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一百五十四章:见面

第一百五十四章:见面

        &nb“嗯。”汐音点点头,将他扶起来,面色淡然的看着他。

        &nb“既然跟着本小姐了,你就应该明白本小姐要的是绝对的忠诚,不是利益的关系,不管月莲族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你都要明白自己该做什么。”

        &nb“是!”许风清坚定的点头。

        &nb汐音看着他,面色淡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nb“我安排给你做的事,怎么样了?”

        &nb“已经做好了!”许风清点点头。

        &nb汐音满意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又看向流云,“你怎么还没走?”

        &nb流云微怔,“流云只是有些担心姑娘罢了!”

        &nb“本王的女人还用不着别人来关心!”一道霸气强势的声音瞬间席卷周围。

        &nb汐音眸底顿时一亮,面上却是不显露分毫。

        &nb流云和许风清纷纷一惊。

        &nb一身黑色修长的身影瞬间出现在汐音身边,紧紧扣住某个女人的腰,面露冷色的看着前面的流云。

        &nb霸气威严的俊美面容,安静之时,仿佛一剪清凉的月影,暴动之时,却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魔,此时却是隐隐有着暴动的迹象。

        &nb许风清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国师大人,心里微微有些震惊,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因为他在第一次见面之时,便已经猜到这国师的身份很不简单。

        &nb微微向后退了一步,一言不发。

        &nb“流云见过妖王!”流云从惊讶中回神,不是说,妖王在阴山吗?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nb妖王?

        &nb这次许风清饶是在冷静,听到此处,也是狠狠一惊,眸光有些震惊的看着他,又看了一眼汐音。

        &nb他就是妖界之王?蛰伏在阴山三万余年的妖王?

        &nb这个事他倒是听到族中的老人说起过,只是没想到今日竟然真的会见到真人,心里不禁又庆幸自己及时认清现实,跟着汐音了。

        &nb“回去告诉冥王,若是想要多管闲事,本王可以让他管个够,神魔妖三界已经大乱,本王不介意将他拉进来。”焱影阴冷的看着流云,语气仿佛千年不化的寒冰。

        &nb将冥界拉进来,四个人要凑成一桌麻将吗?汐音撇撇嘴,在心里诽腹道。

        &nb“妖王所说流云谨记在心,只是冥王并无它意,只是派流云过来通知姑娘一声,黄泉路通了,姑娘若是想要继续营业,随时可以回去了。”流云拱手淡淡道,面色平静,态度淡然。

        &nb汐音眸光闪了闪,这流云果然是不简单啊。

        &nb“嗯,你回去告诉他,这是不用他老担心了,本小姐肯定回去继续营业的,只是,你别忘了让陆判将那些宝贝给本小姐送过去。”还不知道冥王就是陆判的汐音,淡淡的说了一句。

        &nb焱影眸光闪了闪,扣住汐音腰间的手微微一紧。

        &nb流云眸光微微一深,须臾,淡淡的点点头,“是,姑娘,那在下先行告辞!”

        &nb他说完,头也不回的消失于眼前。

        &nb“我还有事,也先走一步了。”许风清见人都走了,自己站在那里似乎有些尴尬,也淡淡的说了一句,提了提自己身上拖地的女装,缓缓离去。

        &nb汐音在后面看着他有些滑稽的背影,顿时忍俊不禁。

        &nb腰间猛然一紧,汐音瞬间回头看去,没好气的道:“干什么?”

        &nb“没什么,只是想问问,为夫这几日不见你,你有没有。。。”

        &nb“没有!”汐音不等他说完立即否决。

        &nb“没有!”危险的声音缓缓飘来。

        &nb“本小姐忙的要死,还能再做什么?”汐音没好气的瞪他。

        &nb“忙的要死?不过几日不见,身边围了那么多桃花,你不要告诉本王,你忙着赏花。”焱影声音有些阴臣,醋味浓浓。

        &nb“咦?”汐音顿时张嘴咦了一声,抬眸瞪他,“你莫名其妙消失那么多天,本小姐都没有问你去见那个相好了,你现在回来就突然给本小姐兴师问罪,焱影,你是不是皮痒了?”

        &nb她说着对着他腰间的肉狠狠一拧,但是,却发现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是忽然说到:“本王没有相好,若说有,也就一个,现在就在本王怀里。”

        &nb汐音顿时一噎。

        &nb她想说的关键好像不在这里好吧,她想问的是他这几天干嘛去了。

        &nb“放开我。”汐音狠狠挣扎。

        &nb“这辈子你都别想逃离!”焱影低擒住那张日思夜想的红唇,辗转反侧狠狠地吸允着。

        &nb“呜呜。”该死的家伙。

        &nb汐音狠狠捶打着他的身子,疯狂的挣扎。

        &nb“不要动!”他咬着她的唇嘟哝了一句,将她两只手抓住放在头上,将她圈在墙上狠狠的吻着,强大的气息,将她娇小的身子完全笼罩住。

        &nb汐音顿时有种窒息的感觉。

        &nb“放。。。呜呜。。。开。。呜。”汐音紧紧的皱着秀眉艰难的发出一格声音,只因他真的太强势了,力气大的惊人,仿佛要将她狠狠揉进怀里似的。

        &nb只是她不知道焱影本来冷静的心情在触碰到她的那一秒就全部消失了,几日来的思念疯狂驱使着他此时的行动,再加上担忧、吃味,焱影觉得自己此刻几乎疯狂了。

        &nb他什么都不想想了,就这样紧紧的拥着她,就足够了。

        &nb他身上独有的气息狠狠灌入她的鼻尖,手腕被紧紧的禁锢住,汐音逐渐放弃了挣扎,软软的靠在墙上,任他蹂躏。

        &nb焱影眸光逐渐疯狂淡蓝的幽光闪闪着赤红,忽然将她抱起,快速卷入床边,房门被砰的一声关上。

        &nb汐音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刚刚还是冷硬的墙壁,现在就是柔软的床上了,她忽然一呆,直到身上突然一凉,她才猛然清醒过来,急忙吼道:“焱影,放开我!”

        &nb“焱影!不要,不!”汐音抬手狠狠推嚷着他,但是他失去理智的眸子压根就不理会她,炙热的唇啃噬着她脖间的肌肤,并且缓缓向下。

        &nb汐音心里猛然生气一丝恼火,手中暗暗运力,对着他腰间狠狠一推。

        &nb焱影只觉腰间一疼,身子瞬间跌撞了一下,离开汐音面前,眸光惊讶的看着她。

        &nb她的力量?怎么会?

        &nb“焱影,你够了!”汐音将他推开,快速坐起来,抓住胸前敞开的衣服遮住那一片春色,随后狠狠的瞪着焱影,灵动的眸子带着一丝怒火。

        &nb“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跟吃了火药一样好吗?”

        &nb被推开的焱影缓缓恢复一丝理智,但是眸子依旧是带着一丝复杂的深意,须臾,缓缓叹了一口气,长臂一伸,将她紧紧的圈在怀里。

        &nb“啊,喂!”

        &nb“没事了!我只是有些担心罢了。”焱影轻轻吻着她的发丝,在她耳边呢喃道。

        &nb汐音顿时一怔,刚刚的怒火顿时因为这一句话被彻底熄灭。

        &nb鼻尖是专属于他的味道,沁人心脾,强健的双臂下是温暖安心的怀抱,汐音抬眸,对上那双眸子,幽蓝专注,耀眼无比。

        &nb就是这双眸子,不管她做什么事,那里都只有宽容和宠溺,让她一步一步沦陷,让她一点一点离不开,她现在越发觉得自己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不用想的李汐音了。

        &nb只因她向来不是那种喜欢表达的人,所以要想让她说些什么那是不可能的事了,于是,道;“你在我身边派了那么多人,还担心什么?就算你不来,你时时刻刻也能知道我这边的事吧。”

        &nb汐音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这男人这么突然间跑了过来,八成就是知道了流云来到她这边了。

        &nb“李汐音,你说一句想本王了能死吗?”焱影有些恨恨的瞪了她一眼。

        &nb“那本小姐说了,你能出多少钱?”汐音淡淡的回了一句。

        &nb某人面色顿时一黑,很想把她的心掏出来,看看到底是银子重要还是他重要,他现在最大的情敌不是任何人就是那个银子。

        &nb“嗯。。。”

        &nb地上忽然传来一阵低低的呻吟声,让两人顿时一惊,汐音快速反应过来,才想起她竟然把聋女给忘了。

        &nb快速推开焱影,汐音走了过去,看着榻上逐渐睁开眸子的女子打着手势问道:“怎么样了?”

        &nb聋女顿时怔了一下,看了一眼汐音又瞥见房里的焱影顿时一惊,有些恐惧的往后缩了缩。

        &nb她记得她是在山上砍树呢,怎么会突然到这里来了?

        &nb这些又是什么人。

        &nb“不要紧张,你还记得我吗?”汐音手语问道。

        &nb那聋女细细瞧了一眼汐音,缓缓点头。

        &nb“记得就好办了。”汐音点点头,“是这样的,你在山上遇到危险昏迷了,是我将你救了回来。”

        &nb她救了她?

        &nb聋女微微一怔,脑中似乎什么也想不起来,只是迷惑的皱了皱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nb片刻之后,她缓缓起身,对着汐音打了一个手势,“谢谢你。”“

        &nb“你去山上干什么的?”汐音忽然问道,她为什么要去砍树?

        &nb“去找做琴的原料,那种树只有那座山才有,所以必须要去那里才行。”

        &nb做琴的原料?

        &nb她顿时挑了挑眉,“你既然已经不做琴了,为何还要如此执着?”

        &nb那聋女顿时一怔,没想到汐音竟然会问这个问题,须臾,低头叹了一口气,一丝黯然染上眉梢。

        &nb“不是不做琴,而是在也做不出当年的那把琴了。”

        &nb------题外话------

        &nb这几日,湘帘工作有点忙,刚刚上班不想给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湘帘现在每天积极地要死,呜呜,所以晚上回来更新的有点晚,等过了这几天,湘帘会将更新时间重新调整。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59877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