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HP]平行交错 > 第26章清扫和舞会

第26章清扫和舞会

        出于安全考虑,而陪着好友波特夫妇的小儿子莱昂内尔·波特来见他那两位现在就就读于霍格沃茨一年级的朋友的小天狼星在看到哈利和戈德里克后大吃一惊,黑发的也叫哈利的男孩长得如此像是詹姆和莉莉的孩子,让小天狼星心疼地想起了那未活过一岁的,他的教子哈利。但令小天狼星更加印象深刻的是在他遭遇到那些奇怪的发着蓝光的怪物之后,出现在他脑中的似乎是另外一个世界的自己的记忆。

        在那个世界,他的教子哈利成功的活过了一岁,小矮星彼得却依旧背叛了他们,只是这回受难的不是隆巴顿夫妇,而是小天狼星最最好的两位朋友,詹姆和莉莉!那个世界的魔法界的遭遇似乎更加的惨烈,波特夫妇都死在了伏地魔的手中,而伏地魔则标记了他的教子哈利。

        因为波特夫妇的死,那个世界的小天狼星悲愤得丧失了理智,追杀叛徒小矮星彼得,结果却是自己含冤入狱……直到后来,在阿兹卡班待到几乎快要疯掉的那个世界的自己,终于记起了身为教父的责任,逃狱寻找哈利,虽相认了却……因为没能洗清罪行而不得不继续逃亡,那个世界的自己,直到死亡都没能给他可爱有温柔的教子一个期许的家,小天狼星每每想到这些记忆,都无比的痛心和懊恼,但对那个记忆里的他的教子,小天狼星的印象原本这个世界自己已经死去了的教子哈利要更加的深刻。

        即使丑陋的眼镜遮住了大半张脸,即使常年的营养不良让皮肤粗糙,即使永远凌乱的黑发下还有一道丑陋的闪电型伤疤,但这些在小天狼星的眼中都难以遮掩哈利本身遗传自他漂亮的父母的精致脸庞。但哈利还是不同于詹姆和莉莉,特别是那双和莉莉几乎一模一样的美丽绿眼睛,在人生挫折不断的磨砺中闪烁着的,绝不是莉莉的温婉和甜美,而是直入人心,令人为之心颤的充满魄力的眼睛。

        不过那个世界的自己,小天狼星有些对那个自己感到悲哀,阿兹卡班的经历似乎已经完全磨去了那个世界的小天狼星全部理智,他虽然看着哈利,却更多时候是透过自己的教子注视着逝去的好友们,他的眼睛,似乎已经无法看到波特夫妇去世后世界的变化了。明明,那个哈利也是那么惹人喜爱的孩子啊!但是那个世界的小天狼星,却直到临死前,才真正的悔悟过来……

        而眼前这个黑头发的,也叫做哈利的男孩,虽然他没有又破又丑的眼镜遮住了漂亮的绿眼睛,皮肤虽然病态的苍白但非常细腻,头发虽然也呈现乱翘的趋势却被精心的打理过,而小天狼星也没有在他的额头搜寻到那标志性的闪电伤疤,但他给小天狼星的感觉是,他就是他的教子哈利。

        至于另外一个,叫做加比的男孩也小天狼星感到颇为意外,他令小天狼星想起那次他和波特一家以及莱姆斯在对角巷游玩时擦身而过的那个俊美的金发男巫,那个看着莉莉的绿眼睛着迷被詹姆当做可能的情敌但莉莉却认为那个金发男巫之所以会这么看着她是因为他的爱人也有绿眼睛……看着就像是他教子的哈利的小天狼星,又看着疑似那痴情却爱人不在的俊美男巫的加比,想到当时莉莉的结论,小天狼星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小天狼星想要询问哈利,或是加比,然而莱昂内尔在有些不太方便,当哈利打开了他们的房子的房门,从室内铺面而来的灰尘让哈利和戈德里克都愣住了,仅仅不到一年时间没回来,这里面居然已经堆积了那么多的灰尘了……

        “恐怕今天不太适合招待客人了呢。”即使被扑了满面的灰,哈利依然能够保持着优雅的姿态,平静的将门重新关上,“我和加比得先进行大扫除才行。”

        “没没有关系的,我要帮忙!”莱昂内尔笑着立刻积极地举起手说道,“哈利我来帮你们打扫!”

        “这么大的屋子用麻瓜的方法得清理多久?”小天狼星开口说道,“我也来帮你们吧。”

        不过即使是在打扫的过程中,小天狼星也没有任何机会询问哈利,但是他发现这是个非常敏锐的孩子,每当小天狼星落在他身上的目光超过五秒,哈利就会立刻转过头来,看着他。然而每每当小天狼星想要开口,莱昂内尔总是窜出来,拿着各种他觉得稀奇古怪的东西来询问哈利,在天完全黑之前,他们终于打扫完了这比外面看起来还要大得多的房子,小天狼星甚至都要怀疑这也是一栋魔法建筑了。

        哈利则烤了小点心来感谢小天狼星和莱昂内尔的帮忙,一身疲惫的他们只是洗了洗手和脸,便进行了一次迟来的下午茶。品尝着烤得恰到好处,口味细腻而奇妙的美味点心,小天狼星有种这样的味道无比熟悉的感觉。在关于他那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的记忆里,在为数不多的在布莱克老宅里和教子哈利独处的时间里,那个哈利也曾给小天狼星做过点心。然而小天狼星似乎没有那些点心的味道的记忆残留,至少在此之前他无法回味。可是现在,小天狼星觉得那个世界的他的教子哈利,所做出来的点心也一定是这么美妙的味道,而那味道,一定就是这个样子的。

        夜幕彻底降临了,莱昂内尔高兴地带着戈德里克负责打包的没吃完的点心和哈利他们挥手告别,当两个人的身影完全融入夜幕之中后,这栋门前有着苹果树的房子的门关上了,而房子里,瞬间呈现出来和莱昂内尔和小天狼星刚刚见到的完全不一样的景象,恢复了正常模样的戈德里克将同样变回来的他的黑发爱人推倒到沙发上,热烈地吻着。客厅的水晶吊灯闪了一下,然后彻底熄灭了。

        这是一场绝妙的宴会,所有的宾客都穿着华美的礼服,宴会上提供的是美味的珍馐,悠扬的音乐在耳边萦绕,装饰在墙壁上的,华丽而气派的一面面镜子里,映出辉煌的灯火,随着音乐旋转着的人们。

        对于大部分的受邀请的宾客来说,这只是历史悠久的魔法家族西尔维斯特其中一位家族成员的生日宴会而已。但受邀的宾客之一的卢修斯·马尔福,却激动得连端着红酒的手都在止不住的颤抖。恐怕这里所有的宾客里只有他一个知道,卢修斯得意的心想。

        因为根据马尔福家族流传下来的记载,由于斯莱特林家族最后的家主萨拉查·斯莱特林生的是女儿,所以斯莱特林家族其实已经没有真正意味上的直系了。而西尔维斯特家族,其实是斯莱特林家族旁系中离萨拉查·斯莱特林他们那一脉最接近的一支。至于冈特家族这个已经无比残败的家族,若不是有着萨拉查·斯莱特林本人的血脉,这个家族连斯莱特林的旁系家族都算不上。

        不过,虽然说这是生日宴会,但西尔维斯特家族根本没有说明究竟是家族里的哪一位成员在七月三十一号过生日。卢修斯品着红酒,灰色的眼睛却在四处打量着宴会所有的参与者。他看到了希欧多尔·西尔维斯特,这个英俊的就读于霍格沃茨斯莱特林学院的四年级学生,他正在与克莱沃家的大小姐丝特芬妮共舞。

        希欧多尔·西尔维斯特,虽然看外貌他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但在纯血家族间的流传着他才是现在西尔维斯特家族的家主,平时在公众场合代表西尔维斯特家族出席的阿尔杰·西尔维斯特则是西尔维斯特家族的前任家主。据比较熟悉西尔维斯特家族的人透露,希欧多尔·西尔维斯特是在几年前突然出现的,但当时还是家主的阿尔杰·西尔维斯特和希欧多尔见面后便将家主的位置转让了给他。

        卢修斯晃了晃水晶酒杯里面的红酒,阿尔杰·西尔维斯特的如此举动的原因恐怕只有西尔维斯特家族内的人才知晓。马尔福家族在历史上曾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和西尔维斯特家族交往密切,马尔福家族的第一位家主,菲利克斯·马尔福曾经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得力助手,在萨拉查离开后,菲利克斯便继续带领他们家族的人和其他的巫师,与麻瓜们周旋,一代代地维护着巫师的利益。

        想起这里,卢修斯露出一个假笑,现如今,那些自以为是的魔法界的新来者,甚至包括像韦斯莱这样的一批堕落的历史悠久的纯血家族,说什么巫师里没有贵族?萨拉查·斯莱特林本人的公爵称号可是征服者威廉一世亲自册封的。

        在魔法界彻底和麻瓜世界隔离之前,不少纯血的巫师家族可都有被英国一代代的国王册封为贵族的。波特家族有着伯爵的称呼和封地,布莱克家族甚至有一个成员成为了当时一个迷你国的国王,马尔福家族当然曾也有着子爵的称谓。只是当魔法界彻底封闭后,马尔福家的先祖们就立刻抛弃了这由麻瓜君王所赋予的头衔罢了。就连韦斯莱家族的先祖,也曾有过一个男爵的称谓。不过如今,还有谁会在意着这些历史呢?

        卢修斯·马尔福的视线漫不经心地在宴会厅游荡,他看到了克罗克的家主和他那嘴巴有些儿长歪了的女儿,这个男人刚刚还来和他套近乎,这个大卢修斯马尔福两届的斯莱特林学院的学长,一直努力想要把那个傻乎乎的女儿变成为马尔福家的少夫人。

        卢修斯·马尔福自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比起这个傻兮兮的姑娘,帕金森家的女儿潘西·帕金森虽然长得像是一只狮子狗,但她至少还比较聪明,而且是真心迷恋德拉科,不过帕金森家的女儿也不会成为马尔福家未来的夫人,因为德拉克·马尔福已经和格林格拉斯家的二小姐订婚了,那个女孩虽然没有足够的自己的主见,但在这圈同龄的纯血中是卢修斯最满意的儿媳妇的候选人了。

        不过最近,卢修斯听到一个不太好的消息,他卢修斯·马尔福的儿子,马尔福家族未来的家主,对同年级的赫奇帕奇的一个麻瓜出生的男孩产生了好感。虽然听说那个男孩长得很不错,也很优秀的样子……但终归还是个泥巴种罢了。

        因为这个传闻,卢修斯有让他的妻子纳西莎对德拉科进行旁敲侧击,获得德拉科自己知道的关于那个赫奇帕奇男孩的消息。纳西莎向卢修斯转告他们儿子的回答,卢修斯得知那个那个男孩名叫哈利·温斯顿,是被一家麻瓜收养的孤儿,因此不能确定他到底是不是泥巴种……和德拉科同龄的男孩,那个时期出生的小巫师,确实会因为食死徒的横行而与亲人流散或是永别,成为孤儿。

        就算那个赫奇帕奇的男孩真的是麻瓜出生的话,德拉科感兴趣让他玩玩也就算了,反正现在他还不到结婚的年龄,但愿德拉克那小子知道分寸,别把那个赫奇帕奇的男孩的肚子搞大了,对他动真情了就行。

        卢修斯继续晃着他的水晶酒杯,透过红宝石般的液体看着变得扭曲的人们,突然间仿佛有道夺目的光牢牢地禁锢住了他的视线,卢修斯的目光顺着那并不存在的光芒看去,西尔维斯特的前任家主阿尔杰站在那里,但卢修斯肯定那个吸引他目光,甚至是舞厅里所有人的目光的人绝对不是他。阿尔杰·西尔维斯特稍稍挪动了脚步,改变了位置,让卢修斯能够看到到这位西尔维斯特的前任家主露出极其恭敬的模样,而刚刚他后面原来还站着一个人,那是一个有着带卷儿的漆黑长发的少年,看起来甚至不到十六岁。

        距离太远,卢修斯无法看清那个少年的模样,只能看出他包裹在袍子下的略显消瘦的漂亮身材,卢修斯的大脑却自动勾勒出了一副优雅而美丽的容貌,那是个只是站着都充满无比魅力的人。和宴会的其他宾客相比,那个黑发少年穿得比任何人都朴素,没有金银丝线的绣花,没有大颗宝石制成的饰物,也没有华丽的暗纹。那个少年的袍子是近乎黑色的深蓝色,仅有一圈细的宝蓝色的滚边,但袍子面料的表面似乎笼罩着一层淡淡月光般的光辉,卢修斯不知道这是不是也是他的错觉。

        似乎是注意到了人们注视的目光,那个黑发的少年转过头来,轻轻颔首,对因为他的到来而统统停下动作的人们露出礼貌而高贵优雅的笑容,然后转了回去,继续和阿尔杰·西尔维斯特低声交谈。卢修斯隐隐觉得,他似乎看到了这个少年有着一双绿的惊人的绿眼睛。

        仿佛所有的人都跟卢修斯·马尔福一样,愣神了一段时间后才回过头来,人们忍不住开始纷纷讨论这个神秘的少年究竟是什么人。舞厅里的音乐还在演奏,渐渐的有一些人重新回到了舞池,继续旋转。卢修斯突然发现,那个神秘的黑发男孩不知何时牵起了之前还是希欧多尔·西尔维斯特的舞伴丝特芬妮·克莱沃的手,进入了舞池。

        丝特芬妮是个十五岁的霍格沃茨女生,而且还是斯莱特林的级长,如果不是听说这个女孩的性格极难对付,就算大德拉科四岁她也是卢修斯心目中最合适的未来少马尔福夫人的人选,虽然格林格拉斯家族的历史比克莱沃家族的历史更加久远,但如今克莱沃家族在魔法界的地位远远要高过格林格拉斯家族。

        卢修斯看着那两个都是黑发的年轻人在舞池中旋转的,他突然发现那个黑发少年虽然远看上去显得身材非常修长,但实际身高并不是很高,也就一米七多一些,站在丝特芬妮·克莱沃小姐身边,他也仅比十五岁的克莱沃小姐稍微高那么三英寸左右。

        “那可是个黑发的尤物啊。”牵着女伴的手从舞池里退出来,走到卢修斯·马尔福旁边的斯坦普的家主费兹捷勒·斯坦普,在自己的舞伴嫣然一笑离开后,开口说道。

        “克莱沃小姐?那确实是一位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卢修斯露出他惯例的假笑,说道。

        “不不,我是说和克莱沃小姐一起共舞的那个少年,”斯坦普先生摆摆手说道,“当然不是指那个少年的容貌长得多么惊世绝伦,虽然他确实有着很漂亮的脸蛋,但现在好几个家主包养的男孩都比他美艳。”

        “那么是什么让斯坦普家主您发出如此感叹呢?”卢修斯用他懒洋洋的声音问道,“既然你都没有对那些无比美丽的男孩们发出如此赞叹的话。”

        “哦,您必须亲自凑近看后才会明白我全部的感受,”斯坦普先生神神秘秘地回答道,“那个少年,那双绿眼睛,恐怕连消失踪影的大精灵们都不会有那么美丽的眼睛,而他的气质,更是无与伦比。”

        “所以?斯坦普家主您看上他了?”卢修斯笑着问道。

        “哦,我可不敢,”斯坦普家主笑了笑说道,“您没有听到那边的讨论吗?据说那个男孩在西尔维斯特家族有着绝高的地位,我可不想摊上麻烦。”

        “摊上麻烦么?”卢修斯突然很想看清楚这位被斯坦普家主成为尤物的少年究竟到底是什么模样,他放下了水晶酒杯,对着坐在一圈软椅上和其他贵妇们闲聊的他的妻子,纳西莎笑笑,纳西莎便很快起身,笑着和她的朋友们暂别,和卢修斯牵起手,一同走进了舞池。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88/20794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