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HP]平行交错 > 第156章 熟悉的陌生人

第156章 熟悉的陌生人

        [你是谁?]他看着梦中的浑身伤痕累累却美丽身影问道,那身影明明他是如此的熟悉,他甚至觉得他知道那头长长的黑色卷发的触感,然而他的记忆中的名字就卡在首字母s,后面的怎么也想不起来。不仅是那黑发人的名字,他就连自己的名字似乎也想不起来了。

        他感到头痛欲裂,血色弥漫模糊了他的意识。不知过了许久,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身上缠着些许绷带,他动了动手指,有点儿僵硬,不过床边的心率仪倒是非常稳定地发出规律的滴滴声,他之前应该受了不轻的伤,他扶着额头,仍然感觉有些头疼。稍远的床边,背对着他站着一个和梦境中相似的,有着一头黑色秀发的身影。

        “sa……”他似乎本能般地喊出这个音,却又卡住了,不仅仅是他想不起完整的发音,他意识到眼前的并不是梦中的那位。他梦中的是一位少年,有着及其美丽的绿眼睛,而站在窗边的,是一位身材性感的成熟女性。那位女性听到他的声音转过身来,镶在美人脸上的是一双深蓝色的眼睛。除此之外,脸也和他梦中的少年不同,这位似乎是一位充满魅力的南美裔美人。

        “里昂,你醒了。”那位美人踏着十厘米高跟鞋朝他走来,将他称为里昂,这也许是他的名字,但他总感觉不对。“你怎么怪怪的?”美人弯腰蹙眉问道,近道他可以看清对方深蓝色眼珠的纹理和自己的倒影,女子的皮肤质地相当不错,五官也相当迷人。但看着这样一张美丽的脸庞,他却感觉不到丝毫心动。“车祸伤到你的脑子了吗?”

        “你是?”想不起自己是不是真的叫里昂的他决定询问这位似乎和自己很熟的女性。

        “我?你连我都记不得了吗?”美女气恼地抱起双臂,“你该不会连自己的身份都想不起来了吧?!话说回来你这个家伙那时候到底怎么了?一场车祸也能把你伤成这样?!”

        “你是……莎拉?”再次被女子提及的车祸让他想起了些许,这名女子是他的同伴,叫做莎拉,没有姓,他们都没有姓。他确实想起自己是女子口中的里昂了,但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有姓氏,有另一个,真正的名字。而且他所熟悉的“莎拉”,另有其人。但这样的想法相当的奇怪,因为他根本想不清为何自己会这样认为,他又不是热衷幻想的少年,在现实的想象中分不清真假。“呜,我那时确实是撞到头了。”里昂敷衍地说道。莎拉鄙视地用鼻子哼了一声。

        “医生说你的伤基本上好差不多了,三天后就可以出院了。”莎拉说道,里昂知道她说的医生指谁,因为那也是他们的同伴,“我来是通知你,老大给你安排了一个新任务。”莎拉将一个用回形针别着照片的文件袋丢到里昂腿上,“不过他没有限制你完成任务的时间。”

        “那具体任务是什么?”里昂取下文件袋上的照片,拿到眼前,惊愕地睁大了他湛蓝的细长眼眸。照片中的少年,他前段时间遇见过。

        “文件袋里有,”莎拉回答道,不过因为这个私人医院也是他们的地盘,因此她并不忌讳地说了出来,一如她既往传达任务时的腔调。“将目标人物带回来,如果他拒绝,就杀掉他。”莎拉走后,里昂打开了文件袋,取出其中的资料,和更为详细的任务书。在这沓资料中摆在最前面的是目标人物的简历。

        “哈利·波特,一九八一年七月三十一日出生。”里昂默念上面的文字,然后有些惊讶地捋捋他的金色短发。[居然是八一年出生的,真是完全看不出来啊……]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一直环绕心中的罪恶感消失了,那个晚上,这位有着绿眼睛的美人迷迷糊糊地撞进他的怀里时,他还以为他碰到的是一个偷偷混进酒吧喝酒而且还把自己喝醉的中学生,但他的相貌实在是不容易被认为已成年,以至于让里昂怀疑那家酒吧是不是根本不在乎是不是有未成年人溜进了酒吧喝酒,毕竟在那家酒吧,有很多嚣张的家伙。当然,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这样的酒吧是极好的掩护,但像哈利·波特这样长得挺乖又年轻的人来这种地方,根本就是无声地高呼着来欺负我吧!

        事实上这位绿眼睛的美人确实也被那些狼一般的女人盯上了,虽然不知道他是如何摆脱那些女人的纠缠的,当他撞上里昂时,里昂就闻到了药和女士香水的味道,当然,这是那里的那些女人惯用的伎俩。里昂也不止一次地被那些女人纠缠,即使他每次都拒绝了那些女人依然不死心,也许是看上了他的脸,毕竟他每次去的时候都很低调,不可能会被认为有什么钱。不管怎么说,那些女人是那家酒吧最烦人的东西。

        不过里昂倒是听说,最近那家酒吧来了几个男的,把自己办成女人的模样用类似的方法钓男人。最近一次和同伴去喝酒的时候他们有和他提起过,还开玩笑滴劝他可以考虑找这类的试一试,因为他完全表现去对女性感兴趣的样子。不过那天里昂并没有注意到是否有这样的人存在。就算注意到了,里昂也不认为自己会对那样的人感兴趣,太过主动接近他的人他通常认为对方肯定图谋不轨,也许是间谍什么的。

        那次他是去和同伴随便喝几杯,他们不会让自己醉倒,即使是微醺也不行。也不能让陌生人太过接近自己,否则就有可能就没命了,他们这些人,谁身上没背负几命债?那天有一个女人特别对他死缠烂打,逼着他一直逃到二楼的客房,这家酒吧楼上两层都是客房,专供那些一夜情的客人使用。从外面看,这栋楼的三层楼分别是酒吧和一个小旅馆,但事实上,旅馆的门是在酒吧内,只有进了这家酒吧,才可能上到楼上的旅馆。

        到二楼的客房自然是那名女子的目的之一,但里昂还是找到机会把她推给别的男人。那个女人刚那个里昂完全不认得的男人进入一间客房后,那名叫做哈利的青年就跌跌撞撞地出现了,并撞到了里昂怀中。当哈利抬起脸,看向里昂的那一刹那,当里昂看到了那双充满诱惑的绿眼睛时,那摄人心魄的情愫在那双绿潭中流转,犹如致命的毒*药,他的心脏甚至停摆的一下。

        里昂从未仔细考虑过自己的性向,在这之前,他从未打算和任何人交往,也不会让让任何人和他过分亲昵。究其原因,除了自己不能轻易相信别人外,还有就是感觉没有碰到对的人。而这个叫哈利的青年,即使那晚他还以为哈利是个少年,即使他们素不相识,连彼此名字都并不知晓,里昂当时的感觉却是极其真实而强烈的,终于遇见自己一直在等的人的喜悦。

        无法解释那晚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那个晚上他完全遵从了自己的本能,抛弃了一切的谨慎,一切的道德,将一个有着绿眼睛的漂亮陌生人带入了客房,与其共度一夜。

        里昂现在还记得那双绿眼睛迷离而蛊惑人的神情,记得他的体温他的气息他的汗水,从未有一个人能像这样仅用短短一夜之间在里昂的脑子烙下如此深刻的记忆。这个叫做哈利的青年让里昂不由地去想,他梦中的那位长发少年,那如出一辙的相貌,是否是出自于这个哈利的形象而被梦扭曲了的记忆。

        以那段短暂相处的记忆,里昂觉得哈利有着非常可爱的性格,那晚过后的第二天那位绿眼睛青年醒来时显得相当的惊讶无措,他甚至花了半个小时时间才明白过来昨晚发生了什么。之后他又红着脸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呆了也差不多半个小时,直到里昂问他要不要吃早餐。

        然后他们花了一个小时间来争论,明明哈利他是被占了便宜的那方,但这个绿眼睛青年异常固执地坚持那晚上的房租他也要付一半。里昂不太确定哈利坚持那么做的原因是不是因为他和哈利解释说自己也被酒吧里某个女人阴了而哈利相信了的缘故。不过这算不上撒谎,那晚那个女人确实想这么做来着,不过里昂没让她成功。

        里昂接着看关于“哈利·波特”的资料,虽然这名青年非常巧合地和现在大火的小说中的主角有着一样的名字和生日,但他现在从事着网络安全员这样没什么特别的工作。要说这个哈利的简历上比较特殊的地方,就是这个青年在网络刚刚开始进入家庭就已经已“萨拉查”这个网名在网络上活跃了。不过那个时期使用互联网的人还不多,也不像今天有那么多的社交网站。而现在,哈利倒是使用“萨拉查”这个网名不那么活跃了,因此他也没有成为大红大紫的网络名人。

        [老大盯上他,估计是因为他的网络技术。]里昂猜测道,能在那个时期就纵横网络的人,自然有过硬的技术,毕竟一开始的网络是复杂而枯燥的,人们甚至无法使用搜索引擎来找到想要的东西,能在这样的环境下活跃于网络,这个名叫哈利的青年的技术强大到让里昂的老大觊觎,甚至如果得不到宁可毁了他也不让别人得到。不知为何,里昂发现自己对在个青年产生了怜惜和同情,明明他不过是和自己度过一个美妙的晚上的人而已。而再次之前,他从未对哪个人产生过这样的情感,不过与此同时,除了这个绿眼睛青年,他也从未和任何人肌肤相亲。

        继续看资料,里昂得到更多的信息,他已经知道了哈利住在什么地方,工作在哪儿,收入又是多少。甚至连他即将开始一次长假并准备一次行程,还有行程的线路都被详细的一一说明,甚至资料中还附上了机票,当然是和哈利同一班,酒店同样预订妥当,他的那些收集消息的同伴相当的了不起,每次看新的资料里昂都对他们非常佩服。而他们那些人,甚至都没能好好读完书。

        [看来是不能不去了。]里昂将机票取了出来,思考他接下来该怎么做。不过首先,他得把要带的东西准备好。[不过或许我应该先吃晚餐。]看着窗外黑下来的天色,里昂计划到。

        接了爱丽丝的电话后,哈利又重新躺了一会儿,不知是不是太过于疲惫了,他居然很快又睡着了。当他再次醒来,他的公寓已经变得漆黑一片了,只有从窗口垂挂着的薄纱的窗帘将窗外的光线引入房内。哈利起身,赤脚朝落地窗走去,拉开了薄纱窗帘,窗外灯火璀璨,犹如群星一片。但这般充满世俗气息的景象在阿瓦隆见不着,在魔法界也见不着。看着下方车水马龙,依旧喧嚣,哈利突然有了种想落泪的冲动。

        不知自己为何变得如此感性的他闭上眼睛,努力把眼里的泪水给逼了回去。他是巫师的救世主哈利·波特,是六翼羽蛇神萨拉查·斯莱特林,他不是一个刚刚离开父母的孩子,他有太多的理由不能让自己显得软弱,纵然孤寂和无措感挥之不去,但这样的感觉,已有千年,可他仍未能习惯,一旦爱人不在身边,这样的感觉就尤其的明显。哈利转身,缓慢地摸索着去找开光开灯。失去了非凡的力量的同时,让他连夜视的能力都失去了。

        开来灯后,落地窗的玻璃印上了屋内的景象,窗外的一切反而变得模糊起来,哈利重新拉上窗帘,薄厚两层都紧紧拉上。然后他打开桌上的笔记本,转身去厨房开始做饭。

        回来时哈利买了一袋吐司,不过由于当时太累了他将这袋吐司丢在橱柜上就没管,他将吐司放进烤土司机里一片片烤热,从冰箱中拿出自制的果酱,火腿生菜和两个鸡蛋。点燃灶台用平底锅煎了煎火腿和鸡蛋,把生菜烫了烫后,他的晚餐做好了。哈利将这些食材做成简易的三明治,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端着装有三明治的盘子走向他的书桌。

        哈利的公寓里没有专门的饭桌,这不是高档的公寓,很多东西都没有配备,只能满足基本的生活所需。不过哈利不太在意这些,毕竟是一个人住。坐到椅子上后,他将自己飘到前面的发丝向后撩,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头发太长了,长到根本没有办法和这个世界熟悉他的人解释为何他的头发和突然长那么多。但哈利又不太想剪短发,因为他觉得自己的长发比短发更好打理。长发时他至少看起来像是做了特殊的烫发,据朋友们反应说他长发看起来很性感。而且还可以扎起来,但短发时,他头发梳了跟没梳完全没有差别。

        吃完了简易的晚餐,将餐具暂时推到一边,哈利决定通过抛硬币的方式来决定自己是否剪短头发,正面朝上是剪,背面朝上则是不剪。决定好后哈利将硬币抛到书桌上,然而硬币却滚到了地板上,然后,保持竖着的状态不动了。

        “……”人倒霉起来真是什么都和你作对,虽然他是神……哈利瞪着硬币气愤地想到,好吧神倒霉时也一样!明明掉在的是没有地毯的木地板木地板上,这枚硬币居然还竖着实在是太过分了!而且还是用边正对着他,这样让他如何决定,只剪一半头发吗?!

        然而哈利转念一想,发现把头发只剪一半不是不可以。他没必要把头发完全剪成短发,只要剪到过肩的长度就没问题了。反正即使在这个世界,他的头发也长得比别人快很多。

        [那么明天就去把头发剪了吧,]对自己的理发技术没什么信心的哈利做好的决定,[嗯……不过不能去常去的那家,必须得找一家不认识我的。]想着上网去搜一搜找家中意的理发店的哈利打开了网页,却搜索起了五厘米的子弹。

        那是那位疑似戈德里克的男人落下的子弹的尺寸,当然,他和戈德里克长得一模一样,但那时的哈利,只是这个世界的他在惊慌的情况完全忘记了询问那个和度过了一晚的金发青年的名字,那人很可能也不会告诉他他真实的名字。而他也没有告知对方自己的名字,这个世界的自己的第一次,在那么稀里糊涂中结束。

        另外,哈利知道,这个世界的自己虽然清楚自己是什么情况,却并不知道戈德里克。与那个疑似戈德里克的人相遇,完全是巧合,而对方应该也同样不认得他。

        在这样的情况下,哈利不知道如何再次找到那个人进行进一步确认,因为他无法确定这个世界的戈德里克是否真的叫戈德里克。如果这就是金尼提过的那个世界……那个世界的金尼即使仍是女孩子但没有继续叫金妮。假如说这个世界同样有他的亲友们对应的存在,即使有着相同的灵魂,他们很可能有着和哈利所熟悉的不同的名字,不同的相貌,不同身份甚至于,他们很可能在这个世界一辈子也不会接触!

        他是时空之神,即使这个世界似乎不由他掌控,但他还是能够知道这些可能的区别。虽然那个像戈德里克,声音和表情也和他的爱人一模一样的人可能要也不是他的爱人,但这是目前他能够知道的唯一的线索。除此以外,他再无别法进行遵循。他无法找到极可能和他一起来到这个世界的爱人。他只能推测,希望他的猜测是正确的,戈德里克像之前一样,无意识地和其他世界的自己进行了融合,而那个金发青年,就是这个世界的戈德里克。

        如何能确认,当然是首先找到那个人,在无法知道对方的真实名字同时也可能无法轻易搜索到他的情况下,那颗还没有用过的子弹成为了哈利握着的第一个线索。身上携带子弹的人显然不是一般人,但哈利对现代武器并不是太了解。因此他首要弄清楚的是,他手上的这枚子弹是什么型号,用于什么枪,配备这种型号的枪的人是警察、保镖还是杀手。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88/105600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