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HP]平行交错 > 第116章 分头行动

第116章 分头行动

        潜藏于高锥克山谷的秘密地宫有着比霍格沃茨城堡更加错综复杂的密道,虽然曾经在伊格诺图斯带路的情况下走过一边,戈德里克要回到爱人所在的地方还是花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

        戈德里克推开了一扇沉重的由漆黑的石头凿成的大门,进入到了一个类似与溶洞自然形成的大厅里面。戈德里克绕过几个石笋形态的透明晶体,房间内的寒气让身体健壮的戈德里克打了个寒颤,他小心翼翼地走在湿滑的地面上,来到同样也像是天然晶体形成的石床边,俯身注视着静静躺在上面的,紧闭着那双迷人的绿眼睛的他的爱人。

        哈利平静安宁的样子似乎只是在沉睡,但这是靠伊格诺图斯给他设下了压制诅咒的阵法的缘故,而这里会让戈德里克都感到不舒服的低温,则是为了刺激哈利身为六翼羽蛇神自我保护极致,以达到镇定痛楚的作用。

        戈德里克小心地避开作为魔法阵的一部分的,漂浮在哈利上方和四周的晶石,不去碰到它们。他伸出右手,抚摸着爱人苍白的脸颊,被周围温度晕染的脸颊同样冰凉,冷得让戈德里克有种他的爱人已逝去的绝望感觉。不过好在,那双浅色的唇还存有些许微弱的气息,戈德里克将他的头颅低得更低,想要用自己的嘴去确认,却猛然惊觉站直,召唤到手中的宝剑直指突然出现的身影。

        “用不着那么紧张,”被戈德里克用格兰芬多宝剑架在脖子上的伊格诺图斯面不改色地笑着说道,甚至没有把戈德里克的剑推开,“那些家伙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这里。”

        “是吗?”戈德里克怀疑地说道,但收回了他的剑,“你这个说法没什么可信度。”

        “可信度啊,”伊格诺图斯回应是道,“因为这话是我说的,这就有足够可信度了。”戈德里克抽了抽嘴角,虽然他清楚伊格诺图斯这么自信的原因,但因为有着一位不怎么自信的神明爱人,这么自信的伊格诺图斯在他看来就觉得有些怪异了。“怎么样,你们发现了什么线索了吗?”伊格诺图斯在用视线确认了一番维持哈利目前状态的一切都正常后问道。

        “还没,”戈德里克答道,变出一把金色的椅子坐在爱人的身边,但未对他沉睡的爱人做出更进一步的举动,他只是垂着眼睛,凝视着爱人的眼神无法读出他此刻的想法。“你们呢?”

        “情况比我们原先以为的更复杂。”伊格诺图斯说道,却没有解释,戈德里克感觉虽然无论是六翼羽蛇神的他的爱人,还是身为死神的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他们并未把他们所讨论的关于阿瓦隆的事情当做必须对戈德里克保密的事项。可与此同时,即使他们看起来毫不避讳地当着戈德里克的面讨论,戈德里克所能知晓的部分也仅仅只是些许皮毛,哪怕戈德里克向那两个他的“神明仆人”逼问,也得不到更多。

        戈德里克知道他被回避的原因是因为他不是神明,纵然每位他所能接触到的神明做此反应的原因不经相同,戈德里克还是为此感到了不甘,这不甘每时每刻都在提醒他,如果他想与他的绿眼睛爱人比肩而立,而不是被当成孩童般保护在身后,他就必须也成为神。

        伊格诺图斯在又交代戈德里克些许事情后便离开了,对于他们阵营,六翼羽蛇神的倒下是非常严重的事情,哈利不仅是阿瓦隆推行改革的领袖,也是最强大的战力,甚至是压制敌方的绝不能或缺的筹码。因此要避免此时敌方神明的趁虚而入,同样身为主神之一的伊格诺图斯就必须担当更多,以防止内部的溃败。

        戈德里克召唤来一件厚斗篷给自己披上保暖,这件斗篷还是一千年前他的萨拉送给他的圣诞礼物中的其中一件呢。只是戈德里克并不畏寒,收到了这个礼物却一直都不需要使用,但因为是爱人送的礼物,戈德里克将这件特别保暖的斗篷一直精心护理着,但他也从未想到,自己居然真的还有使用到它的一天。

        这里的寒冷具有强大的穿透力,即使戈德里克增加了保暖的斗篷,他还是可以感到寒意试图钻进他的骨骼,如果没有这件斗篷,他现在可能已经被冻死了。当然,戈德里克可以不守在这里,但是他不放心,虽然伊格诺图斯信誓旦旦地宣称他的地宫现阶段不会遭到入侵,但这种事情即使再小的几率依然是有可能发生,一旦地宫被闯入而他们都不再的话,戈德里克不敢想象那些残酷的神明会对他现在失去自我保护能力的爱人做出什么。

        戈德里克现在已经弄明白,虽然哈利总是说如果他想要回自由只能通过杀了哈利这一个途径,这样不断地暗示让戈德里克曾错误的以为,如果他不动手,哈利就不会死去。然而实际上是,如果哈利伤得太重,他依然会死去,只是身为神明的,更加坚韧的生命让他不那么容易被摧毁,但他还是会死,不过这样死去,六翼羽蛇神的婚姻契约依然会对其起作用,只有被伴侣所杀,才有可能结束这一契约。

        意识到这个真相虽然不难,但戈德里克也因此不敢怠慢了,要是他疏忽了,也许就算敌方的神明没有打到这里,维持着他的绿眼睛爱人生命的这里的任何一个部件出了差错都有可能让戈德里克失去他的爱人,因此,戈德里克情愿留在这里,即使这里有着彻骨的寒冷和死一般的寂静,他仍愿意这样,靠他自己守护着他陷入沉眠的爱人。

        比起位于高锥克山谷的地宫,霍格沃茨就热闹得多了,而且当曾经的身份暴露之后,丝特芬妮和安卡莎也不在遮遮掩掩,而是光明正大地闯进霍格沃茨的校长办公室,强行征用了这片地方。

        安卡莎在霍格沃茨校长办公室最大块的空地上支起一鼎大得夸张的坩埚,咕嘟咕嘟地煮着魔药。这锅魔药散发着难以形容的怪异气味,不仅让邓布利多没法办公了,就连邓布利多的宠物凤凰福克斯都在它的栖木上晕晕乎乎地摇晃着,似乎快要昏倒了。而很不幸的是,为了保证药效,不能让自然的风将味道吹散,也就是说,开窗换气也不可以。

        不过在被这种痛苦的气味包围的情况下,安卡莎依然愉快地哼着歌,手则非常有力道地不停搅拌着麦芽糖般粘稠的魔药,有时甚至还弯腰去闻一闻魔药的气味是否正确,她乐在其中。

        安卡莎从一瓶表面堆积着不知几个世纪的灰尘的瓶子中取出了几滴荧光蓝色的液体,滴进了正在煮的魔药中,一大锅魔药瞬间变成了海蓝色,弥漫整个校长办公室的怪异气味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夹杂着淡淡咸味的海风一般的味道。安卡莎示意邓布利多可以打开窗子了。

        “刚刚那瓶是什么?”邓布利多好奇地问道,他是个魔药水平很厉害的格兰芬多,但即使是他发现了龙血的十二种用途,阿不思·邓布利多仍没能认出刚刚那瓶里面装的是什么。

        “那个啊,”安卡莎继续重复着搅拌的动作,“那是海精灵的眼泪浓缩后的制品。”

        “原来这就是海精灵的眼泪!”邓布利多惊讶地又看了一眼那种瓶珍贵的液体,海精灵是一种与海人鱼很相似,但稀有得多的神奇生物,它们虽然叫“精灵”,却不属于精灵的任何一个分支。对于海精灵的记载,在魔法界里所能找到的都少的可怜,这种生物太过于稀少且难以识别,以至于就连它们是否存在至今仍是个难以证实的议题。“海精灵的眼泪有什么用呢?”邓布利多接着问道,能够有拥有千年前记忆的了不起的女巫解答问题的机会可不多得。阿不思·邓布利多很乐意学习更多。

        “它可以让爱意死去,”安卡莎答道,终于停下了她手里的活儿,“这不只指爱情,服用者对亲人的关爱,对朋友的友爱也同样会消失,因此又被称为无情药。不过,不加任何处理直接服用的话,则是不逊于美杜莎之毒的致命剧毒。”

        “霍格沃茨创建时的魔药课是由您来负责教授的吗?”邓布利多将一瓶雏菊根汁地给安卡莎的时候问到。邓布利多意识到了现今所记在的历史与事实并不相符,他应该弄清楚真正的历史,有必要的话甚至需要找找他的那位老朋友来重新编写千年前这部分的魔法史记。

        “我不是,”安卡莎往坩埚中倒进了半瓶雏菊根汁,用邓布利多听不懂的语音对着坩埚里的魔药施展了一个神秘的魔法后回答道,“虽然我魔药是不错,但和普林斯相比的话,根本就是班门弄斧了。在有更好的选择的情况下,我们当然会选择最好的那个。”

        “所以霍格沃茨的第一位魔药课教授是位普林斯?”邓布利多确认到。

        “是啊,他是娜娜的情人,还是萨拉的血亲。”邓布利多没有问出来的疑问,安卡莎却自己说了出来,“现在想想,当年我们那批人,大部分都是因为萨拉才聚在一起建立霍格沃茨的。如果不是因为萨拉,大概我们永远也不会考虑建立一个魔法学校这种事情。”

        [原来蛇祖是霍格沃茨创立的个关键所在啊……]邓布利多思索着安卡莎所给予他的信息,曾经的獾祖暗示霍格沃茨最初的教授大部分都是看在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面子上聚集起来的,可历史上关于霍格沃茨创立初期除四巨头的事情外,其他的教职员几乎没有什么描写。此外,身为第一任魔药教授的那位普林斯居然和萨拉查·斯莱特林有着血缘关系,还是鹰祖的情人……但以邓布利多他所知道的拥有普林斯血统的那几位作参考的话,他有些无法想象千年前的那位普林斯也是那种阴沉沉的性格,毕竟鹰祖和獾祖明显表现她们不喜欢拥有普林斯血统的斯内普了,罗伊娜·拉文克劳会和一个和她所厌恶的性格的人好上的可能性似乎不高。而且从曾经的獾祖提及那名普林斯的语气来看,邓布利多能够判断得出起码獾祖对那名普林斯不是厌恶的,甚至还视他为好朋友喜欢着。

        “赫尔,魔药你做到哪一步了?”霍格沃茨校长办公室刚刚陷入安静下来,丝特芬妮便推开门走了进来问道。

        “主料差不多做好了,”安卡莎笑着回答道,“娜娜你们调查得怎么样了?”

        “现在我们挑出了十个有嫌疑的,”丝特芬妮回答道,“进一步确认还需要在调查一番,不过现在我先把那些小家伙们赶回去睡觉了。对了,我在尼古拉以前的房间翻出了一下魔药材料,赫尔你来看看还能不能用。”丝特芬妮将一块靛蓝色的布包裹着布包递给了安卡莎。

        “难道他一直都是用这种方式来保存材料的吗?”安卡莎抽了抽嘴角接过了好友递过来的布包,“欸,等等,这块布的染料难不成……”安卡莎打开了布包,却惊讶地发现,包裹在里面的所有的魔药材料都新鲜的如同刚刚制好的一样,似乎经历了整整千年,也未曾让这些材料腐坏。

        作者有话要说:点进去可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锁”依然还显示着……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88/20795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