走到人群外,当看到那台上被绑着的女子,目光猛然一凌,果然是她。

        她又瞥了一眼,坐在台下,面色没有丝毫表情,但是琴声却如此哀怨的女子,很年轻,看着一点也不像是那台上女子的娘亲。

        她没想到一个龙尊鼎竟然会惊动女王,为什么?那龙尊鼎的灰尘积了很厚,很显然是长久无人问津,那女王怎么会有突然想到此事?

        难道?

        汐音眸光微闪,难道是为了引她出来?

        呵呵。

        看样子,这女王也很想见见她。

        既然如此,她若是不出面,似乎就很不给她面子了,呵呵。

        嘴角缓缓勾出一个邪魅的微笑,看着越来越多的人群,她缓缓离开。

        “时辰已到,琴房,该上路了!”监斩官坐在椅子上,疲倦的打了一个哈欠,对着那个女刽子手,随意的挥了挥手,“行刑!”

        说完又打了一个哈欠,睡眼惺忪的看着前方问斩的地方。

        刽子手看了一眼太阳,转手将琴房按在木桩之上,手持大刀,高高扬起,猛然就要砍下。

        人群瞬间屏气凝神,心惊肉跳的看着。

        就在快刀落下至极,一道细长的光速猛然打在刽子手的手腕,只听到刽子手呀的一声之时,那把锋利的大刀瞬间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插在监斩官的胸口。

        还未睡醒的监斩官是一名肥胖的中年女子,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瞬间一命呜呼,鲜血四溅。

        一瞬间所有瞬间惊呆了,都以为自己眼花了。

        这?这?

        琴音戛然而止,所有都惊恐的看着那个已经死了的监斩官。

        “呵呵,这么热闹?都在干什么?”天外飞来一个戏谑轻松的声音,让众人齐齐一惊。

        所有目光瞬间循着声音而去,只见城门之处一颗树梢之处稳稳的站立着一位白衣翩翩少年,手持玉扇,轻轻晃动着,嘴角勾出一个邪魅的微笑。

        “啊,是那位驱魔师!”

        “公子!”

        “男子,竟然是男子,天啦,云烟国井然出现了男子。”

        …。

        一瞬间,万人齐齐尖叫,花红柳绿,各色各样的女子,目光如狼的看着汐音。

        本来惊险恐惧的断头台,此时已经变成了庙会了,混乱不堪,所有都争相跑到树下,使劲的敲着树上的男子。

        汐音嘴角一勾,将手里的龙尊鼎,扔到依旧在愣神的女子手中,揶揄道:“美人,还不起来,难道是想要本公子抱你回去?”

        万万没有想到汐音竟然会回来的琴房此刻已经完全不知所以了。

        地上弹琴的聋女,快步走到台上,将她扶起来,拉着她就要离开。

        但是琴房的眼神依旧在汐音面上,直到完全看不见。

        “停停停,大家不要激动!”看着人已经离去的汐音,对着下面激动的一群女人,摆摆手,面上带着玩味的笑容。

        “本公子问你一个问题,你们能回答吗?”

        “公子问吧!”

        “公子,问我,我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对对,问我问我!”

        “公子,公子!”

        汐音瞬间有种走进青楼的感觉,她觉得自己一旦下去,一定会被这些女人压扁。

        “你们知道你们女王住在什么地方吗?”

        “蔷薇王宫。”那些女子争相恐后的回答道,声音此起彼伏,但是汐音还是听到了一点。

        “王宫在什么地方?”

        “在那里,那个最高的宫殿,就是王宫的一部分。”下面忽然有一个女子手指着远处模糊的尖塔,大喊道。

        “最高处?”汐音猛然看去,顿时一惊,站得高看得远,她现在完全可以看见那露出白色尖顶的塔。

        似乎有点熟悉。

        “哈哈,知道了,多谢各位美人儿的相助,在下改日再过来!”汐音对着下面一众美女抛了一个飞吻之后,邪笑着运起功力,快速飞走。

        又是一阵疯狂的尖叫,无人问津那死去的监斩官。

        汐音刚走不久,上空一只白鹤迅速飞来,白鹤身上的女子,斗篷遮面,看了一眼下面混乱的场面,眸光微微一深,须臾,缓缓看向汐音离去的方向,道:“白鹤,追上去。”

        天上云多,几乎看不清前方,汐音飞了一会便落下,从房顶之上快速的穿梭着。

        不过片刻,就来到那尖塔之处,当她看见那座白色的宫殿,瞬间愣住。

        成片的粉色蔷薇花将整个白色城堡包裹起来,风吹来,漫天花瓣起舞,犹如梦境一般,美轮美奂。

        这不是梦吧?

        她忽然狠狠掐了自己一下,靠!真的很疼。

        果然不是梦。

        原来那座宫殿是女王的宫殿,那么她昨日梦里遇见的那个女人难道就是女王?

        但是和那件琴坊的琴有什么关系?

        汐音百思不得其解,脚下踩在屋顶之上,愁眉不展的看着那座白色城堡。

        “你是什么人?”头顶上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本公子是什么人,需要告诉每个人吗?你跟了本公子一路是想干什么?本公子知道自己长得帅,但是也不用这样偷偷摸摸是吧。”汐音并没有多少惊讶,转身悠悠一笑,对着上空斗篷遮面的人道。

        看身形,一眼便知她是女子。

        “你是驱魔师?”当玉灵看见她那双灵动的凤眸瞬间一怔,心中深深的熟悉感瞬传遍全身,努力压制住内心的波动才让自己不失态。

        “你是驱魔师?”汐音不答反问,挑着细眉,看着她脚下的那只白鹤。

        “丫头,不得无礼,她是你姑姑!”脑海中忽然想起玉涵的声音,瞬间让汐音心中一震。

        姑姑?

        眼前这个女人就是她姑姑,玉涵的姐姐?

        “你怎么看出来的?她又没有露脸。”汐音不动声色的在心里问道。

        “那只白鹤!”玉涵语气有些激动的说到,这么多年了,终于可以见到亲人了。

        “行了,是我姑姑又怎么样,反正她现在又不知道我是谁!嘿嘿!”汐音在心里奸笑了一声,面上却是没有任何异样。

        “丫头,不可做的太过。”玉涵道。

        就怕这丫头到时候在做些什么惊骇的事,把他姐姐给吓着了。

        “嘿嘿,明白!”汐音在心里嘻嘻笑道了一声。

        随后面上缓缓露出一个邪笑,脚尖轻点,轻轻跃上白鹤的身上,陌生的气息瞬间让白鹤有些躁动,扑棱了两下翅膀,挣扎着,想要把汐音摔下去。

        汐音假装脚下不稳,身子一歪,趁机抱住玉灵。

        玉灵顿时一怔,沉声道:“白鹤,冷静点。”

        白鹤鸣了一声,缓缓恢复平静。

        身形稳定,但是汐音并没有放手,趴在玉灵的肩头,深吸一口气,笑眯眯道:“美人儿,身上好好香呀,用的什么香粉,也给我尝尝怎么样?”

        “你到底是谁?”玉灵斗篷下的俏脸微微一冷,甩了甩肩膀,想要把汐音挣开,但是奈何汐音像是牛皮糖一样紧紧粘在她身上不下来。

        “嘿嘿,美人若是把这斗篷摘下来,让本公子瞧上一眼,本公子就告诉本公子是谁。”汐音用手挑了她斗篷上的纱布,笑的暧昧轻浮。

        “姑娘说话算数?”她突然转头,纱布扫过汐音的小脸。

        汐音顿时愣住,姑娘?

        “你为什么说本公子是姑娘?”汐音语气不善的对着她的耳边吐气。

        “哼,云烟国并不是所有女人都没见过男子的,男子身上的气味和女儿身上的气味是截然不同的,难道姑娘不知道吗?”她轻哼一声,淡淡道。

        额?

        汐音顿时傻眼,光是气味就可以闻出她是男女?

        她顿时有些不服气的在自己身上反复闻了一下,随后又到玉灵身上闻着,像一只小狗一样,撅着鼻子,很是可爱,斗篷下的玉灵微微有些忍俊不禁,心里顿时生出一丝亲切的感觉。

        “咳咳,本公子是不是女人和你没什么关系,主要是你要告诉本公子,你跟踪本公子干什么的?”汐音揉了揉鼻子,不自然的咳嗽一声,道。

        “那你得首先回答我你是不是驱魔师?”玉灵快声问道。

        “不是!”汐音很想再逗逗她,顿时耸耸肩摇摇头。

        “那你身着男装是怎么进来的?而且城里传闻有一个样貌俊俏的男子进了云烟国,而且还有红玉石,是你吗?”玉灵突然一转犀利,她感觉眼前这个女子一定有问题。

        “谁说有红玉石就一定是驱魔师?若是我捡的呢?”汐音勾唇,就是不打算承认。

        “捡的?在哪捡的?”玉灵一急,猛然抓住她的肩膀,问道。

        汐音顿时感觉到肩膀一痛,心里微微惊讶,她一个女子的手劲怎么那么大?

        那她是几级驱魔师?

        “不记得了,反正就是捡到了,对了,你的等级是多少?”汐音挣开她的手问道。

        玉灵微微失望,忽然语气一转,“你是怎么知道驱魔师有等级的?”

        汐音顿时一噎,张着嘴所有话顿时堵在喉咙处,“我,我,我看的书比较多!”

        丫的,这理由鬼才相信,汐音在心里鄙视自己。

        “我目前是五级驱魔师!”玉灵虽然疑惑,但是还是回答了她,不知怎么的,她心里就是对这个女孩起不了任何怒气和杀气。

        “五级驱魔师?”怪不得手劲那么大呢。

        汐音撇着嘴,揉了揉肩膀。

        “这只白鹤是你的契约兽?”汐音踩了踩脚下的白鹤。

        “不是,她只是我养的一只宠物。”玉灵看了一眼乖巧的白鹤,嘴角勾出一个笑意。

        宠物?

        这么好的宠物为什么没被她遇到?

        那只火狐狸太烦人了,不像是宠物,神乌太高冷了,只能做保镖,似乎就没有了。

        “也送我一只养养呗?”汐音蹲下身子看着白鹤的头,忽然说到,面上带着一丝兴趣。

        “好!”玉灵刚说完,顿时一怔,自己也被自己的无意识的开口给吓了一跳,她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孩这么感兴趣?

        “太好了,你叫什么名字?”汐音高兴的起身,开始有意无意的跟着她闲聊。

        “你为何要问这些问题?你若是不是驱魔师,那我们就此别过!”玉灵不想在耽误下去,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在这个女孩面前她突然变得不像自己了,要快点离开才行。

        “哎,等等,这么急着走干嘛?你不是很想知道我是不是驱魔师吗?那你告诉我,你的家里都有什么人,我就把我的一切都告诉你,我是什么人,以及为什么会来这里。”汐音拉住她的手,忽然扬起下巴,眨眨眼睛,对着她笑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55104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