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一百七十一章:挑衅

第一百七十一章:挑衅

        “族长,出了什么事?这几位是?”当他看见汐音的面容时,顿时愣住了,“这?”

        “她是涵儿的孩子!”玉长明欣慰的说到。

        “涵儿的孩子?”三长老顿时惊讶万分,激动的上下打量着他,“涵儿的孩子竟然都这么大了!”

        “丫头,这是三长老!”玉长明道。

        “三爷爷好,汐音早听过老爹说族里有个老顽童,想必就是您了!”汐音起身,没有丝毫拘谨的玩笑道。

        贪图气质没有丝毫的做作,说话更是不卑不亢,落落大方,三长老顿时喜欢上了这个小丫头,眼前这个丫头比族里那群小娃娃明显要灵动有趣很多。

        只是三长老还没开口,他身后的那个小丫头顿时紧皱秀眉怒道:“三师尊才不是老顽童,你不准乱说!”

        汐音登时挑眉,看着她,似笑非笑道:“小妹妹,虽然我不认识你,但是你也不必一见面就针对我吧!”

        湘儿没想到她竟然将话说的那么直接,毕竟是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世界,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小脸胀的通红,暗暗瞥了一眼汐音身后那个俊美的男子,却见他的视线一直放在面前的这个女子身上,心里顿时一阵失落。

        “湘儿,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先回去吧!”玉灵无奈的开口,这丫头心智简单,但却是四长老的徒弟。

        汐音自然是发现了她对着自己身后的人似乎很感兴趣,于是勾唇笑了笑,“回去什么,汐儿倒是挺喜欢这小丫头的,就让她留在这里吧!”

        “汐儿!”玉灵不禁想要提醒,却见她对着她淡淡摇了摇头,顿时忍住了开口。

        “这三位又是?”三长老激动之后,缓缓恢复平静,顿时发现另外三位男子,气质不凡,而且最主要的事他竟然看不出他们身上的气息。

        “在下神乌,姑娘的侍卫!”神乌淡淡开口,目光平静。

        这也许是史上最傲娇的侍卫了,汐音翻了一个白眼。

        “在下许风清,也是姑娘的侍卫!”许风清自然的开口,没有丝毫的掩饰。

        都是侍卫?

        玉长明惊愕不已,这侍卫看起来怎么一点也不像是侍卫?

        众人目光顿时齐齐集中到焱影身上。

        焱影淡淡低眸,望着汐音温柔道:“我是你带进来的,你难道不跟他们介绍一下我吗?”

        他很期待她是怎么跟家人介绍他的,若是她不说他不介意再强调一遍。

        “你自己没有嘴巴?”汐音狠狠翻了他一眼,转而对着玉长明几人道:“我男人!”

        不是朋友,不是相公,而是男人,绝对的霸气,完全把某人当成自己的附属品了,似乎是在宣告又似在提醒着某人。

        众人齐齐惊愕,她男人?那不就是?

        焱影瞬间五官都柔和了,眼角眉梢皆是笑意,眸子柔的能化出水来,很显然,这个答案让他很满意,尽管让他很没面子,但是他根本不会在乎,他在乎的只是她心里的地位。

        地上的花猫却是瞬间炸毛了,在心里吼道:“我才是小汐的,小汐不要忘了阿狸呀,阿狸呀。”

        湘儿怔怔的看着她,显然对这个答案很震惊,有些不可思议。

        他和她?

        玉长明快速反应过来,“丫头,你是不是太小了?”

        其实他只是心里有些不平衡罢了,这孙女才刚刚见到,就已经是别人的了。

        “是有点小呀!”三长老也跟着点头附和。

        焱影嘴角一僵,这两个老东西。

        “真的吗?既然两位爷爷都觉得我现在还小,那我现在还是不要和你在一起了!”汐音眼里划过一丝笑意,面上却很无辜的眨眨眼远离他几步。

        “你敢!跑到哪里,也别想跑出我的身边!”焱影霸气的禁锢住她的腰,恨恨瞪了她一眼。

        “霸道的家伙!”

        “哈哈,哈哈!”三长老见状,与玉长明相视一眼,顿时仰头大笑。

        湘儿脸色顿时惨白,很是难看,咬着唇,眼里闪过一丝不甘心,忽然,仰头望着玉长明,“族长,族规中不不是坚决不准族人和外人通婚吗?既然这位姐姐是您孙女,那您怎么?”

        玉长明闻言,面上的笑容顿时一僵,竟然把这件事给忘了。

        三长老也是玩味的看着他,似乎在等待他怎么回答。

        汐音见他为难,淡淡开口,“谁说我是你们族的人?本小姐是驱魔师不错,但是也只是算半个族人,所以本小姐为什么不能和外人通婚?而且,谁跟你说本小姐嫁给他了?”

        湘儿小脸顿时涨红,没想到她竟然会如此无赖。

        族长脸色微黑,什么半个族人,她既然是他孙女就是驱魔族的族人。

        “回去就成亲!”焱影很自然的接话,坚定无比,以后不能让这小丫头老是提这个话题。

        汐音额上冒出一排黑线,这厮怎么想什么说什么?没看见她正在应对情敌吗?回去再找他算账。

        “这件事容后在说!”玉长明面色微板,看着湘儿淡淡道,随后将目光移向汐音,“你们就先住在这里,明日我会向族里宣布恢复你的名分,我的玉家的孙女怎么能流浪在外呢?”

        他坚定的目光让汐音心里微微一暖。

        “这老头看起来挺好的嘛!”汐音在心里淡淡道。

        “老头?”玉涵有些无语。

        “可不就是老头,你打算什么时候出来见他”

        “这个?”玉涵有些忧郁了,要让他见到他吗?他们既然已经接受了他去世的事实,他若再出现会不会重揭他们伤疤呢?

        “好吧,你先考虑吧,我要先去看看这个族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丫头,你就先在这里住下吧,我的居处就离这里不远,要不你也过去看看,我那里也有几个和你一般大小的师兄们,他们若是知道了你的存在定然会很高兴的。”三长老咪咪一笑。

        “老三,你干什么?她是我孙女,怎么刚回来就要去你那里?”玉长明不愿意了,一手宝贝的拦住汐音,微微瞪着三长老。

        “你这里不就你一个人,看也看过了,小丫头年轻好玩,当然是去我那里合适了?”三长老一吹胡子,翻了一个白眼道。

        “你!”玉长明顿时哑口无言,突然后悔没收徒弟了,他的院子里明显比其他长老院子里要冷清很多。

        焱影面色顿时黑的不行,他来此是让她然认亲的,不是给自己添堵的这些人在干什么?没听见自己刚刚说的话吗?

        玉灵在旁边看的清明,见到焱影脸色有些难看,心下顿时暗叫一声不好,随后赶忙笑着上前道:“爹爹,三叔,汐儿刚刚回谷,路途遥远,想必已经累了,灵儿带她先去休息,等明日再来见你们。”

        不动声色的将汐音拉到自己身边,随后又往焱影身边推了推,希望他不要多想了。

        那可是妖王呀,她可以看得出他对汐儿的霸道,绝对是不会允许别人对她的肖想的,那种强大的生物,他们还是少惹为妙。

        汐儿嘴角微抽的看了一眼玉灵。

        全过程,湘儿一直沉默的站在旁边,目光一直在汐音面上和焱影面上来回移动,平时她到哪里都是最受欢迎的,族长和三师尊都非常离喜欢她,为什么这个女人一来,所有人都对她那么好,而自己却被仍在一旁?

        为什么?

        她不要!她才是族里最受欢迎的人!

        她有些失落的低眸,忽然瞥见地上一只很可爱的黑白花斑猫,眸光顿时一亮。

        “好可爱的小猫!”

        说着,她缓缓伸出手去,就要去抓它。

        “等…”汐音快速抬手,想要提醒她,但是为时已晚,只见阿狸变换的花猫感受到陌生人的气息,瞬间炸毛,凶狠的低吼一声。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湘儿柔声说到,小手缓缓靠近,须臾,猛然向前一抓。

        但是阿狸的速度比她更快,瞬间对着她的脸一抓,快速借力跳跃了出去。

        讨厌,除了小汐,谁都不要碰他!

        “啊!我的脸,我的脸!”三道明显的划痕,露出一丝血印在她白皙娇嫩的面上很是明显。

        “湘丫头,你怎么样?”三长老立即问道,毕竟人是他带出来的,老四那么宝贝她,若是她出了什么事,那就有些麻烦了。

        “三师尊,我的脸好痛!”湘儿眼眶微红,心里带着深深的愤怒,都怪那只猫。

        “快点回去上药!”玉长明淡淡道。

        “嗯,族长,我先送她回去,明日再来找你们!”三长老笑眯眯的说到,随后看了一眼汐音,“别忘了,丫头,明日别忘了去三爷爷那里!”

        “快滚!”玉长明气急败坏的吼道,该死的家伙,就知道跟他抢孙女。

        湘儿捂着脸,越过汐音看了一眼她身后的焱影,本是怕他看见丑的她,可是却见他眼神始终在别人身上,压根就没有给她一个眼神,面上的失落越发明显,心里的不甘也越积越深。

        两人走后,玉长明对汐音道:“丫头,那件事就交给爷爷来做吧,这次一定不能再让他逃了!”

        “嗯嗯,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这对我们很有利!”汐音道。

        “哼,上次就不该放了那个女人,没想到她竟然蓄谋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除掉整个驱魔族。”玉灵恨恨的咬牙道,她一想到小涵的死都死风缘指使的,心里就愤怒不已,若是不杀了她,她怎么对得起这么多年死去的族人?

        “放长线只是为了钓大鱼而已。我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她!”汐音勾唇冷冷一笑。

        玉长明看到汐音嘴角那冰冷的笑容,心里微微一惊,这丫头看起来很不简单呀。

        其实祖上禁止与外族人通婚也是因为外族人的血会稀释掉驱魔师的血,导致后代驱魔师血缘不纯,久而久之,整个驱魔族的力量都会削弱,那样也会逐渐走向灭亡,据前例,那些半人半驱魔师力量都太弱,无法修炼,连最低的等级都要修炼好多年,所以他也很担心这丫头。

        告别了玉长明,汐音等人随着玉灵找了一个地方休息。

        但是走在路上,一群人不时的被当做猴一眼观看,而且整个族里女子偏多,所以基本都是朝着她身边那几个男人身上看的,自然是属焱影最受欢迎,那一个个眼神都像是定在了他身上。

        “早知道本小姐也穿男装来了!”汐音语气走在前面,边走边说到,语气微微带着一丝酸味。

        神乌顿时感觉到莫名其妙,“为什么?”

        “你看这里美人好多呀,个个都是出水芙蓉,长得水灵水灵的,只能看不能摸多可惜呀!”汐音摇着头可惜道。

        神乌五官顿时一抽。

        “为夫给你摸!”焱影抓住她的小手放在自己脸上,笑的像个狐狸,对于她刚刚那吃醋的小模样他很高兴。

        汐音面色顿时一红,狠狠推开他,骂道:“你发什么神经,鬼才要摸你!”

        这家伙,竟然当着这么多人说出那么露骨的话,直接找块豆腐让她撞死算了,真是没脸见人了。

        “那你要想摸谁?”焱影有些危险的声音飘来,似乎在说,你敢说一个出来试试?

        汐音翻了他一眼,勾唇,一把抓住玉灵的手,小手将玉灵的身子整个揽住,走着。

        “姑姑,我们走吧!”汐音笑了笑,留给他一个得意的眼神。

        小样,男人不能摸,那女人还不给摸吗?

        焱影被她傲娇的小眼神搞得有些哭笑不得,有些无奈摇摇头。

        玉灵嘴角微抽,这丫头能不能不要这么惊骇世俗,她都一把年纪了,哪里还能像他一样折腾来折腾去。

        “姑姑,姑姑!”

        路上,忽然跑出来一个少女,欢快的走到玉灵面前,目光大胆的看着焱影,询问玉灵,“姑姑,他们是谁?”

        “族人!”玉灵淡淡开口,并不想说太多。

        “族人?为什么我们没有见过他们?”随后又来了几个少女,满脸疑惑。

        “他们刚从外面回来罢了!”玉灵温声道,面色不怒自威。

        “我可不信!那就让我来试试她到底是不是驱魔师。”一个小丫头邪邪勾唇,手腕一番,一把剑忽然出手向着最前面的汐音身上刺去。

        焱影面上倏地一冷,手指猛然一缩。

        “莲儿,住手!”玉灵大惊,快速出手就要拦住她,但是无奈她还是慢了剑一步。

        “汐儿,小心!”玉灵大惊。

        神乌眸光一凌,瞬间出手,却是被汐音抬手挡了下去,另一只手不急不缓的夹住剑尖。

        时间瞬间静止,那名叫莲儿的少女以及她身后的那些人都长得嘴巴震惊的住了。

        莲儿师姐可是三级驱魔师,在她们中可是天赋最好的一个了,眼前这女子明明就与他们差不多大年龄,为何竟然可以徒手接住那一剑?

        “啧啧,一把生锈的剑?你是来搞笑的吗?”汐音轻轻弹了一下剑,莲儿身子一轻,猛然向后退了极不好,又惊又怒的看着她。

        “哼,少得意,天以一生,地以六成,利润万物,滋养生灵,请为法水,敕水咒!”一手握着剑,一手并指点在剑刃出,口中快速捻着咒,指尖向上一滑,血出剑芒,对着汐音猛然一挥。

        “莲儿,住手!”玉灵面色难看至极。

        “她要是打得过莲儿,莲儿自会住手!”莲儿狠狠道。

        翻涌的水圈瞬间围绕着汐音快速转动着,没有碰到周围其他一草一木,只在汐音周围翻腾着,似乎要将她紧紧的裹住。

        焱影冷着脸站在一边不再插手,静静的看着神乌和苍时他们也并没有任何要出手地迹象,因为他们知道这世上最不能惹的便是那丫头。

        “呵呵,要跟本小姐都法吗?啧啧,可惜了,你还不够料!”汐音玩味的勾了勾唇,小手向前一伸,微微一转,猛然向后一收,那翻涌的水瞬间顺着她的掌心被收走。

        就在莲儿惊讶的时候,汐音嘴角邪邪一勾,一掌向前,刚刚收回去的水瞬间比之刚刚几倍的力量像前面的莲儿而去。

        “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叫敕水咒,没有学好就不要出来卖弄,难道你师父没告诉你吗?”

        巨大的水浪犹如海啸一般瞬间将莲儿裹住,脱离地面,向半空而去。

        “不,不,不要!咳咳,救命,救命!”她顿时惊吓的在水中挣扎,犹如溺水的样子。

        “师姐,师姐!”下面的那些少女看着汐音的眼神瞬间变得有些恐惧,刚刚还嚣张的样子瞬间畏缩了不少。

        “姑,姑,姑姑,救命,啊,救命!”猛喝了几口水,莲儿向玉灵求救。

        “救命?呵呵,既然你那么喜欢水,本小姐让你喝个够,顺带也给你洗洗澡。”汐音双手环胸笑眯眯道。

        玉灵面色难看至极,也并没有阻拦,神色并没有因为她的呼救而有所波动,只是冷冷道:“随便在族里使用驱魔术,你知不知道自己已经犯了族规?”

        “姑,姑,莲,莲儿知错了,救救。”莲儿面色憋的通红两只手在水上挣扎着,整个人被水浪带到了半空。

        “对呀,姑姑,师姐知错了,您快救救她吧!”围观的一些女子开始担心,若是她死了,师尊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呵呵,放心,她不会死的!”汐音不想让玉灵为难,悠悠开口,却并没有一丝要放她下来的意思。

        就在莲儿已经半死不活的时候,汐音终于好心的将咒语接触,水浪消失,她整个人瞬间从半空掉到地上,全身湿透,狼狈不已,真个人已经不省人事。

        “师姐!师姐!”

        周围的人顿时围上去,焦急的喊道。

        “呵呵,看样子,她应该是领略了敕水咒的真理了。姑姑,走吧!”汐音无辜一笑,一把勾着玉灵的胳膊优哉游哉的向前走去。

        玉灵微微憋着笑,点点头,须臾,向着那些人威严道:“将人带回去,触犯族规,紧闭三日!”

        “是,姑姑!”

        师姐这次真的是载了,风头没出成,还被打的半死不活。

        几人离开后,汐音回头看了一眼道:“那些都是四长老的徒弟?”

        “你是如何看出来的?”玉灵微微一惊,她好像并没有告诉她吧。

        “哼哼,猜的!”那个德行可不是和那个四长老一个模样?

        焱影淡淡的走在汐音身边,瞧着她恨不得远远离开自己的模样,脸色有些不好。

        “汐儿,你的修为到哪里了?”玉灵忽然小心的开口问道,刚刚那强大的施咒力量可是连她都无法企及,她是怎么做到的?

        “修为?呵呵,我也不知道,只是练着玩的!”汐音无辜的笑道。

        “不知道?对呀,我怎么给忘了,你没有红玉石所以无法知道自己的等级,一会姑姑拿一个给你。”玉灵恍然想起。

        汐音干笑了一声,须臾,忽然好奇道:“那红玉石到底是什么做成的?为何外界都说只有着去魔族才会有?”

        “呵呵,红玉石,那红色其实是驱魔师的血,用血通过一种特殊的方法凝结成的玉,必须是驱魔师的血才行,可以是去世之后的人留下的红玉,若是没有需得重新凝结,我那里正好有几块,一会给你拿一个!”玉灵淡淡道。

        “驱魔师的血?”汐音惊诧,怪不得只有驱魔一族才会有,外人模仿不出来,要知道这世间也就只有一个驱魔族。

        “必须是纯正的血,你都不行!这也是为什么驱魔一族族规不得和外人通婚的原因。”玉灵点点头。

        好吧!

        汐音竟然回头看了一眼焱影。

        焱影不好的脸色顿时更加不好了,活像是受了什么怨气似的,有些幽怨的看着她。

        苍时瞬间感觉有些凌乱,主子,您能不能不要露出这种求包养的眼神?

        说话间,汐音几人就被带到了一座小院,简单雅致,屋檐上到处挂着的都是符咒,还有一些平时修炼用的法器,每个房间都有两个巨大的落地窗,完全敞开,前可以看到远山,后可以听到瀑布飞流而下的声音,清风吹来,凉爽舒适。

        汐音满意的勾了勾唇,打量着周围道:“就是这里吧!”

        ------题外话------

        湘帘的《医谋天下》已经在首页强力推荐了,亲们赶紧去收藏啦,卖萌求收,哇哇,么么哒(www..  )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67603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