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道祖师 > 69|将离第十五

69|将离第十五

        秋季,百凤山围猎场。

        成百上千名修士选定一处常年邪祟妖兽出没之所,在规定时间内各凭所长,争夺猎物,这便是围猎。百凤山山势绵延,横跨数里,猎物繁多,乃是三大知名猎场之一,举办过不少次大型围猎。此等盛事,不光是大小世家积极参与、展现实力、招揽人才的机会,同样也是散修与新秀扬名的机会。

        百凤山前有一片宽阔的广场,广场四周拔地而起数十座高高的观猎台,其上人头攒动,兴奋的窃窃私语之声嗡嗡嘈杂,最安静的自然是最高、最华丽的那座观猎台。台上坐的大多数是年迈的名士与家主家眷,后排侍女们或扶华盖,或持掌扇,前排的女眷们均以扇掩面,十分矜持地俯瞰下方猎场。

        然而,待到姑苏蓝氏的骑阵出现时,这份矜持便维持不下去了。

        夜猎之中,真正追赶起猎物来其实并不靠马。然而骑术是世家子弟必习的技艺之一,在此种隆重场合,骑马上场非但是一种礼仪的象征,骑阵更是能创造一种宏大的声势,煞是美观。说穿了,就是图个“规矩”和“好看”。蓝曦臣与蓝忘机端坐在两匹雪鬃骏马上,领着姑苏蓝氏的骑阵缓缓前行。二人皆是腰悬佩剑,背负弓箭,白衣共抹额齐飞,凌然若仙,踏雪白靴一尘不染,只怕是比旁人的衣面还干净。蓝氏双璧真真宛若一对无暇美玉,冰雕雪塑。甫一登场,仿佛连空气都沁人心脾起来。众多女修纷纷为之倾倒,含蓄一些的只是放下了扇子,张望的姿态迫切了些,而胆大的则已经冲到观猎台边缘,将早已准备好的花苞花朵朝那边扔去,空中霎时下起一阵花雨。见到风姿俊美的男女,以花朵相掷,表达倾慕之意,乃是习俗,姑苏蓝氏的子弟因世家尊贵天赋过人,相貌更是不俗,对此早已见怪不怪,蓝曦臣与蓝忘机更是从十三岁开始便能习以为常,二人泰然自若,向观猎台那边微微颔首以示还礼,不作停留,继续前行。

        忽然,蓝忘机一抬手,截住了一朵从背后掷过来的花。

        他回首望去,只见身后尚未出列的云梦江氏骑阵那边,为首的江澄不耐烦地咂了咂嘴,而他身旁一人坐在一匹黑鬃闪闪的骏马上,胳膊肘搭在马头顶,正若无其事地望着一旁,与两名身姿婀娜的女修谈笑风生。

        蓝曦臣见蓝忘机勒马不前,道:“忘机,怎么了?”

        蓝忘机道:“魏婴。”

        魏无羡这才转过脸,惊讶地道:“什么?含光君,你叫我吗?什么事?”

        蓝忘机举着那朵花,看上去脸色十分冷淡,语气也是,道:“是不是你。”

        魏无羡立刻否认:“不是我。”

        他身旁两名女修立即道:“别信他,就是他!”

        魏无羡道:“你们怎么能这样冤枉好人?我生气了!”

        那两名女修嘻嘻哈哈笑着一扯缰绳,跑回自家方阵去了。蓝忘机垂下拿着那朵花的手,摇了摇头。江澄道:“泽芜君含光君,不好意思,你们不要理他。”

        蓝曦臣笑道:“无妨。魏公子赠花之心意,我代忘机谢过。”

        待他们挟着一路纷纷香风花雨缓缓走远,江澄看了看观猎台上挥成一片五颜六色绢海的手帕,对魏无羡道:“她们扔,你跟着扔什么?”

        魏无羡道:“看他好看,扔两朵不行啊?”

        江澄嗤之以鼻:“你几岁了,什么身份还玩儿这种把戏。”

        魏无羡看他道:“你也想要吗?地上还有很多,我捡给你?”说着作势弯腰,江澄道:“滚!”

        正在这时,金光瑶的声音在广场上空响起:“清河聂氏骑阵入场!”

        聂明玦极高,站立时便给人极大压迫感,骑在马上更有一种俯瞰全场的迫人威势,观猎台上的嘈杂霎时小了许多。在世家榜榜上有名的男子出场时,几乎都免不了要被砸一头一脸的花雨,排名第七的聂明玦则是个例外。若说蓝忘机是冷中带冰,如霜胜雪,聂明玦则是冷中带火,仿佛随时会怒气腾腾地灼烧起来,更让人不敢轻易招惹。因此,即便胸口怦怦狂跳的姑娘们手里已经攥牢了汗津津的花朵,却怎么也不敢掷出去,生怕恼了他,反手就是一刀劈垮整座观猎台。不过崇拜赤锋尊的男修助阵不少,欢呼声反倒格外震耳欲聋。而聂明玦身旁的聂怀桑今日依旧是穿得考究无比,悬刀佩环,纸扇轻摇,乍看好一个浊世佳公子,然而谁都知道,他那把刀根本不会有什么□□的机会,待会儿多半也只会在百凤山里逛逛看看风景而已。

        清河聂氏之后,便是云梦江氏了。

        魏无羡与江澄策马登场,刹那又是一阵劈头盖脸的花雨,砸得江澄脸色发黑,魏无羡却沐浴其中,甚为惬意,冲最高的那座观猎台上挥了挥手。台上最好的位置是兰陵金氏金夫人的,坐在她身旁的便是江厌离。此前金夫人一直牵着她的手,神色怜爱地与她说话。江厌离平素都是一副不咸不淡不显眼的形容,低眉顺目,这时看到两个弟弟与她招呼,面上却陡然灿烂起来。她放下扇子,对金夫人腼腆地说了两句,走到看台边,朝他们掷了两朵花。

        掷这一下花了她最大的力气,魏无羡和江澄一瞬间还有些担心她掉下来,见江厌离站稳,这才放心,二人扬手轻松接住,皆是微微一笑,将淡紫色的花朵别在心口,这才继续前行。四周不少女子对江厌离报以羡艳的目光,她低着头又回金夫人身边去了。正在此时,一排白底金纹的修士带着轻甲坐在高头大马上冲了出来。为首最前的一人眉目俊朗,身披护甲,自然是家主金光善。

        金夫人赶紧拍拍江厌离的肩,牵着她的手又拖到看台边,给她指下面兰陵金氏的骑阵。

        嘶鸣声声中,忽然一马当先,在广场上跑了一圈,猛地勒住。马上之人身姿潇洒,白衣若雪,眉目比眉间一点朱砂更为明俊夺目,挽弓姿势英气逼人,登时掀起观猎台上一阵狂潮。那人有意无意扫过观猎台那边,虽然极力绷着脸孔,眼角眉梢却有藏不住的傲色流露出。

        魏无羡嗤了一声,在马上笑个半死:“我真是服了他,跟只花孔雀似的。”

        江澄道:“你收敛点,姐姐还在观猎台看。”

        魏无羡道:“你放心,只要他别又把师姐弄哭,我懒得理。你就不应该带她来。”

        江澄道:“兰陵金氏力邀,拉不下面子。”

        魏无羡道:“我看是金夫人力邀吧。她待会儿肯定会想办法把师姐跟那个男公主撺掇到一块儿去的。”

        说着,金子轩已策马奔至靶场之前。这排靶子是正式入山前的一道关卡,入山参与围猎者要在规定距离外射中一只才能取得入场资格。箭靶有七圈,分别对应七条入场山道,箭落处距离红心越近,对应的山道便地利越佳。金子轩速度分毫不缓,反手拔出一只羽箭,拉弓一射,正中红心。观猎台四面一片欢呼。

        见金子轩大出风头,魏无羡与江澄脸上却无甚波动。忽然,不远处传来重重一声哼,一人高声道:“在场哪个谁不服气,尽管都来试试能不能比子轩射得更好!”

        这人高大俊朗,肤色微黑,嗓门嘹亮,乃是金光善的侄子,金子轩的平辈堂兄金子勋。此前金麟台开办花宴之事,魏无羡与金子轩有过争执,他记了这个仇,现在便过来挑衅。魏无羡微微一笑,金子勋见他不应答,面露得意之色。而等云梦江氏的骑阵也行至靶场之前,魏无羡对正在马上搭箭试弓的蓝氏双璧道:“蓝湛,帮个忙?”

        蓝忘机扫他一眼,不语。江澄道:“你又要做什么?”

        蓝忘机道:“何事。”

        魏无羡道:“借你抹额用用?”

        闻言,蓝忘机立即收回了目光,不再看他。蓝曦臣则笑了起来,道:“魏公子,你有所不知……”

        蓝忘机却道:“兄长,不必多言。”

        蓝曦臣道:“好罢。”

        江澄简直想把魏无羡一巴掌从马上拍下去。这厮分明知道蓝忘机肯定不会借,偏偏还要问,简直无聊生事,若不是场合不对他发誓他会这么干的。他道:“你要抹额做什么?上吊自杀吗?我借你根腰带不用谢。”

        魏无羡一边解下手上护腕的黑带,一边道:“腰带你留着吧,没有抹额也不要你那玩意儿。”

        江澄道:“你——”

        话音未落,魏无羡迅速将黑带系在目上蒙住了双眼,搭弦、拉弓、放箭——命中!

        这一连串动作完成得如行云流水、电光火石,旁人甚至没有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甚至没看清他的动作,靶上红心便被穿了个透心凉。静默片刻,四面八方这才掀起了排山倒海般的喝彩,比方才为金子轩掀起的更加狂热。

        魏无羡唇角微勾,将长弓在手里转了两转,往后一抛。那头金子勋见他这下风头比兰陵金氏更大了,重重一哼,面上心上都不是滋味,又道:“不过是开场箭而已,搞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你现在蒙着眼,有本事你整场围猎都蒙着眼?待会儿百凤山上见真章,分胜负!”

        魏无羡道:“好啊?”

        金子勋一挥手,下令道:“走!”

        他手下的修士赶紧策马往前猛冲,想要率先冲入,占领先机,迅速将品级高的猎物一网打尽。金光善见自家骑阵训练有素,甚为得意,见魏无羡和江澄仍坐在马上,笑道:“江宗主,魏公子,怎么,你们还不入山吗?当心子勋把猎物都抢光了啊。”

        魏无羡道:“不急。他抢不走。”

        旁人皆是一怔,金光善正在思索“抢不走”是什么意思,却见魏无羡翻身下马,对江澄道:“你先走。”

        江澄道:“你悠着点,差不多就行了。”

        魏无羡摆摆手,江澄一勒缰绳,率云梦江氏众人驰骋而去。

        魏无羡则蒙着双眼,负着双手,不疾不徐地朝百凤山山道前行,仿佛不是来参与围猎,而是在自家闲庭信步。

        众人心中疑惑,难不成他还真打算整场夜猎都不把覆眼的黑带取下来了?这样还能怎么参加围猎?

        面面相觑,终是觉得事不关己,乐得看戏,各自出发。

        而魏无羡独行许久,终于在百凤山深山内找到了一个很适合休息的地方。

        一根极为粗壮树枝,从更为粗壮的树干上横着生长出来,拦住了他的去路。魏无羡在枯皱的树皮上拍了两把,感觉甚为结实,轻轻巧巧地跃了上去。

        观猎台的喧嚣之声早已被阻绝在山林之外,魏无羡靠在树上,黑布之下的双眼眯起。阳光透过树叶之间的缝隙洒在他脸上。

        他举起陈情,唇中送气,手指轻抚。清越的笛声飞鸟一般冲向天际,在山林中传得悠远绵长。

        魏无羡一边吹着笛子,一边垂下了一条腿,轻轻晃荡。靴子的足尖扫过树下的野草,被碧青草叶上的晨露沾湿了也不在意。

        一曲毕,魏无羡抱起双手,换了个更舒服惬意的姿势靠在树上。笛子插在怀中,而那朵花还别在他心口,散发着一缕略带凉意的幽香。

        不知坐了多久,久到他就快睡着了的时候,忽地一动,清醒了过来。

        有人走近。

        不过这人身上并无杀意,因此他仍是歪在树上懒得起来,连蒙眼的黑带也懒得摘,只是歪了歪头。

        半晌,没听到对方说话,魏无羡忍不住主动开口,道:“你是来参加围猎的?”

        对方不应。

        魏无羡道:“你在我这附近可猎不到什么东西。”

        对方依旧一语不发,但朝他走近了几步。

        魏无羡倒来了点精神,普通的修士瞧了他都有几分忌惮,就算在人多的地方也不怎么敢靠近他,遑论是单独相处,而且还靠的这么近了。若不是这人身上不带半点杀气,魏无羡还真觉得对方像是不怀好意。他微微直起身子,侧首望着对方站立的方向,勾起唇角,微微一笑,刚想说点什么,突然被重重推了一把。

        魏无羡被推得背部砸在树上,右手刚要扯下蒙眼的黑带,立即被来人拧住了手腕,劲道不小,一挣居然挣不开,可是仍然没有杀意。魏无羡左袖微动正要抖落符咒,却被对方觉察意图,依样擒住,按着他两手压到树上,动作极其强硬。魏无羡提起一脚正要踹出,忽觉唇上一温,当场怔住了。

        这触感陌生而异样,湿润又温热。魏无羡一开始根本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脑子里一片空白,待到他反应过来,整个人都震惊了。

        这个人,正扣着他的手腕,把他压在树上亲吻。

        他猛地挣了一下,想强挣出来扯下黑带,但一挣居然没挣脱。本欲再动,可又忽然生生忍住了。

        亲他的人,好像,正在轻轻颤抖。

        魏无羡一下子就挣不动了。

        他心道:“看样子这姑娘力气不小,人却又怕又羞啊?紧张成这个样子了。”否则也不会趁这个时候来偷袭他了,该是鼓起了极大的勇气才敢做这种事的。况且对方看来修为不弱,那自尊之心必然也更强了。万一他贸然扯下黑带把对方看到了,这姑娘该有多不好意思多难堪?

        四片薄薄的唇瓣辗转反侧,小心翼翼,难舍难分。魏无羡还没决定好到底该怎么办,缠绵的唇齿却忽然变得凶悍起来,魏无羡的牙关没咬紧,被对方侵入,一下子变得毫无招架之力。他感觉呼吸有些困难,想扭过头去,对方却捏着他的脸把他强行扭了回来。唇舌翻搅间,他也目眩神迷,直到对方在他下唇上咬了一下,厮磨片刻,恋恋不舍地离开后,这才勉强回过神来。

        魏无羡被亲得浑身发软,靠在树上好一会儿,手臂才涌上些许力气。

        他举手猛地扯下黑带,被突如其来的阳光刺得一痛,好容易睁开了眼睛,四周都是空荡荡的,灌木,老树,野草,枯藤,哪里有什么第二个人?

        魏无羡还有些恍恍惚惚,在树枝上坐了一会儿,跳下来时,脚底竟是一阵发虚,甚至头重脚轻。

        他连忙扶住树干,心中暗骂自己没用,竟被人亲到腿软站不稳。抬头四下环望,半点人迹也没有。方才那一幕,仿佛一个荒唐又香艳的白日梦,教魏无羡忍不住想起那些山精鬼怪的传说。

        可他能确定,那绝不是什么山精鬼怪,必定是人。

        他回想起方才的滋味,一阵虚无缥缈的痒意直爬到心尖。魏无羡右手抚上心口,却发现原先别在这里的花不见了。

        他在地上搜索一番,也没有。总不至于凭空消失了。

        魏无羡怔了好一会儿,无意识碰了碰嘴唇,半晌,憋出一句:“岂有此理……这可是我的……”

        在附近搜了一圈也没见着人影,魏无羡满心哭笑不得,心知对方多半是有意躲着他,不会再出来了,只得放弃寻找,在山林中胡乱走了起来。走了一阵,忽听前方一声重击,魏无羡抬头一看,前方那个颀长的白衣人影,不是蓝忘机又是谁?

        可这人分明是蓝忘机,做出的事情却不像是蓝忘机。魏无羡看到他的时候,他正一拳打在树上,生生打折了这棵树。

        魏无羡奇怪,道:“蓝湛!你在干什么?”

        那人猛地转身,果然是蓝忘机。但此时的他眼中竟有轻微血丝浮现,神色称得上可怖。魏无羡看得一愣,道:“哇,好吓人。”

        蓝忘机厉声道:“你走!”

        魏无羡道:“我刚来你就让我走,至于这么讨厌我吗?”

        蓝忘机道:“离我远点!”

        除了当年在屠戮玄武洞底那几天,魏无羡还是第一次看到蓝忘机这般失态。可那时情况特殊,尚能理解,如今好端端的却又为什么这副模样?

        魏无羡后退了一步,离他“远了点”,依旧追问道:“喂,蓝湛,你怎么了?没事吧?有事就说啊?”

        蓝忘机不去直视他,拔出避尘,几道蓝光划过,周围树木被剑气横扫,片刻之后,轰然倒塌。

        握剑静立一阵,五指收紧,骨节用力到发白,似是稍稍平静下来了,他忽然又望过来,死死盯着魏无羡。

        魏无羡一阵莫名。他眼睛被黑带蒙了一个时辰多,阳光对他而言仍是有些炫目,除掉黑带后眼中一直泪意上涌,唇瓣也微微红肿,魏无羡觉得此刻自己的模样一定不能看,被他盯得忍不住摸了摸下巴,道:“蓝湛?”

        “……”

        蓝忘机道:“没事。”

        铮的一声,还剑入鞘,蓝忘机转身走去。魏无羡仍是觉得他不对劲,想了想,为防万一还是跟了上去。使了个擒拿想抓他脉,蓝忘机侧身避过,冷冷看着他。魏无羡道:“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就想看看你到底怎么了。你刚才太奇怪了。真的不是中了毒或者在夜猎里出了什么意外?”

        蓝忘机道:“没有。”

        看他神色终于恢复正常,大抵确实没事,魏无羡这才放下心来,虽奇怪到底怎么回事,但过多干涉也不好,于是闲扯了几句。蓝忘机先开始不说话,后来总算也简短地回复了几个字。

        魏无羡唇上残留的几分热感和肿胀感一直在提醒他,他方才失掉了他守了二十年的初吻,给人家亲得目眩神驰,而他居然连对方是谁、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这真是岂有此理。

        魏无羡悠悠叹了口气,忽然道:“蓝湛,你亲过人没有?”

        若是江澄在这里,听见他问这种轻浮无聊的问题,一定立刻对他抱以老拳。

        蓝忘机也忽然顿住脚步,声音冷得有点僵硬,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魏无羡一脸了然地笑了。

        他眯眼道:“没有是吧?我就知道。随口问问的,你用不着这么生气。”

        蓝忘机道:“你如何知道。”

        魏无羡道:“这不废话吗。你成天板着这么张脸,谁敢亲你。自然呢,也不指望你会主动去亲别人。我看哪,你的初吻是要守一辈子了,哈哈哈哈……”

        他兀自得意洋洋,蓝忘机面无表情,可神色却似乎缓和了些。

        等他笑够了,蓝忘机才道:“你呢。”

        魏无羡挑眉道:“我?还用问吗?我自然是身经百战。”

        蓝忘机刚刚才缓和的面色迅速又被一层严霜寒雪所覆盖。

        这时,魏无羡忽然噤声,道:“嘘!”

        他神色警觉地听什么东西听了片刻,把蓝忘机一拉,拉到了一片灌木丛后。

        蓝忘机不知他此举何意,正要开口询问,却见魏无羡凝视着一个方向,循他视线望去,见到一白一紫、一前一后两道身影缓缓从碧云之下走出。

        走在前的那人身形长挑,相貌俊美却盛气凌人,眉间一点丹砂,白衣滚着金边,周身配饰璨光乱闪,尤其他还昂首阔步,姿态神情极尽傲慢,正是金子轩。而跟在他身后那人身形瘦小,步伐细碎,低头不语,和前方的金子轩形成鲜明对比,正是江厌离。

        魏无羡心道:“我就知道金夫人一定会叫师姐和金孔雀单独出来的。”

        一旁蓝忘机见他神色不屑,低声道:“你与金子轩有何过节。”

        魏无羡哼了一声。

        要问魏无羡为何这般讨厌金子轩,可那真是源远流长。

        虞夫人和金子轩的母亲金夫人是闺中密友,两人从小便约定,若将来生出的孩子都是儿子,就义结金兰;若是女儿,便拜为姐妹;若一男一女,则一定要结为夫妻了。

        两家女主人彼此关系亲厚,知根知底,又门当户对,这门亲事真是再登对不过了,谁人不称一声天作之合。可惜,当事人却不这么想。

        金子轩从小就是个众星捧月的小子,生得雪□□嫩,眉心一点朱砂,加上出身高贵,聪明过人,几乎人见人爱,幼时便一股子骄傲劲儿。金夫人带他来莲花坞作过几次客,魏无羡和江澄都不喜欢跟他玩儿,只有江厌离总是想喂他吃自己做的东西,不过金子轩也不怎么爱搭理她,这让魏无羡和江澄好几次都气得嗷嗷叫。

        当年魏无羡在云深不知处大闹一场,搅黄了金江两家的亲事。回莲花坞之后,他向江厌离道歉,江厌离并没说什么,只是摸了摸他的头。魏无羡和江澄便都以为这件事便这么过去了,解了婚约反而皆大欢喜。可后来他们才知道,那时候,江厌离心中,应该是很难过的。

        射日之征中期,云梦江氏曾赴琅邪一带,支援兰陵金氏。因人手紧缺,江厌离与他们一道上了战场。

        她自知修为不高,便去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忙活修士们的伙食。魏无羡和江澄原本都不同意,但江厌离原本就擅厨艺,她自己做得开心,和人相处很好,也没有勉强自己累到自己,还很安全,二人便觉也不坏。

        因条件艰苦,伙食寒酸,江厌离担心两个弟弟嘴刁吃不好,因此她每日私底下还会再给魏无羡和江澄额外做两份汤。然而,除了她自己并没人知道,还有第三份,送给了当时也在琅邪的金子轩。

        金子轩也不知道。虽然他很喜欢那碗汤,也感谢送汤人的这份心意,但江厌离一直没有留名。岂知,这一切都被另一名低阶女修看在眼里。这女修是兰陵金氏的一名家仆,因修为也不高,和江厌离做的是同一份工作。她相貌不错,人又会取巧钻空子,出于好奇跟踪了江厌离几次便差不多猜明白怎么回事了。她不动声色地挑了个机会,在江厌离送完汤离开之后在金子轩屋外晃荡,故意让金子轩看到她的身影。

        金子轩好不容易逮着人,当然要追问。那女子十分聪明地没有承认,而是满面飞红、含糊其辞地否认,听起来就像是她做的、但她不愿让金子轩看破她的一片苦心。于是,金子轩也不逼她承认了,然而行动上却开始对这名女修士青眼有加,颇为照顾,还将她从家仆提成了客卿。如此好长一段时间,江厌离都没有发觉不对劲,直到有一日,她送完汤之后,也被临时回来取信件的金子轩撞上了。

        金子轩自然要质问江厌离到自己房间来做什么。江厌离本不敢说,可听他越问口气越怀疑,只好忐忑地交代了事实。

        然而,这个理由已经有人用过了。

        可想而知,这次金子轩听了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于是,他当场便“拆穿”了江厌离的“谎言”。江厌离万万没想到会生出这样的事端,她平日里从不张扬,甚至没什么人知道她是云梦江氏的女儿,一时半会儿竟拿不出什么有力证据,辩解了几句,越辩越是心寒。最后,金子轩硬邦邦地对她甩了一句:“不要以为出身世家就可以偷窃和践踏旁人的心意,有的人即使出身微贱,品性却比前者高贵得多。请你自重。”

        江厌离终于从金子轩的一席话里听懂了几个意思。

        从一开始,金子轩就不相信,江厌离这样修为不高的世家之女上战场来能做什么事,能帮多少忙。说白了,他觉得她只是想找个理由靠近他而已,就是来添乱的。

        金子轩从来都不了解她,也没想过要去了解她。所以他更不会相信她。

        被他说了几句之后,江厌离站在原地,忽然大哭起来。魏无羡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刚好就是这一幕。

        他师姐虽然脾气好,但除了莲花坞覆灭之后他们三人重逢那天抱在一起嚎啕大哭了一场,她没在人前掉过几滴眼泪,更不用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得这样大声,这么委屈。魏无羡整个人都慌了,追问时江厌离哭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他再看到一旁愣住的金子轩,勃然大怒,心想怎么又是这狗东西,一脚踹上去就和金子轩打了起来。两人打得惊天动地,根据地一带所有的修士全都出来拉架了,七嘴八舌之下他弄清了事情原委,更是怒不可遏,一边放话总有一天要让金子轩死在他手里,一边叫人把那名女修拖了出来。一番对质,事情水落石出,金子轩整个人都僵硬了。魏无羡再骂他,他铁青着脸,一句也不回击,打他也不还手。要不是江厌离后来牵住了他的手,江澄和金光善也回来拉开了魏无羡,只怕金子轩到今天也休想参加百凤山围猎。

        后来,江厌离虽然继续留在琅邪帮忙,却只规规矩矩做好自己的事情,不但再也不给金子轩送汤,连正眼都不瞧他了。不久,琅邪危机解除,魏无羡和江澄便带着她一起回云梦去了。反倒是金子轩,不知是于心有愧,还是遭了金夫人的狠骂,射日之征后逐渐对江厌离越问越多。

        旁人悉知此事的,多半都说只是一场误会,澄清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可魏无羡绝不会这么想。他厌恶极了金子轩这个自以为是的男公主、花枝招展的金孔雀、只看外表的睁眼瞎。他根本不相信金子轩这种自大狂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忽然对江厌离上心起来,多半是因为被金夫人催狠了骂急了才不情不愿地来勉强完成任务。

        不过厌恶归厌恶,为了不让江厌离为难,魏无羡现在也只得不出来。蓝忘机侧首看他,似是不解,魏无羡却没空跟他解释,只是将食指抵在唇上作噤声状,继续看那边。一双淡色眸子的视线在那湿润饱满的唇上停留片刻,这才移开目光。

        那头金子轩拨开草丛,露出一具粗壮的蛇怪尸体,俯身片刻,道:“死了。”

        江厌离点了点头。

        金子轩道:“量人蛇。”

        江厌离道:“什么?”

        金子轩道:“南蛮之地流传过来的妖物。无非遇人时能忽然竖起来,然后要跟你比谁长,比人长就把人吞噬。不怎么样,看着吓人罢了。”

        江厌离似是不明白他为何忽然对自己讲解起这些来,照理说,这时应当说两句诸如“金公子博学多才”“金公子冷静镇定”之类的场面话,然而,他方才所言乃是极其粗浅的常识,纯属没话找话,这种一听就虚伪无比的违心奉承,恐怕只有金光瑶才能面无愧色地说出口,江厌离只得又点了点头。魏无羡猜她估计一路过来都在点头。

        接下来就是一阵沉默,尴尬的气息透过草丛,直扑到这边草丛后的两人脸上。半晌,金子轩终于带着江厌离往回走了。然而他边走还在边道:“这一只量人蛇表皮附有鳞甲,獠牙长过下颌,应当是变种,一般人难以对付,普通人也射不穿这层鳞甲。”

        顿了顿,他又用状似满不在乎的语气道:“不过也不怎么样。这次百家围猎的所有猎物都不怎么样,根本伤不到我们兰陵的人。”

        听到最后两句,那股子骄矜自傲的味道又涌上来了,魏无羡心中不痛快,却见一旁的蓝忘机面无表情盯着金子轩。魏无羡微觉奇怪,顺着他目光望去,登时无语,心道:“金子轩这厮什么时候走路是同手同脚了?!”

        江厌离道:“围猎不伤到人就是最好的了。”

        金子轩道:“不伤到人的猎物有什么价值。你若是去兰陵金氏的私家猎场,可以看到很多不多见的猎物。”

        魏无羡心内嗤之以鼻:谁要去你家猎场!

        谁知,金子轩还自顾自做起决定了,道:“刚好下个月我有空,可以带你去。”

        江厌离轻声道:“多谢金公子好意。不过不必麻烦了。”

        金子轩怔了怔,脱口道:“为什么?”

        这种问题,又如何能回答为什么?江厌离似是觉得不安,垂下头去。

        金子轩道:“你不喜欢看围猎?”

        江厌离点点头,金子轩道:“那你这次为什么来?”

        若非金夫人极力邀请,江厌离必不会来,可这话如何说得出来?

        见江厌离沉默,金子轩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极为难看,憋了半晌,憋出硬邦邦的一句:“你是不喜欢看围猎还是不愿意和我一起?”

        江厌离小声道:“不是……”

        魏无羡知道,她是怕金子轩因为金夫人的意思请她去,然而自己心中却并不真的想,不希望勉强他。可金子轩哪知道这些,他只知道自己这辈子还没觉得这么丢脸过,非但是生平第一次被姑娘拒绝,更是第一次邀请姑娘被拒绝,一股煞气直冲到眉心,半晌,忽然冷笑一声,道:“也罢。”

        江厌离道:“对不起。”

        金子轩冷冷地道:“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随你怎么想的。反正本来也不是我想邀请你。不愿意就算了。”

        魏无羡的血直往脑门上冲,本想立即冲出去再和金子轩打一架,但转念一想,教师姐看清这人真面目也好,从此对他唾弃万分,再也不要想他了,于是强压火气,还想再忍忍。江厌离嘴唇颤了颤,并没说什么,向金子轩微微躬身一礼,低声道:“失陪了。”

        她转身离去,默默一个人往回走。金子轩冷冷站了一会儿,看着别的方向,片刻,忽然道:“站住!”

        江厌离却没转身,金子轩更怒,三步追上前去便要抓她的手,眼前却黑影一闪,还没看清,胸口受了一掌。金子轩一剑挥出,倒退数步,定睛一看,怒道:“魏无羡,怎么又是你!”

        魏无羡挡在江厌离身前,怒道:“我他妈还没说呢,怎么又是你?!”

        金子轩道:“无故出手你疯了吗!”

        魏无羡一掌拍出道:“打的就是你!什么叫无故,你恼羞成怒抓我师姐是想干什么??”

        金子轩闪身避过,还他一剑,道:“我不抓住她难道要让她一个人在山里乱走吗?!”

        这道剑芒却被另一道打偏,直冲云霄,金子轩一见来人,愕然道:“含光君?”

        蓝忘机收了避尘,站在三人中间,保持了沉默。魏无羡正想走上前,江厌离抓住魏无羡,道:“阿羡!……”

        与此同时,一阵嘈杂纷乱的足音传来。浩浩荡荡、前呼后拥的一群人涌入这片林中,为首一人道:“怎么回事!”

        原来方才蓝忘机和金子轩那两道剑芒都贯上了天,惊动了附近的修士,他们一看便知这是有两人打起来了,连忙一同赶来,恰好见到林中四人奇怪的对峙情形。所谓冤家路窄,为首那人正是金子勋,他道:“子轩,这姓魏的又找你麻烦了?!”

        金子轩道:“没你的事,你先别管!”见魏无羡拉了江厌离又要走,他道:“站住!”

        魏无羡道:“真想打?好啊!”

        金子勋道:“姓魏的,你三番两次针对子轩,究竟什么意思?”

        魏无羡看他一眼,道:“你是谁?”

        金子勋一怔,当即大怒:“你竟然不知道我是谁!?”

        魏无羡奇怪道:“我为什么要知道你是谁?”

        射日之正爆发之初金子勋便因伤而赖守后方,他没能亲眼见识过魏无羡在前线的模样,多是听人传说,他心中不以为然,只觉得传闻都是夸大其词。而刚才魏无羡以哨音召唤山中邪祟,把他们一群人就快猎到手的数具凶尸都召走了,害他们白费功夫,已是不快。现在魏无羡又当面问他是谁,更是他生出一种莫名的忿忿不平:他认得魏无羡,魏无羡却居然敢不认得他,还敢当众问他是谁,这仿佛让他失了大面子,越想越不痛快。正要说话,空中闪过金光阵阵,却是赶到了第二波人。

        这批人御剑下降,平稳落地,为首者是一名五官美得极为正统,轮廓隐隐带着些刚硬之气的妇人。御剑时英姿飒爽,缓行时雍容华贵。金子勋道:“伯母!”

        金子轩怔了怔,道:“母亲!你怎么来了?”随即想到,他和蓝忘机的剑芒都打上天了,金夫人在观猎台那边看到,自然不会不来。他看了看随母亲一同前来的数名兰陵金氏修士,道:“你带这么多人来干什么?围猎的事不需要你来插手。”

        金夫人却啐道:“你少自作多情,谁说我是来找你的!”

        她瞥见缩在魏无羡身后的江厌离,瞬间缓了神色,迎上去握住她的手,柔声道:“阿离,你怎么这幅模样?”

        江厌离道:“多谢夫人,我没事。”

        金夫人十分敏锐,道:“是不是那死小子又欺负你了?”

        江厌离忙道:“没有。”

        金子轩微微一动,欲言又止。金夫人还不清楚自己儿子什么性子,一猜就知道怎么回事,登时勃然大怒,大骂儿子:“金子轩!你要死吗!!!出来之前你跟我怎么说的?!”

        金子轩道:“我!……”

        魏无羡道:“不管令郎之前跟金夫人您说了什么,从此以后他跟我师姐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就是了!“

        他正在气头上,这话说得不怎么客气。好在金夫人只顾着安慰江厌离,并未纠结于此。谁知她不在意,却另有其人趁机发作,金子勋喝道:“魏无羡,我伯母可是你长辈,你这么说话是不是有些太狂妄了?”

        旁人均觉有理,纷纷附和。魏无羡道:“我并非针对金夫人,你堂弟三番两次对我师姐恶语相向,我云梦江氏若还能容忍便枉称世家!狂妄在何处?”

        金子勋冷笑道:“狂妄在何处?你有哪处不狂妄?今天这百家围猎的大日子,你可出风头得很啊?三成的猎物都叫你一个人占了,是不是觉得很得意啊?”

        蓝忘机微一侧首,道:“三成猎物?”

        虽金子勋一同前来的百来号人个个脸上都怨气深重,见素来风传与魏无羡关系极差的蓝忘机开口,似在询问,立即有人迫不及待地道:“含光君,你还不知道吧?方才我们在百凤山里围猎,找了半天,竟然发现,这猎场里一只凶尸怨灵都没有了!”

        “派人问了观猎台那边的敛芳尊才知道,开猎后不到半个时辰,百凤山里传来一阵笛声,然后,几乎所有的凶尸和怨灵,都一个接一个,自己走到云梦江氏的阵营里去自投罗网了!”

        “百凤山里的三大类猎物,现在只剩下妖类和怪类了……”

        “至于鬼类,已经全部都被魏无羡一个人召走了……”

        金子勋道:“你全然不顾旁人,只顾自己,难道还不够狂妄?”

        魏无羡恍然大悟。原来归根结底不过是借题发挥。他笑道:“不是你说的吗?开场箭算什么,有本事夜猎场上见真章。”

        金子勋“哈”了一声,仿佛觉得滑稽,道:“你靠的不过是邪魔歪道,又不是凭真本事,吹两声笛子而已,哪算得什么真章?”

        魏无羡奇怪道:“我又没使阴谋诡计,为何不算?你也可以吹两声笛子,看看有没有凶尸怨灵肯跟你走啊?”

        金子勋道:“你这般不守规矩,比之阴谋诡计也强不了多少!”

        闻言,蓝忘机皱起了眉。金夫人似乎这才注意到这边的争执,淡淡地道:“子勋,行了。”

        魏无羡懒得和他争辩,笑道:“那好,我竟不知道什么才叫做真章了,请你拿出它来赢过我,让我见识见识吧。”

        若是能赢,金子勋此刻也不会这般憋屈了。他噎了片刻,愈想愈怒,嘲讽道:“不过也难怪你不觉得自己有错,魏公子不守规矩也不是第一次了。你上次的花宴和这次的围猎大会都没有佩剑,这么大的场合,半点礼数都不讲究,你把我们这些跟你一同出席的人放在哪里?”

        魏无羡却没理他,转头对蓝忘机道:“蓝湛,忘了说,刚才你帮我挡了那一剑,谢啦。”

        见魏无羡一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模样,金子勋一咬牙,道:“云梦江氏的家教,也不过如此!”

        作者有话要说:  是的。又是回忆杀。

        而且是全新的回忆杀(啊!

        ========

        上次请假的时候因为是第一次请假,挂了晋江的请假条、微博、还有两条评论,不过还是有读者没看到,所以这次在内容提要和作者有话说里也放一下。

        这篇文从开始写的时候就挺有压力的,到现在我有点喘不过气了。尤其是最近,虽然有大纲,但每天现写现发,时间精力不够,心态和落笔都非常毛躁。老实说,很累,撑不住了。

        所以请三天假,调整一下,存点稿子。回来之后会一次性更完回忆杀内容。

        回忆杀结束之后还有五part(不是五章)的现在进行时。

        谢谢大家的支持。不好意思啦。

        ==============================

        关于昨天下午的评论,早上起来看见很多争议,看了后觉得……这种梗我个人接受无能,今后这类评论我看到一样也会做删除处理  ,所以希望大家在写评论时还是要加以斟酌,注意影响,选择其他更好的表达对角色的爱的方式。

        作为一个作者,我确实想看到读者们的反馈和气氛活跃的评论区,也一直都尽量尊重读者的表达自由,所以感谢贡献长评的妹子们。但是归根结底,和谐相处才是最重要的,毕竟我想要评论区活跃是希望它能够成为大家讨论剧情&交流萌点的渠道,而不是掐架的温床。所以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在评论里多一些对剧情的讨论,也期待看到大家更专注于wifi&婉君之间的互动。】

        至于cp问题,我很早之前就强调过了,这里再重申一遍:【本文cp为蓝魏,坚持1v1不动摇,其他人都没有cp也不会有跟主角产生的任何关乎爱情的纠葛。】

        这篇文因为大部分都是裸更,现写现发,虽然有大纲,质量难免粗糙,写完之后肯定还是会从头到尾精修一遍的。它有很多不足之处,也让我为此而苦恼,总之,感谢愿意陪我一路走下去,看到它最初样子的读者们。

        ===============================

        放个网站公告,被屏蔽的站读者可以参考一下~:

        近日很多站读者说,用中国移动的手机流量不能正常打开网页,这是因为移动在某些地区对晋江站进行了屏蔽,所以晋江特别开设了.jjwxet/m.jjwxet以及bbs.jjwx供大家正常使用。但是为了根治此问题,大家也可以打电话去工信部对此事进行投诉(投诉电话:12300转人工服务)。这种情况晋江以组织的形式出面解决问题很难,但是普通用户的投诉则容易地多。投诉示例可参考以下:

        您好,我要投诉中国移动。

        我特别喜欢在晋江文学城看文,但是现在发现用手机流量死活打不开网页了,我在**(被屏蔽地区),我们这好多人都不能打开网页,我朋友在其他城市就可以打开,所以肯定是中国移动在我们这个地方把晋江网站给屏蔽了。你说我们就是想看看文,追追自己喜欢的文,也不犯法,为什么他中国移动不让我看?

        我强烈要求中国移动不要再屏蔽晋江文学城的手机版了,麻烦你们赶紧处理一下吧!谢谢!

        可提供问题信息如下:

        1..jjwx.jjwx这两个网址在使用手机移动流量的时候不能打开网页;

        2.bbs.jjwxet在使用手机移动流量的时候不能打开网页

        ============================

        感谢深水鱼雷:马甲战队、图图、五十弦。感谢潜水炸弹:图图、墨色络

        感谢火箭炮:七诀、cas(5)、鱼儿、我是兔纸、鲈鱼汤、莫莫、慕斯、水果味儿、裘虬遒、猴小八(2)

        感谢手榴弹:走路會跌倒、遽醵、噗噗噗(3)、丁铃铃(6)、猫好好(2)、严小池(2)、无所不能惹尘埃、图图(7)、blackmarker(2)、那些個奇葩的id、我是兔纸(2)、尼斯湖水鬼、5尺半是腿,1尺半是嘴、慕斯、伽渊、镜上寒霜(2)、jojo、ashley、灵魂雕塑爷、猴小八、mintpuppy、博爱动物、蝶雨珞璎、abwehr、幽兰止水

        感谢地雷:

        煮酒、瑾慕之、秋秋(6)、爱吃草的鱼、俺样(19)、冬天里的故乡(2)、starriver、司泠、魏晋归客(2)、楽易、风起(3)、gogo哩哩、栗子酥(2)、丧犬、zcw(5)、冒泡的豆豆、濯涟、羅羅。。(3)、晚雪林间歇马(2)、西草、我已(7)、不词(6)、caocaolvlv、~\\\\\\\\(≧▽≦)/~、_翩翩_、酸奶星、严小池、无为针尖、温骨头(3)、哉叔快来嫁我(2)、小小小小大大明(2)、薛洋(5)、blackmarker(4)、鱼渊、竹子、ciu、不二翅膀子、江一白、图图(12)、18831247(3)、煮个栗子、青衣默、数据加载中、严小池(6)、母猪上树、阿须(2)、无染染染染染染染(2)、愉悦生成器、搪瓷杯子(5)、如匙、三十六雨、我是兔纸(2)、墨春泥、墨色络(2)、lililiduck(4)、猫好好(3)、罄笔难书、二二、噗噗噗、安任平、温宁的铁链(4)、江南(2)、baichi、兑离、吴贝、serendipity、i  knew  him.、yummmmy、月光淡淡、神经衰弱重患、九弃、阿远(2)、你干脆给我一刀、impala、风沙、18195690、猴小八(2)、爱翔、洛阳花下客、行之、爆竹声中菊花残、baby、墨暨、5尺半是腿,1尺半是嘴、藏梓、夷陵老祖座下北丘君(2)、轻风(3)、蝶雨珞璎(2)、ddjv、阿扑、姝勰、米歩、竹子、丧犬、摇曳灯火、﹡滄海︽紅塵ˇ(2)、无心玫玫、暖炉我的爱、圆栀、尘、安然无咎、impcat、浣月宗卫天宇的小箱子、大章魚、南有乔木(2)、年一(2)、田七、雷声小雨点大、abwehr、章鱼脑、绿茶仙子(2)、18252085、雨儿、子晋、陌羊子(2)、一叶绘影、听颂丶(4)、出售进口印度神油(2)、゛姽婳、鲈鱼汤、瀚海沙、darksu、娈霓、尘梦a缘、hentai、伊与风行(2)、inthedoor、昳佳、orphelia(7)、黏黏滑滑清脆多汁、喵喵喵、博爱动物、好少年(2)、土豆烧肉、瑾慕之、悦悦、黎卧沙、恋物无声、风过伊然、木子饭团、柏敏(2)、16791409、十七(2)、xialobster、桔子、月笙、风雨成约、终书(2)、夕至、仅仅只是个栗子、我绝对是病弱攻啊,摔、今昔百鬼、猪小肠、暖炉我的爱、鱼蛋蛋、daylin、不二翅膀子、新阳旧音、西草、尉迟瑾、斯娜莉安、重渊、竹子、kisi

        (未完)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982/175525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