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一百四十九:往事知多少

第一百四十九:往事知多少

        &nb玉灵看着汐音那张清纯洁净的眸子,闪了闪眸色,须臾,对着女王道:“女王之请,盛情难却,玉灵留下便是。”

        &nb“呵呵,好好,来人,赶快去准备晚膳、房间,朕今天定要和玉灵畅饮三杯。”女王顿时高兴的大笑,急忙吩咐宫人去安排。

        &nb“陛下,不必那么费事。”玉灵皱了皱眉。

        &nb“那怎么行?你我二人十几年未见了,没想到今日你竟然会回来,朕真的是太高兴了,定然是要好好庆祝一下。”绝美的面容带着愉悦,心情似乎很激动。

        &nb十几年未见了?

        &nb汐音顿时一惊,这女王和玉灵十几年前就认识了?那是不是就说明她也认识她爹玉涵?

        &nb这几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nb汐音纯净的眸底缓缓闪过一丝趣味,看来这里面也有很多往事呀。

        &nb随后,玉灵和那女王在一起叙旧,汐音闲着无聊,便出来走走,顺便观察一下地形。

        &nb不禁城堡外面到处是蔷薇花,就连里面也是种满了这种花,皆是粉色的,一簇一簇,开的争艳,清新美丽。

        &nb汐音随后摘了一朵花瓣,放在唇边吹着,在心里问道:“喂,玉涵,你是不是也认识那女王?”

        &nb半响,玉涵回道:“我与姐姐在十几岁时跟随父亲来过一次皇宫,认识了当时还是皇女的女王,当时算不上关系很好,只是彼此都很熟悉罢了。”

        &nb“哦哦,青梅竹马?不对,老竹马。”汐音用唇瓣顶着那片花瓣,脚下翩跹着步子,心里揶揄道。

        &nb“并非青梅竹马,我们认识不过几天,后来遇到过几次,但是尊卑有别,我和姐姐也并没有跟她有多少来往,不过她倒是经常会邀请姐姐去她宫里游玩,她当时的性子与你现在很相似,只是没想到这一晃这么多年了,她真的是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王,从里到外的王者。”玉涵感慨道。

        &nb“人都是会变的好吧!”汐音嘟哝了一下樱唇,嘴上叼着的花瓣,顿时被呼出的气体吹了出去,缓缓飞落,粉色的像雪花,像梅,如梦似幻。

        &nb汐音甩了甩脑袋,不再管那些东西,踱步缓缓走着,继续问道:“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恩怨?”

        &nb她看玉灵姑姑对那个女王也没那么热情,那女王似乎也很诡异。

        &nb“姐姐埋怨她大概是因为我的事吧。”玉涵淡淡道。

        &nb“你的事?不会是那女王暗恋你吧?”汐音噘着嘴,有些幸灾乐祸,希望这句话能被凤舞樱听见。

        &nb其实,这些事凤舞樱都知道。

        &nb“胡说什么呢,驱魔族人不允许与外族人通婚,这件事凡是了解驱魔族之人皆知晓。当年我与舞儿的事,就是她跟爹爹说的,随后爹爹便大怒,让我和舞儿分开,我不愿,爹爹便将我驱逐了出去。这么多年了,姐姐大概心里还是有些芥蒂的。”

        &nb“你和娘亲的事,她怎么会知道?”汐音顿时一怔,面色疑惑。

        &nb“她自己无意间听到的。”

        &nb无意间?

        &nb呵呵,还真是好一个无意间。

        &nb“既然你们熟识,她为何要告发与你?”

        &nb“那是爹爹来这边赴宴,她无意间说出口的,随后爹爹便是怒火沉沉的回到了族里。”玉涵回忆起,那晚他和姐姐并没有跟随爹爹一起去赴宴,没想到,回来之后便出了事。

        &nb“呵呵,又是一个无意间,这个女王看来当年就是一个厉害的绝色,你和姑姑两个人都斗不过她一个人。”汐音撇撇嘴。

        &nb“事实到底是如何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现在依然可以和舞儿在一起,便什么也不求了,只希望还能回去再看一眼爹。”玉涵叹声说道。

        &nb“错,谁说你什么都不求了?你现在要求本小姐,给你找一个好的投胎机会,让你们下辈子还能在一块。”汐音邪恶一笑,随后走进一座宫殿。

        &nb“对对对,小的现在求你,千万不要做棒打鸳鸯的缺德事,一定要让我们在一起。”那边玉涵无奈的笑了笑。

        &nb“切,缺德事?本小姐这辈子就喜欢干缺德的事。”汐音翻了一个白眼,随后抬眸看着眼前的牌匾,“妙心宫?这是什么地方呀?”

        &nb她随意扫了一眼周围,周围树木成群,这座宫殿仿佛被掩埋住了,旁边并没有一个守卫看守,看起来有些偏僻。

        &nb她光顾着和玉涵说话去了,竟不知道自己何时走到了这么偏僻的地方了。

        &nb看了一眼眼前破旧的大门,门栏上一些雕刻的花纹,此时已经完全掉完了,看着像是许久没有人了似的。

        &nb而且最主要的是,一路走来,汐音好像就见到这一个宫殿是没有被蔷薇花占据的,其他多少都种着一些蔷薇花,但是这里一颗都没有,不知道里面有没有。

        &nb她顿时感觉到一丝奇怪,心里产生一丝好奇,走上前随手推开红木大门。

        &nb“我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十几年没有回来,这里改变了很多,当年的王宫,不过是一处很简陋的小宫殿,才不是如今这般模样更没有满院的蔷薇花。没想到现在竟然会发生那么多变化。”玉涵不禁都有些惊叹。

        &nb“呵呵,物是人非,进去看看吧。”

        &nb踏进高高的门槛,院里荒草成堆,显然是许久没有人修理了,汐音穿过高高的杂草,走到最里面的宫殿,也是破旧不堪,没有一个人。

        &nb“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你真的是一点印象没有吗?”汐音不禁皱眉。

        &nb“你再走走,时间太久了,这里变化太大了,没有印象正常。”玉涵道。

        &nb眼前此情此景,真是让汐音想到一句话,彼岸花开成海,此地荒草丛生,何等凄凉与悲哀啊。

        &nb残破的窗帘,枯朽的花篮,院中的石桌上还放着一些茶具,两个杯子放在桌子的两边仿佛刚刚就曾有两个人在这里相对饮茶品茗。

        &nb汐音眸光微闪,显然这里应该是突然发生了什么事,被关上了。

        &nb“那个杯子!”玉涵突然开口。

        &nb“什么?”汐音顿时一惊,看向桌上的杯子。

        &nb“花纹,对,杯子上的花纹。”

        &nb汐音微微一怔,拿起一个杯子看着,下一刻,眸光顿时一惊,“竟然是蔷薇花?这里明明没有一颗蔷薇花,为何杯子上会有呢?”

        &nb“我终于想起来了,这里为什么那么多蔷薇花了,当年,王宫里好像还有一位皇女,似乎很喜欢蔷薇花,不管是用的什么东西上面都会绣着蔷薇花,我当时只是无意间听到的而已,却是并没有见过。”玉涵惊讶道。

        &nb汐音听完顿时一惊,还有一位皇女?

        &nb为什么?

        &nb若是这里到处都女子,而且这里的女子吞食孕果之后生下的也是女子,那若是想要女王,当年的王后只需要生下一个孩子便可,为什么还会多生下一个呢?

        &nb那她梦里见到的那个会不会就是当年的那个皇女呢?

        &nb但是为什么会和外面的聋女琴坊有什么关系吗?

        &nb汐音突然间想知道更多,随后缓缓走到正殿,推开门,一阵灰尘的气息便是扑面而来。

        &nb窗帘摇摆,画卷林立,桌上积累着一层层厚厚的灰尘,沉寂压抑,像是被历史尘封的大门突然打开那种沧桑的感觉。

        &nb床上叠的整齐的被子,床帏支起,风吹来,轻轻晃动,带着一丝诡异。

        &nb汐音忽然瞥见,旁边架子上被遮住的东西,微微一愣,缓缓走了过去,当她轻轻掀开那遮布,顿时一惊,竟然是一把古琴?

        &nb“古琴!竟然与你之前的见过的那些都一样,看来都是出自一人之手。”玉涵也是微微惊诧道,难道这里就是当年那个皇女住的地方?

        &nb汐音走过去,抱着琴,将琴翻过来,当看清那刻的字迹,眸光顿时一闪。

        &nb花纹?

        &nb汐音忽然想起什么,快速抱着琴来回翻找,最后果然在琴面衣角发现了蔷薇花的图案。

        &nb“之前的那些我没注意,不知道有没有这些花纹。”若是真的有,看来这两件事还真的是有联系。

        &nb“回去看看便知晓了。”

        &nb“嗯…”

        &nb“什么人?”外卖突然传来一声大喝,汐音顿时一惊,快速将手里的古琴收了起来。

        &nb外面的守卫看着这边的大门被开,顿时冲了进来,当看到汐音呆呆的站在那里,顿时怒声质问道:“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

        &nb“我,我,我…”汐音一双受到惊吓的眸子,恐惧的退缩了一下。

        &nb那些卫兵中有认出汐音的,急忙向着质问的那个守卫附耳低语。

        &nb那守卫面色顿时一缓,英姿煞爽的样子不怒自威,“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赶快随我们离开。”

        &nb“我,我,我找不到路了。”我了半天,受到惊吓的汐音才吐出一句话,却在心里骂了一句,真他妈憋人呀。

        &nb“这样?那随我们去面见女王吧。”那女守卫面色缓和,温声道。

        &nb“嗯嗯!”汐音乖乖点头,随后扫了一眼那个宫殿,转身跟上他们。

        &nb当那些卫兵将汐音带到玉灵和女王面前,两人顿时一惊,皆是不明所以。

        &nb汐音看着玉灵突然咧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猛地扑进玉灵的怀抱,哭着道:“姑姑,我刚刚迷路了,真的好害怕!呜呜呜”

        &nb迷路了?

        &nb听到只是是迷路了,女王和玉灵面上皆是一松。

        &nb“好好,不要乱跑了,留在姑姑身边吧。”玉灵面色心疼的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道。

        &nb温情脉脉,女孩哭声不大,却是听着让人心疼,呜呜哽咽着。

        &nb玉灵轻轻拍着她的肩膀,也不顾上面的女王了。

        &nb那陛下看着两人眸光微闪,却是并没有说话。

        &nb直到晚膳过后,汐音都没有离开玉灵的身边,天色渐黑,女王离去,两人回到了行宫。

        &nb玉灵终是忍不住开口道:“丫头,你为什么想要留在这宫里?”

        &nb当这丫头最初决定要留下时,她就感觉她是故意为之,却不知道为什么。

        &nb“这里很美呀,所以我就来了?”汐音笑了笑。

        &nb“这里可没有万虹谷的一半美丽!”玉灵不屑的说到。

        &nb“万虹谷比这还要漂亮?”汐音挑眉。

        &nb“当然!”玉灵忽然笑着拉住她,嘴角的笑容像个狐狸,与玉涵简直一模一样。

        &nb显然就是想要把汐音引诱过去。

        &nb“行啦,笑的像个狐狸一样,万虹谷我肯定是要去的,我其实留下来是想要弄清楚一件事而已。”汐音挥了挥手,直接揭穿她的心事。

        &nb“什么事?”玉灵并没有因为被她看穿而又一丝尴尬,只是惊讶问道。

        &nb汐音看了一眼周围,随后看向玉灵,“你知道曾经有两位皇女吗?”

        &nb玉灵没想到她竟然会突然问这个问题,顿时震惊,“为什么这么问?”

        &nb“我突然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很想知道。”

        &nb玉灵面色微微凝重,缓缓道:“其实,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虽然我来过这里很多次,但是每次只见到一个皇女,也就是现在的女王,倒是听宫里有偶尔传闻说是还有一个皇女,很喜欢蔷薇花。”

        &nb“难道连你也没见过?”汐音心里不禁一沉,难道真的没有人见过吗?

        &nb“很遗憾,我真的没有见过。”玉灵摇头,随后问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nb“现在还不清楚,只是遇到一些很奇怪的事,想要查清楚罢了。对了,姑姑,你有么有见过这样的琴?”

        &nb汐音伸手取出那把古琴。

        &nb当玉灵见到突然出现在汐音手里的东西,顿时惊呼道:“空间?你有红玉石?”

        &nb“没有呀?”汐音心里顿时一虚,难道她发现了什么?“你说是这个空间取物?哦,这个是空间戒指,也是一种法器!”

        &nb汐音说着把自己小指上带着的一个平平的指环拿给她看,那其实是现代跟随她一起穿过来的空间戒指,从小就陪着她,驱魔师基本的法器。

        &nb“空间戒指?”玉灵顿时一奇,她竟然不知道世间竟然还有此物。

        &nb“对呀,先别管这了,你看看这把琴吧。”汐音将她的魂给拉回来。

        &nb“哦哦。”玉灵愣了一下,有些跟不上这丫头的思维,跳跃的太快了。

        &nb“没有…见过。”她反复看着琴,缓缓摇头,记忆中完全没有这个信息。

        &nb“好吧,看来必须再去一趟那里了。”汐音有些失望的将琴收了起来,无奈叹口气。

        &nb“丫头,你到底在查什么事?”玉灵看着她眉头纠结的模样,很想帮帮忙,但是她对这丫头的事却是一无所知,她竟然连魔界的都能惹上,看来应该是遇到很多事情。

        &nb汐音看了她一眼,幽幽出口,“奈何桥上惊现一把古琴,就是这个模样的,那把不知为何莫名消失了,我今日又在妙心殿看到了这个。”

        &nb“奈何桥?”玉灵再次深深惊讶了,这丫头是不是来回穿梭于冥界,神界,魔界之间的?

        &nb“对呀,奈何桥,你们驱魔师不是经常去的吗?”汐音不解她为何那么惊讶。

        &nb“不是,一般的驱魔师是无法做到畅通阴阳两界的,就算是我也不能随意进出冥界,平日里收到的孤魂野鬼也只是转手叫道鬼差们手中的。”这样让她怎么会不惊讶。

        &nb五级驱魔师跟地府鬼差的身份差不多了,但是也不能随意进出冥界。

        &nb汐音微微汗颜,好吧,她不仅经常出入冥界还在地府开了一个客栈,若是说出来,她是不是要被吓死?

        &nb算了,还是晚点再说吧。

        &nb“额,呵呵,我也不知道怎么稀里糊涂的就到了奈何桥,然后就捡到了这把古琴,然后就将它带到了人间,随后就在这里遇到了这些事。”汐音耸耸肩,三两句将自己的行程大概说了一遍。

        &nb“是你师父要你这么做的?”玉灵忽然问道。

        &nb汐音顿时一呆,张了张嘴,“啊,额,嗯嗯,是我师父,对,是我师父要我来这里查案的,然后顺便去族里看看。”

        &nb“好吧,既然如此,你过几日就跟我回族里吧,相信爹爹见到你会很高兴的。”玉灵心里终于下定决心要告诉爹爹,这些事的真相了,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寻找小涵。

        &nb汐音美眸微闪,乖乖的点点头,“好,过几日我就随你回去。”

        &nb但是第二日一早,当玉林去她房间找她之时,却是发现房间内空无一人。

        &nb玉灵顿时一惊,眸光快速扫视房间,忽然眸光一顿,像是发现什么,快步走到那巨大的屏风面前,手中的袖子轻轻一挥,屏风上面,缓缓显出一行字迹,“姑姑,丫头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万虹谷我一定会去的,姑姑放心。”

        &nb末尾处还加了一个鬼脸,吨水让玉灵刚刚惊吓的心瞬间一松,面上闪过一丝忍俊不禁。

        &nb无奈摇摇头,这丫头。

        &nb汐音并没有去往别处,而是直奔那个琴坊。

        &nb还没进门,快速看了一眼那挂在墙上的琴,一角一朵粉色蔷薇花静静的显露着。

        &nb果然,真是存在,真是出自一人之手。

        &nb敛住眸中的情绪,汐音缓缓走了进去。

        &nb由于龙尊鼎的归还,琴房并没有被重新被押回大牢,脱去戎装,一身女装,更显端庄秀丽,少了那份男子的英气,或许是因为前几日的惊吓和心灰意冷,现在的她面色依旧有些苍白,静静的在房间里帮着调制琴音。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55599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