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HP]平行交错 > 第135章 午餐

第135章 午餐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穿过窗格碎成光斑洒落在地毯和床褥上时,外面已经放晴。但下了一夜的雪却没有在被魔法保护着的斯莱特林别庄的花园内留下丝毫踪迹,只是天空颜色比前几日来的白,但凡被阳光照射到的事物都带上了一丝淡淡的金色。

        一夜的降雪,将气温进一步地压低,即使是斯莱特林别庄的家主卧室,即使有着熊熊燃烧着的壁炉,依然有一丝寒意从门窗的缝隙钻了进来,唤醒了戈德里克。

        也许是睡得太晚的缘故,即使强壮如戈德里克,在他惊醒的一瞬间,他仍迷迷糊糊地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在木木地瞪着天花板几分钟后,戈德里克扭头看到了枕着他的臂弯而睡的爱人,看着哈利平静祥和的脸,正在升腾而起的幸福感突然间像是被刺破的气球,嘭地消失了。戈德里克想起了他昨晚忽略了什么了。

        戈德里克终于想起,他居然忘了服用过安卡莎配制的压制爱意的魔药的哈利禁止他的触碰。然而戈德里克不仅碰了,还抱了一个晚上。就算没做更进一步的事情,也足够惹这个状态的哈利发火了。就在戈德里克思考自己是不是要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地先离开去躲一躲的时候,哈利也醒了过来。他睁开仍有些失焦的绿眼睛,注视着戈德里克,紧接着,出乎戈德里克意料地,他的绿眼睛爱人居然主动地,迷迷糊糊地抱住了他的手臂。

        “萨拉?”戈德里克对爱人的这个反应感到有些疑惑,他推测着一种可能,却不敢妄下结论。

        戈德里克低着头注视着爱人的绿眼睛,脑子飞速地运转着,试图弄懂自家爱人现在可能的想法,然而苦于被爱人屏蔽了两人之间的精神连接,戈德里克无法准确得知看不出明显情绪的他的爱人此时是否是在打算揍他一顿……

        被戈德里克所注视着的哈利,似乎还处在早起低血压的迷糊状态之中,虽然作为神明有低血压似乎是个很奇怪的事情,但哈利确实会时不时这样。他好像没有意识到他的金发爱人正考虑着是否要先逃开,他将刚刚抓住的戈德里克的那只手臂作为支撑点,坐了起来,双唇轻擦过戈德里克的嘴,在戈德里克惊讶的神情注视下,红起了脸的羽蛇神轻声地吐出“对不起,谢谢。”的话音。

        虽然哈利的声音小得让人感觉没诚意,戈德里克却高兴地灿笑着将刚刚要和他拉开距离的爱人搂进怀中。戈德里克并不需要他的绿眼睛爱人对他感到抱歉,但他还是很高兴爱人这么对他说。

        “赫尔加的魔药效力已经解除了?”确认爱人没有抵触自己的拥抱的戈德里克问道。

        “嗯。”哈利点了点头轻声回答道。

        “那……”戈德里克看着他的爱人,眉头皱了起来,神情也变得严肃。“转移诅咒的魔法,真的成功了吗?”

        “当然是成功了。”哈利推着戈德里克的胸口,稍微拉开一些两人之间的距离,这让他比较容易抬头望着爱人的蓝眼睛。在他苍白精致的脸上,戈德里克确实读不出其中藏有撒谎的迹象。

        “但为什么那时萨拉你会那般痛苦?”戈德里克将右手伸出想要抓住爱人的肩膀,然而转念一想的他硬生生地将动作改为了拨开自己有着刺眼睛都刘海,重重地叹了口气。“这个魔法,本不应该是将你身上的那个诅咒和它所的痛苦转移到那个女孩身上去的不是吗?然而那时她仅仅只是受到了一些惊吓!”

        “戈德,她毕竟是霍格沃茨的学生。”哈利说道,他并不是责备,只是提醒。在他面前这么做没什么大问题,但若是在外人面前,以戈德里克格兰芬多这个名字的持有者表现出如此对自己亲自创立的学生如此残酷,就算不是曾经必须要以假象啦拉拢同盟,这样的事情也会让别人产生反感的情绪带来麻烦。

        “我明白,”戈德里克笑着回答道,“但萨拉你也清楚,对于我来说,除了萨拉你,任何人对我都无关紧要。”

        哈利毫不意外地再次红起了脸,虽然他很想说在戈德里克心中重要的并不只有他,但不可否认的是戈德里克这样的说辞让他非常开心。

        “下过雪了吗?”哈利刻意地避开这个让他羞涩的话题,望向窗外,但花园中看不出存有丝毫有关那场夜雪的痕迹。他不太想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他也不想说他之所以会在接受诅咒转移的魔法时如此疼痛是因为安卡莎的魔药与那个魔法发生了冲撞,为了确保效果他不得不用疼痛来消除两种魔法冲撞导致的可能危害。

        纵然哈利精心的筹划的每一步都让他的亲友们能够在毫不清楚他的计划的情况下顺利实施,但哈利还是漏算了安卡莎会改魔药配方这一项。

        哈利知道为了解决部分原料在这个时代已经灭绝的问题,安卡莎肯定会用其他的魔药材料来替换以达到相同的效果。可哈利并未能及时意识到,在第二次服用魔药时安卡莎为了加强效果,对魔药进行了细微的调整。而这样的调整,对于魔药水平还不错的哈利来说根本发现不了,就算曾经在祖母莫拉歌莉娅的教导下弥补了以前学魔药时留下的缺漏,拥有斯莱特林血统的巫师,似乎依然注定难以在魔药领域立于鳌头之上。只不过,导致这样的结果的很大原因是自己决策上的过错,但如果他有及时告诉安卡莎他的计划,这样次疼痛也不会发生。

        哈利不希望戈德里克迁怒安卡莎,只是他失败的转移话题似乎没有取到什么效果,戈德里克并没有和他讨论今天的天气,但他也没有继续追问。

        戈德里克低下头,展露出一个炫目的笑容,对这个笑容完全没有抵抗能力的哈利瞬间就迷迷糊糊地起来,趁着这个机会,戈德里克低下头,捕获了爱人的唇。

        一番令人近乎窒息的口舌交缠之后,戈德里克抬起了头,带着不怀好意的笑,用拇指轻轻拭去爱人嘴角的晶莹液体。

        “萨拉,我饿了。”戈德里克注视着爱人的绿眼睛,包含情意地说道。

        “那就起来梳洗后去吃早餐啊……”没能立即明白戈德里克的暗意的哈利回应到,然而在说完后,脑子终于转过来的他脸迅速地烧红了,虽然哈利迅速地低下头来试图掩盖自己明明活了那么长时间了却还为爱人这样的暗示而害羞的尴尬。只是虽然他的乌黑的长发遮挡住了脸部的色彩,却将两只同样红透了的耳朵暴露在戈德里克的视线中。“好……”在戈德里克几乎以为哈利要逃避他这个请求的时候,他的绿眼睛爱人用细若蚊蝇的声音答应了他。

        或许答应的原因是感到亏欠,但戈德里克不太在乎他的爱人答应的原因,反正他的绿眼睛爱人已经答应他了,这就足够了。就算那个该死的神明诅咒还没有彻底解决,至少,他们都相处终于可以回归正轨了。带着这样的好心情,戈德里克抱着他的绿眼睛爱人,重新倒回床上。

        当他们慌张地赶回在高锥克山谷的房子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小天狼星仍旧没有回来,匆匆点燃的壁炉并未能立即温暖整个房子,窗外,已是白雪皑皑。

        看来这边昨晚下了相当大的雪啊,戈德里克感叹道。高锥克山谷是他从小成长的地方,而在此之前他从未看过高锥克山谷变成这样白茫茫的一片,这漫漫一千年,似乎连气候都和曾经不同了。

        “也许是因为今年特别冷吧。”哈利同样也望向窗外说道,纵然高锥克山谷是他作为哈利波特这个身份的出生地,却因为世事变故而并不如戈德里克那么熟悉这块土地。他有印象的,是那时他和赫敏追着邓布利多留下的线索来到了这片土地,然而等到着他们的,却是陷阱和冰冷的雪。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冬天其实并没有这么冷,大概是绝望和迷惘,让那时的他在风雪中冷冻。

        两位低等神明艾薇拉和奥布里不在,既然是假日,戈德里克也乐意给那两个经由他爱人之手成为他的仆人的神明放个假戈德里克相信他的萨拉有办法让那两名自然之神不背叛他们,而且戈德里克也乐意看不到他们。

        与家养小精灵相比,戈德里克至今依然没能完全适应有两个人形生物侵占他和爱人的空间,家养小精灵就相对好的多。

        不过他们也没有召唤来家养小精灵,哈利从冰箱里找出了一些肉和蘑菇,架起一口锅把它们全放进去后咕嘟咕嘟地煮了起来。戈德里克喂完两只猫头鹰再次进入厨房时,锅里已经多了土豆和胡萝卜,汤汁变成了浓稠的乳白色,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而在另一个锅里,则煮着分量不少的意大利面,戈德里克都不知道他的爱人是什么时候学会煮这种意式食物的,而且看起来相当不错。

        戈德里克将一块冻得和石头似的未分割的肉眼牛排放在案板上,手稍微重了一点牛排便撞击案板发出响亮的“咚!”地一声,没想到这东西会变得那么硬的戈德里克抽了抽嘴角。

        戈德里克翻看着如何用魔法来制作美味的料理书,结果发现这本书根本不适合他,接着他换了一本初级魔法料理,找到了用魔法解冻肉的方法。

        不过也许是戈德里克太急躁了,当他拿着菜刀砍下去的时候,刀刃都卷起来了,肉却丝毫没有丝毫损伤的样子。戈德里克将刀拿近眼前,食指指腹沿着刀刃滑过,这把刀的刀刃不仅仅是卷起来了,而且刀口还破成了近乎不锋利的锯齿状。不想磨刀的戈德里克将这把菜刀丢到了一旁,抽出自己的格兰芬多宝剑向牛排砍去,刚刚那把菜刀无可奈何的牛排,立刻格兰芬多宝剑利索地割出了一片。

        [这种事情有必要用到格兰芬多宝剑么?]端着一盆正在调的汁的哈利将戈德里克的举动完全看到了眼里,他的爱人,似乎除了用刚刚猎杀的肉做烧烤外,他的烹饪技能几乎为零。不过至少,戈德里克还能够分清什么是糖,什么是盐。

        [格兰芬多宝剑又强了很多呢。]往即将用于腌制肉眼牛排的调味汁里加入些许刚磨碎的迷迭香和洋葱粉的哈利闻了闻味道后,搅拌就心不在焉起来。有着六翼羽蛇神身躯的他对周遭各自超自然的能量可以更为敏锐地感受,他很清楚属于他爱人的这把宝剑,在戈德里克变强的同时自己也在变强。[虽然我很早就知道这把剑会在被使用于不断的战斗后会变得越来越强,在一再沐浴强者的血会让它更加的坚韧锋利。但是……为什么霍格沃茨佩弗利尔打制的剑会出现这种效果,其他同样用魔戒改造的魔法物品并没有出现和这把剑一样的情况啊?]

        哈利感到了有些蹊跷,那些曾被用来作为开启他神明力量的钥匙的魔戒改造物他全部都见过。当然那些神明的戒指拥有强大的能量,但在他醒觉为神后,里面的力量几乎所剩无几了。赫奇帕奇金杯几乎只等于一个普通的金色杯子,拉文克劳冠冕也仅能是人的头脑稍微清醒一些。老魔杖甚至连曾经让持有者在决斗中常胜的力量都不存在了,回魂石仅能不断创造出迷惑人的幻影,而隐形衣,它能几乎保留着当年的功能已经非常不可思议的了。

        即便是斯莱特林挂坠盒,哈利曾用它来控制自己受到的侵蚀以及储存魔力让女儿莉莲能够健康成长。但斯莱特林挂坠盒也没有因此拥有更强大的情况,唯有格兰芬多宝剑,这个唯二改造成武器的其中一个,非常明显地,在不断强化。

        哈利并不认为这是因为格兰芬多宝剑被不断地用于战斗而其他的几乎都成了摆设的原因,因为老魔杖所引起的斗争以及参与决斗的次数绝不少于格兰芬多宝剑。当然,老魔杖和格兰芬多宝剑的制造者不是同一个人,但是一把能够弑神的剑,霍格沃茨佩弗利尔应该不会这么做。还是,在制造这把宝剑时,远古巨龙霍格沃茨还加入了别的什么特殊的东西?

        [是巧合还是……]哈利将腌制牛排的作料加进了戈德里克已经切分好肉眼牛排进行腌制,戈德里克将煮好的意大利面端去了餐桌。

        “哇,好香啊!”带着一大沓信件的希欧多尔从客厅的壁炉走了出来,将全部信件都摆到戈德里克面前。

        “这些是什么?”戈德里克将盘子挪开避开那一大沓的信,问道。

        “当然是信啦。”希欧多尔心情很好地回答道,“戈德里克父亲你和萨拉昨晚之后就完全联系不上,表姑只好派我来找找你们。你最好能够马上回复她,不然她就要亲自过来了。”

        “好吧。”戈德里克拆开其中几封,不外乎是朋友对他们情况的关心。他将已经拆开的信用一个小天狼星搞回来的猫形的小装饰压住,用飞路费联络了丝特芬妮。

        “你今天的心情相当不错啊,希欧多尔。”将其余的事物也端过来的哈利微笑着说道。“发生了什么好事情吗?”

        “我从万尼夫妇那里大赚了一笔,”希欧多尔愉快地笑着回答道,“当然最让我高兴的是萨拉你现在看起来不错。”

        “多想关心。”哈利摸摸希欧多尔的头,虽然现在他是真正的模样,要摸到他孩子之一的希欧多尔的头,哈利依然必须踮起脚尖。不过希欧多尔十分乖巧地低下了头。“吃过午餐了吗?”

        “还没,因为罗伊娜表姑她刚刚超级暴躁。”不敢挑战丝特芬妮的耐心的希欧多尔因此连午饭都没有吃就匆匆赶了过来。

        “既然来了就和我们一起吃吧。”哈利邀请到。

        “好的,呃,萨拉,你们都养父布莱克不在?”立刻答应下来的希欧多尔终于意识到这栋房子少了什么。

        “他很快就到了。”哈利回答道,他的话音刚落,这栋房子的大门就被人打开了,携带着一股冷气闯进房子。

        “今天的天气可真是冷得够呛,”属于小天狼星布莱克的声音愉快地喊到,“哈利,加比,我回来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88/20796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