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道祖师 > 114|外一篇:家宴

114|外一篇:家宴

        蓝忘机对魏无羡道:“等我。”

        魏无羡道:“要不我跟你一起进去吧?”

        摇了摇头,蓝忘机道:“你进去,他更生气。”

        魏无羡想想,也是,蓝启仁看到他就一副要犯心病的风中残烛状,气都喘得比平时多,还是行行好,教他眼不见心不烦罢。

        蓝忘机看了看他,似要说话,魏无羡立刻道:“好啦,我知道了。不可疾行,不可喧哗,不可啥啥啥,是不是?放心,这次我跟你回来一定诸事小心小心又小心,不犯你们家规训石上面任何一条家规。尽量。”

        蓝忘机不假思索道:“没事。犯了也……”

        魏无羡敏锐地道:“嗯?”

        蓝忘机似是这才发觉方才脱口而出的话大有不妥,扭头片刻,这才转回来,肃然道:“……没有。”

        魏无羡茫然道:“你刚刚说犯了也什么?”

        蓝忘机知道他是明知故问,板着脸重复道:“你在外边等我。”

        魏无羡挥手道:“等就等啰,这么凶。我去玩儿你的兔子。”

        于是蓝忘机一个人去迎接蓝启仁的唾沫横飞,魏无羡则被小苹果拖着一路狂奔。小苹果自从进了云深不知处,仿佛格外兴奋,浑身牛劲儿,魏无羡拽都拽不住它,生生给它拉到了那片郁郁青青的草地上。

        草地里安静地团着一百多团胖雪球,粉红的三瓣嘴一撮一撮,偶尔抖抖长长的耳朵,耳朵透出粉色。小苹果昂着头挤到它们中间,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魏无羡则蹲到地上,随手抓来一只兔子,一边挠它的肚子一边心道:“我上次来的时候有这么多只吗?这是公的还是母的?哦……公的。”

        想到这里,魏无羡这才发现,他居然一直以来都没留意过小苹果是巾帼还是须眉。于是忍不住朝那边望了一眼。可还没待他看个仔细,忽听动静,回头察看。

        一名个子娇小的少女提着一只小篮子,正不知该不该上前,见魏无羡陡然回头望她,一时间不知所措,羞得满面通红。

        这少女身穿姑苏蓝氏的校服,也是端端正正地佩着一条没有绣卷云纹的素白抹额。魏无羡心道:“这可了不得!让我撞见活的了!”

        这是一名女修。一名姑苏蓝氏的女修。

        姑苏蓝氏这种以刻板闻名的家族,什么男女有别、男女授受不亲这种规矩自是不必说,念经一样地从小在子弟门生们耳边喋喋不休一万遍。男修女修的学习区域和休息区域都严格分开,不越雷池一步,极少跑出自己的范围。连外出夜猎也基本都是男女分开,要么全是男的,要么全是女的,一般不存在男女混合同行的情况,刻板到令人发指。当年魏无羡在云深不知处求学时就基本没在这儿见过姑娘,对云深不知处内是否真的存在女修深感怀疑。有几次他似乎听到了女修们读书的声音,好奇想追去看看,立刻被眼尖耳尖的巡逻门生发现,喊来了蓝忘机。如此几次,魏无羡热情耗尽,也就没心思再去探索了。

        可如今,却是让他头一遭在云深不知处里撞见了活的女修。活的!女修!

        魏无羡一下子直起了腰,两眼发光。正不由自主要走过去,小苹果却已经蹭的里立了起来,几乎是撞开他,冲到了那少女身边。

        魏无羡:“?”

        它挨到那少女之旁后,柔顺地低下头,主动把自己的驴头和驴耳朵往她手底下送去。

        魏无羡:“???”

        那少女红着一张脸,看着魏无羡,怔了一怔,不知道该说什么。魏无羡眯起眼,隐约觉得她有些面熟。片刻,忽然想起,这不正是那名他刚从莫家庄出来后在路上遇到、又在大梵山有过匆匆数面之缘的那名圆脸少女吗?

        哪怕是全然陌生的女子,他也能立刻嬉皮笑脸地闲扯几句热络起来,何况是有过数面之缘、性格不坏的小姑娘?当即冲她挥了挥手,道:“是你啊!”

        那少女显然也对他印象深刻,无论是洗干净脸的还是没洗干净脸的。扭扭捏捏一阵,绞着提篮子的双手,闷声道:“是我……”

        魏无羡扔开那只被他摸了一把判定性别的兔子,负着手,朝她走近两步,瞥见她篮子里的胡萝卜和青菜,微笑道:“来喂兔子?”

        那少女点点头。刚好蓝忘机现在不在,魏无羡没事做,来了兴趣,道:“要不要我帮忙?”

        那少女不知该如何是好,最后点了点头,魏无羡便拿了一根萝卜出来,两人一齐在草地上蹲下。小苹果把头伸进篮子里一顿翻找,没有翻到苹果,勉为其难叼了一根胡萝卜出来,将就着啃啃。

        篮子里的胡萝卜十分新鲜,魏无羡自己先咬掉了一截,这才送到兔子嘴边,问道:“这些兔子一直是你在喂?”

        那少女道:“不是……我是最近才来喂的……含光君在的时候,就是含光君照料。他不在,就是蓝思追公子他们照看,如果他们也不在,那就我们就来帮忙看看……”

        魏无羡心道:“蓝湛怎么喂兔子?他从几岁开始养的?也是这样提着个小篮子过来么?”

        把一些过分可爱的画面从脑海里驱散,魏无羡又问道:“你现在是姑苏蓝氏的门生?”

        那少女腼腆道:“嗯。”

        魏无羡道:“姑苏蓝氏挺好。什么时候的事?”

        那少女一边摸着白毛茸茸的兔子,一边道:“大梵山那次过后不久……”

        正在这时,两人都听到了靴子踩过青草地的细微声音。魏无羡回头一看,果然,蓝忘机正在朝这边走来。

        那少女一阵手忙脚乱,立刻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示礼道:“含光君。”

        蓝忘机微一点头,魏无羡却还坐在草地上,笑吟吟地看他。那少女似乎怕蓝忘机怕得很——实属正常,这个年纪的小辈就没有哪个不害怕蓝忘机的。她慌里慌张地提起裙子就跑,魏无羡在后边叫了好几声:“姑娘,小妹妹!你的篮子!喂,小苹果!小苹果回来!你跟着跑什么!小苹果!”

        没有任何人或者驴被他叫住,魏无羡只得拨了拨篮子里剩下的几根萝卜,对蓝忘机道:“蓝湛,你把她吓跑了。”

        蓝忘机若是不想被人听到足音,又怎会让两个人都听到?

        魏无羡嘻嘻笑着对他递出一根胡萝卜,道:“吃不吃?你来喂兔子,我来喂你。”

        “……”蓝忘机居高临下俯视着他,道:“起来。”

        魏无羡把胡萝卜往后一抛,懒洋洋地伸出一只手,道:“你拉我。”

        顿了片刻,蓝忘机伸手去拉他,谁知魏无羡却突然手上发力,将他反拽了下去。

        领地被奇怪的人占据,一群兔子如临大敌一般,漫无目的地绕着两个叠在地上的人跑来跑去。和蓝忘机格外相熟的那几只居然人立起来趴到他身上,仿佛是担心主人为什么会忽然倒下。蓝忘机轻轻将它们驱开,从容道:“云深不知处,规训石家训第七条,不许惊扰女修。”

        魏无羡道:“你说过我触犯了也没事的。”

        蓝忘机道:“我没有。”

        魏无羡道:“你怎么这个样子。没说完就等于没有说?一言九鼎言出必行的含光君呢?”

        蓝忘机道:“‘天天’。”

        魏无羡摸了一把他的脸,怜惜地道:“刚才你叔父有没有骂你?快说,让哥哥心疼心疼你。”

        话题转的如此生硬刻意,蓝忘机也不拆穿,道:“没有。”

        魏无羡道:“果真没有?那他跟你说了什么?”

        蓝忘机不动声色地抱住他,道:“无甚。齐聚不易,明日办家宴。”

        魏无羡笑道:“家宴?好好好,我一定好好表现,不会给你丢脸的。”忽然想到蓝曦臣,问道:“你哥哥呢?”

        沉默片刻,蓝忘机道:“稍后我去见他。”

        泽芜君近来终日闭关,蓝忘机必然是要去与他促膝长谈一番的。魏无羡反手搂住蓝忘机,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半晌,又道:“说起来怎么这次回来没见思追他们?”

        这群小辈,若是在往常,早就在山门口便叽叽喳喳围上来了。听他提起思追他们,蓝忘机眉宇微舒,道:“我带你去见他们。”

        他带着魏无羡找到蓝思追、蓝景仪等人时,这群小辈们除了欣喜地喊了几声,就没别的动作了。倒不是不想有更多动作,实在是不能。

        十几个人,齐刷刷倒立在檐廊下。每个人都脱去了外袍,穿着雪白的轻衫,头朝下,脚朝上,面前的地上铺着几张白纸,一方墨。左手撑地,右手执一管笔,艰难地在纸上写着密密麻麻的黑字。

        因为不能让抹额落到地上,他们都满头大汗地咬着抹额的尾巴,因此也不能说话。所谓的“喊了几声”,也只是眼睛发亮地呜呜呜了一阵。看着这些颤颤巍巍、摇摇欲坠的身躯,魏无羡道:“为什么一定要倒立。”

        蓝忘机道:“受罚。”

        魏无羡道:“我知道是在受罚。我看到了,他们抄的那是蓝氏家训呢,《礼则篇》我都会背了。他们干了什么被罚?”

        蓝忘机淡声道:“超出规定期限不回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哦。”

        蓝忘机:“与鬼将军同行夜猎。”

        魏无羡:“嘿!你们胆子可真大。”

        蓝忘机道:“第三次犯。”

        魏无羡摸了摸下巴,心道如此的话,怨不得嫉邪如仇蓝启仁这样惩罚他们了。只是倒立罚抄已经很轻松了。

        他蹲到蓝思追面前,道:“思追啊,为什么你面前这沓好像格外厚?是我的错觉吗?”

        蓝思追道:“不是……”

        蓝忘机道:“他带的头。”

        魏无羡想拍拍蓝思追的肩,然而没地方下手,顿了顿,把手放到底下去,从下往上拍了拍,了然道:“我就知道。”

        在这群少年们面前走了一圈,扫了几眼,稍作检查,蓝忘机对蓝景仪道:“字。不端。”

        蓝景仪咬着抹额,含含糊糊地含泪道:“是。含光君。这张我重抄。”

        没被点到的其他人就是检查过关了,纷纷松了口气。二人离开长廊,魏无羡忆及当年自己罚抄时的困苦时光,心生同病相怜之感,道:“光是维持这样的动作就够难了,你让我倒立着我还不一定能写字。就算我坐着都不一定能写得端正。”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道:“确实如此。”

        魏无羡知道他也想起了盯着自己罚抄的那段日子,道:“你小时候罚抄也是这样嘛?”

        蓝忘机道:“从不。”

        想想也是。蓝忘机从小就是世家子弟中的楷模,一言一行都跟用尺子量过似的标准无比,怎么会犯错?既然不会犯错,又怎么会受罚?

        魏无羡笑道:“我还以为你那吓人的臂力是这样练出来的。”

        蓝忘机道:“不罚。但也是这样练出来的。”

        魏无羡奇道:“不是被罚那你没事倒立干什么?”

        蓝忘机目不斜视道:“可以静心。”

        魏无羡凑到他耳边,语尾上挑道:“那究竟是什么,让冷若冰霜的含光君的心不静啊?”

        蓝忘机看看他,不说话。魏无羡心中得意,道:“照你这么说,从小就这么练臂力,是不是你倒立着干什么都行?”

        蓝忘机道:“嗯。”

        见他垂着眼帘,像是答得有些腼腆,魏无羡越发嘴不上锁口无遮拦,道:“倒着干我也行?”

        蓝忘机道:“试试。”

        魏无羡:“哈哈哈哈哈哈……你说什么?”

        蓝忘机:“今晚试试。”

        魏无羡:“……”

        作者有话要说:  未完。

        我也不知道倒着是什么体位,大家自行想象(。

        ============

        说一点事  =v=  首先感谢大家对这篇文的喜爱。不过,这篇文的许多缺点都是客观存在、甚至是非常明显的,就算是新修版我也不敢保证它就会怎么样,只能尽力弥补连载时的遗憾。所以希望大家如果在评论区或者其他地方听到不同的声音呢,也不必在意。毕竟看文口味是很私人的事情,就像你无法说服一个不喜欢蓝色的人喜欢这个颜色,也不必和一个不喜欢吃面条的人辩论“面条很好吃啊你为什么不喜欢吃面条?”一样,不但没有意义,有时还会引起完全相反的效果。

        还有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请千万不要拿我的文和其他作者的文进行对比。有对比就有褒贬,贬我我固然伐开心,褒我我更绝不会高兴。这种行为对两个作者来说都是非常尴尬且为难的事,给双方读者造成的感观也非常不好。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就不和其他文或者作者对比,答应我好咩,谢谢:)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982/175525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