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一百五十章:调戏

第一百五十章:调戏

        &nb

        &nb见到一身男装的汐音突然到来,她顿时惊住,琴弦紧绷,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百度搜更新最快最稳定r>&nb旁边的那个聋女并没有发现汐音,手下专心的做着琴面。

        &nb“你,你,你…”琴房震惊的语无伦次,呆呆的望着汐音那张翩翩如玉的面容,潇洒的风姿。

        &nb“美人儿,是不是很惊喜,呵呵,本公子来看你了。”汐音痞笑的着走到她面前,挑起她的下巴,**的吐出一口气。

        &nb琴房顿时气得面色绯红,对着三番两次**自己的男子真的是没有一点好感,现在他又突然闯进自己家门,心中此时更是恼火,瞬间出掌,对着汐音胸口而去。

        &nb汐音眸光一睁,快速抓住她的小手,邪笑道:“美人是想谋杀亲夫吗?”

        &nb摸索着她的手,因为常年练武,拿着兵器,手上有很厚的一层茧子。

        &nb感受到手上炙热的温度,琴房心里猛然一跳,瞬间就想要挣开她的手,但是却并没有挣开,眸光微怒,低头朝着那紧握的手上看去,顿时微微一怔,那双白嫩小巧的手是他的?

        &nb男人的手难道都是这样吗?

        &nb她没见过男人,更没有了解过男人,但是见到汐音的瞬间,她就自卑了,这男人比女人长的还要美。

        &nb“你放开我!”心里那种奇怪的感觉让她顿时没有安全感。

        &nb“可以呀,但是你可不要在谋杀亲夫了哦?”汐音努努红唇,笑眯眯的说到。

        &nb琴房顿时被汐音的无赖气岔,狠狠瞪了她一眼,点点头,“我又打不过你,能干什么。”

        &nb“是哦,本公子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汐音一拍额头,状似恍然道,琴房顿时想吐血。

        &nb放开她,汐音很自然的找了一个椅子桌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随后将目光放在那边依旧专心制的女子身上,一言不发。

        &nb琴房面色顿时疑惑,最后忍不住开口道:“公子,你到底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nb汐音喝了一口水,奇怪的望着她,“你们这店里是什么的?”

        &nb“琴呀!”

        &nb“对呀,本公子就是来买琴的,不过最主要的是来看看美人你呀。”汐音最后朝着她**的眨眨眼。

        &nb琴房顿时被她的无赖气的咬牙,但是仍旧上下打量着他,“你还会弹琴?”

        &nb“怎么?不像吗?”汐音顿时正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对着她,露出一排白皙的牙齿,模样傲娇,但是又无端生出一丝可爱。

        &nb恍如隔世的美丽容颜,露出那干净无邪的笑容,顿时让琴房狠狠晃了一下神,快速反应过来,起身走到她面前道:“公子,买琴是自己弹吗?”

        &nb她开始变成一个商户为汐音推销着。

        &nb“是啊!”汐音漫不经心的点点头。

        &nb“那倒是不行了,这里都是女子用的琴,没有公子所用的。”琴房扫了一周墙上,地上摆放着的琴对她道。

        &nb“琴还分男女?只要能够发出声音,弹出音乐,不就可以了吗?”汐音不以为然,也站起来,走到哪些制好的琴面前,随意拨弄了几根弦,顿时发出断断续续的几声悦耳的曲调。

        &nb“自是有不同,琴与剑相似,剑有男子剑,女子剑,宝剑配英雄,好琴自然也是要与人相配才行,看公子的风采,自然是不能用普通的琴。”琴房不卑不亢的说到。

        &nb汐音眸子转动了几圈,忽然微微靠近琴房,直视着她,微微笑道:“那美人以为本公子该配什么样的琴呢?”

        &nb琴房被她看的有些紧张,心里那是奇怪的感觉顿时又涌出,她不禁向后退了一步,结巴道:“这,这里,这里没有可以配上公子的琴,公子还是去别家看看吧。”

        &nb汐音顿时撇嘴一笑,“呵呵,本公子倒还是第一次见到老板把客人往外赶的。你们这不是可以吗?那就给本公子量身一把呗,要多少钱都没有问题。”

        &nb“?”琴房顿时一愣。

        &nb“对呀,本公子就要她!”汐音悠悠的抬起手指向一边的聋女。

        &nb琴房顿时望向聋女,随后,跟着汐音道:“娘亲早已经不做琴了。”

        &nb“不做琴?你以为本公子是瞎子吗?这里摆满了琴,而且她手里还在忙活着呢,你说她不做了?”

        &nb“娘亲一生只做过一把琴,这些琴都是我做的,娘亲不过是在教我,她之后再没有做过一把完整的琴出来。”琴房看着汐音认真的说到。

        &nb“只做过一把?”汐音眸中闪过一丝异色。

        &nb“为何?”

        &nb“这个我也不清楚,娘亲不能说话,也不愿说话,很多事连我也不知道。”琴房看了一眼聋女,眸光柔和,显然对娘亲也很是敬爱。

        &nb“难道她整日就对着那些琴摆弄,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做成一把完整的琴?”汐音顿时迷惑不解。

        &nb琴房看了一眼汐音,缓缓点头。

        &nb汐音抿了抿唇,脑中微微思量了一下,忽然在琴房诧异的眼神中缓缓走向聋女。

        &nb聋女始终低着头,打磨着刚刚做好的一个琴面,细细打磨观察,用手摩挲着,细长纤细的手指,美丽白皙。

        &nb汐音嘴角一勾,手指忽然点在琴面上,也许所有人都会以为她是想让聋女停止,但是她的指尖忽然冒出一丝青烟,手指点主的木头顿时着了火,一块烧黑范围缓缓变大。

        &nb聋女顿时一惊,猛然抬头看向汐音,目光带着怒火。

        &nb顾不得任何事,赶紧用袖子将火扑灭,极其珍惜的抱在怀里,狠狠的瞪着汐音一句话不说。

        &nb汐音身后琴房早已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急忙走到汐音面前,将聋女护在身后,瞪着她,“你在干什么?娘亲将琴视为生命,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你要是想要琴,我可以你给你做。”

        &nb汐音云淡风轻一笑,并没有因为自己刚刚的举动有任何愧疚,反而笑的像一个纨绔子弟一般,道:“不过一块木头而已,她想要多少本公子给她多少,本公子就是想要她给本公子做一把琴。”

        &nb“你!”琴房气急。

        &nb好似看出了这边的剑拔**张,那聋女将琴紧紧抱在怀里,缓缓将琴房推开,看着汐音,眸光里的怒气依旧没有散去。

        &nb“夫人,我想要你给我做一把琴!”汐音看着面色从容不迫的打着手势跟她说话,此时很是庆幸自己当年学了一点手语。

        &nb琴房见到汐音的手势顿时一惊,自己学了那么多年才学会那么一点,她竟然看起来好熟练。

        &nb那聋女也有些意外,看懂了汐音的话,也缓缓打着手势回到,“很抱琴,我不给人做琴。”

        &nb“听说你曾经做了一把琴?在哪里?能不能给我看一看?”汐音问道。

        &nb聋女微微怔了怔,淡淡的看着汐音,“对不起,那把琴早就丢失了,公子怕是看不见了。”

        &nb“丢了?这么多年,你就只做了一把琴,就是因为它丢失了你才不愿做第二把的吗?”汐音继续问道,心里却是疑惑,为何会那么巧就丢了呢?

        &nb聋女缓缓抱着琴将琴放在桌子上,清淡柔美的面上闪过一丝黯然,随后,随后道:“公子,很多往事,我不想再提,希望公子不要再问了。”

        &nb她打完手势,缓缓转身就朝着里间走去,不再理会汐音。

        &nb汐音并没有追上去,只是眸光微微深了深。

        &nb“看吧,都跟你说了娘亲是不会破例的,你若是真心想买琴,我给你做便是,虽然可能没有娘亲做的好,但是在这里也算是最好的了。”

        &nb“呵呵,高人总会有点脾气,你娘亲一生只做过一把琴,必然是独一无二的,本公子既然有心求琴,自然愿意等,本公子相信她会破例的,呵呵,大不了到时候将你拐走,给她添一个女婿,这样也不算是外人了,也不算是破例,哈哈。”汐音笑眯眯的勾着她的肩膀。

        &nb琴房面色顿时一红,伸手推开他,毕竟不是像一般弱女子那般,很快恢复自然,狠狠瞪着她,“不要对我动手动脚,即使你是驱魔师,但是在云烟国也是有法律的,云烟国女子不允许和男子有关系,这男子自然也包括你们驱魔一族中的男子,希望你能够自重。”

        &nb“规矩是人定的,不会永远不改的,所以呢,你要相信一切皆有可能。”汐音深意的勾勾唇,**不羁。

        &nb琴房顿时呆愣住,汐音调笑着伸手抚了她的耳垂,纵身一跃,快速从窗户飞了出去。

        &nb最后看了一眼那个琴坊,汐音勾唇缓缓离去。

        &nb刚行驶了一段距离,汐音微微瞥了一眼身后,流光溢彩的眸子闪过一丝冷意,脚下的速度忽然快速提升,瞬间没了踪影。

        &nb在她离开后,身后缓缓出来两个女子,面色有些迷惑,四处张望着。

        &nb“美人,你们是找本公子吗?”

        &nb“你!”那两个女子猛然一惊,一身劲装,凹凸的身形显露无疑,英姿煞爽,冷若冰霜。

        &nb“呵呵,难道你们女王没有告诉你们本公子是驱魔师吗?就派你们两个来跟踪本公子,这也太自信了吧?”汐音笑眯眯道,须臾,用手托着下巴,来回踱步,自言自语道:“难道是你们女王猜到,本公子素来就有怜香惜玉之心,对女子下不去手?”

        &nb“哼,既然被你发现了,今天绝不能让你坏了女王的大事,你必须得死。”那女子阴狠的说到。

        &nb这两人一看就知道是女王培养出来的暗卫,从早晨她出来后,这两个女人就一直跟着她了,本是想看看她们到底是想干什么,所以才没有打草惊蛇。

        &nb“你们女王能的大事?”汐音挑眉。

        &nb“哼,少说废话!”那女子快速出掌,手段狠辣,招招致命,步步紧逼。

        &nb两人同时出手,汐音面色微凌,面色从容不迫,手下果断快速的接招。

        &nb只是全程,汐音都是在巧妙的躲闪,却是并没有主动出击,任由那两人如何变换招数却是始终碰不到汐音的衣角。

        &nb最后,两人面色皆是有些体力不支,面色绯红,怒气高涨。

        &nb但是汐音依旧不忘调笑两句,火上浇油。

        &nb“呵呵,瞧着娇羞的模样,啧啧,真是看得本公子心痒难耐。”

        &nb“不如这样吧,你们女王给你们多少月银,本公子比她多十倍,你们过来跟着本公子吧,而且也不用过着这些血雨腥风的日子了。怎么样?考虑一下吧。”汐音躲过那女子的如虎的拳头,邪笑着说道。

        &nb“对了,你们笈倂没有?有没有用过那孕果?哎,看着就不像用过,生过孩子的女人身材哪有你们那么好。呵呵。”汐音闪过另一个女子的,还不忘顺手在她纤腰上摸了一把。

        &nb从没有见过男子的两人这次是彻底将所有男子都归为汐音这一类型的,心里怒的足以喷火,下手更加狠戾。

        &nb“好吧,既然你们如此不领本公子的心意,那就别怪本公子了。”汐音面上的邪笑陡然一冷,挡住那两人拳头的手,忽然凝聚一丝力量将两人瞬间震飞了出去,两张黄符瞬间飞了出去。

        &nb“甘露滋润,遍丽空玄,拔度沉溺,热火极渊,隐!”两张黄符瞬间隐入那两个女子的身体。

        &nb两人顿时一惊,急忙在自己身上寻找黄符的踪迹。

        &nb“呵呵,送你们一个好东西,回去见你们主子去吧!”汐音仰头大笑两声,身形瞬间消失与眼前。

        &nb留下两人捂着胸口,面色惨白的望着汐音离去的方向,对视一眼之后,快速离去。

        &nb暗处的苍时看着汐音竟然会这么轻易的方两人走,心里闪过一丝疑惑,虽有些不明白,但是凭他对这女人的了解她绝对不是什么大善人,那两个女子怕是回去也不会有什么好事。

        &nb巨大的豪华,宫殿里,玉灵淡淡的坐在下面,上面是女王慵懒的半躺着身子。

        &nb她神情有些隐晦的看着玉灵道:“你此次出来时所谓何事?”

        &nb“并无大事,玉灵常年不在族中,都是在外面游历,此次出来亦是。”

        &nb“但是你却很少在云烟国这边。这次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那女王似乎并不相信,淡淡的询问。

        &nb“那丫头许久没有出来过,便在云烟多留了几日,让她玩一玩。”玉灵面无波澜的说到。

        &nb“呵呵!”她轻轻一笑,妩媚的身姿缓缓坐起来,幽幽道:“朕这云烟这几日,好像有些动荡,听说来了一个俊俏的小公子,不仅有紫色的红玉还能够让龙尊鼎出现异动,玉灵你知道此人是谁?”

        &nb玉灵心里顿时一惊,但是面色依旧没有丝毫的异样道:“因为她一心贪玩,没有见过世面,所以假扮成男子,拿了一块假的红玉便跑了出来,连我也没发现。对于那丫头的举动,希望陛下能够网开一面,她年幼无知,并不知情,玉灵愿意承担一切过错。”

        &nb“呵呵,呵呵,朕活了这么多年,为何都不曾知晓红玉还可以作假?难道那龙尊鼎也是假的吗?还是这么多年朕宝贝的龙尊鼎一直都只是一个摆件?”她眼神微微一眯。

        &nb驱魔一族的红玉,只要稍微了解一下,便会知道红玉根本不可能作假,红玉是与驱魔师契约的。但是此时,不管是什么,她都必须要把此事压下去。

        &nb“陛下…”

        &nb“陛下!”

        &nb就在玉灵刚想要辩解的时候,门外忽然急入两个女子,打断了二人的谈话。

        &nb女王面容倏地一冷,玉灵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向那两个女子看去,顿时一愣,似乎发现了什么,随后不动声色的移开视线,望向上面的女王,“陛下,那丫头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以防她再惹是生非,玉灵现在务必要找到她,请陛下准许玉灵离开。”

        &nb女王眸底快速闪过一丝暗芒,须臾,挥了挥手,“罢了罢了,你的心思都在那小丫头身上,朕若是留住你,你也是心不在焉的。去吧!”

        &nb“谢陛下!”玉灵拱手,缓缓转身,随后深深看了一眼那两个女子,抬步快步离去。

        &nb心里却也是有些焦急,那丫头,这次看来是要闯祸了。

        &nb玉灵前脚刚离去,后面,女王面色倏地一冷,面目阴冷的瞪着下面两人,“朕不是让你们去跟着她了吗?你们怎么回来了?”

        &nb“陛下!”那两女子齐齐跪下,沉声道:“我们被发现了,还与她交了手,却,却完全不是她的对手!”

        &nb“不是她的对手?她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算是驱魔师,也只会是对低等级的驱魔师,你们可是朕身边最强的暗卫,竟然连你们都不是她的对手,朕养你们这些废物有何用?”女王目光阴狠,面色几乎愤怒到扭曲。

        &nb“属下该死,求陛下饶命,再给属下一次机会!”

        &nb“求陛下饶命,那丫头绝对不是那么简单,手段老练,从容冷静,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女王定要小心才是。”

        &nb“哼,再厉害,她也绝不可能是那个七级的驱魔师,就连玉灵这个五级驱魔师还不是要对朕俯首称臣,哼,她一个小丫头还能翻了天去?”女王不屑的冷哼一声,神色狂傲。

        &nb“陛下…额…怎么回事?”下面那两个女子中忽然有一个刚开口,便感觉身上忽然涌入一股热气,心口迅速燥热起来,她面上顿时一惊。

        &nb“你怎么了?”旁边的同伴,也是惊讶的看着她快速变红的脸,话音刚落,她也是瞬间捂住胸口,“怎么回事?好热?”

        &nb“对,好热,好热。”

        &nb“你们怎么了?”上位的女王看见她们俩突然出现的异样,面色顿时一变,冷冷问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56377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