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HP]平行交错 > 第115章 任务分配

第115章 任务分配

        戈德里克极其简洁地介绍完情况后,霍格沃茨的校长办公室陷入了令人窒息般的难受的凝重氛围之中,。这里每一张有着孩子容貌的脸露出的,却都是不属于孩子的表情。然而邓布利多实在是想不出,假如这里的其他几位也是来自千年前,除了四巨头和霍格沃茨第二任校长的希欧多尔,包括纳威在内的这几位又该和千年前的哪位对应起来。

        “针对萨拉的诅咒,具体是哪方面?”丝特芬妮问道,虽然她看着戈德里克的眼神更像是想迁怒戈德里克准备丢一打恶咒好好发泄一下,不过令戈德里克感到庆幸的是,丝特芬妮没有这么做。“虽说萨拉他拼了命地保留下自己的人格,但这个范围实在是太宽泛了。”

        “确实,”戈德里克答道,“目前那个诅咒所针对的具体方面我们还没有找到,”戈德里克苦恼地抓了抓他的金色短发,“即使萨拉他教过我一些技巧,神明的诅咒还是相当的烦人。不过我有一个猜想……”

        “快说吧戈德里克,别卖关子了!”戈德里克刚刚闭嘴,安卡莎便催促道。邓布利多给在他办公室里的每一个人都准备了一杯茶,密切关注着狮祖和曾经的獾祖鹰祖的谈话。

        总比别人慢一拍的纳威坐在里邓布利多最近的座位上异常的紧张,虽然邓布利多什么问题都没有问他,纳威还是不断地想万一被问到了该怎么回答。

        [算了算了不想了!]纳威像抖身上的水的狗狗那样摇着脑袋心想,[就算说明了我的真实情况也帮不上哈利……]

        “说实话我不是很确定……”戈德里克蹙眉说道“不过我认为有这种可能,因为萨拉他……毕竟萨拉他不愿伤害他所在乎的我们哪怕是死也不愿意让自己的人格被神格所吞没,所以我认为这就是那个诅咒所作用的地方。”

        “狮祖的话我完全理解不了啊!”困惑不已的纳威低声自言自语道。

        [狮祖的这段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金尼抱着自己的双臂思考着,[诅咒的目标是哈利的对重要的人的在乎么?好像并不仅仅是这个意思……]

        “是‘爱’?”赫敏思索了好一会儿,想戈德里克确认道。

        “嗯,至少我个人认为是这样,”戈德里克肯定地回答道,“除了萨拉他,其他的神明似乎都无法产生“爱”这种情感,虽然他们也会有情人,有父母子女。但维持那些关系的,却不是名为爱的这种情感。”

        “是吗?”安卡莎仔仔细细地思考了一番戈德里克的话,问道。那么戈德里克你怎么解释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对萨拉他的照顾?”

        “是责任感,而非爱,”戈德里克回答道,“伊格诺图斯他自己也承认自己已经失去了爱这种情感了,即使是对亲人的关爱也是如此,但因为萨拉是他的后裔,因此出于责任感伊格诺图斯会照顾萨拉,而由于萨拉他的理念与伊格诺图斯恰好相符,因此伊格诺图斯才会选择协助萨拉。”

        “有点让人难以想象。”弗雷德说道,看向他的双胞胎兄弟。

        “是啊,没有爱的话……”乔治赞同地说道,“连喜好这种情感本身就没有那多枯燥啊!”

        “不,喜好这种情感神明应该还是有的,”丝特芬妮说道,否定了韦斯莱双胞胎的猜测,“应该是他们的情感仅仅是停留在喜好这一个层次,而未到爱。而且我估计,大部分的神明是鄙视或厌恶爱这种情感的。”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罗恩嘟喃道,“既然神明大多没有爱这种感情为什么还有爱神这种神明的存在?”

        “也有可能不存在啊,”金尼对他小哥哥的说提出异议,“也许就连赋予人类爱情的这种神明只是人类自己臆想出来的。”

        “不不,金尼,爱神是真的存在的哦!”安卡莎笑着摇头道,“先前导致霍格沃茨女生疯狂的事件中原因就是与洛哈特偷来的前任的爱神的遗物的有关哦!”

        “洛哈特?!”听到这个名字让罗恩他们普遍做出了想吐的表情。

        “那件遗物对当时的事件造成的影响是什么呢?”邓布利多也开口问道,虽然去年的那个时候他查出了事件是与霍格沃茨的吉德罗·洛哈特有关,但那个事件今天回想起来依然谜团众多。

        “应该是将那些女孩心中爱慕的情感给放大了,”丝特芬妮语气中略带嘲讽地说道,“而且因为那些女孩们心智还未成熟,这样突然过于强烈的情感让她们行为因此失控,做出以往即使在心里偷偷喜欢,也不敢真正去接近这样的行为。”丝特芬妮这么说的时候,目光特地在戈德里克和希欧多尔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这两个都不是容易接近的人。戈德里克是眼里只有他的萨拉其他对他的爱慕全都无视掉;而希欧多尔,或许是因为继承了一半来自哈利的血的缘故,希欧多尔接收别人对他的爱慕的迟钝度几乎和哈利相当,如果不是那次事件,希欧多尔大概还没有意识到居然有那么多女生对自己有着好感。

        “也许对神明来说,操控爱情看着人类痛苦荒诞的演出是非常有趣是事情。”丝特芬妮用十足的现在所谓的斯莱特林语气说道,不过阿不思·邓布利多倒是没有见到萨拉查·斯莱特林本人用这样的令人不适的语气说话,或许是他将毒牙藏了起来,但看似温和无害的蛇类即便是看不到毒牙也不会因此而减弱其本身的致命性。而这条可以轻易致命的毒蛇却并未像长久以来所传说的那样,邪恶冷酷。霍格沃茨的四位创始人的感情也并未化成对彼此的仇恨。

        事实上,罗伊娜·拉文克劳对萨拉查·斯莱特林极致的关心让邓布利多感到很奇怪,虽然萨拉查·斯莱特林和戈德里克·格兰芬多是伴侣这个事实足够令人震惊了,但罗伊娜·拉文克劳和萨拉查·斯莱特林之间同样也可以发现非同一般的感情,难道……这涉及到了一段纠葛千年的三角恋情吗?邓布利多猜测道。

        “仔细想想,对神明来说,爱,尤其是爱情确实是个恐怖的东西呢。”安卡莎说道,“如果没有爱情,库库尔坎·斯莱特林就不会依恋爱人想要留在人界而被处决了。”

        “嗯,对大部分的神明来说,一定认为为了爱情放弃生命是不可理喻的事情。”丝特芬妮赞同地说道,“对了,赫尔,你不是会做那种可以压制爱意的魔药吗?”

        “娜娜你是指……普林斯家族的那个配方么?”安卡莎想了一小会儿明白了,“我确实是学会了,但……且不说是不是真的可以暂时缓解小萨拉的症状,那种魔药中使用的好几种草药和魔法生物现在都已经灭绝了,要找到可以用的替换材料可不太容易呢。当然,还有,戈德里克你是很重要的一点。”

        “我?”越发心不在焉的戈德里克在听到自己名字后有些疑惑地看着安卡莎,没有反应过来她是什么意思。

        “当然是你!”丝特芬妮冷冷地扫了戈德里克一眼,“毕竟你是萨拉的爱人,所以由你来决定要不要使用这种魔药。如果这种魔药对神明也能起作用的话,虽然萨拉他还会记得你们之间是爱人的关系,但没有爱意会让萨拉他很可能变得冷漠,因此……”

        “但魔药的药效并非是永久的不是吗?”戈德里克迫不及待地打断了丝特芬妮的话,“我同意进行这个方案的尝试,只要萨拉他不会继续恶化甚至出现好转迹象,我们就有更多的机会来彻底解除他所中的诅咒。虽然大概之后我会郁闷一段时间,但这个决定我不会后悔。”

        “既然戈德里克你同意的话,赫尔,制作魔药的事情就拜托你了。”丝特芬妮扭头对她的闺蜜说道。

        “嗯,虽然挺有难度,不过我会竭尽全力做到的!”安卡莎果断地答应了丝特芬妮的这个安排。

        “我需要调出萨拉近期在霍格沃茨接触到的人的记录,估计工作量很大,赫敏,我需要你们的协助。”丝特芬妮接着对赫敏他们说道。

        “好的!”赫敏他们点了点头,“不过我们是如何查询记录?是挨个学生调查么?”金尼提出了他的疑问。

        “不必,其实你们在霍格沃茨的每个细节霍格沃茨都会有记录,只是不会进行细致的筛选和分类。”丝特芬妮回答道,“不过结合从侧面调查在近期表现异常的学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这样我们倒是可以缩小不少范围。邓布利多教授,近期有没有学生离开霍格沃茨?”

        “上报到我这里的没有,”邓布利多回答道,“能连接到外面的密道最近也封闭了,因此能够靠自己自主离开霍格沃茨的学生数量应该为零。”

        “但如果是被某个和萨拉敌对的神明利用就不好说了是吧?”戈德里克说出了邓布利多没有说出来的话,“罗伊娜,我估计伤害了萨拉的神明很可能是采用附身的方式,先前用神明对我用过,就是那个米娜什么的妹妹。”

        “米娜是谁?”丝特芬妮对戈德里克提到的这个名字感到迷惑。

        “就是这个入学引起轰动的那个女生,她其实是和萨拉他们敌对那方的女神。怎么?你们都完全没有印象了吗?”戈德里克解释道,却换来众人更加迷惘的表情。

        “也许因为戈德里克你是萨拉的的伴侣所以才能记得住这些。”安卡莎用稍微轻快一些的语气说道。

        “调查学生的近期情况的话我们可以来做。”弗雷德自荐道。

        “我们一定会干得让你们满意的!”乔治接着保证到。

        “姑妈,让我和韦斯莱双胞胎负责这部分吧。”一直沉默的希欧多尔说道,“双胞胎的人缘很不错,不过斯莱特林学院可能会难以覆盖,所以我来负责调查斯莱特林的学生。”

        “这样的安排听起来很不错,”邓布利多赞成地说道,“我可以来调查教授们是否有嫌疑。赫奇帕奇阁下……”

        “还是称呼我为史密斯小姐吧,”安卡莎挥了挥手说道,“有什么事?”

        “您需要西弗勒斯做助手么?”邓布利多问到。

        “西弗勒斯?”安卡莎似乎一下子没能明白过来这个听起来很耳熟的名字的主人是谁。

        “就是现在的魔药教授斯内普!丝特芬妮一脸嫌弃地解答了安卡莎的的疑问。

        “原来是他啊。”安卡莎的表情同样变成了明显的厌恶。邓布利多为遭到鹰祖和獾祖同时厌恶的斯内普捏了把汗。

        “霍格沃茨这边就拜托你们了。”戈德里克站了起来说道,“我该回到萨拉身边了,就算有伊格诺图斯在,我还是不太放心。”

        “你自己小心点。”丝特芬妮回应道,她和安卡莎立刻同意了戈德里克的决定。

        “啊,麻烦稍等一下,”还是拿不定该怎么称呼戈德里克的赫敏连忙喊到,拦住了即将离开的戈德里克,“这是卢娜给哈利的护身符,”赫敏掏出了之前卢娜让她代为转交的东西,“虽然我没有检测出这有什么效用,不过也没有检查出有害的魔法。请麻烦把它带给哈利吧。”

        “赫敏,麻烦你替我和萨拉转达对卢娜的谢意。”戈德里克用他的蓝眼睛注视了卢娜的礼物一小会儿后接过了它,说完便匆匆离开了。

        在和信任的人交谈完后,戈德里克再次来到了高锥克山谷,邓布利多说不出的地方,这位于自己出生地地下的秘密堡垒的位置戈德里克自己也说不出具体的位置,但伊格诺图斯给了他自由出入这里的权利。刚刚幻影移形到达,戈德里克便匆匆向他的爱人所在的地方走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88/20795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