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二百三十八章 结局(四)

第二百三十八章 结局(四)

        当汐音和焱影回到妖界之后,玉莲等人立马迎了上来,惊喜的看着汐音。

        “老大,你跑到哪里去了?”玉莲差点吓哭,要不是连恒一直告诉不会有事,她一定会担心死。

        “不过是婚前恐惧症而已,出去逛了一圈,现在好了!”汐音云淡风轻的摆了摆手。

        婚前恐惧症?

        众人咋舌,她还恐婚?

        火寒瞥了她一眼,眸光微微闪过一丝深意。

        “那现在还恐惧吗?”焱影扶正她的小脸,问道。

        “我若说还有呢?”汐音撇撇嘴,本来还好,这一说心里还真的有点紧张。

        “那就不成了!”焱影干脆利落的说到。

        不成了?

        众人再次绝倒,这客人马上就要来了,难道要放人家鸽子?

        “正好,跟本小爷成吧!”

        一个白衣身影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一脸的邪气,眼底残留着一丝期待。

        汐音瞧见他,顿时一惊。

        “许月白?你怎么来了?”

        “哼,你不回去,本小爷自然就过来了!既然他不跟你成婚,不如在这良辰吉时那就与本公子成了吧!”他邪魅一笑,看着眼前许久未见的女子,一身红衣简直惊艳天下,出落的更加美了。

        汐音嘴角一抽,眼角瞥了一眼某人逐渐阴郁的眸子,有些同情的看了他一眼。

        “月白!”后面跟上来的许风清见势不妙,立即将他拖到一旁,捂住他的嘴。

        “呜呜,放开我!”许月白对着众人歉意一笑,暗暗瞪了一眼他,不想活了,今天什么玩笑都可以开,就是这个不行。

        “大哥!”汐音当看见一同前来的最后一个男子,面上顿时惊喜,快速走了过去,一把抱住他,鼻子瞬间一酸。

        “汐儿!”李云澜神情也是一样的激动,提着的心终于是放下了,本以为他爹娘的事会让两人之间产生间隙,可是这一刻,他知道,她还是他最疼爱的妹妹。

        “大哥,这么长时间,你去哪了?”汐音擦了擦眼泪,抬眸看着他。

        “大哥一直都在月莲族,你的事,大哥全部都已经知晓,不管如何,只要你没事就好!”李云澜目光温柔的看着,抬手抚平她耳边的凌乱的发丝。

        汐音不由得心里一暖,他是她来到这个世上除了娘亲,第一次感觉到这世上还有亲情这个词。

        焱影有些脸黑的将汐音拉过来,气势霸道,闷闷的开口,“好好说话!”

        从来不知道这丫头还这么重情重义,后面的人还多着呢,再这样下去,不知道要抱到什么时候呢。

        尽管如此,汐音还是继续问着李云澜这段时间的事。

        兰姨面色有些纠结的看了一眼妖王,最后下定决定,缓缓走到汐音面前,“汐儿,该去准备了,别忘了,你今天可是新娘!”

        本来就是为了减轻自己的紧张心理,汐音才装傻的假装继续和大家聊天,焱影道是不急,但是向来比较注重这些的兰姨和芸娘他们自然是非常着急。

        “哦哦!”汐音紧捏着手指,硬着头皮和兰姨他们回了房间。

        火寒双手环胸的看着汐音的背影,玩味的勾了勾唇,“她好像很紧张!”

        “你们那个世界的人成婚之前都是这样吗?焱影似乎有些好奇的,疑惑的皱了皱眉。

        “我们那个世界?”火寒一愣,随即揉着下巴,仔细的翻阅着如海的记忆,翻了半天也没找找啥,面上闪过一丝尴尬,打着幌子道:“不管哪个世界,女人成婚都是一样的,她越是紧张,说明她越是在乎,这是好事!”

        说着拍了拍焱影的肩膀,一副知心姐姐的模样。

        “那照你的意思,越不紧张是不是越不在乎了?”焱影深深勾唇一笑。

        “对啊!”火寒想都没想直接说道。

        “既然如此,我们也马上成婚吧!”圣尊不知道从哪里突然走了出来,笑的一脸年轻,靠近火寒。

        火寒身子骤然一僵。

        心里悔恨无比,自从两人表明心意之后,这老家伙完全像是变了一人,跟个孩子似的,也不闭关了,成天缠在她身边。

        “谁,谁,谁要和你成婚,人家两个孩子的事,你来凑什么热闹?”火寒有些结巴的说到,狠狠瞪了他一眼。

        “正好喜上加喜!”

        “鬼才和你喜!”火寒有些恼羞成怒,甩袖快步离开。

        圣尊朗声大笑三声,笑着缓缓跟上。

        凌风和苍时他们纷纷感慨,这爱情的力量果然是够强大,圣尊多少年没有这么爽朗的笑声了?感觉像是突然年轻一万岁了似的。

        “加派人手,今天绝不准出现任何状况!”冰冷的声音瞬间让苍时和凌风严肃起来。

        “是!”

        屋内,大红帷幔缓缓拉开,映出佳人倾城容颜,玉足轻轻点在地上,红色嫁衣浣纱飞天,逶迤拖地红烟散花裙,腰间大红绣凤宽带显出玲珑身姿,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眉黛施粉,眉目流盼令人迷醉。

        大殿瞬间寂静的再没有了声音。

        兰姨、芸娘,还有玉莲呆呆的望着她。

        好美!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从没有穿过这么正式宫装的汐音,第一个感觉,很重,第二个感觉,很厚,第三个感觉,身体不是自己得了。

        不知道是不是很难看。

        “老大,你,你真是太美了!”玉莲呆呆的说了一句,感觉自己的舌头都打结了。

        “真的?”汐音抬起胳膊看了一下自己,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真的!”

        三人齐齐点头,真的美得不是人,就连他们同为女人都要动心了。

        “吱呀!”

        就在这时门被缓缓推开,为首的火寒,首先一愣,须臾,玩味的啧啧嘴,“啧啧,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这嫁衣好美,本小姐以后也要穿!”青岚走进来,满意的看了看她身上的裙子,直接评价。

        “还不错!”许月白也淡淡来评价了一句,便没了下文。

        “汐儿原来最适合穿红色!”李云澜温雅的点点头。

        “嗯,衣服很适合!”许风清淡淡站在李云澜身边不忘补上一句。

        “很美!”向来面瘫的神乌很干脆的两个字概括。

        “好像抱抱!”阿狸伸出一颗脑袋,满眼惊艳的看着汐音,忽然被一只手瞬间粗鲁的拉了过去。

        “抱你妹!”青岚骂道。

        “哈哈,不愧是我的女儿,倾城无双!”已经到达的玉涵一身华服写着凤舞樱走了进来。

        “哈哈,不愧是我的孙女!”玉长明捋着胡须。

        玉灵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角泛红,就知道也是很激动。

        汐音始终没有说话,因为从火寒进来那一刻她的嘴就在不停的抽搐,刚想说话就被下一个人打断。

        她现在是满脸黑线的被众人围观。

        请问她是猴子吗?

        本来空空如也的大殿一瞬间被挤满,都是来围观她的。

        “请问,看够了吗?”咬牙启齿的声音,从牙缝间一个字一个字的被挤出来。

        额!

        众人齐齐一愣,瞬间尴尬的轻咳道,一时间,此起彼伏的咳嗽声从大殿传开。

        但是脸最黑的应该还要数某人,瞬间闪过众人,将女子拥入怀里,瞪着众人,“随让你们进来的?”

        他的女人,他还没看到,这些家伙竟然就捷足先登了。

        火寒淡淡的将视线扭开,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好了!”汐音抬头,翻了他一个白眼。随后催促着道:“人都到齐了是吧,开始吧!”

        快点弄完,她要将这头上、身上的破玩意摘掉,尼玛,感觉像是顶着一座山似的。

        “汐儿,你急什么?这人都还没到齐呢!”凤舞樱掩唇一笑,走到她面前,将她压皱的袖口抚平。

        汐音闻言,面上顿时一囧,自己很心急吗?

        明明不是那个意思。

        焱影满足的勾了勾唇角,紧紧握住她的手,他们再不分离。

        红幔飘飘,真个妖界喜庆不已,各处都在欢欣鼓舞庆贺妖王大婚。

        随着时间的流逝,各界邀请的人纷纷到来,众人忙的不亦乐乎。

        “恭喜恭喜!”

        “哈哈,同喜同喜!”

        “恭喜妖王大婚!”

        “谢谢,快请进!”

        ……

        一声寒暄,一场喜庆,来往络绎不绝的人,穿着打扮个个奇形怪状,只一眼便可以看出是哪里的人。

        苍时正在天上迎接,就见到迎面一身黑衣的男子,嘴角含笑,双手负后,驾着飞行魔兽缓缓飞来,身后有一只飞行魔兽身上拖着满满的箱子。

        “赫连少主,这?”苍时一眼便认出是赫连逸。

        “呵呵,本少主既然来了,怎么能空着手呢?”他邪气一笑,对着身后的人挥了挥手,侍卫领着那满满的东西飞入宫。

        “她呢?”赫连逸收了收神色,淡淡问道。

        苍时:“在里面。不过,王在那里呢。”意思是,你要是想做什么,还是先考虑清楚。

        赫连逸俊脸顿时一黑,这妖王真是防人跟防贼似的!

        大殿之中,汐音满脸严肃的看着众人,“既然已经见过了,你们现在就离开吧!我会让小乌送你们回去!”

        她知道今日绝不会顺利,但是她不想他们中任何一人出事,况且玉莲他们还都是凡人,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是他们无力反击的。

        “不要,老大,玉莲不会走的!”玉莲狠狠摇头,她不笨,自然会感觉到一会发生什么,但是他们一直都是伙伴,自然是要一起并肩作战。

        “兰姨我也不会走!”兰姨鉴坚定的道。

        “芸娘的命是小汐你给的,更不能走了!”

        “放心,我们能够自保!”玉涵看了一眼凤舞樱和玉长明,让她放心,意思是他也不打算离开。

        “小爷还没见过用灵力打群架的场面,很想见识见识!”连恒玩味的笑了笑。

        “我跟着我大哥!”许月白直接到。

        “月莲族唯你是从,所以我这个做手下的更不能离开了!”许风清自然的接话,没有丝毫的畏惧。

        不用看,李云澜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是眼神已经表明一切。

        汐音闻言,顿时紧紧蹙眉,无力的道:“不要开玩笑,这不是闹着玩的!”

        “我们没有跟你开玩笑,汐儿,如今妖界四面楚歌,你让我们怎么能够放心离开?”玉长明面色凝重的道,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他也不能让他唯一的孙女有事。

        但是连他自己或许都不敢相信自己一个驱魔师降妖除魔一辈子最后竟然和妖一起并肩作战。

        “爷爷!”汐音依旧坚持,这里每个人出了事,她都不会舒服。

        “不要担心了,我会派人保护好他们!”焱影对她道。

        汐音抬眸看着他完美的下巴,深邃的眼里不知在想些什么,随后移开视线,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火寒。

        婚礼依旧在进行着,一对璧人手牵着手,踏上高台,并肩看着天下。

        晓风吹过,众人只仰头看见,高处两处殷红交织缠绕,美得惊人,男子手腕轻轻揽住女子纤腰,看着下下面,凌然的气势,仿若天地都被他们踩在脚下。

        那一刻,惊艳了六界,所有人都永远无法忘记,那一幕是多么美。

        但是世间纵有再美也不及那红衣女子浅浅勾唇一笑。

        远远的云层中间,站在一个黑袍男子,临风而立,负手看着那两个紧贴的红影,双唇紧紧抿着。

        他终究是忍不住还是来了!

        果然,红色还是最配她的!

        嘴角微微上扬,淡淡释然的微笑,被风缓缓吹散。

        这个女人终究还是要活在他的记忆里了!

        该来的终是还会来的。

        “哈哈,焱影,你的大婚怎么能少的了本尊呢?”

        天外飞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众人面色齐齐一变。

        “魔尊,你来迟了!”焱影没有丝毫异样,淡淡笑道。

        “来得早不如来的巧,刚刚好!”一身黑袍的老头,稳稳落在地上,扫了一圈众人,当看见人群中的赫连逸,目光顿时一阴。

        “老头,你这人还真是不厚道,来参加本宫和妖王的婚礼,连个礼都不带,真是小气呦!”汐音在上面呵呵笑道,云淡风轻的语气,却是威严霸气的王后风范。

        魔尊闻言,幽幽一笑,冷意骇人,“礼?谁说本尊没带?本尊可是给你们准备了一份大礼。”

        汐音面色顿时一寒。

        只见魔尊大袖一挥,强劲的灵力散了出去,四方云层中顿时力量翻涌,气息逼人,远远传来一阵魔兽的吼声。

        “呵呵,怎么样?这份礼是不是够大?”他缓缓一笑,长长的胡子飘动着,脸色阴沉不已。

        火寒他们面色顿时齐齐一变。

        火寒眼底闪烁着骇人的杀气,就要上前,忽然被一个大掌压住。

        “冷静,不要忘了你答应丫头的事!”消失的圣尊忽然才出现,在她身边低声道。

        “但是这群老东西太可恶了,真以为本座死了吗?”她压低的声音充满着怒火。

        “丫头早已有安排!我们不能冲动。”圣尊叹了一口气,对于这些家伙,早该除之后快了。

        “但是,焱影绝不会答应的!”火寒朝着上面的焱影看了一眼,回想起之前丫头吩咐她的事。

        “这件事由不得他!”圣尊神色一肃,随后身子一跃,落到魔尊面前,强大的气场瞬间覆盖整个区域。

        “千峰,三万年了,你竟然还是如此野心不改!”圣尊冷斥。

        魔尊不屑冷嗤一声,“五万年了,你像是一只缩头乌龟一般的缩在这里,是你自己太过懦弱,本尊这么做也不过是为了告诉你们什么叫,物竞天择,本尊想要的自己便会去取。”

        “那你信不信,本座现在就能杀了你?”圣尊身上的灵力猛然暴涨,任何人都没有看见,他的手已经掐住魔尊的脖子,力量直接碾压魔尊。

        五万年的老祖宗,那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侵犯的!

        魔尊眸子骤然瞪大,瞬间感觉死亡的逼近,满眼的不可置信,他的力量怎么会?

        “你以为,这五万年本座都在闲着吗?”圣尊冷冷一笑,手腕猛然锁紧,发出的灵力的散发在四周,让人不能靠近,周围的空气似乎都有些扭曲,光影璀璨,耀眼夺目。

        “你!”魔尊同样爆出自己所有的灵力,双手使劲掰着的双手。

        这是一场力量的角逐,看的人惊心动魄,却无法靠近。

        “住手!”霎时间。天空突然惊现一道白光黑点,强劲的撕破圣尊的力量波。

        圣尊猛然一惊,瞬间收手,后退,魔尊的趁机一个快速的撤退,面色有些发白的看着他。

        之前那道光芒中缓缓显出一个身影,不是崇光还有谁。

        “呵呵,本宫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狼狈为奸了,不管过多长时间,狗依旧改不了吃屎的习惯。”汐音瞧见崇光,顿时仰头冷冷一笑。

        焱影携着她缓缓飞落在众人面前。

        “魔尊和上神给本王的新婚贺礼果然是够大,够用心呀!”焱影唇角微勾,阴冷嗜血的笑容侵蚀着四周。

        “哼,三万年前,本座就说过,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在阴山呆着,这一切都是平静的,现在地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崇光冷哼一声。

        三万年前,他和魔尊联手将他打成重伤,并让他中了恶灵诅咒将他扔到阴山,如今三万年一过,他再次威胁到他们,那他们只能将当年的场景再重新演绎一次了。

        趁着魅渊之灵的能力还没强大起来,他们必须要早点出手。

        几人并不知道汐音现在的能力,只是以为短短一些时日就从魔域森林出来,魅渊之灵绝不会增强多少。

        “阴山那个地方,其实更适合你们俩养老!”焱影漫不经心的说到,面上毫无惊惧。

        “是吗?只怕你们再也回不去了!哈哈!”崇光冷冷一笑,白色纯洁的衣袍与他面上狰狞的笑容真的一点也不搭,“正好,本座也为你们准备了贺礼!”

        说着五指一甩,天边一阵巨响,巨大的云朵轰然散开,顿时白丫丫一片神兵神兽。

        “老头,要打就快点,那里来的那么多废话?”连恒实在是忍不住了,狠狠呸了一声,骂骂咧咧。

        魔尊见到连恒,才得知那小子竟然没死,面上一阵阴翳。

        许风清等人瞬间齐齐警惕,亮出武器。

        狂风摇曳,茫茫飞沙,一种极致的窒息感充斥着周围,仿若天地毁灭,血流成河,鸿蒙之初的场景恍惚间再现,这就是火寒心里此时的景象,仿若自己又站在当年那个地方厮杀着,满手都是鲜血。

        赫连逸看着这一切,对着身后的人摆摆手,“给爷爷发信号,让赫连家族所有人立即行动。”

        “是!”

        “小九,回青峰,让师傅把整个青峰的师兄弟们全部调过来!”青岚将自己的兽宠放了出来,严肃命令道。

        魔尊眸子登时赤红,咬牙道:“别忘了,你们可是魔界之人。”

        “只要你死了,本小姐就是自由人了!”青岚气死人不偿命的说到。

        “月白!”许风清扫了一眼身边的许月白。

        “我知道!”许月白立即点头。

        他们月莲族可是早已等候多时了。

        “好好好,既然如此不怕死,那本座就让你们知道到底谁才是这个天地的掌舵者!”他魔性一笑,狂发瞬间乱舞。

        “万魔出动!”灵波贯穿天地,凛射四方,金光耀眼,波澜具动,犹如盘古开天之磅礴气势,杀气起伏。

        一瞬间,四方云层中魔兽瞬间像是决堤的河水一般,奔腾而来,接着后面便是数万魔兵。

        “赫连逸,帮我保护好玉莲他们!”汐音快速对着赫连逸道,红影瞬间一闪,对着魔尊命门而去。

        怒震四方,肃杀声声。

        两道红影瞬间双管齐下,于一黑一白之间穿梭。

        银光白柱虚晃闪过,仿若天地间只剩下轰鸣声,天色猛然阴沉下来,仿佛之前还是一片红色喜庆的婚宴,瞬间变成了炼狱,各界来的客人早已是纷纷逃窜,场面混乱至极。

        “哼,魔尊,你们不是很想知道本小姐身上的魅渊之灵到底怎么样了吗?现在本小姐就让你们看看!”汐音诡异一笑。

        话落,她猛然抬起右手,掌心向上,狂风骤起,动荡四方,乳白色的灵力顺着她的掌心喷薄而出,翻滚着直上云霄,汹涌猛烈。

        冷峻的小脸,仿若来自地狱的鬼煞,一身红衣狂舞,发丝缠绕。

        银光闪烁,罩住天地,魅渊之灵力飞速而走,弥漫四方。

        焱影看着她,心口忽然划过一丝剧痛,一丝不安的感觉瞬间涌便全身。

        “丫头!”

        嘶吼一声,眸中蓝色骤然变成血红,聚集力量握紧一拳狠狠砸向地面。

        霎时间,光芒从地底冲天而上,天崩地裂,魔尊和崇光瞬间被狠狠弹飞了出去。

        他快速飞身抱住汐音。

        “你在干什么?”他怒声吼道。

        “我要救你!”汐音看着他,轻轻说到。

        说完,手中微微运气灵气,狠狠推开他。

        血涌天地,风漾天下。

        谁都没看见,天地轰然变化的最后一刻,一个黑影急速闪过,仿若化成一只黑色雨蝶融入女子身体。

        一滴鲜红的血液落入尘埃,以命为言,以血为誓,天地法则,终成灭!

        ……

        百年后——

        “娘亲!你什么时候回去呀?”昏暗的地界,一个年轻俊美的男子,站在女子身后,语气略带撒娇,目光期待的看着她的背影。

        “回哪里?”女子淡淡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欺负,目光直直的看着前方。

        “回冥王宫呀?你可是冥王,你不回去,我可是快被那十殿阎罗给烦死了!”男子微微抱怨。

        “不是还有流云和淼隐帮着你呢吗?”女子并没有回头。

        男子顿时一噎,看着女子的背影,狠狠吐出一口气。

        复又问道:“昨日,外公问我你什么时候回去,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会回去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

        女子看着前方的目光,带着一丝迫切。

        “玉莲阿姨和连恒叔叔的婚事就要到了,你不去参加吗?”

        “你代娘亲去吧,将我的那份祝福带给他们!”

        男子终于是憋不住了,登登跑到女子正面,满眼幽怨的看着她。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稚嫩脸庞,那双幽蓝的眸子尤为显眼,相似的面容,让女子眉间一动。

        “怎么了?”

        “娘亲,一百年了,你打算在这里待多长时间?现在天地法则没了,天地也统一了,爹爹很快就会出来的,你不要这样好吗?我看着心疼!”他面上微微闪过一丝难过,将女子抱紧。

        他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火寒告诉他,那一天的动荡,是她活了五万年从没有见过的。

        简直天崩地裂,六界全部受到波及。

        最后只是娘亲用自己的力量试图去毁灭天地法则,但是力量不够,只是没想到最后一刻却是冥王将自己的力量全部融入娘亲体内,尽管如此,娘亲还是受到了重创。

        爹爹发怒,血染天下,灵力暴涨,身上的诅咒也随之暴涨,元神几乎尽灭,最后被火寒放入炼狱中,这一放便已经是一百年了。

        娘亲便在这等了一百年,炼狱始终没有任何动静,若不是苍时还在,或许他们早已为已经不复存在。

        “他会回来的!”汐音坚定道。

        她没想到冥王最后会那么选择,尽管心痛,她知道自己唯一能做的只有将这冥界打理好。

        因为他一直都在!

        汐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那里有一朵黑色的曼珠沙华图腾,那是他灵魂的化成,今生她只能守护着他。

        天地统一,再没有什么人魔神鬼妖等六界之分。

        玉莲和连恒虽然还在人间,但是两人早已超脱了凡人,尽管一百年一过,两人依旧是当初模样。

        兰姨依旧看着钱来缘,但是里面的姑娘早已经换了好几代了。

        芸娘也嫁人了,现在在妖界,孩子也已经出生了。

        阿狸依旧是那个孩子性格,只是现在开始听着青岚的话了。

        魔界那个区域现在又离裘管理着,尽管现在连他也想撒手闲游。

        当年多亏了采暮养在神界的鬼猴,才阻止了崇光对神界的杀戮,现在他依旧还是那般风骚模样。

        爹娘闲云野鹤,偶尔回一趟万虹谷。

        驱魔家族早已与外界通婚,最多的还是与月莲族,族人越来越多。

        许月白现在成熟多了,只是也老了,他自己不愿长生,希望有来世,只因他终生未娶吧。

        大哥也早已投胎成人,新的一世开始。

        ……

        所有人都有了结局,为何独独她等待无果?

        难道这就是她的结局?

        她绝不相信,他说过,有她便有他,现在她就站在这里,炼狱就在面前,他在哪呢?

        ……

        “呼呼,憋死我了!”

        忽然从男子的怀中串钻出一个水晶小兽,大口的呼着气。

        “它又长大了!”汐音点了点它的脑袋,是当初从蛋里出声的小家伙。

        后来火寒告诉它,这个小家伙原来是她当年魂飞魄散时,另一处魅渊之灵的落点,难怪它身上的力量和自己的那般相似。

        最后多亏了它的血,她才脱离了危险。

        如今它也会说更多的话了,只是却更加调皮,每次他过来都会带着它。

        “妈妈!”它亲昵的蹭了蹭她的掌心。

        “它很能吃,不长才怪呢!”男子无语的捏了捏它的鼻子,忽然发觉耳边一静,转头看去,就见到汐音眼神呆滞。

        “娘亲?”

        歌尘,他的名字,轻轻唤着娘亲。

        拂歌尘散,消瘦了思念,却是一声轻叹,苦楚在心里无声蔓延。

        “娘亲?”歌尘又唤了一声,忽然发现汐音目视前方,眸中隐隐颤动着什么。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前方灼热的炼狱口,红光漫天,一个修长的身影由下至上,缓缓升起,乌发曼舞,凌乱的血衣在火光中翻动。

        “爹爹!”

        “爸爸!”

        原来,这才是她的结局!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212660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