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二百三十六章 结局(二)

第二百三十六章 结局(二)

        “要你管,臭女人!”阿狸厌恶的回了一句。

        只是话音刚落,耳朵猛然一痛,“本小姐就是管你怎么了?”

        “啊!喂,臭女人,你给我放手!放手!”

        青岚紧紧捏住他的耳朵,一脸凶恶的说道:“告诉你,本小姐想管谁管谁!”

        “啊!放手!你这个臭女人!小汐,小汐,救命!”阿狸挣扎着,来回转动自己的身子,试图挣开她的魔爪,但是无奈,他不管怎么做,那个女人都是稳稳的捏住他的耳朵,还越来越紧,无奈,只能大声朝着汐音求救。

        “喊她也没用,她现在自身都难保了!”青岚瞥了一眼汐音身边脸色有些不好的焱影,得意的挑眉。

        “放开!臭女人!”阿狸呼救不成,瞬间变成一只红狐狸模样,利爪一伸,对着青岚的脸就抓去。

        但是下一秒就被紧紧抓住,“臭狐狸,竟然想毁本小姐的容,别以为你小,本小姐就不会欺负你!信不信本小姐现在就拿剪刀把这指甲都给剪了?”

        阿狸一听要剪他的爪子,吓得身子一抖,利爪瞬间收回,小小的狐狸耳朵,瞬间耷拉下来,像是在压抑着自己的怒火。

        “哼!”青岚见状,得意一哼,随后提起它的身子,抱在怀里当做抱枕一般,极尽蹂躏。

        哼,不让她砰,她偏要砰他!

        众人顿时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阿狸,纷纷表示默哀。

        作为主子的汐音嘴角只是微微一抽,也很是淡定的扭开视线,不是她见死不救,而是她怀里现在还有一个呢,见某人的脸色,显然是不爽,她可不能火上浇油了。

        “这又是哪里来的?”焱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平淡,但是天知道,看着那小家伙依偎在她怀里的模样,让他心里很不爽。

        “额……你还记得那颗蛋吗?”汐音低头看了一眼小家伙,有抬眸看着焱影,想了想说到。

        蛋?

        焱影立刻明白,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不在意。

        “它救过我一命!”汐音见他脸色依旧不好,赶紧补充道。

        焱影剑眉一蹙,“让苍时照顾它!”

        猛然一挥袖子,汐音就感觉怀里瞬间一轻,再低头,小家伙不见了。

        须臾,转头看向苍时怀里,果然,小家伙一脸幽怨的趴在他身上,水汪汪的大眼直直的看着汐音,软软喊道:“妈妈!”

        苍时眉梢狂抽的瞥了一眼怀里的小家伙,心里哀嚎,王,他都几万岁了,一大把年纪了,现在让他照顾一个小屁孩,是不是有点那个什么?

        凌风见到苍时一脸的生无可恋,嘴角一抖一抖的,明显是在憋着笑。

        “额!它是不是太小了!还不会说话呢!”汐音听到那可怜的叫声,心里微微一软。

        “不小了!我当初那么大的时候就已经在玄天之地厮杀了!”焱影将她拥入怀里,漫不经心的说到。

        汐音嘴角顿时一僵,你确定你那么大的时候会走路吗?

        “你们要是都不要,不如送给我吧!”采暮眸光闪烁的走到苍时面前,期待的说到。

        这小家伙长得倒是奇特,通身晶莹剔透,如同水晶一般,只有黑白分明的眸子像是嵌在水晶上的黑色玛瑙,水润清透,惹人怜惜。

        “不行!”汐音和苍时令人同时说到,并且苍时退后一步,将小家伙护住,警惕的看着他。

        “为什么?”采暮不满。

        “本小姐可不想再看到一只活动的花孔雀!”汐音瞥了一眼他粉红的发带和腰带。

        花孔雀?

        众人齐齐打量了采暮一眼,随后齐齐点头,的确很像。

        采暮面部顿时抽搐,有些脸黑的扫过众人。

        “采暮上神,你那里可是有很多鬼猴,要是被吃了怎么办?”苍时还是比较善良的,并没有诋毁他。

        “得得得,本神不要了还不成吗?”采暮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不过,提到鬼猴,那些东西,你打算怎么办?”

        他看着焱影,他说的是那些花圃中的那些花,其实就是一只只鬼猴。

        “那就要看崇光是怎么做的了!”焱影眸子微微一沉,冷冷道。

        “此次知晓丫头从魔域森林出来,他应该是坐不住了!”

        汐音神色变了变,“他大概会再去找魔尊吧!”

        “应该,当他们看着你从魔域森林走出来,怕是就确定冥王应该是向着你的,魔尊和崇光此时定然会再次抱成一团。”

        听到冥王,汐音面上顿时闪过一丝冷意,但是忽然又想到冥界的炼狱,心里微微泛起一丝五味杂陈的感觉。

        许风清已经知道了什么,看着她有些欲言又止,冥王应该是关心她的吧。

        “焱影,我们回人间一趟吧!”汐音忽然仰头看着焱影,晶亮的眸子让人不忍拒绝。

        “好!但是三天后,必须回来!”

        焱影勾了勾唇,手臂揽着她微微收紧。

        “一定回来!”汐音笑眯眯的保证。

        不管外界发生了什么,这里永远不会知道,即使当灾难真正来临之时,这里也只能无力承受,毕竟人与天比,终究只会输的彻底。

        街道上繁华如初,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汐音一身男装,手拿一把折扇,清逸俊雅的容颜,在人群中尤为显眼,所过之处立即安静下来,众人纷纷惊艳的看着她。

        只是当看见她身后之人之时,更是惊为天人,身材峻拔修长,紧紧贴着前面娇小公子,面色冷沉,自带气场,让众人后背齐齐一寒,快速移开视线,不敢正视。

        不过片刻,汐音便晃悠到了那个人群最为密集的地方,匾上钱来缘三个大字尤为醒目。

        刚走到,楼上便立即又人眼尖的发现了汐音,瞬间惊喜的大喊道:“老大,老大回来了!芸娘,兰姨,老大回来了!”

        “老大!”

        “老大回来了!”

        一时间,整个钱来缘门口瞬间沸腾了,本来已经正在迎客的姑娘,纷纷将自己面前地客人推开,一窝蜂的拥到汐音面前,激动的拉着汐音的衣服。

        “老大,你终于回来了!”

        ……

        被一群莺莺燕燕围住,汐音面上的笑容越来越僵,有些无语。

        早已被隔开在外的某人面色阴沉至极,已濒临爆发边缘,强大的冷气直直的朝四周扩散。

        “咦?怎么突然感觉好冷?”

        “对呀!我也感觉好冷!”

        “这还没到冬天呢,怎么感觉那么冷呢?”

        “老大,你有没有感觉到很冷?”有姑娘不解的问道。

        汐音面部僵硬,干笑着从嘴里挤出两个字,“不冷!”

        不冷才怪呢!她现在已经感觉脊背凉飕飕的了!

        “你们在干什么?老大回来了,不请她进来,都堵在门口干什么?不接客了吗?不想做生意了?”

        兰姨尖利的声音及时解救了汐音,汐音瞬间在心里给她立了一块碑!

        “去去去,都散了!”芸娘及时笑着走出来,倾城温柔的神色,瞬间吸引了众人,汐音趁机拉着焱影快步走到自己的房间。

        “呼!果然,一个女人不可怕,一群女人那才叫恐怖!”汐音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

        须臾,却发现,某人一直都很安静,抬眸看去,顿时一愣,“怎么了?他们都是女人好吧!”

        想他吃醋不至于连女人的醋都吃吧?

        “把衣服换了!”焱影一把提起她的后衣领,将她的外衣刷的一下全部扯了下来。

        汐音猛然一怔,足足愣了三秒,随后,屋内瞬间传出一声愤怒的吼声,“焱影,你混蛋,那可是我刚穿的新衣服!”

        让本来打算进来的兰姨和芸娘瞬间定在门口,不敢再前进一步,感叹自家老大的气力好像又增强了。

        随后,兰姨回头对着芸娘道:“派人去喊连恒和玉莲他们过来!”

        “好的!”芸娘摇头无奈一笑,转身离去。

        汐音一脸郁闷的穿着女装,坐在沙发上,完全不是女子该有的坐姿,一只腿伸在旁边的桌子上,死死的瞪着身边的家伙,轻轻一哼,你要爷换女装,爷偏要装个男人的样子,气死你!

        焱影顿时有些哭笑不得的将她的一只腿放下,随后她又翘了上去,放下又翘着,一来一回,焱影面上微微落下几根黑线,将她的双腿直接抱在怀里。

        “为夫其实很想试试在这上做的感觉!”焱影勾唇,一手按在沙发上,身子微微前倾就要压在汐音身上,低沉蛊惑的声音微微透着一丝暧昧。

        汐音面色猛然一惊,瞬间推开他,坐直身子,将脚从他怀里快速抽了出来,端庄的坐好!

        尼玛,沙发上!她可没有寻找刺激的兴趣。

        “哈哈!”焱影见她这般有趣的模样,仰头悦心大笑,随后情不自禁的低头在她面上一吻。

        “笑,当心呛死!”汐音没好气的诅咒,随后看向门外,“兰姨,进来吧!”

        门外的兰姨闻言,缓缓推开门,走了进来,媚眼如丝,闪过一丝戏谑。

        “前段时间听小恒说了你的事,你现在怎么突然回来了?”兰姨坐在她对面,眨了眨眼问道。

        “想你了,便回来了呗!”汐音嘟嘟嘴,扔了一颗葡萄在嘴里。

        “那边的事处理好了?”兰姨并没有把她的话当真,淡淡问道。

        汐音摇摇头,她现在什么事都不想关心,只是在想着怎么样将焱影弄到炼狱中去,不然这恶灵诅咒无法解除永远都是她心里的一根刺,但是她知道若是让他知道在炼狱中最少要待一百年,定然是绝不会愿意进去的。

        所以她现在心里很纠结,到底该怎么做。

        还有她和冥王之间的事,欺骗对于她来说是决不可饶恕的,但是炼狱她要怎么去呢?

        “那你……”兰姨见她摇头,微微一怔。

        “我马上要成婚了,兰姨!”汐音忽然咧嘴对她一笑。

        旁边的焱影微微一愣,侧脸看着她,难道她回来只是为了亲口告诉这些人?

        兰姨明显一愣,待反应过来,风韵犹存的面上顿时逐渐染上浓浓的狂喜,“真的?”

        “对!”汐音郑重的点头,这世间之人千千万万,但是在她心里却只有那几个屈指可数的人,从她来到这世上,便是一直陪伴的伙伴,因为她们把她当做唯一的亲人,那她又怎能让他们失望,这件事唯有她亲自说与他们,才能不留遗憾。

        “丫头,呜呜,没想到我还能等到这一天,真是太好了!”

        兰姨顿时眼泪纵横,紧紧握住她的手,颤抖着红唇道。

        从她第一眼见到她不过几岁,一个小小的孩子,现在竟然都要成婚了!

        汐音微微一笑,抬手拭去她面上的泪水,接着道:“不要哭了,等我把事情忙完,就把你跟陈叔的事情办了!”

        哭声顿止,兰姨红着眼看她,冷静的说道:“跟我有什么关系?”

        “嗯,跟你没关系,只是跟陈叔有关系而已,年龄大了,总得要找个人照顾,但是找别人总归要花钱,而且本小姐向来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你就勉强凑合着吧!”

        肥水不流外人田?勉强凑合?

        兰姨有些凌乱的看着她,自己就这么被卖了?还卖给自己人了?

        “要凑合,这里也有两个!”门外传来一个不羁的声音。

        汐音闻言顿时扬眉,完全没有意外的看着手牵手走进来的两人,男子神情傲然不羁,女子垂眸娇羞,后面还跟着一脸笑意的芸娘。

        “你们两个来凑合啥?”汐音故意道。

        “我俩要凑合在一起!”连恒一把搂住玉莲瞪着凤眸。

        “干什么?走开!”玉莲再也受不住在自家老大面前这般,狠狠睁开连恒,坐到汐音身边,讪讪一笑,“老大,你回来了!”

        “嗯,本小姐要是不回来,你们是不是打算把孩子都给生了?”汐音漫不经心的说到,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

        玉莲顿时羞的把头深深埋下。

        “是这么打算的!”连恒慵懒的靠在门上,一副也就是这么打算的模样。

        玉莲整个耳根到脸上几乎像是红透的番茄,不敢抬头看汐音。

        汐音眼里忽然精光一闪,生气道:“那真是本小姐幸好来的及时,这可不行,玉莲,本小姐可是把你许给了许家公子!”

        焱影微微宠溺的看着她,并没有打算插话。

        连恒和玉莲闻言,同时一愣。

        连恒面色一变,“你说什么?”

        ‘本小姐说本小姐已经把玉莲许给了许家公子,所以她不能和你凑合!”汐音有耐心的重复一遍,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许家公子可是已经预付了一箱金子的聘礼!”

        她特意把一箱金子压得很重。

        连恒的面色瞬间犹如调色盘一样,变换多彩,咬牙瞪着汐音,“李汐音,你这个市侩的女人,一箱金子就把你收买了?”

        “那你有一箱金子吗?”她无辜的眨了眨眼。

        性情暴躁的连恒听言瞬间炸了毛,“李汐音,你有没有良心,本小爷跟着你这么多年,难道给你赚的钱,还不够一箱金子?”

        “你觉得有吗?玉莲你觉得他有吗?”汐音转头看着玉莲。

        本来羞涩的玉莲,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立即褪去羞赧,会心一笑,摇头,“没有吧,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不务正业,那里能赚到那么多银子?”

        “玉莲你说什么?”连恒听到玉莲突然也开始转变,俊脸顿时一黑。

        “所以说呢,玉莲,老大也是为了你好,这许家公子要相貌有相貌,要钱有钱,嫁给他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嗯嗯,老大,玉莲听你的!”玉莲坚定的点点头。

        “你们玩够了没!”终于发现自己被耍了的连恒黑着脸低吼。

        “没有!”汐音小脸顿时一转,瞪他,“我问你,你最近是不是利用身上得来的灵力去了月莲族?”

        连恒一愣,没想到她突然竟然会问这个,顿时焉了气场,支支吾吾。

        “我,我,小爷那不是担心你吗?”

        “狗屁!担心我你为什么让许风清去找我,你自己不去?”汐音没好气的戳穿他。

        “那是,那是因为我怕魔界他们的人来到人间伤害陈叔他们,到时候没人可以保护他们!”

        汐音想了想,点头,“好吧,算你这个理由还能成立,告诉你,你现在身上虽然因祸得福有了灵力,若是不加以修炼也是会慢慢消失的,这样正好,黄泉客栈到时候就能多一个打杂的了!”

        连恒面上骤然一灰,缓缓泄了气一般,恳求道:“额,不要,老大,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私自在人间使用灵力了!”

        要他以后待在黄泉客栈,那岂不是要和玉莲天人永隔不说,还要整天面对着一大群鬼脸,他才才不要那样的生活。

        “哈哈!”

        “呵呵!”

        兰姨和芸娘顿时被逗笑,就连玉莲都忍不住取笑。

        又叙了一会,汐音跟着焱影出来晃悠。

        “呵呵,还真是熟门熟路,不自觉竟然又走到了这里!”汐音抬眸看了一眼那大大的牌匾上的李府二字,满眼讽刺。

        现在的李府早已不再是当初那般门庭若市,风光无限,连个守门的小厮都没有了,门口两只气派的大狮子都好像失去了威风,显得有些颓败。

        就在此时,大门吱嘎一声被拉开,几个下人伸头伸脑的走了出来,身后背着包裹,他们并没有见过汐音此时的面容,所以并没有认出他们,只是惊惧的看了两人一眼,几个下人快步离开。

        “呵呵,新皇登基,朝堂估计在无李家容身之处!”汐音轻轻一笑,面上没有幸灾乐祸,没有大仇得报的快意,毫无波澜的眸子仿若在臧否一件历史故事,无关自己。

        南宫复病逝,果不其然,太子南宫逸风顺利即位,只是显然这位新皇要比老皇帝精明得多,登基首先发难的便是自己的娘家,也就是吴家,从先皇皇后吴英因为杀人被打入冷宫之后,吴家便已经衰败,宰相一直想要利用太子让吴家再度辉煌,却不曾想,竟被自己的外孙算计了一道。

        宰相吴闻一被气得卧床不起,李家也被受到牵连。

        大将军李渊年在她娘去世那晚之后,就一直神情癫疯,没再清醒过,吴莲也是心如死灰,整个李家算是衰败了,只有一个李琴音被宰相最初送给了太子做了侧妃,现在不过是那后宫百花中一朵,勉强维持着李家的衰荣。

        汐音想这些或许与她有关,只是她自己做的都是自己该做的,她想李云澜也早该知晓此事了吧,只是有些不明白他为何没有怪她,还要去寻她。

        看了一眼,面前陈旧的朱红大门,汐音不带一丝留恋的转身,紧紧握住焱影的大掌,要想吸取一点温暖。

        焱影紧紧拥着她,胸口传来地一丝丝刺痛在缓缓的侵蚀着他的灵魂,而他却仿若完全没有察觉,只想拥着她便足以。

        在京都逛了一天,两人又跑到琳琅山裕兴宫住了一天,那个山顶的宫殿,汐音可没忘记眼前这家伙的种种劣迹。

        从最初的相遇到如今,似乎不过短短一年,对于他们这些妖神来说脸一眨眼的瞬间都算不上,却在她身上发生了那么多事,仿若历经沧桑百年。

        “我们去地府吧?”

        最后一天,汐音忽然提议道。

        “这世间,你去哪里,为夫便会跟去哪里!”焱影温柔一笑。

        一如既往的灰暗阴森,一如既往的死气沉沉,不管多长时间,地府的依旧是那般模样,不会发生一点变化。

        “咦?这是我的店吗?”汐音有些傻眼的站在黄泉客栈面前,她那个三层小破楼去哪了?

        “我让凌风帮你整修了一下,想要经营好,也得改头换面一下不是?”焱影邀功似的一笑。

        等着汐音评价的焱影,听到的却是,“本小姐不会还你钱的!”

        嘴角顿时一抽,须臾,邪邪勾唇,连人带钱一起还,他还是赚到了不是吗?

        若是汐音知道他此时心中所想,一定会气的吐血。

        “小宁,小刘,小刀,出来接客!”

        汐音快步走到门口,快速大喊道。

        屋内正在各自忙活的三只小鬼突然一怔。

        “小刘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小宁擦着桌子忽然停下问道。

        “除了鬼哭狼嚎还有什么?”小刘手里的算盘打得噼啪作响,头也没抬的说到。

        “我,我,我怎么好像听到了老大的声音?”小刀从厨房里探出头,狐疑的说到。

        “放屁!”小宁和小刘齐齐看向他,“老大现在正忙呢,怎么会后出现在这里?”

        “对呀对呀,我这空缺的账还没补齐呢,她怎么可能回来呢?”小刘翻了一个白眼道。

        “那你空缺的账啥时候给本小姐补齐了?”

        门突然被大力推开,一个绝美娇俏女子,握着双手走了进来,指关节噼啪作响。

        小宁他们猛然一怔,缓缓扭头,看向门口。

        瞳孔逐渐聚焦,脑回路逐渐连通,几只小鬼缓缓开口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老,老,老大!”

        “老大!你回来了!”小刀快速从厨房里颠着勺子跑了出来。

        “老老大!”小宁扯了扯自己僵硬的鬼脸,干笑道。

        “哇,老大呀,你终于回来了!”小刘瞬间丢下算盘,激动的就朝着汐音扑过去,只是下一秒瞬间被她踹飞。

        “少跟老娘来这一套,我问你们,客人呢?”她一脚踩在凳子上,指尖敲击着干净的桌面。

        “客人?”三小鬼脸上皆是一变。

        此处空荡无鬼,连一个客人也没有,汐音脸色能好才怪呢。

        “他,他不是客人吗?”小刀记得初次来这里的焱影,抬手小心的指着他。

        小宁和小刘后来全部见过焱影,知道他的身份,齐齐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小刀。

        那可是妖王,什么客人?他们未来的二掌柜。

        “将账本拿来!”汐音面色不好的道。

        小刘急忙连滚带爬的将柜台上的账本捧到她面前,还不忘将那个金算盘带着。

        “流云送来的那箱宝贝呢?”汐音随手翻了翻手里的账本,问道。

        “给您留着呢,我还从没有见过那么多宝贝,都搁在楼上呢!呵呵。”小刘谄媚一笑。

        “笑你妹,这里少多少银子,你都给老娘一一补回来,什么时候还完了,什么时候你才能去投胎!”汐音将账本扔给他,恶瞪他一眼。

        “不要啊,老大!”小刘顿时哀嚎!

        “不止是你,他们都一样,所以你们还是再接再厉吧,不要怪本小姐虐待员工,只怪你们太不懂事了!”汐音无良一笑。

        三小鬼齐齐在心里诽腹一句,明明是你的套路太深好吗?

        呜呜,一入客栈深似海,从此投胎机会没。

        当流云那箱宝贝被搬下来打开之时,汐音眼前顿时一亮,真的好多银子呀!

        只是不过一瞬间,闪烁的金光就消失了。

        汐音一愣,看向焱影,“你干什么?”

        “这些东西还是为夫带你保存吧。”

        “喂,焱影,那可是本小姐的!”汐音顿时不满。

        “连为夫都是你的,你还担心什么?”焱影淡淡瞥了她一眼。

        噗!咳咳!

        汐音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为何她觉得他说这话很怪,但是又没有发现什么地方错呢?

        他是她的,所以他的所有都是她的,嗯,逻辑上是没错。

        “老大,有一件事,我们不知道要不要说!”小刘看了一眼小宁他们,欲言又止。

        “什么事?”汐音神情微微恢复冷静。

        “就是……”

        三小鬼将那日白小妹带着许风清还有淼隐前来寻找铁松之花的事跟她说了一遍。

        听完,汐音面上顿时闪过一丝复杂,回头望着焱影,“这些事你是不是都知道?”

        “知道!”焱影并没有隐瞒。

        “他这么做的意思,你也明白?”

        “明白!”焱影继续点头,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会感激他,但是绝不会将你让给他。”

        “我还是去见他一面吧!”汐音轻叹了一声,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我会陪着你!”

        冥王宫里,阴风袭来,画像齐齐翻飞,画上女子仿若活了一般,不同的笑容交叠,姿态翩跹。

        画前站着一个黑袍男子,双手背后,沉沉看着眼前的画。

        大殿空无一人,寂静的仿若千年的岩洞,又阴又冷。

        一声轻轻地脚步声,缓缓击打着地板,渐近渐止。

        “你来了!”男子并没有回头,好似料到她会来似的。

        “哼,我一直都好奇你的面瘫脸是不是天生的,现在看来,完全是有原因的,在这个完全没有生气的地方,真是会将活人也能生生憋死!”身后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恶毒,却让冥王面上缓缓出现破裂。

        其实汐音也是在努力让自己装作原来见到陆判的那副样子,因为眼前这眼花缭乱的画像,皆是同一个人,却是不同年龄的,最小的一张,大概是她十岁的时候,扎着两只羊角辫,手里抱着一叠银票,趴在他的桌案上一张一张的数着,似乎连神态都像的让她自己都被感染。

        “但是这地方,你这唯一一个活人却是永远都笑的那么开心!”他缓缓转过身,看着她,眸中闪烁着再也不用掩藏的情愫,将她紧紧锁住。

        汐音对上那双眸子心里猛然一颤,只一瞬间便恢复平静,缓缓勾唇一笑,“本小姐是来赚钱的,又不是来吊丧的,为什么不该笑着?赚钱当然是开开心心的赚呀!”

        “呵呵,若是你最初就知道我的身份,还会这么做吗?”他忽然低低一笑,冷峻的面上是汐音从没有见过的柔和,但是纵使如此,她注定是要负他,只因她的心太小,只能装得下一个人。

        “为什么不那么做?要是早知道你就是这冥界的老大,本小姐一定会早早攀上你这颗大树,这样也就不会出这么乱子了!”

        陆判微微一怔,看着她,目光有些恍惚,是啊,要是早知道这一切,早告诉她自己的心意,还会出那么乱子吗?

        他从不知自己在乎的是这个面子还是不敢相信自己会对一个小丫头产生不一样的心思,终是当初的逃避让他吃了现在苦果。

        沉默了片刻,他忽然轻声道:“明日我大婚,你会来吗?”

        大婚?

        汐音猛然一惊,什么意思?明日不是她大婚吗?为何他也是大婚?

        她刚回来,还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事,所以此时神情完全蒙圈。

        “新娘……是谁?”愣愣的张了张嘴。

        “明日,你就会知道!”冥王紧视着她,认真道。

        “恭喜冥王,不过明日也是本王与汐儿大婚,所以,很遗憾,这里怕是不能亲自过来了,不过,本王一定会让人准备好贺礼的!”

        怔愣间,汐音感觉肩膀一紧,耳边便是焱影淡淡地声音。

        陆判目光依旧没从汐音面上移开,扯了扯唇角,“本王,也一定会送上贺礼的!”

        汐音淡淡扭开视线,并没有任何回应。

        ------题外话------

        明天还有一章,正文终于要完结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91319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