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HP]平行交错 > 第19章小木屋里的龙蛋

第19章小木屋里的龙蛋

        “已经确认那些食死徒是接受了指令才袭击了那群独角兽了吗?”哈利用意识连接问道。

        “应该确实是这样无误了。”戈德里克回答道,“而且我找到的参与了那次行动幸存下来的食死徒还坚信,这个命令绝对是伏地魔亲自下达给他们的。”

        “如果那个确实是伏地魔的话,”哈利微微蹙眉,“但显然不是附着在奇洛后脑勺上的伏地魔的主魂所为,不然他不会现在还如此潦倒。戒指和冠冕已经回收。剩下的,根据冠冕中伏地魔魂片的记忆,伏地魔确实制造了日记本魂器,并打算把我的挂坠盒和赫尔加的金杯这两个也制作成魂器。因为他当时拿到了四巨头之一罗伊娜的拉文克劳冠冕,这让他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戈德!”哈利压抑着怒气通过意识说道,脸也微微带上红晕。

        “嗯?”戈德里克对哈利露出一个非常无辜的表情,那双湛蓝色的细长眼睛居然能露出狗狗一般纯良的神情,哈利头上爆出一个青筋。

        “把你的爪子从我臀部拿开!”羞恼的哈利在意识里吼得戈德里克耳朵嗡嗡响,“这里可是图书馆!”

        “没问题的萨拉,他们不会发觉的。”戈德里克回应给哈利一个灿烂的笑容,得到的却是哈利毫不客气地丢到他那只不安分的手上的蜇人咒。被猛然的疼痛一刺激,戈德里克条件反射地收回了他的手,藏在书桌下面自行治疗着。

        哈利和戈德里克现在是和纳威、罗恩还有赫敏他们在图书馆,不同于几个孩子在认真地为即将到来的考试进行复习,哈和戈德里克则是在讨论关于这个世界的一些异常现象。不过他们俩是通过他们所独有的意识连接进行交流,在外人看来,他们只是在各自看各自的书而已。

        “挂坠盒在布莱克老宅?”戈德里克倒是知道另一个世界的挂坠盒发现的地方。

        “恐怕不在,”哈利说道,“因为和除了日记本外的这几样魂器原先的材料和我有着特殊的联系,它们曾是打开我灵魂上的锁链的钥匙,所以我对它们感应更为敏感。然而我去过格里莫广场12号甚至进入其中,都没有感应到挂坠盒的存在,它不在那里。”

        “但是萨拉你的教父,小天狼星·布莱克从离家出走后从未回去过那里,但如今可以随意进入那里的资格除了萨拉你外,就只有他一个人。”戈德里克有些困惑,“除非挂坠盒一开始就没被雷古勒斯布莱克拿回布莱克老宅。”

        “这很有可能,这个世界毕竟有太多的不同了。”哈利回答道。“指挥袭击独角兽的伏地魔,不太可能是日记本,日记本里的是他十六岁还是霍格沃茨学生时候的自己,那时候的他还没有那么强的号召力。”

        “那么萨拉你认为最可能的是伏地魔的哪个魂器?”戈德里克问道。

        “这个我无法确定,”哈利再次皱起他俊秀的眉,坐在对面的赫敏看了他一眼,以为哈利是被什么问题给难住了,但他没有开口求助的样子。“伏地魔是在同一时期获得了我的挂坠盒和赫奇帕奇金杯,从赫普兹巴·史密斯夫人那里杀人灭口后获得……不过那两个魂器的制作时期应该不会相差太远,硬要说最有可能的话,还是挂坠盒吧?虽然布莱克老宅里的族谱挂毯已经显示雷古勒斯布莱克的死亡……不过也许有某种可能蒙骗了这魔法族谱,雷古勒斯并没有死亡。”

        “所以挂坠盒很有可能还在雷古勒斯·布莱克手中,而他被控制了?”戈德里克推测道。

        “我觉得我永远都记不住这个!”罗恩突然喊出声来,打断了哈利和戈德里克那其他人无法察觉的交流,罗恩将书“噗!”一声合上,揉了揉腰站了起来。“嘿!海格,你到图书馆里来做什么?”

        “随便看看。”被罗恩看到的海格显得十分局促,他的鼹鼠皮大衣十分不合时宜,他似乎想要躲避人们的视线,可他那么大的块头,可不容易做到。“你们在干什么?还在查尼可·勒梅吗?”海格突然疑心起来问道。

        “我们几百年前就知道尼可·勒梅是何许人了!”罗恩骄傲地说道,“我们甚至还知道禁区里藏的是魔法……唔唔!”大声嚷嚷的罗恩被眼疾手快的哈利捂着了嘴巴,海格显得神色惶恐,但还是总算稍稍松了口气。

        “嘘!你们过会儿来找我,”海格小声地说道,“不过我可没有答应告诉你们什么。”

        “那么待会儿见,海格。”哈利微笑着说道,确认罗恩不会再大声嚷嚷后,他松开了捂住罗恩嘴巴的手。

        “他把什么东西藏在背后?”赫敏若有所思地说道。

        “我去看看他刚刚找了什么书!”罗恩立刻丢开他手中的课本站了起来,好奇的赫敏也一同跟了过去。

        “啊,我都忘了!”刚刚海格的动作唤醒了哈利的记忆,“龙!”

        “龙?什么龙?”戈德里克不解地问道,“萨拉你是指火龙么?”

        “难道是?!”突然明白过来的纳威震惊地捂着了他自己的嘴巴,“难道那时候的龙是真的?你和赫敏真的是为了把龙送走?梅林啊!”纳威不敢置信地说道,“我还以为真的是马尔福故意骗我的……”

        “海格他搞到过一条龙?”戈德里克饶有兴趣地向哈利问道,“是什么品种?”

        “一条雌性挪威脊背龙。”哈利低声回答道,“海格用打牌赢来的龙蛋孵化出来的。”

        “是龙!”一分钟后,罗恩抱着一大堆书回来了,“海格在查找关于龙的资料,看看这些、。”

        “海格一直想要一条龙,他有那么跟我们说过,对吧,加比?”哈利转头看着戈德里克说道,

        “确实呢!”戈德里克立刻回答道,“但他看那么多这类书,难道他得到了一条龙?”

        “但这是犯法的!”罗恩说道,“一七零七年的时候,就已经正式通过了禁止养龙的法案,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如果我们在后花园养龙,很难不被麻瓜发现。而且龙非常难以驯服,它们非常的危险,你们应该看看查理身上的那些旧伤痕,都是罗马尼亚的野龙留下的!”

        “不过也有些性格比较温和的龙呢!”戈德里克看着他的黑发爱人,意有所指的笑着说道。

        “有吗?是什么品种?”罗恩好奇地问道。

        “但是即使是火龙品种中相对较安全的普通威尔士绿龙,都无法用温和来形容它们的性格啊?”赫敏皱着眉头说道。

        “不是普通威尔士绿龙,那个品种已经消失了,但还有血脉流传下来。而且据说那个品种的最后一条龙还和霍格沃茨有着密切的关系。”戈德里克说道,“我是在一本名为的书里面看到这个品种的,”戈德里克补充说道,“那是本非常有趣的书!”

        “和霍格沃茨有着密切的关系?难道是校训‘眠龙勿扰’的由来?”赫敏好奇地追问道,但戈德里克表示那本书里没有具体解释所以他也不清楚。哈利抬起头看着天花板,纳威对龙基本不了解所以他不开口,不过纳威觉得他好像记得,哈利的祖先之一便是一条会化作人形的巨龙。

        哈利他们一行人将图书馆里的书放回架子后,赫敏还专门搜寻了一下戈德里克提到过的那本,然而无奈这本书是禁止借出图书馆外借阅的,赫敏只好把书名记下,提醒自己下次一定要看。

        他们一路说笑地离开了城堡,直到到达了海格的看守人的小木屋,他们才发现情况不对。他们吃惊地发现,所以的窗帘都拉得严严实实,在哈利他们敲门后,海格先是喊了一声“谁啊!”待到哈利他们自报家门后才打开门,让他们进去,然后又迅速回身地关上了门。

        “我该说他这样做一看就知道这屋里有问题么?”戈德里克小声对哈利说道,解开他领口的两颗扣子,将领带也拉松了一些。今天可是个温暖的大晴天,可海格的小屋里的壁炉却依然点燃着熊熊的火焰,然后戈德里克看到了,在炉火的正中央,水壶下面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罗恩、赫敏还有纳威在竭尽全力地向海格套取关于四楼禁区的机关设置的问题,哈利和戈德里克则走到火堆旁,仔细地打量着那枚黑乎乎的火龙蛋。

        “确实是一枚挪威脊背龙的蛋呢,居然能够搞到这么稀有的品种,而且小龙会是雌性的。”戈德里克立刻辨认了出来,“不过没有哪种蛋比萨拉你生的更加漂亮。”戈德里克在哈利耳边轻声说道。立刻让哈利被火光映得有些发红的脸颊更加的鲜艳起来。

        “这哪有可比性啊,你这个笨蛋!”哈利害羞地扭开了头。

        “诶?哈利,加比,你们在看什么?”罗恩朝哈利这边喊道。海格立刻弹起,局促不安地捻着胡子说,“哦,那是……”“你从哪里得来的,海格?”罗恩很快也跑到火炉边,蹲着仔细观察那枚蛋,“肯定花了一大笔钱吧?”

        “赢来的,”海格说道,“昨晚我在村子里喝酒,跟一个陌生人玩牌来着,说实话,那人大概巴不得摆脱它呢!”

        “可是等它孵化出来后你打算怎么办?”赫敏追问道。

        “噢,我一直在看书,”海格从他的枕头下面抽出一大本书,“我从图书馆借来的,,当然有些过时了,但内容很全。要把蛋放在火里,因为它们妈妈对着它们吹起,你们看,这里写着呢,等它孵化出来后,每半小时喂给它一桶白兰地酒加鸡血,在看看这里,怎么辨别不同的蛋,我得到的是一条……”

        “雌性挪威脊背龙,”戈德里克插话道,“这个品种长得可是很迅速的,而且比其他品种的火龙,这种火龙能更早的喷火!”

        “哦,是的,你说的对,这是一条挪威脊背龙,很稀罕的呢!”骄傲的海格完全没有听出戈德里克话中的警告。

        “海格!别忘了你住的是木头房子!”赫敏尖叫着说道,但这同样不能影响到海格的好心情,他一边拨弄着炉火一边哼得小曲儿,赫敏担忧地看了哈利他们一眼,万一海格被发现在小木屋里非法养龙……

        守林人小木屋里的热气让人窒息般的难受,哈利他们很快地告别了海格,纳威他们为即将降生的小龙忧心极了,海格可能会因此而惹上大麻烦!虽然另一个世界里哈利和赫敏送走了那条小龙,但在这个世界,他们可没有隐形衣那么方便的工具呢!

        “别太担心了,”哈利微笑着安抚说道,“也有可能搞错了,也许那根本不是一枚龙蛋,只是长得非常像而已。”

        “但是……”赫敏依然忧心忡忡。

        “我们先看一步走一步吧!”戈德里克接到哈利的示意后说道。

        “要帮他?”虽然嘴上说着劝着赫敏的话,在意识连接里,戈德里克对哈利却是不同的问题。不过,他觉得他已经知道他的绿眼睛爱人的打算了。

        “我不太想让他惹上麻烦。”哈利回答道。

        “我明白了,”戈德里克笑着说道,“那我去弄岩巨鸟的蛋,我想就算不用混淆咒,都可以糊弄过海格了。

        “其实戈德你主要是想试着养挪威脊背龙的幼崽玩玩吧?”哈利无奈地微笑着说道。“不过可别小看海格,虽然他这个人时常很粗心,但是他对魔法生物的了解是这个时代很多巫师都无法超越的,如今禁林里这群为霍格沃茨拉车的夜骐就是有海格驯化的。虽然说岩巨鸟这种生物确实极其稀有到估计现在巫师都认为它们已经灭绝了,而且恰好它们为了自我保护而让自己的蛋看起来和跟它们同生活在同一片栖息地的挪威脊背龙的龙蛋相像来吓退捕食者,但难保海格不会识破。”戈德里克点了点头,同意道,“此外,挪威脊背龙确实是非常危险的家伙,你自己最好小心一点儿。”

        “反正有萨拉你嘛!完全不会有危险性的。”戈德里克笑道,“而且我确实是在为我们的大个子朋友从麻烦中逃脱出来而积极想办法啊!”

        “呵,油嘴滑舌的家伙!”哈利说道,“把岩巨鸟的蛋弄回来后先拿给我,我调整一下让它孵化时间让它和海格的挪威脊背龙出壳的相同,不然的话就算是憨厚的海格肯定会起疑的。”

        “当然,我会的。”戈德里克愉快地说道。

        “那,那个……克莱沃学姐,”在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里,一个四年级的斯莱特林男生颤抖地对着坐在扶手软椅上的高他一个年级的漂亮的斯莱特林女生说道,双手举着将一沓羊皮纸递了过去,“这,这是我们几个人的检讨。”那名男生说道,那名女生没有明显的动作,但她灰紫色的迷人眼珠瞟过来看来这个男生一眼,让那个男孩紧张得全身僵硬。

        “放在桌子上,你可以先离开了。”她说道,那个男生立刻仓皇地将那沓羊皮纸摆在桌子边上,迅速地远离了这个斯莱特林女生,直到到达确认对方看不见自己,男孩才松了口气般靠着墙壁安抚着自己受到惊吓的心脏。

        丝特芬妮·克莱沃,霍格沃茨里公认的美人,有着一头黑色及腰秀发,面容美艳的她是来自古老的纯血巫师家族克莱沃家族的大小姐,她不仅有着出众的容貌和高贵的家世,她本人的能力也是极其优异。她的聪明让所有的教授都称赞,如今她还是斯莱特林的级长之一。这样一位按理来说会成为大多数男生们的梦中情人,女孩们又嫉妒又羡慕的女生,却是让整个斯莱特林的学生都为之恐惧的存在。

        虽然现在丝特芬妮克莱沃是斯莱特林学院类似于小头目般的级长身份,在斯莱特林学生中有威信很正常,然而其实不然,早在她入学霍格沃茨后不久,她便开始了将所有的斯莱特林学生控制在她手中的行动,所有她认为会损害斯莱特林名声的行为,她都会毫不客气地进行惩罚。斯莱特林的小蛇们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孩那么看不惯他们的做法,好像他们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不得了的事情似的,可是,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究竟在什么地方得罪过她,他们甚至不敢去质问……渐渐地,只能老老实实地听从于她。

        “怎么样?她有说什么吗?”那个男孩回到他的寝室,之前和他一起犯事的另外一个斯莱特林的男生立刻围了过来问道。

        “既然你们那么好奇怎么不自己拿着检讨去交给她?”那个被迫替所有人检讨的男生恼火地说道,“这样你们就可以亲耳听到她说什么了!”

        “哦,威尔科,我的好友,”其中一个灰头发的男孩露出了讨好的笑容,“你的勇气一向是我们所不能及的,而且除了希欧多尔,谁敢正面面对她啊?”

        “哼!这种时候就开始讨好我了啊?”威尔科抱着双臂冷冷地说道,“如果不是你们,我根本不会受到牵连!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背后在说我什么!”男孩说完,愤愤地甩手走人。

        “哼,自以为自己是谁啊?”威尔科离开后,另一个金发的男生轻蔑地说道,“不过是个下贱的杂种而已!”

        “但他走了我们就真的没法知道克莱沃学姐的反应了啊,”另一个脸尖尖的,瘦得有些令人难受的男孩尖声尖气地说的,“上一次六年级的那些……”他惶恐地说道,打了一个抖。

        这群为自己忧心忡忡的斯莱特林的男孩们不会想到,他们口中的克莱沃学姐现在根本无暇顾及他们这群家伙,在她座位前面的那个桌子上,其实还放着一个陈旧的冠冕,虽然冠冕一尘不染,但光泽早已暗淡,不过还是可以看出当年精致华美的模样。丝特芬妮,或是曾经的霍格沃茨四巨头之一的罗伊娜·拉文克劳忧伤地看着她的冠冕,沉重地叹息。

        “萨拉这个笨蛋……毁掉它就好了啊,为什么还要还给我呢?”丝特芬妮秀美的手指轻轻拂过陈旧的冠冕,感受到上面残余的黑魔法波动,有那么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了她前世的女儿,那时常出现在如今拉文克劳长桌上的幽灵女士,她的海莲娜恢复成了年少的模样向她展露笑颜。“已经回不去了,一切都……”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88/20794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