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HP]平行交错 > 第22章期末来临

第22章期末来临

        当时间越来越接近期末,海格的小屋外依然能总是看到络绎不绝的陌生人,即使是邓不利多以他们会干扰到霍格沃茨的正常教学禁止非教职工和学生以外的其他人进入霍格沃茨,那些所谓的学者依然通过各种途径,如霍格沃茨董事会、魔法部等进入,哈利他们都不太好去探望海格了。

        在一个温暖的星期六,和煦的阳光从天花板上投下,哈利他们正在愉快地享用今天的早餐,他周围的一些骚动让哈利抬起了头,正好和德拉科·马尔福灰蓝色的眼睛对上。而他那两个保镖一般的同学,克拉布和高尔,也一如既往地跟着他,只是显然那两个并不知道德拉科打算要做什么。

        “你好?”哈利微笑着问道,戈德里克在他旁边皱起了眉头。哈利不清楚这个世界的德拉科为什么会这么关注他,现在这个铂金色头发的男孩一言不发地一直盯着他看。让赫奇帕奇的高年级学生都以为他们是要来找茬的,纷纷站了起了。

        “你好,我是德拉科·马尔福。”德拉科朝哈利伸出了他的右手,似乎显得有些害羞。

        “你好,我是哈利·温斯顿。”哈利微笑着握住德拉科伸向他的手,德拉科的耳廓立刻红了,“很高兴认识你。”

        “……非,非常明智地选择。”德拉科·马尔福显得说道,耳朵更加红了,他迅速地把他的手抽了回来。“走了!”德拉科对克拉布和高尔说道,然后带着那两个大块头的斯莱特林一年级迅速离开了。

        礼堂里安静了一会儿,然后讨论声窸窸窣窣地响起,越来越大,似乎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一情景,无论是斯莱特林学院还是其他学院的学院的学生,都在猜测德拉科·马尔福这么做的原因。

        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斯莱特林学院的学生们想到,作为一个马尔福,一个在传统的斯莱特林学院出身的家族,而且在这些家族里面还有着极高的话语权的马尔福家族的下一任的家主继承人,德拉科·马尔福居然会向一个赫奇帕奇,而且还是血统不明,极有可能是一个泥巴种的赫奇帕奇伸出友谊之手。即使这个哈利·温斯顿显得那么的优雅又高贵,那双翠绿色的眼睛简直迷死人,但还不值得一个马尔福去向他示好吧?难道马尔福们知道了什么特别的消息?关于这个哈利·温斯顿的真正身世?!

        斯莱特林的学生们纷纷朝哈利投去了探究的目光。而其他的学院,格兰芬多们纷纷猜测德拉科·马尔福会这么做定是有什么阴谋,罗恩是这么告诉哈利他们的。不得不说,其实这些格兰芬多的学生挺了解大部分斯莱特林学生的看法的。

        拉文克劳学院的学生们对这一事件表现出了极大的关注,并决定持续留意后续发展。

        至于赫奇帕奇,包括厄尼在内的纯血家族出来的学生决定一同给哈利和戈德里克上有关纯血巫师家族的课,当经历完这样一堂课后,即使是有千年阅历的哈利和戈德里克都目瞪口呆,他们俩甚至有些虚脱地褪去了孩子的相貌,回到了他们的房间。

        “噢,梅林啊!”戈德里克惊呼道,“如果这些孩子说的是真的,那么现如今的这些纯血家族有多么的……淫#乱?!”

        根据那些赫奇帕奇的纯血家族出生的学生们的说法,由于现如今大多数巫师的纯血家族都是纯血论的支持者,他们的婚姻往往是为了维系所为的血统的纯粹和家族的利益,夫妻之间只有床第关系,并没有真的感情。因此双方都会去找甚至不只一个的情人,这些把这种情况告诉哈利他们的学生中部分也不能确定,自己到底有多少个不知道的兄弟姐妹。

        这无论对于戈德里克还是哈利来说都挺难接受的,戈德里克的父母亲爱得轰轰烈烈,甚至不惜与家族决裂。而哈利,无论是作为他前世的父母萨芬克·斯莱特林还是约瑟芬·斯莱特林还是此生的詹姆·波特和莉莉·波特,他们也都深爱着彼此。就连哈利并不喜欢的佩妮姨妈他们一家,佩妮和弗农也是相爱彼此的。

        还有韦斯莱夫妇,正是他们和睦的大家庭给了哈利有记忆以来的最初的来自家人的温暖。即使是马尔福夫妇,他们即使选择了错误的道路,可他们依然相互扶持地走下来了。哈利所接触到的这些例子,让哈利一直认为巫师比起麻瓜,更加地忠于自己的伴侣和家庭,可如今那些孩子却告诉了他一个全然不同的这个世界的事实。

        就算是家族联姻,为了家族而相互联姻在千年前屡见不鲜,斯莱特林家族和格兰芬多家族也曾考虑过联姻,只不过后来真正在一起的变成了家族里的两个男孩子。但那时候即使是一开始没什么感情的夫妻,也会因为一起生活而感情越发浓厚,像是某人在外面有情人这种事情,在千年前的巫师家族中是很少见的情况。

        在那个时候,巫师们的普遍对私生子和出轨这种行为极不待见,虽然他们会允许将私生子接入家族中,但无论是私生子还是作为其父母的属于这个家族的男女巫师,地位都会低人一等。虽然有特殊情况,但几乎所有的巫师都相信,如果一旦一个家族里出现了私生子,那么便会给这个家族带来灾难。以至于冈特家族直系的灭亡,被很多人看做就是因为诞生了兰斯·冈特这个私生子。

        这些赫奇帕奇纯血家族的孩子们还告诉哈利现在纯血家族中偷偷流行着养一个漂亮的男孩。这大概是他们最担心哈利会受骗的原因,但却让哈利极其的无奈,拜托,和他说话的是德拉科啊不是他老爸卢修斯,一个才十一岁的小男孩你觉得他有多少能耐?差不多十四岁才开始有异性意识的哈利无力地在心中吐槽。

        [而且找漂亮的男孩子的话,怎么不把目标放在戈德……]哈利迅速地瞥了他的金发爱人一眼,[好吧,也许是因为戈德里克他看起来不像是容易搞定的样子……我那里漂亮了?]哈利吐槽得渐渐自己都没有自信了,[我只是勉强看得过去而已……]

        曾经的自卑感再度涌入哈利的心头,戈德里克那俊美灿烂的容貌让哈利永远有着自己配不上他的自卑感。无论是永远也不能像其他人那样柔顺贴服的黑发,如今怎么也挥之不去的病态的苍白肤色,还有那永无出头之日的悲剧身高……这样的他,究竟为什么会被戈德里克看上呢?

        “萨拉亲爱的你一直很美哦,特别是在我身下喘息的时候。”戈德里克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哈利这才意识到他居然忘记了在意识防御这家伙。

        “你闭嘴!”哈利的脸立刻红了起来。

        “而且……现在的斯莱特林学院居然有那种派对,那种……”哈利脱力地把头抵在床头,咬着牙般的说话方式却泄露了他的震惊和怒气。“霍格沃茨是为了学习魔法而建的,不是为了给这些家伙制造下一代用的!”

        “讷,萨拉,冷静。”戈德里克搂住他黑发爱人的腰轻声说道,“也许这也只是传言而已,虽然我也很气愤,但现在斯莱特林学院确实给其他人太多的负面印象了,性……狂欢派对什么的也许只是其他人假想出来的,毕竟这种对于一帮普遍未成年的孩子来说这种事情太离谱了。”戈德里克安抚地说道,虽然他们并不反对学生们在校期间谈恋爱,哪怕是控制不住青春期冲动稍稍偷尝禁果也可以理解。但若是在学习的殿堂进行这种有玷污的行为,就完全不可原谅了。

        “罗伊娜和希欧多尔那小子不就在斯莱特林嘛,萨拉你可以和他们进行确认这个传言的真伪。”戈德里克补充说道。

        “戈德你说的对,我是失去理智了。”哈利揉着太阳穴叹息地说道。虽然他曾经经历过多个千年后,但在那些情况中,每次都被分入格兰芬多的哈利和斯莱特林学院的关系最好的情况也只是相互见面稍稍点个头而已。他承认,他从未深入地去将千年后的斯莱特林学院的各种规则进行了解。更不用说,这个世界,与哈利以前所经历过的有太多的不同。“我去把这个传言的真相给弄清楚。”

        “嘛,萨拉……”在哈利刚刚要离开的时候,戈德里克突然伸出手抓住哈利甩到身后的右臂,稍稍用力一扯便将哈利拉进自己的怀抱里,“确认这种传言也不急这一时嘛,难得我们都那么闲,”戈德里克湛蓝色的虹膜在阳光的照射下好像有光芒在里面跳动,哈利的瞳孔睁大了,“呐,萨拉,让我们来做些只有我们两个人才能做的事情吧。”

        “可,可是现在还是白天!”哈利冷静的声线里出现了一丝惊慌。

        “我想时间没什么关系的,”戈德里克露出了他独特的灿烂笑容,刚刚拉着哈利右臂的那只手转移到了哈利的背部,沿着紧实漂亮的背部曲线一路滑下,从袍子的下摆探进,指腹触碰到了隔着皮肤的脊椎,哈利的背部条件反射般地僵硬了。“毕竟对于经历过漫长的时光的我们来说,一天的时间只是一瞬而已。”向下的手指开始在尾椎周围打转,戈德里克的另一只手则从前方未扎进裤子的衬衫的下方伸进,开始寻找他黑发爱人胸前的可爱红樱。

        “歪理!”哈利红着脸说道,举起双手扯住爱人的衣领让他弯下身来,略带报复地开始啃咬戈德里克的唇。

        第二天,天空开始被厚厚的云层所覆盖,云层间时不时闪现的闪电和隆隆的雷声似乎预示着将有一场大雨倾盆。空气湿热的让人难受,低气压压得人全身乏力,所有人都盼望着赶快有一场痛快淋漓的大雨,好将这种粘腻的天气一扫而空。然而到了傍晚的时候,依然没有半滴雨水落下。

        虽然昨天因为戈德里克的索要,哈利没有立刻去斯莱特林找他们的老熟人把那个传言问清楚,但哈利并没有因为沉迷于快感中遗忘了这件事,因此今天,他悄悄地来到了地窖。

        哈利隐藏着身形和气息,往斯莱特林寝室走去。天边渐渐变成了深紫色,启明星的光芒在厚厚的云层中模糊得几乎不可识别。哈利知道他曾经的表姐罗伊娜,如今的丝特芬妮总是花大量的时间一个人待在斯莱特林寝室,要找到她比希欧多尔更加容易。而她,在哈利提出要见面谈点事后便把会面地点定在了只有她一个人居住的寝室里。虽然进入一位女士的卧房实在是不太合适,但因为是丝特芬妮她自己提出来的,哈利便也顺从了她的意见。

        哈利安静地来到进入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入口,几个一年级的斯莱特林学生神情惊慌地从入口出来,与他擦身而过跑掉了。哈利略微吃惊地转过头看着消失了的那些年轻的学生。

        入口在最后一个斯莱特林学生出来后便关闭了,但这不可能阻止身为地窖,乃至霍格沃茨真正的主人进入,哈利毫不费事地,便一路畅行到达了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这里,似乎正在举行什么派对。本打算直接绕行去找丝特芬妮的哈利,听着从公共休息室传来的音乐和似乎不太对劲的笑声,便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赫奇帕奇的那些孩子们告诉他的东西,哈利想了下,还是决定稍微看一眼。

        那些斯莱特林的学生们正在举办不正常的派对,哈利没想到他居然会运气那么“好”,巧合得这种事情居然被他亲自撞见。哈利感到大失所望,他气得嘴唇都忍不住颤抖……他们,那些斯莱特林高年级学生居然对新加入的成员说这种活动起源于他?!他什么时候有把这种……失态的,不成体统的,低俗的派对定为斯莱特林学院的传统了?!这群家伙就那么急于壮大纯血巫师的队伍吗?!

        那些斯莱特林的学生们在狂欢,他们没有注意到他们周围的蛇形的纹饰在纷纷逃走,整个休息室也在颤动,直到公共休息室的灯火突然不明原因的熄灭,他们陷入一片黑暗之中。而气坏了的哈利,已经抽身离开。

        [实在是……]虽然想要知道的事情已经知道了答案,但不能爽约的哈利依然继续向着丝特芬妮的寝室走去,[居然会弄出这些玩意儿!]哈利恼怒地想,[该死……怎么可能完全不在意呢?这毕竟也曾经倾注过我的心血……他们究竟要把斯莱特林和纯血的形象毁成什么样才甘心?!]不知是否该庆幸至少人们没有把这种事情算给整个霍格沃茨的哈利快步疾行,校袍扬起的后摆在他的身后发出猎猎的声响。

        “纳威!”星期一早上的时候,罗恩和赫敏意外地发现了平日里经常带着微笑的哈利居然生气了,他们俩偷偷的跑去找纳威,想要询问哈利究竟是怎么了,但纳威同样也不清楚。

        他是昨天晚上见到哈利回来后就发现他在生气了,虽然戈德里克似乎一直在劝哈利消气,但纳威不敢问肯定知道真相的戈德里克哈利究竟是怎么了。当罗恩知道纳威不清楚哈利究竟是为什么而生气的时候,想要去向戈德里克询问的罗恩也被纳威拦了下来。然后赫敏突然神情恐慌地尖叫起来,他们离考试还只剩下一个星期了!

        考试的时间一旦开始,似乎所有人都开始为了考试而焦头烂额起来,到快要进入考场的时候,学生们都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有学到一般,脑子里突然空空如也。当他们好不容易从一个考试中解脱出来,却立刻又有另外一场考试在等待着他们,在这样混混沌沌的状态中,考试渐渐进入了尾声。

        当然,一年级的考试不会令哈利和戈德里克感到为难,他们的目标是只要得到一个中等偏上的成绩就好了,无论成绩太好还是太坏,都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和讨论。不过在实际操作当中,他们俩还是发现,比起不知道答案而回答不了,明明知道答案却要故意变出给错误答案而且还有看起来错得很正常还要更加费脑子一些。戈德里克第一场草药学的理论考试就犯了一个小错误,他错误地将低难度的题目都回答错误而高难度的题目却全部答正确了,为此斯普劳特教授几乎是他们考完的第一天下午就去找了戈德里克谈话,让他注重牢固基础知识的部分,搞得戈德里克哭笑不得。

        霍格沃茨的期末考试对于丝特芬妮和希欧多尔来说同样没有难度,因此他们可以利用别人复习的时间跟哈利他们更多地聊聊,哈利通过向希欧多尔询问,证实了他所担忧的猜测,哈利叹气,他将冠冕还给丝特芬妮并没有达到他希望的效果。

        丝特芬妮有着她的前世罗伊娜·拉文克劳完整的记忆,作为有相同遭遇的哈利能够理解她的心情。但丝特芬妮的情况比起哈利要来得更加严重,哈利曾经是不断地困惑于自己究竟该是谁,然而丝特芬妮,她却固执地紧紧抓住曾经的自己,不愿承认现如今的自己,同样不愿承认她现在的家族。她虽然一如既往的优秀,实际上她却总是形单影只,即使她从来不缺乏崇拜和吹捧她的人。而这种情况,同样出现在她现在的家族中……

        哈利固然知道,拥有那样的记忆自然是非常难对过去的事情完全释怀,但丝特芬妮现在这种情况却是糟糕透了,哈利并不希望看到他曾经喜爱的表姐变成如今这幅状况。哈利同样也知道丝特芬妮清楚的明白她所执着的东西都已经不在了,她的父母、她的女儿、她的情人以及她的友人,都早已在漫漫时间中消逝。留下来的,只剩似乎永远不知所踪,寻觅着成为神方法的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和徘徊于霍格沃茨的属于她女儿的一抹幽魂,本应该是这样子的。

        希欧多尔的出现是个彻底的意外,而哈利的归来似乎让丝特芬妮更加难以放开她所执着的过去。丝特芬妮的愁思,在哈利将陈旧的拉文克劳冠冕还给她而她明明如此不情愿看到它却还要将其仔细藏好便得到了确认。冠冕毕竟只是作为罗伊娜·拉文克劳这个曾经的身份的一个象征物而已,哈利希望丝特芬妮能正视过去的自己,正视她现在的自己,但他自己和丝特芬妮谈,有的话题却很难进行,即使他们曾经那么亲密,身为男性始终还是有着不便之处。哈利揉揉他的太阳穴,他本来不打算破坏那个人如今的生活的……可哈利还是希望她能让丝特芬妮不要在那么悲伤下去了。

        三年级的考试刚刚全部结束了,安卡莎·史密斯走出教室后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她拨弄着她有些向内卷的短发,巴不得快点享受城堡外明媚的阳光。

        “你好,安卡莎·史密斯学姐?”哈利走到了安卡莎·史密斯的面前,带着优雅得当的微笑,“能稍稍打搅你一下吗?”

        “当然,”安卡莎·史密斯爽朗地回答道,“你是赫奇帕奇的温斯顿吧?找我有什么事呢?”跟着哈利走进一间空教室的安卡莎好奇地问道。

        “抱歉,稍微失礼一下。”哈利踮起脚,突然用十一岁的他短小的手遮住了安卡莎·史密斯的眼睛,惊诧的安卡莎在突然暗下来的视野中睁大了眼睛,接着,像是一直隐藏在她记忆深处的神秘匣子突然间被打开了,无数陌生而熟悉的场景一幕幕地在安卡莎眼前闪过,她的双膝开始发软,瘫坐到了地上,垂下了头。

        “你是萨拉,萨拉查·斯莱特林?而我是赫尔加·赫奇帕奇?”大概时间过了有半个小时之久后,安卡莎·史密斯抬起头来看着哈利问道。

        “你曾经是赫尔加·赫奇帕奇。”哈利带着歉意和愧疚回答道,“抱歉,因为我希望你能帮到丝特芬妮,所以擅自做了这个决定……”

        “我,呃,那么我现在依然是安卡莎·史密斯?”安卡莎看着自己的手掌问道,哈利点了点头,“而我曾经是赫尔加·赫奇帕奇……真巧啊,我现在居然和我曾经的母亲有着相同的名字。但为什么萨拉你想要我帮到那个斯莱特林的女生丝特芬妮·克莱沃呢?”安卡莎不解地问道,“难道她是……”安卡莎看着哈利那双翠绿色的眼睛,“她是娜娜是吗?”哈利颔首。

        “我明白了!”安卡莎爽快地说道,“虽然脑子还有些晕晕乎乎的,但既然是要帮助娜娜和萨拉你,那就绝对没有问题!不过小萨拉,你年幼时的模样还真是超级可爱啊!”安卡莎捏着哈利的脸颊愉快地说道。

        “安卡莎,要不要和我们去湖边野餐?”帕翠夏·斯坦森,一个和安卡莎同年级的格兰芬多女生在空教室里找到了她,她发现玩心大发的安卡莎正在把哈利塞进自己发育良好的胸脯蹂躏着哈利越来越翘的黑发,原本还在拼命挣扎的哈利渐渐丧失了力量。“安卡莎!”帕翠夏·斯坦森赶忙冲过去把哈利从安卡莎的怀中解救出来,“他都快要被你弄窒息了!虽然这孩子很可爱但也不能这么热情啊!”帕翠夏·斯坦森拿着她的参考书一边给哈利扇风一边斥责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88/20794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