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攻我容(GL) > 你攻我容(GL) 115|冲突

你攻我容(GL) 115|冲突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随着苏明筝说出这句话,方程翰与刘威霆都露出沉重的脸色,同时似乎有些担心地望了苏明筝一眼。

    “所以,你们都认识这位嫌犯x?”唯一还能调侃人的是张云汉。苏明筝缓缓点了点头,目光仍旧锐直地盯着重复播放的短片。

    当方程翰把他找来,特地剪出这段影片,而且顺手拍了照片传给刘威霆看,凭着方程翰的神态张云汉就意识到:方程翰与刘威霆认识影片里的人。

    而这段影片所摄到的是事发当晚,将近凌晨时,停在街边的车,与一名由屋檐下走出的人,那人最终走进了车牌已经确认的秦瑞的车里。那人与开车前来的秦瑞在车内耽搁了几分钟,或许是谈了什么,车才开动驶进翻起鱼肚白的夜色,两人一起离开了。在这样的夜晚,难道会刚打了个富少丢到巷子里,就跑来接不相干的朋友?更何况还是在苏明筝出事地方的后巷。

    “另一方面,很刚好的,我派去调查秦瑞背景的人也查出了:原来秦瑞与这名嫌犯x在小时候住得很近,不只是邻居,两人还是小学同学。”

    “难怪两个看来不搭嘎的人会认识。”通过方程翰与刘威霆之口了解到嫌犯x身份的张云汉也觉得这两个人表面上真是毫无关连。

    “看来这个流氓小时候家里倒是好过呀。”忿忿发言的是方程翰,刘威霆给那个秦瑞打了,他能好脾气才怪。

    “是还行。”早把人往前八百辈子查过的张云汉接口,“不过那小学也不是你们想象中那种贵得吓人的贵族小学。”顶多算是好点。

    “那位x的家里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原本彷佛落入沉郁,不再开口的苏明筝重新挺起背脊,坐得笔直,目光平静,尽显女王气度,话里满是骄傲。

    这就是羞辱过她的敌人,可是她不怕,尽管有着女人最深的恐惧,她也不要害怕,她比那人要好上百倍。只不过是趁虚而入的鼠辈罢了。

    那人,她曾见过两三次,不是很熟悉的人,听说很优秀,个性却有些古怪,给苏明筝的感觉并不好,于是她也不愿去接近。

    想着那几次见面时那人的一举一动、所言所笑,怒火在苏明筝的心膛熊熊燃烧,她恨不得现在就去把那家伙撕成千百个小碎片,但是,她已经不是从前那个苏明筝。

    她认清自己真正的目标:现在她要的不是复仇,而是成功地登上总裁之位。所以,做事要以长远的目标为计。

    “那人背后一定有更深的秘密,”例如他为什么要冒那么大风险对自己下手?“查!但不要轻举妄动,给我跟牢他,摸清他每天作了什么,我有预感最后会有大收获。”

    事情都过了超过两年了,如果是当时知道了真相,苏明筝可能会亲自去和那人拼命,轰轰烈烈地干一场,但现在…她要更轰轰烈烈地干一场,所以必须继续等,最好等待的结果是足以一劳永逸。

    “那我能不能先带人去打那个姓秦的一顿?”方程翰仍旧气呼呼的。

    “阿翰,不许打草惊蛇,更何况,那天打我的不只他一人,难道我是他一个人可以撂倒的…?”温言阻止的是极少开口的刘威霆,不过话里暗藏的果然也是骄傲。

    他们三个人能成为好友,除了因为在还没有染上污尘、质量单纯的高中时期相识,性子也是有着相投之处。

    目前看来,嫌犯x直接雇的是有旧的秦瑞,所以也只有秦瑞开着车去见人。但秦瑞是个混社会的,找几个混子和他一起浑水摸鱼地揍人很简单,刘威霆也是练过几手的人,当天被好几个人制住了手脚才落入那样的惨况,不过因为是背后偷袭,他看见的只有最后以为他已经昏过去、探头过来检查他情况的秦瑞。

    刘威霆的话可以解读成,他要找出其他人,到时候一起揍,方程翰不要过早起网了。而且,还有苏明筝的事呢。

    被一说,方程翰只好可怜兮兮地望着刘威霆,眼神又溜到了人家后脑杓,当时刘威霆后脑可是破了好大一个口子。

    “张云汉,再继续了解那个姓秦的身边的人吧,找出会和他一起干坏事的一伙。”苏明筝也发话了,自己的事得办,刘威霆的事也得办。反正…不急,苏明筝支着脸颊微微笑了一下,惹得身旁几个大男人同时打了个寒颤。

    不是要黑化吧…?最近看起来不是挺正常嘛!

    好吧,是太正常了,从认识到现在苏大小姐何时这般健康\生活过?还认真上班、天天向上,也不出来玩,酒都戒了,规规律律地待在家里也不像从前那样嚷着无聊,简直──像换了个人,是在国外被夺舍了?还是重生了?不过思想不正的方程翰另觅蹊跷,他觉得搞不好苏明筝是金屋藏娇了,例如包养了哪个女明星?和小秘书搞办公室地下情?腻歪得都不想和他们出来玩,这种情况方程翰见过好多次了,正是传说中的见色忘友。

    不过张云汉和他们说:大小姐每天都是乖乖回家的。破解了方程翰的幻想──怎么不是去某个小金屋!?回家在老头子面前装乖还有啥搞头?

    现在,他们怀疑苏明筝是不是进化为堂堂正正生活的腹黑女青年了,外表越朝气进取,心越黑,越努力工作,肚子里黑水越来越多……唉,希望不要吧……

    在夜色里开着车,只剩自己一人,苏明筝不禁思绪翻飞飞到了出现于短短影片中,走上那辆车的那个人,下一刻联系上的就是近期看见那人时,那人阴阴冷冷,眼神却暗带得意的模样,原以为是自己落了难,而那人事业一帆风顺所以有那样的眼神,原来……

    是看过自己的裸\体就得意了吗?是对自己做过什么…折辱之事就得意了吗?别想!

    虽在脑中坚定自己念头,但握着方向盘的手却抖得几乎无法顺畅驾驶。

    苏明筝如平日那般将车停入地下室,直接走上三楼,而苏蓉涵也一如往常走出房间到了接近楼梯口的地方迎接她。

    虽是如平日,可苏明筝看见笑吟吟、穿着家常便服的苏蓉涵却想起那日──自己掐着黄婉莹对质,而苏蓉涵二话不说站到黄婉莹那边,袒护她的亲生妈妈那一幕。

    确认嫌犯x的身份,几乎也等于确认了黄婉莹的角色。

    一股火气翻腾上脑,苏明筝将苏蓉涵一推,双手紧紧抓着苏蓉涵肩膀将人按在窗户上,矗立在她身前,双眼冷冷地瞪视手里这个人。

    苏蓉涵背部贴到窗玻璃上,夏日衣衫薄,寒意马上就黏了过来,她一脑懵,不明白怎么了?只觉得苏明筝的眼神真凶,这样狠狠地看着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不明情况,只知道情人的态度变得很不对的苏蓉涵露出了懵懂的目光,但人放松一点都没动,不知道挣扎,也没有防备心。

    倒是苏明筝看着这样的苏蓉涵,想着她平日在自己身边软软的模样,原本的瞪视,眼神在不知不觉中就一点一点地软了……只不过是一只小白兔……是呀,只不过是一只小白兔。

    不是仇人……这般想着,苏明筝一点一滴收起自己的怒气,任由心底情绪兀自翻来倒去,她不想迁怒,这不符她的坚持。按压的手松开了,这时苏明筝却不想离开了,反过来将手伸入了苏蓉涵的肩膀后方,将她圈入自己的怀中,是个不顺畅的拥抱,因为愤怒而僵直的肌肉动起来无法自如,像机器人般一顿一顿,但终究是圈住了。

    苏蓉涵放心了,但还是好奇地抬起头看她。

    顺着圈抱的动作,苏明筝在苏蓉涵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带着安抚的意味,是很轻的一个吻,别无其他动作。

    结果苏蓉涵的声音在这时响起了,听起来忸忸怩怩:“这是在外面呢……”苏明筝一向不在房间外与她亲热,现在还在楼梯口附近呢,造成苏蓉涵很不自在。

    苏明筝忍不住失笑,这样就会不好意思,不愧是小白兔。她翻身离开苏蓉涵身前,侧身靠墙,用肩膀顶着墙面,故意挡住苏蓉涵看向楼梯口的视线,让小白兔继续不安。

    甚至还来个双手抱胸,架势活生生是个调\戏良家姑娘的浪子。浪子额角碰着墙,眼神黯淡,装可怜对苏蓉涵说:“小兔兔,姐姐今天心情不好。”

    “怎么啦?”边说苏蓉涵的手就贴到了苏明筝额头上,性急地试起了体温,确认没发烧后才继续说话:“是不是工作不顺利?没关系的,我今天实验也不顺利,以后总会好的。”

    小兔兔是认真地着急,还埋怨自己不会说什么安慰人的话,苏明筝难得向自己诉苦呢!

    不过浪子当然别有用意,一边手就上人家良家姑娘的脸,滑过嫩嫩软软的脸,最后还挑起人家下巴。

    “那小兔兔晚上要不要去洗白白,给姐姐吃?”

    苏蓉涵卡壳了,脸颊变为粉红,憋半天憋出半句话:“我、我哪里不……”如果在房间里,好吧,局限来说是床上,她还不会这般羞涩,可是这是在外面呀!

    又憋了半天,苏明筝亲眼见证小白兔暴毛了:“你!你赶快去洗澡,我晚上帮你按摩。”

    “按摩完你就有精神了!”

    匆匆把话说完,苏蓉涵就彷佛是气呼呼,不过苏明筝认为是落荒而逃,地背过身走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苏明筝觉得自己也真是够了!又是对人家发脾气,心里不好受又想让人家来安慰。是呀,她发现自己是真的想苏蓉涵陪陪自己。

    当初,在把这个人占为己有的时候她就不知道未来的结局会是如何,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