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HP]平行交错 > 第102章伤及无辜

第102章伤及无辜

        对于年轻的学生们来说,转移注意力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任何一个当前有意思的事情都能迅速地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因此教授们想要让学生们花更多的注意力到学习上可不容易,昨天仍旧在讨论霍格莫德的他们今天却讨论起越来越近的万圣节起来了。

        比如赫奇帕奇学院学院的学生,他们打算在吃完学校的万圣节大餐后,在赫奇帕奇公共休息室举办派对,他们甚至已经得到了斯普劳特教授的批准了。不过赫奇帕奇学院的学生还在讨论着派对该如何安排。

        纳威把自己的下巴抵着学院长桌无精打采地发着呆,他没有兴趣加入关于派对的讨论之中,也没和正小声的说些什么的哈利和戈德里克一起聊天。他们这个年级刚刚经历了一次灾难级别的魔药课,那堂课的斯内普前所未有的恐怖,而纳威偏偏还成了斯内普的炮火的集中攻击目标,这让这个有着名誉救世主头衔的纳威现在还精神低迷,还时不时控制不住地大抖。他什么都没有心思做,因此看着前面丰盛的食物,他也一点儿都不想碰。

        “居然会那样……”听完戈德里克的讲述的哈利微微拧起眉头低声说道,虽然拿着刀叉目光却完全没有在食物上停留。而戈德里克则更加专注于和他的绿眼睛爱人的谈话,完全把吃饭这件事情给忘记了,直到一声尖叫响起让整个霍格沃茨礼堂都乱了套。

        “扎卡赖斯!!”尖叫起来的是苏珊和汉娜,哈利和戈德里克立即停下他们的讨论飞快地扭头,发现扎卡赖斯史密斯连人带椅子一同摔到了地上,脸色发青,眼白充血,口吐带血丝的白沫,看起来像是中毒了。

        “看起来像是中毒了,他刚刚吃了什么?”

        “所有人都不要碰桌上的食物,让出空位给教授们进来。”哈利和戈德里克同时喊到,成功地控制住了被惊吓得失控的赫奇帕奇学生们。而没一会儿,刚才冲向教师席的赫奇帕奇两位级长已经领着教授们赶过来了。邓布利多从斯内普那里拿到一瓶解毒剂给扎卡赖斯史密斯灌下去,庞弗雷夫人虽然已经通知了,但她还没有到达,然而解毒剂似乎没起什么作用,扎卡赖斯仍在痛苦挣扎,直到邓布利多又往他身上丢了几个魔咒之后,他才暂时缓和下来。

        “阿不思,难道是……那种毒药?”麦格教授忧心忡忡地看着躺在她变出来的垫子上的男生低声询问道。

        “恐怕是那个东西,”邓布利多沉重地点了点头。“但究竟是如何……”

        “情况究竟怎么样了?”在扎卡赖斯史密斯接受抢救的时候,其他的被教授们保护起来的学生们努力地伸长脖子跳起来想要知道事态的发展。居然有学生在礼堂里被毒倒,这实在是太恐怖了,虽然斯内普一直威胁说会在某个人的南瓜汁里面下毒来检测他们的魔药水平。但梅林的开裆裤啊!当时就连斯内普都吓傻了好不好!

        “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毒死扎卡赖斯?”

        “是啊,就算是那家伙说话经常不经过大脑,但也不至于杀人灭口吧?”

        “就是就是,他怎么看都没重要到值得出手杀他的程度。”看不到事情进展的学生们,便开始小声地讨论起来。

        “大概因为他是史密斯家族的纯血巫师,据说现在史密斯家族除了扎卡赖斯,便几乎没有其他的年轻人了。”

        “可是史密斯家族的应该没有树什么想要将他们断子绝孙的死敌吧?史密斯家族已经好久没有什么可以作为谈资的动作了。据说从我爷爷那辈开始……”

        学生们小声讨论着,显得忧心忡忡,而哈利在再次看了扎卡赖斯刚刚所坐的位置,心中突然有了答案。

        [戈德,那……恐怕是针对你的。]哈利开启了只属于他们俩的意识连接对戈德里克说道。戈德里克有些诧异地顺着哈利的目光看过去,然后明白了。扎卡赖斯今天坐的位置,是他平时习惯坐的,不过今天他们来得晚了一些,那个位置已经被扎卡赖斯史密斯给坐了,到账他无辜被牵连。但究竟是何人想要毒害戈德里克,又是如何下毒的?两位创始人心中有嫌疑人但他们需要找出证据。

        霍格沃茨的所有家养小精灵都被盘问了两次,一次是霍格沃茨的创始人们,另一次则是霍格沃茨的现任校长和教授们。着这让本来就哈很自责的家养小精灵们羞愧得有些歇斯底里了。可没有一个家养小精灵有被查出被人或其他生物控制了的迹象。找不到凶手,这让所有霍格沃茨里的人都忧心忡忡。

        不过,和哈利他们不同,以邓布利多为首的霍格沃茨教授将怀疑的对象指向了食死徒,因为扎卡赖斯中的那种毒,曾经有一段时间是食死徒特别喜欢使用的一种毒药。

        那天霍格沃茨里的所有食物都受到了检查,不仅使扎卡赖斯史密斯中毒的那顿的食物全部被清除,现在霍格沃茨所有的食物都必须检测确认无毒后才可以食用。

        而扎卡赖斯史密斯,在教授们和医疗翼的护士长的共同努力下情况稳定了下来,但由于担心他身上会发生中毒的后遗症,他被送去了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住院治疗。但由于几天都没有关于他的消息传回霍格沃茨,以至于都有人猜测扎卡赖斯已经死了。不过预言家日报上倒也没有报道有霍格沃茨学生死亡的消息,反而有关于某个在圣芒戈住院的魔法部官员在病房中被谋杀的消息。

        这个万圣节,注定不会过得多么顺心。到了万圣节前夜那天,扎卡赖斯史密斯依旧没有回到霍格沃茨。可见他中的那种毒的毒性相当的厉害。而令扎卡赖斯中毒的毒药,被发现涂在他使用的那个杯子上……下毒的杀手甚至注意到了戈德里克的一个饮食习惯,在吃东西之前,戈德里克总会先喝一口饮料。当然,大多数时候,戈德里克会选择来一杯上好的红酒,而非南瓜汁。

        假如那天是戈德里克坐在那里,选择先喝一口南瓜汁而非像扎卡赖斯史密斯那样依旧吃了些食物才喝饮料的话,戈德里克会有更严重的中毒症状。更何况,那种毒药选择得那么有针对性。

        通过对伊格诺图斯带来的毒药样本进行检测,这份魔药中的某些成分加得有些太多了,但那却不是因为制作者的水平问题,而是……那几种魔药成分的增多,会对有着狮鹫血统的戈德里克的身体造成的伤害更大。即使戈德里克是一个活了一千多少的巫师,但他仍旧是人,即使戈德里克是现今唯一的六翼羽蛇神的伴侣。而身为戈德里克的伴侣,现今唯一的六翼羽蛇神的哈利则对指向爱人的谋杀惴惴不安,或许是因为他见过了太多的他所重视人的死亡,使得他更加无法接受自己所爱之人可能的死亡。

        若是可能,哈利想要寸步不离地消除戈德里克他遇到的危险,可他同时又担心戈德里克因为这种行为而生他的气。这样的保护,对于男性来说,实在是有些太伤自尊,若是换成哈利他自己,他也会不高兴。

        虽然,戈德里克的想法哈利无法自信地说自己肯定清楚……哈利甚至没有勇气去赌他的爱人戈德里克能否接受他这样的保护。哈利只好退而求其次,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监视以学生名义混入霍格沃茨的菲洛米娜女神那里。

        然而,在哈利重点关注菲洛米娜女神的时候,戈德里克主动跟着哈利甩也甩不掉。哈利不确定戈德里克是否明白他的打算才这么做的,这实在是不太好判断,因为平时戈德里克就非常粘着他了……

        哈利和戈德里克,他们的相处模式在其他人眼中看来并没有什么变化,但作为当事人之一的戈德里克清楚哈利为了他,几乎推掉了所有六翼羽蛇神需要做的工作。原本都是哈利离开霍格沃茨去完成的工作,哈利都把它们丢给了他的神明下属们处理。对此戈德里克有小小的开心,哈利早应该这么做了,这样他的绿眼睛爱人不用那么辛苦了。

        不过,戈德里克未曾告诉哈利,其实哈利并不他自己所认为的那么不了解戈德里克。哈利猜测的不错,被迫接受爱人细致入微的保护让戈德里克会觉得自己自尊心受挫,但是他还是有足够的理智能够清楚的知道这是因为哈利爱他。戈德里克一点儿也不觉得他自己的心思难猜,对其他人姑且不谈,对自己所爱的少年模样的绿眼睛神明,戈德里克所有的想法源于他的爱恋,他对于哈利的最浓厚最炽烈最深情的爱。

        戈德里克同时相信,他和哈利,他们俩对彼此的爱是不分高低的,而哈利其实对情感也并不真的迟钝得无可救药,只是,他实在是太自卑了。

        在戈德里克看来,千年的时光并未改变他的爱人,即使哈利外貌发生了变化,但他的内心却没有变。或许因为他是时间的主人,所以最强大的时间都拿哈利无可奈何,即使表面看起来哈利比他们分别的时候看起来自信多了,可对待他们的爱情上,哈利却依旧自卑得让人难以想象。

        虽说爱情让人卑微,但若是说这位平行世界里的魔法界的救世主或是所有魔法界的蛇祖对自己能够得到爱情极其不自信,恐怕放眼观遍整个魔法界,甚至包括各种魔法生物,都不会有多少位相信这个说辞。然而这绝对是事实。

        十月三十一号那天,过早冷下的今年在这一天中午下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当霍格沃茨的午餐结束的时候,外面已经变成了鹅毛大雪。到了下午,依旧葱茏的草地被白雪所覆盖,仅剩下短短的草尖儿还看得出来。

        下午三四点的时候,气有些回暖,刚刚有些融化的雪却因为傍晚的来临再次降低的温度重新凝结,结出了一层薄薄的冰片。教授们忙着清除一些重要地方的积雪,但似乎所有人都忘记了冻结在城堡大门外的薄冰。

        当哈利和戈德里克以及其他刚刚上完草药课的赫奇帕奇们一同回到城堡时,恰好看到了其他同样也刚刚上完今天最后一节课的学生们利用万圣节晚宴开始前的这段时间跑出城堡,这些孩子真是兴奋过度了,他们飞奔着跑出大门,然后滋溜溜地在石板上凝结的薄薄的冰层上滑倒,然后滚成一团。

        “哈哈,这些孩子还真是够有活力的!”戈德里克灿笑起来说道,但不容易听出他究竟是褒义还是贬义。另一些学生则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戈德里克,在他们认知中才三年级的他这样的用词实在是太奇怪了,摔到了的那些学生中可是有六七年级的学长呢!

        学生们把目光越过鞋子踩在雪地里打滑了一下的大难不死的男孩纳威,落在哈利身上。然而身为霍格沃茨内人尽皆知的“加比盖里”的男朋友,哈利对于戈德里克的这个用词却没有任何表示的样子,他只是嘴唇有些过分苍白,看起来也不是很精神地被戈德里克用他的斗篷罩住,似乎这突然温度降幅过大的天气让他很不舒服。

        “哈利你真的不需要去让庞弗雷夫人看看么?”纳威担心地问道,这似乎证实了人们的猜测。而对于朋友的关心,哈利摇了摇,谢绝了纳威的这个建议。而戈德里克则向拉文克劳的万事通赫敏解释哈利显得不舒服是中午被冻着有些感冒了,并不是什么大事。但对于戈德里克的这个说法赫敏很不满意,因此一直进到霍格沃茨礼堂,她还在教训戈德里克绝对不能一点儿小病就掉以轻心,即便只是一点轻微的感冒。直到他们走向不同的学院长桌时,赫敏还高声提醒哈利一定得去看病。她甚至威胁他们俩如果不照做的话她就向丝特芬妮告状。

        “女性真的是非常恐怖的生物。”当哈利和戈德里克终于入座时,贾斯汀芬列里同情地对他们俩说道,紧接着贾斯汀就被坐在他旁边的苏珊用书敲了脑袋,他立刻成了取代哈利和戈德里克成为赫奇帕奇最值得同情的男生。

        戈德里克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在他给他的黄油面包抹上花生酱的时候,戈德里克捕捉到了来自将自己伪装成拉文克劳新生的混沌女神的刺得人难受的目光。在捕捉到混沌女神那一瞬的目光后,戈德里克觉得自己明白了为什么那位神明为什么是选择保守的使用毒药来向他复仇而非是使用她更为擅长,也更加强大的神力了。即使她不惜一切地来到人界向戈德里克复仇,她仍极度地畏惧着身为六翼羽蛇神的哈利。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88/20795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