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楼上有个俏天仙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深夜谈话

第一百六十八章 深夜谈话

        一听到林诗诗的声音,我不由的怔了下,心想已经这么晚了,林诗诗怎么来敲我房门,她不是很早之前就睡下了吗。

        门一打开,就见林诗诗也换了睡衣,眼睛有些发红,我诧异的看着她问道“诗诗姐,你哭了?”

        林诗诗侧过脸跟我说睡醒了眼睛有些疼,揉的吧。

        虽然她没有承认,但给我的感觉就是林诗诗有心事,一脸的忧虑,我把她迎进我的卧室之后,她直接坐在我的床上,不等我发话便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休息啊?“

        我随口说道“刚在学习了。”

        本以为林诗诗听了我的话会夸赞我一番,但是没想到她只是轻声说了句“哦...”

        随后我跟她说“都这么晚了,要是眼睛没事的话也早点休息吧。”

        林诗诗坐在床边,头没有抬起,嗫嚅着轻声说“睡不着,想...找你说说话。”

        印象中,这还是林诗诗这么弱势的在我面前,但是林诗诗的脸上依然挂着那种一进门时的忧郁,我知道她肯定是遇到什么心事了。

        关上房门,面对林诗诗站着,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看着她不出声,过了半响儿后还是林诗诗开口说“你快坐到床上啊,你姐我就这么可怕吗?”

        我当时怔了一下,扭捏的坐到床上,说实话,如果是之前的林诗诗我可能会怕,但是现在的林诗诗给我已经没有了原来那种强烈的压迫感,在我心里她与小时候的彩姐无样。

        我就一直拿眼睛瞄着林诗诗,可是林诗诗却始终低着个头,两手似乎有些不知道放到哪里的轻轻摆弄着自己的睡衣,两条叶眉好似都要连在了一起。

        我和林诗诗在房间里面对着,却谁也不出声,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尴尬,也有些暧昧,这让我心里不由的升起一丝怪怪的感觉,但我随即暗骂了自己一声,便冲着林诗诗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我看你好像闷闷不乐。”

        林诗诗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自顾的躺在床上,半天后说了句“关灯睡觉吧!”

        我一听这话,顿时心里一惊,难道林诗诗要和我一起睡?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思绪再次漫天纷飞,脑袋都快成一团浆糊了,最后嘀咕了一句“诗诗姐,你要跟我一起睡吗?不好吧...”

        林诗诗这次倒是没有过多的表情,淡淡的说道“小的时候姐姐不是经常搂你睡觉吗,这有什么的。”

        说完林诗诗直接抓起被子,钻到了被窝里,我想了想确实也是,小的时候自己最喜欢偷偷跑到林诗诗的房间里,被我爸发现两次后,差点没给我打死。

        于是我关上灯,小心翼翼的爬上了床,虽然知道林诗诗没有睡,但我还是蹑手蹑脚的,生怕弄出一点动静吵醒了林诗诗似的,扯过被子也只盖了身子的一部分。

        想想这还是我长大以后,除了于孟之外,再一次跟一个女生睡在一张床上,不过这种感觉跟于孟在一起的时候又不太一样。

        跟于孟睡一起的时候总觉得有一种忌惮感,但是跟林诗诗在一起这种感觉很熟悉,一点也不陌生,而且我脑子里全是小时候在一起她抱着我睡的画面,搂着我的脖子给我讲故事。

        我的心莫名的跳的特别快,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有些焦躁,所以干脆在心里数起了绵羊。

        因为天气热了,所以被子只盖了一会儿就全身汗津津的,于是我便掀开了被子,林诗诗更是全身都盖着被,而且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连呼吸声都听不见。

        就在我以为她睡着的时候,她突然开口说道“姜山,你还记得你小时候跟我睡得时候非要摸我耳朵吗,不给你摸你就跟我耍脾气。”

        我被林诗诗这突然的一声吓的心蹦蹦直跳,稳定了很久才回答道“小时候和你的事情我都记得,这辈子都不会忘得。”

        这句话说完的时候我就后悔了,虽然是无心的,但是总觉得这句话听上去多少有些暧昧,不过好在是关着灯,所以还没有太尴尬。

        林诗诗听我这么说的时候,突然把被子掀开,感觉她好像翻了一个身又问我“你对我妈妈你的雪姨还有印象吗?”

        我不假思索的答道“雪姨和彩姐一样,在我心里一直都是在一个重要的位置上,我还记得小时候雪姨总能跟变戏法似的拿出很多稀奇的玩意,照相机,游戏机,各种新款的变形金刚,四驱车雪姨都能弄到。”

        说到变形金刚的时候,我突然不好意思起来,脑中都是第一次见我爸和雪姨做那个的时候,跑到林诗诗房里,林诗诗就跟我说他们是在做变形金刚的游戏。

        林诗诗估计也想到了这个画面,于是半天也没说话,不过过了一会儿,林诗诗突然探过来一只手,搭在我的胸口上,说“姜山,你现在长大了,变得有个男子汉的样子了,姐姐感觉你已经不在需要姐姐的保护了。”

        我不知道林诗诗为什么突然这样说,而且听见她的话,我好怕她在突然离开,于是身子一颤,有些急的说道“诗诗姐,你不是想要再次离开我吧,我现在是不需要你的保护了,但是我可以保护你啊,我想要一直把你留在身边保护你,就像小时候和现在你保护我一样。”

        我当时情绪有些激动,直接就抓住了林诗诗搭在我胸口的手,而且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林诗诗的手跟触电一样从我手中挣脱,房间倏地一下子再次陷入安静,气氛也挺诡异的。

        半天后林诗诗才开口说道“姜山你那么激动干什么,我就是觉得你现在变得男人了,可靠了,瞧把你紧张的,既然你这么想保护姐姐,那姐姐可得好好呆在你身边,等你以后处对象,结了婚我在走行不。”

        我一听这话,顿时心里放松下来,我真是被林诗诗的突然离开弄得有些怕了,于是直接说道“那我这辈子就不结婚了,诗诗姐就一直呆在我身边被我保护吧。”

        虽然这话听起来有些幼稚,像个孩子说的,但是我心里当时就这么想的,当时那种要守护好林诗诗的感觉特别强烈,尤其是想到小时候在小河边的事情,我便握紧了拳头,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定,再也不能让林诗诗受到伤害。

        后来林诗诗也没有接话,跟我说早点睡吧,她有点困了,我本来是想等林诗诗睡了后我在睡下的,但是林诗诗这话说完没多久,我便自己先睡着了,半夜醒来的时候,林诗诗已经不在我身边了,吓得我直接爬起来,冲到林诗诗的房间。

        看见已经躺在床上熟睡的林诗诗,我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关上手机的手电筒,小心的退了出去。

        第二天是周末,林诗诗和往常一样,一整天都呆在家里,我更是寸步不离的跟着她,把林诗诗烦的直骂我,说我在监视她吗,这么大一个大活人,要是走的话还看不见吗。

        我也不说话,反正只要林诗诗离我几步远的时候,我就跟上去,后来林诗诗都无语了,拿着教案在我旁边监督我做起习题。

        我这也是被林诗诗弄得神经过敏,的确怕了,尤其是我没了爱情,没了友情之后,我绝对不能在没有亲情。

        甚至这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都把被子拿到了客厅,还在门上拴了一个铃铛,林诗诗说我现在已经跟个疯子没有什么两样了。

        基本上接下来的一周我都是在学习和监视林诗诗中渡过,为了监督林诗诗,我也放弃了锻炼,每天和她一起坐车,林诗诗似乎挺开心我跟她一起上学的,因为这样我还能帮她擦车。

        就在这样的忐忑度日中,我也迎来了检验自己这段学习成果的机会,对于这次期末考试,我已经志在必得,必须拿下前四十。

        当时我跟魏雪嘉说完自己这个目标的时候,她还嘲讽的笑着,说她的目标是前五名,像我这种名次,她闭着眼睛考都能考到。

        不过我能感觉的到,魏雪嘉对于这次考试似乎也挺重视的,因为听林诗诗说,高二要分重点班,只要考进年纪前一百名的,都可以进入点子班。

        当时魏雪嘉听林诗诗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眼睛都是冒光的,看得出她特别想进点子班。

        说实话,如果林诗诗不是现在的班主任的话,我也想进点子班,但我知道,自己没那命,别说点子班,就是不留级对于我来说都是上帝的溺爱了。

        期末考试的那天,林诗诗还特意给我煮了两个鸡蛋买了一根油条,说祝我考个100分,我当时特没志气的问她是所有科目吗?

        当时林诗诗笑着说,我要是能正好考个一百她也服气。

        我问她是不是我靠进前四十她真的带我旅游去,林诗诗认真的看着我说她什么时候骗过我。

        我当时就说大话,你等着吧,这次我肯定能进前四十。

        我当时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挺有自信的,毕竟自己刻苦了将近一个月,感觉自己学了很多东西,这次考试肯定不是问题,甚至我都自信的以为弄不好能考个前三十。

        这几天考试答卷的时候,我也游刃有余,特别顺手,甚至考数学的时候,我还是全考场第一个交卷额,当然也是因为自己有的题不会做。

        就这样我在憧憬中渡过了一直期待着的期末考试,接下来便是爽翻天的暑假以及决定我命运的成绩。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902/139520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