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一百五十三章:早已死去?

第一百五十三章:早已死去?

        “公子,不用了!”神乌坚持道。

        “真的不用吗?”汐音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他。

        神乌一怔,半响,咬牙点头,“谢公子。”

        “嗯,乖,那你也去挑一把吧。”汐音一转神色,笑眯眯的看着他。

        不想让她再说一些废话,神乌很自觉的配合,“不用看了,这里没有一把可以配的上我的,我自然也是要订做的。”

        汐音闻言嘴角顿时一抽,这家伙,不过是让他装个女人而已,摆什么臭脸?

        “好吧,既然他们俩都要定做的,美人,你说怎么办?”汐音将目光转向一旁的琴房,此时不知为何她的面色有些难看。

        “公子想要定做,多少把都行。”琴房淡淡的说到。

        汐音微微挑眉,眸中闪过一丝精光,“你娘呢?”

        “我娘?”琴房顿时一愣,忽然想起什么,顿时冷冷的拒绝,“我上次已经说过,娘亲不会给人做琴的。”

        “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时间不同,结果可能也会不同,况且,本公子这次来顺便给她带了一件礼物,相信她会答应的。”流光溢彩的眸子闪烁着自信的光芒。

        琴房很是不屑的冷哼一声,“娘亲什么东西没见过,她从不迷恋凡尘之物,你还是另作选择吧,要么我给你做,要么去别家。”

        “呵呵。”汐音并不气,勾唇一笑,看着她,“本公子不是看不上你的手艺,只是有些好奇罢了,她若是一声只做过一把琴,那便是世上独一无二的,本公子很想再看看她的手艺。”

        琴房一怔,没想到她那么坚持,眸中顿时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看着那张俊逸嬉笑的面容,她心里一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不知是因为他多次为难娘亲,还是因为他的坚持只是为了身后的美人。

        “很不巧,娘亲今日并不在店里。”她淡淡的说完,转身便坐下继续做手里的琴。

        “不在?她去了哪里?”汐音顿时问道,她很想知道一个而不能听,最不能说的女子会出去办什么事?

        “这个公子也要管?”琴房头也不抬的问道。

        “这个当然管,不然本公子怎么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汐音道。

        “那很抱歉,今天一天怕是公子都不能见到娘亲了。”琴房抬眸扫了她一眼。

        神乌和流云顿时都玩味的看着汐音。

        汐音俏脸顿时一黑,什么?又见不到?

        想了想,忽然咬牙道:“哼,既然如此,等你娘亲回来,将这个交给你娘亲,告诉她本公子在凤楼等她。”

        汐音从身后拿出不知何时出现在身边的一个包裹,放在琴房面前。

        粗长的包裹不是很重,但是被紧紧的保住,让琴房顿时一惊,有些不解地看着他,“这是何意?”

        “交给你娘!”汐音面色微淡的说到。

        琴房闪了闪眸子,低头看了一眼面前的东西却并未打开,随后再抬眸,眼前已经空无一人。

        她怔怔的看着,有些恍惚,她竟然就这么毫无留恋的走了,原来她过来真的只是办事的。

        “苍时派人去寻找一下,我要立刻知道她到底在什么地方。”汐音传音给暗处的苍时。

        “嗯,好!”

        “听说驱魔族就在云烟国,姑娘过来是否是回家的?”流云淡淡的问道。

        “回什么家?天下之大任我闯,本小姐想去哪里还要让你知道?”汐音睨了他一眼。

        很想说一句,你怎么还不滚。

        “呵呵,只是姑娘现在是四面楚歌吧,魔界和神界的人大概已经到了,若是姑娘还在这里,一会可要有麻烦了。”流云似笑非笑的道。

        “哼!”汐音闻言,并没有多少情绪,只是勾唇冷哼一声,“不是还有你呢吗?冥界的第一大护法,冥王身边最得力的手下,北渊冥海四大家族之首。难道你连魔界和神界也怕吗?”

        流云似乎没想到她竟然把自己的身份查的那么清楚,顿时一怔,蠕动了一下唇瓣,不知道该说什么。

        汐音轻轻跃上树枝,看着远处的海面,冷冷的道:“你过来真的只是路过吗?你以为本小姐三岁小孩吗?冥王让你干什么?说出来听听。”

        她双手环胸,神乌站在她身后,一言不发,只是身上的冷气微微加深,危险的看着流云。

        流云眸子深了深,温润的面容,依旧温润如玉,只是却有一种让人看不透的神色,紧紧的看着汐音。

        “流云并无目的,就算是冥王,也不会伤害姑娘。”流云淡淡的说到。

        “狗屁,打你一巴掌再给你一颗糖吃,你觉得这是关心?哼!”汐音挑眉反问,“冥王让本小姐的黄泉客栈关闭了,现在又派你来监视本小姐,真不知道本小姐到底是有什么魅力,竟然能够让他感觉到威胁。”

        流云很想说不是,冥王只是想关心她,但是想到冥王最后的提醒,他最后还是没有任何的辩解。

        “跟也跟了,看也看了,本小姐现在好的很,回去告诉冥王,本小姐不日便去找他,本小姐打算把客栈开满整个冥界,一直到他的冥王宫去。”汐音冷傲的低头看他,居高临下的气势,让人心里莫名产生一种敬畏之感。

        回去?

        流云眸光顿时一闪,“冥王已经决定把黄泉路再通,姑娘不必担心了。”

        “他能关第一次,就能关第二次,本小姐当然要做到有备无患。”汐音扬起下巴,得意的挑眉道。

        “姑娘,她在凌山,魔界之人正要靠近那里。”耳边忽然传来苍时的声音。

        凌山?

        魔界的人来了?

        汐音脚下微微用力,借着树枝的力气,快速飞了出去,对着身边的神乌道:“去凌山!”

        神乌微微一惊,快速飞了上去,身子微微一展,缓缓变成一只神鸟,载着汐音飞速离去。

        流云一惊快速跟了上去。

        风起云动,天色显得格外阴沉。

        凌山位于云烟国最边缘的一做山脉,靠近海域。

        汐音不清楚那聋女独自一人到底去哪里干什么的,但是现在很显然魔界的人已经找到了这里,目标除了她不会是别人。

        她现在去就是自投罗网,但是若是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魔界想要找一个人岂不是很简单,所以与其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不如让她这个老鼠好好戏弄一下猫吧。

        “魔尊,那丫头往凌山去了。”

        “我们的人正好快要到达凌山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哈哈,再确认一下她身边还没有别人,你们加派人手,这次一定要将那丫头带回来。”魔尊站在魔宫里听着手下来报,顿时得意的大笑道,笑声狂傲阴冷。

        “是!”

        汐音赶去凌山,神乌还没落地,半山腰之上,汐音就看见一个身穿白衣窄袖的女子,简单方便,一手拿着斧子在砍树。

        砍树?

        “她爬了那么高的山就为了砍树?”神乌很是不解。

        真的有那么简单吗?

        “嗷呜~”

        “什么声音?”忽然一声尖叫的声音划破天际,让汐音顿时一惊。

        “不好,是破天乌!”神乌声音猛然一沉。

        “嗷呜~”

        又是一声。

        “好像还不是一只!”汐音眯起眸子,双目微冷,“破天乌,和你有不同吗?”

        “哼,一些低级魔兽而已,算是飞行兽的一种,不过,魔界这次竟然派魔兽来到人间,看来是下定了决心要抓住你。”

        “抓住本小姐!哼,那本小姐就见识见识这些破天乌的厉害吧。”

        汐音嘴角勾出一声冷笑,神乌带着她,快速飞过连绵起伏的山脉,转而快要接近海域之时,果然看到海域上空远远飞来一大群黑压压的东西,密密麻麻,像是一群蜜蜂一样,背上还站着一些黑衣身影,阴翳青色的面容,除了魔界的人还有谁?

        远远飞来,越来越接近。

        汐音似乎都能感受到那股在这力量的风拂过自己的脸颊,带着一丝刺痛。

        那些黑衣魔兵见到汐音没有说一句话,身影犹如魅影一般,快速飞离那只黑色尖头的大鸟,向着汐音抓来。

        汐妖孽眸子微眯,身形瞬间从神乌背上消失。

        那黑衣瞬间扑空,顿时一惊,猛然回神之际,一张黄符燃烧着金色的火焰,瞬间如剑一般穿过他的脑袋,惨叫一声,瞬间消失。

        “丫头,身后!”脑海里万象的声音快速提醒道。

        汐音眸光一凌,身形未动,手中匕首顿时出现,狠狠向身后一刺,另一手快速在空气中画出一个符咒击中那人。

        “两道心生,经达九天,缚。”

        虚化的符咒瞬间变得巨大将那刚出手的黑衣人紧紧的包裹住,快速收缩,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后,魔兵瞬间消失。

        越来越多的魔兵涌来,神乌瞬间变化成人性,大掌狠狠一挥,瞬间秒杀几个魔兵。

        流云站在远处并没有要上前的一丝,他觉得她应该可以解决这些,否则,否则她也不值得让冥王那么大动干戈。

        汐音看着眼前越来越多的魔兵,眼神越发的凌厉,下手更加狠戾、果断、快速。

        海狼席卷着乌云,天地此刻几乎相连在一起,阴暗昏沉,滔天巨浪冲天而上,即使汐音飞在半空依旧可以感受到,海狼飞出的海水溅到脸上那丝刺骨的冰凉,但是,却并没有她眼神此时的冰冷。

        那些魔兵不断的变换着魔力攻击汐音,一阵强势的风雪,如同冰刀一般,齐齐射向汐音,寒冷刺骨,似乎想要把汐音包裹进去冻死。

        “冥火之光,流盼无穷,灭尽一切!”汐音咬牙狠狠甩出一张黄符,接着伏魔剑一剑狠狠劈下,顿时排山倒海,整个海面顿时被生生分割成两边,气势翻涌,水火不容,但是汐音却是让这两种东西真真的结合在了一起,冥火在海上汹汹燃烧,上面没有逃离的魔兵和破天乌瞬间被烧的无影无踪。

        流云站在远处惊愕的看着,就连暗处跃跃欲试想要插手的苍时都惊诧不已,怎么感觉她的力量又变强大了。

        一剑劈下,看着海平面几乎被分成两边,冥火炙热的燃烧着,汐音也是一阵惊愕,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手,怎么可能,她刚刚不过是轻轻凝聚力一点力量,怎么会发生那么大的变化?

        远处半山腰正在砍树的聋女似乎也发现了这边,将手放在眉间,眯着眼睛看着远处,当看到远处山下那汹汹燃烧的大火,微微一愣,随后抱紧怀中砍下来的几根木头,就。

        破天乌一声凄厉吼叫之后,纷纷飞上高空,对着下面汹汹燃烧的冥火,不知道做了什么,只见那火瞬间如同火蛇一般,细细飞向它们的口中。

        汐音顿时一惊,它们竟然可以将这些火给吞了?

        神乌一掌杀掉一个魔兵,见状,眸光到那时一冷,对着汐音喊道:“主子,小心!”

        汐音顿时一愣,随后汐音再回头看过去,只见那鸟猛然昂头对着汐音狠狠一吐。

        如黄色丝带一样的火蛇迅速窜向汐音而去,急如星火。

        汐音神色一变,快速躲闪而去,那火蛇扑空直接朝着汐音身后的山头而去。

        炙热猛烈的冥火不是普通的人间之火,可以烧灭一切,遇到任何阻挡物都会瞬间将其烧成灰。

        只见那飞出去的火接触到树,瞬间燃烧起来,热浪冲天。

        汐音顿时一惊,这样下去,这几座山脉都会被烧成灰的。

        “不好!”汐音暗叫一声,眼神猛然看向刚刚聋女所在的位置,只见那边已经燃烧起来。

        她整个身子瞬间如坠寒窟,从头冷到脚。

        她不会被烧死了吧。

        “小乌,快灭火!”汐音快速喊道。

        火势越来越大,不过片刻,海边的一座山已经被包围住了,下面依稀可以听见有人的喊叫,似乎要救火。

        “不行!主子,冥火不似一般的火,一旦烧起来,很难扑灭,况且现在火势,几乎不可能灭。”神乌一掌击飞一只破天乌,表情凝重万分。

        汐音面色顿时一沉,几张黄符甩出去,身边的所有魔兵和破天乌瞬间掉入火海。

        她现在什么都不关心,只是想知道那个聋女到底有没有死。

        火光冲天,即使是在白天,海面上空依旧被映出了一丝红色,让远处的人看到还以为是祥瑞之光,纷纷敬拜。

        就在汐音在脑海想办法之时,只见远处忽然涌出一阵浪潮,犹如发生了巨大的海啸一般,整个海面被高高掀起,只一瞬间,瞬间覆盖在那片火海之上,不消片刻,连同空中飞着的破天乌还有剩余的那几个魔兵一齐被打入海底,须臾海面忽然涌动,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里面缓缓钻出一个身影。

        裸露的上身,健硕白皙的身子上一半闪着金色光泽的鳞片,一直延伸到左耳,另一半则是光滑白嫩的肌肤,乌发飞扬,面如神祗,神圣的光芒挥洒在天地间。

        汐音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只见他忽然缓缓抬起手,放在唇边,微微向着远处突出了几口白色的浊气,周围顿时被白广覆盖,缓缓延伸到远处正在燃烧的山头。

        一阵白光闪烁,所有覆盖的地方瞬间犹如结了一层白霜,像是被雪覆盖一样,光泽美丽,冥火被灭。

        他看了汐音一眼,粉白的嘴角勾出一个清淡的微笑,转身钻入水中,美丽的金色鱼尾形成一个美丽的弧度,携起的海水飞洒出来,一跃进海里,消失不见。

        “那就是…鲛人的真身?”汐音呆呆的指着海里问道。

        “对,我们早该想到他是鲛人,生活在海里,应该知道该如何灭掉冥火。”

        “我没想到他竟然还跟着呢。”汐音撇撇嘴,以为刚刚已经跟他说的够清楚了,没想到他还跟着。

        白霜融化,火虽然被灭掉,但是整个山头依旧变成了废墟,黑色地浓烟滚滚,汐音顿时一惊,快速和神乌飞向刚刚聋女所在的那个山头,寻找聋女的身影。

        “人呢?不会被烧的连影都没有了吧?”汐音落地仔细的在周围观察着。

        “你们再找她?”一声清润的声音响起,黑焦的废墟之中,流云一身白衣缓缓走来,怀里抱着一个昏迷的女子。

        白色俊朗的身姿与周围形成鲜明的对比,但是汐音没有心情去欣赏,快步走到他面前,看清那女子,顿时认出就是她要找的人,心里微微一松。

        随后才看向流云,郑重的道了一声谢,“刚才多谢你了。”

        若非他,她还真的不知道如何收场,估计现在火该烧到城里去了。

        见她如此郑重其事,流云面上顿时一阵不自然,笑了笑,“这是流云该做的。”

        “她没事吧?”

        “有事,她已经死了。”流云低头看了一眼那女子道。

        “死了?”汐音猛然一惊,大声问道,快速将手伸向她的脉搏,须臾,面色骤然一变。

        竟然没有脉搏跳动。

        “怎么会?你不是救了她吗?看表面并没有收到冥火的伤害呀。”汐音看了一眼身上没有一丝火烧痕迹的聋女。

        “我说她死了,并非说是刚刚死的,她应该是很早就死了。”流云一语惊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58391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