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HP]平行交错 > 第174章 悬于上空之剑

第174章 悬于上空之剑

        [我应该把我的那柄刀也咒文化的……]哈利想起了自己曾经有的那柄用的很顺手可以藏到袖子里的刀,不过现在后悔也没什么用,在他的力量支配下,成千上万的金银币最先听从他的调度,如同成群的蝴蝶一般飞翔空中,密密匝匝地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闪亮亮的流动盾牌。

        “萨拉,这把椅子似乎不会被那些剑攻击。”戈德里克挥剑一连挑开三柄冲他而来的飞剑,扭头对哈利说道。

        “并不是不会被攻击,只是那些剑并不会伤到它而已。”哈利纠正道,金银币的河流升到他们上空,散开成半球形,形成一把耀眼的大伞,让戈德里克不用分心防范来自上方的攻击。但是哈利不能因此松懈,金银的硬度毕竟比不过精钢,两者相抗的结果是金银币不断的变形,甚至还有被消成碎沫的金银粉末落下,在火光的映照下闪闪发亮。哈利必须时刻调整,避免形成过大的缺口。

        金银的硬度迫使哈利无法用这特殊的盾牌将他们完全笼罩,不过在这样子小心翼翼地控制了一会儿后,哈利便操作得得心应手起来。此时大部分的金银币都已经发生了或多或少的变形,不再是圆形的金银币顺着哈利的操纵在他们周围时聚时散,变换着各种模样,让戈德里克恍然觉得他们是在深海之中,看着沙丁鱼群环绕着他们,在成群的捕食者的围攻下,左突右闪,时而如漏斗,时而如扭曲的数字八,令人震撼。

        [不能一直这样被动防御……]哈利心想着,[如果不能找到突破口的话,接下来随着我们的注意力开始削弱,这种情况会对我们越来越不利。但若要突破,必须找到控制这些剑的位置。然而单纯以路线来判定的话,无法找到源头,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剑基本上都是瞄准我们飞来的……]

        “戈德,我会暂时收手,你能尽可能挡住这些攻击吗?”哈利突然询问他的爱人,“我想观察一下这些剑的魔力轨迹。”

        “好,没问题!”戈德里克立刻回应道,湛蓝色的眼眸中的光芒变得更加的锐利,他打起十二分精神,皆尽可能地在哈利收手的这段时间内确保两人的安全。不过这样的难度很大,即使刚刚他们两人都在出手防御,身上都还是留下了些许划伤,在他们衣服上染上了斑斑点点的红。而现在,这些飞剑的攻势也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

        哈利撤去了对那些金银币的控制,失去了加载其上的神力的金属纷纷落下,犹如下了一场金币雨。没了这些金银币的干扰,哈利确实感觉到飞剑的轨道清晰了些许,他同时也注意到,从他们进入就响起并一直没停过的音乐声在干扰着他对源头的追踪。

        哈利闭上眼,捂住耳朵,尽可能地去排除这些干扰,在他的脑海之中,物体开始失去它们的形态,化成形状各异的能量球,哈利率先捕捉到了戈德里克的魔力,那金色的魔力犹如太阳一般热烈,此时看不太出戈德里克的相貌,但哈利能够看到那团魔力的张扬,甚至可以看到魔力边沿犹如火焰般跳动燃烧着。

        即使哈利比其他人对魔力等力量的感知要更敏锐一些,但以这种方式来观察世界对哈利来讲也需要一定的适应过程的,抛除作为人更加依赖的视觉和听觉,仅靠感知能量的感觉就仿佛沉入了寂静广袤的深海之中,只能感知到生物光时隐时现。

        不过也许是因为戈德里克是他的伴侣的缘故,哈利能够更快也更清晰的感知到属于戈德里克的光斑,感到那犹如小太阳一般的光斑不断延展,变成了戈德里克高大的身形,甚至就连格兰芬多宝剑上的魔力都可以一并感受到了。

        再过了一会儿,世界变成了更奇妙的模样,像是直接从深海世界来到了繁华的夜色都市之中,然而这座都市没有人,没有车,只有五光十色的霓虹灯般,闪烁着,流光溢彩。

        但这些绝不是无害的霓虹灯,哈利心里清楚那些光源代表着什么,但即使这样,在这种情况下看到这一切,即使是身为神明的他也感到奇妙。格兰芬多宝剑像是着了火一般,火焰在剑刃上熊熊燃烧着,戈德里克每次挥舞,都会带着剑刃上的“火焰”在空中留下一道绚烂的轨迹,

        那些飞剑的轨迹也逐渐变得可以识别了,只是哈利暂时还无法找到其源头,他将注意力从戈德里克身上收回来,将自己的安危完全交给爱人,仔细地观察那又密又长的淡蓝色的轨迹线,那感觉,简直像是要从几十个缠绕在一起的线团当中找到它们打结的地方。

        直接的观察不太容易解决问题,哈利便动用他的神力,小心地标记那些被他捕捉到的轨迹,将它们临摹下来。哈利一边整理着,一边又放了一点儿神力,让其如同脉冲信号般,沿着轨迹追根溯源。

        哈利在心中掐算着信号反馈回来的时间,戈德里克挥舞着宝剑产生的剑风无意中扫过他的刘海,但即使这样也没有干扰到全神贯注的他,终于,他睁开了翠绿色的眼睛,抬头望向上空,那里正是他所发现的操纵飞剑的力量之源。

        “戈德,谢了。”哈利低声说道,重新操控起散落一地的金银币,变形了不少的金银币突然升向空中,瞬间犹如一圈高耸的城墙一般,将他们包围,一瞬间将四周向他们袭来的飞剑统统拦下,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声响不绝于耳。

        “萨拉,你找到了?”戈德里克挥剑挑开一柄从上而来的飞剑,顺势跳到了离爱人更近的位置问道。单独应付这一段时间内,戈德里克身上又增添了不少伤口,哈利心疼地看着那些深深浅浅的伤口,率先给戈德里克治疗了一番。“其实这些伤口并不严重的,”被爱人的神力所笼罩的戈德里克笑着说道,“基本都是擦破皮而已。”

        “那你的皮肤还真厚啊……”哈利笑得有些无奈,轻轻摇了摇头。

        “我一向都很皮糙肉厚的。”戈德里克有些自豪地说道,显然他对此还挺自豪的。

        “那东西在椅子的正上方,大概七英尺高的位置。”哈利对戈德里克说道,“大概是剑的模样。”

        “上面么,七英尺倒是不算高……”戈德里克抬头看上去,一柄飞剑从那个位置垂直飞下,戈德里克提剑将其砍断,然而除此以外,那里并没有其他的东西存在。“萨拉,那东西是在那里固定不动的么?”戈德里克确认地问道。

        “嗯,我能感到那东西还在那里。”哈利点了点头,肯定地说道,同时将自己依靠感觉构建的图像通过他们的意识连接传给戈德里克。

        “还是隐形的吗,真麻烦啊,”戈德里克稍稍感叹了一下,“那个发着淡淡银光的是这把椅子?”他接收到了爱人所感知到的图像,开始确认图像当中那些究竟代表着什么,“然后在其上面……这个发光体的确是很像一柄剑,但是看其外形……似乎不像我所知道的任何一柄名剑。”

        “我对冷兵器这块不是很了解,但是戈德,你不觉得这个意象很有特点吗?”哈利想了一会儿问道,“悬挂于疑似王座的椅子上方的剑。”

        “达摩克利斯之剑?!但那……明明是古希腊的故事……”这个答案戈德里克在通过接受哈利的感知看到椅子和剑这个组合后就有想到过,但是转而想到达摩克利斯之剑所发生故事的地方,戈德里克就排除掉这个答案了。

        而且就算是不提这个故事发生的国家,达摩克利斯之剑之所以出名,并不是因为它有什么威力,它甚至可能是那位古希腊国王所拥有的剑当中任何一把,虽被形容剑刃锋利但除此以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只是它被用于告诫古希腊国王的那位朋友,才被赋予了特殊的寓意。羡慕国王的达摩克里斯的确被那柄悬挂在他头顶上的利刃吓得够呛,但他可没有被掉下来数不清的剑刃所伤。

        “嗯,我知道的,”哈利说道,虽然两人在交谈,但他们一直没有放松神经应付着那些绝不罢休的飞剑,此时两人的精神都有些疲惫了,他们靠的更近,背靠着背,相互守着对方的背后。“但是我想到文化的共通性和相似性,好比不同文化中都非常一致地提到了几乎将全人类人毁灭的大洪水,那些表述不同但意思接近的谚语,便忍不住想在即使是在玛雅人的文化中,是否也会有一个相似的传说。另外我觉得还有一点儿关键的是,达摩克里斯他只是一个体验者,并不是真正的国王。”

        “萨拉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哈利的话像是突然点亮了戈德里克脑子里的一盏小灯泡,让这困惑明了了许多。“的确,达摩克利斯之剑只是国王为朋友准备的告诫,并不会真的伤到达摩克里斯,然而真正的王所要面对的,是毫不留情的有形或无形的剑刃。那么解决的方法是,或者放弃王座或者不停地与之对抗直至死亡……不过,我们似乎只能选择第二种方案呢。”戈德里克笑着说道,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这张椅子说不定对我们还有用,而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知道那柄剑就在那里。萨拉,我上去试着将那东西破坏掉,你来掩护我可以么?”

        “好的。”哈利稍稍衡量了一下自己现在的情况,同意了,现在的他的神力,可以说在应付这种情况下几乎没有攻击力,只有防御力。而拿有格兰芬多宝剑的戈德里克则多少可以破坏一些飞剑。

        “那我去了!”戈德里克回头看来爱人一眼,跳上了那雕刻着缠绕在一起的蛇和羽翼的王座,哈利驱使着价值昂贵的“盾牌”护佑这戈德里克向上方移动,像是有成千上万的小精灵在守护着戈德里克一般。戈德里克抬起右脚踏上扶手,施力向上一蹬,借助着魔法之力,向目标高度进发。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88/166216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