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 第55章 奇迹

第55章 奇迹

        萧晨来到医院,在vip病房里见到李母和李憨厚。

        “晨哥,你咋来了?”李憨厚见到萧晨,咧嘴笑了:“俺刚吃完早餐,要是早知道你来,就给你留点儿了。”

        萧晨无奈摇头,吃货的世界,永远与‘吃’有关啊!

        “你这孩子……还不赶紧让阿晨坐下!”

        李母倚靠在病床上,气色较之前几天,有了很大的改善,原本苍白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

        “阿姨,今天怎么样?”

        萧晨坐在床边,笑眯眯的问道。

        “好多了,现在我觉得自己的身子啊,一天一个变化,一天比一天轻松……”

        李母慈祥的看着萧晨,心里满是感激,要不是这个年轻人,她可能还在忍受着病痛的折磨,更可能哪天睡着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那就好,我再帮阿姨号一下脉吧。”

        “好。”

        李母笑着点头,伸出有些枯瘦的胳膊。

        萧晨一根手指搭在李母手腕上,缓缓闭上了眼睛,仔细诊着脉搏的跳动。

        李憨厚站在旁边,不时搓搓宽大的手掌,略微有些紧张,哪怕他已经知道,母亲身体一天天康复!

        但作为一个孝顺的儿子,母亲,就是天!

        李母注意到儿子紧张的神色,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

        啪。

        病房门打开,药岐黄和李胜从外面进来了,后者手里还拎着一个保温桶。

        这是药岐黄带来的,这几天药膳坊一直负责李母的饮食,不过平时都是药膳坊的员工送来。

        当药岐黄看到正在给李母诊脉的萧晨时,眼睛明显亮了,好几天了,终于又碰上了这小子啊!

        李母见药岐黄来了,冲他点点头,后者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几分钟后,萧晨睁开眼睛,站起来,笑着打招呼:“药老,您来了。”

        “萧小友,先不闲聊,诊脉结果怎么样?”药岐黄迫不及待的问道。

        “呵呵,比我想象中恢复得还要好,再有个一周时间,就可以出院了。”

        “嗯嗯,我来试试看。”药岐黄说着,扣住李母的手腕,仔细号起脉来。

        紧接着,他脸色就不断变幻,确实,这脉象除了虚弱点外,竟然与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要不是他亲眼所见,实在不敢相信前几天虚弱垂死的李母,现在脉象竟然变得这么好……甚至,根本看不出是一肺癌晚期的患者。

        “我老头子这辈子见过不少奇迹,但这次奇迹,却是最奇的!”

        药岐黄松开李母手腕,忍不住说道。

        “呵呵,也没那么夸张。”萧晨笑着摇头,心里却嘀咕,看这样子,上午想离开,估计要悬啊!

        果然,接下来,药岐黄就拉着萧晨开始聊了起来,从古到今,从中到外,但凡是跟医学有关的,都能扯上聊几句。

        李胜呆了会儿,就离开了,毕竟他是院长,还有一大堆事儿呢!

        不过,临走时,他还是不死心的表示,只要萧晨来,那绝对最高待遇云云……

        这让萧晨无奈苦笑的同时,也让药岐黄翻白眼,说只要萧晨愿意,还轮得到他?全国所有医院,随便他挑,当院长都行!

        一上午时间,药岐黄说了好几遍‘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医书’,而萧晨也获益匪浅!

        虽然,他曾博览医书,但相对来说,经验却不如药岐黄足,两人交谈中,他也涨了不少知识!

        “萧小友,今天晚上有时间么?我明天就要回京了……”

        药岐黄离开时,拉着萧晨的手说道。

        萧晨想了想,点点头:“好,药老,您说时间和地点,我赴约!”

        “哈哈,好,痛快!”

        药岐黄大喜,约好时间和地点后,就离开了医院。

        萧晨回到病房,拿着黑塑料袋,又把李憨厚给叫了出来。

        “晨哥,啥事儿?”

        “给。”

        萧晨把黑塑料袋扔给了李憨厚。

        “什么?好吃的?”

        李憨厚接过来,瓮声问道。

        萧晨翻个白眼:“自己打开看!”

        “哦。”

        李憨厚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摞钱:“晨哥,这是干啥的?”

        “给你的,收下吧。”

        “给俺的?”

        “对,昨晚不是赚了点钱嘛,我拿出了四十万,你和钉子一人二十万,他说受之有愧,就拿了十万,然后说给你三十万……”

        萧晨简单说了几句。

        “俺不要……”

        “拿着,你母亲下周就可以出院了……你们在龙海还没住的地方吧?所以得租房子,龙海消费这么高,手里没钱怎么行?”

        李憨厚听到这,耸拉下脑袋,自从来到龙海后,他才理解母亲曾经跟他说过的一句话——一毛钱难倒英雄汉!

        “大憨,租房子的时候,找个安静点的,适合你母亲休养……算了,等我帮你找吧。”萧晨摇摇头,把这事儿包在了自己身上,毕竟李憨厚来龙海没多久,哪哪也不知道。

        “谢谢晨哥。”

        “呵呵,谢什么,我们是兄弟嘛!好了,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

        “嗯,俺送你吧。”

        “好。”

        几分钟后,萧晨开车走了,而李憨厚拎着黑塑料袋,却有些头疼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跟母亲解释这三十万……

        在他看来,昨晚的事儿,应该带着那么点儿违法,而母亲不让他做违法的事儿,所以他为难了。

        他踌躇犹豫了许久,迈开大步向病房走去,他决定实话实说!

        “阿晨走了?”

        李母见儿子自己回来,轻声问道。

        “嗯,走了。”

        李憨厚低着头,声音也比往日小了不少。

        李母看着李憨厚的样子,目光落在他手里的黑塑料袋上,问道:“这是什么?”

        “钱。”

        “钱?”

        “嗯,晨哥给俺的钱。”

        李憨厚点点头,把黑塑料袋里的钱倒在了病床上,一摞一摞。

        李母并没有想象中的惊讶,更没有普通村妇见到这么多钱的震惊,她只是有些疑惑:“他为什么给你这么多钱?”

        “因为……”李憨厚低着头,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昨晚去做什么了?”

        “啊?”

        “虽然你回来时,换过衣服,但身上还是有浓烈的血腥味儿……说吧,昨晚你去干嘛了?或者说,你们去做什么了?”

        李憨厚把昨晚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而李母听完后,沉默了。

        “娘,你别生气好不好?那些人都是坏人,都是黑社会……我没有欺负好人……”李憨厚见母亲不说话,有些慌了。

        李母看着儿子,心中叹口气,难道,这就是宿命么?

        “娘,我错了……”

        李憨厚跪在了地上,低着头,不敢看母亲的眼睛。

        “起来吧。”

        李母又叹口气,算了,躲不过的宿命,那躲也没用,这就是命啊!

        “娘,你不生气了?“

        李憨厚抬起头,忐忑问道。

        “嗯,不生气了,起来吧。”

        “哦。”

        李憨厚这才点点头,站起来。

        “你觉得,阿晨是个怎样的人?”

        李母没再看床上的钱一眼,轻缓问道。

        “晨哥是好人,他真心对俺,最重要的是,他救了娘的命!”

        李憨厚认真说道。

        “大憨,如果说他没有救娘的命,他值得你追随么?”

        李憨厚听到这话,想了想,点点头,依旧认真:“值得!”

        “好,既然值得,那就追随本心,去吧!”李母露出一丝笑容:“你说得没错,他是个好人……”

        “嗯嗯!”

        李憨厚见母亲露出笑容,也开心地笑了。

        “呵呵,好了,把钱收起来,存银行里去吧!”李母重新把目光落在病床上。

        “好。”李憨厚点点头,收拾起来。

        李母看着满脸笑容的儿子,心中微叹,希望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

        萧晨回到公司,溜达一圈,确定没什么事情后,就回到了办公室。

        这次,他没有玩游戏,也没有去秦兰办公室,而是让丁力给他找了一个崭新的笔记本,伏案写着什么。

        一下午时间,丁力来过几次,每次都见萧晨还在写着,这让他暗暗崇拜,晨哥果然是——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啊!

        直到下班的时候,萧晨才抬起头,站起来,抻个懒腰,把笔扔在了桌子上。

        “妈的,累死我了……才默写了一半,不过也够了!”

        萧晨嘟囔完,拿起笔记本,检查了一遍,确定没什么错误后,才收起来,离开了保安部。

        十多分钟后,他与苏晴离开了公司,把后者送回别墅后,就驱车前往与药岐黄约好的地方。

        “哈哈,萧小友,你来了!”

        药岐黄见到萧晨,很是高兴,大笑着说道。

        “呵呵,药老,我没来晚吧?”

        “没有没有,是我想到与你畅谈,就迫不及待来早了!”药岐黄拉着萧晨的手:“来来,今晚要陪我好好喝点才行!”

        “没问题!”

        萧晨痛快答应下来。

        今晚,药岐黄谁都没叫,连李胜都没喊,就他和萧晨两个人!

        菜,也挺简单的,普通家常菜,六个!

        酒,茅台。

        “萧小友,以前我总是在想,这中医越来越落寞了,甚至青黄不接了……年轻一辈中,没几个人愿意花比西医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学习中医……不过,这次来龙海,见到你后,我才发现,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啊!”

        “呵呵,药老,中医界有您这种泰山北斗在,又怎么会落寞呢?”萧晨说着,拿出下午默写的笔记本,递给了药岐黄。

        “这是什么?”药岐黄接过来,当他掀开两页,看到里面的内容时,差点跳起来,惊呼出声:“阴阳医典?”

        “嗯。”

        “你这是……”

        “送给您!”

        ——————

        昨天更了一章,锁了9000字,晚上快半夜了才出来,刚准备更,结果发现登录不上去,然后我就睡了……早上发现还登录不上去,又是联系编辑又是联系啥的,最后得出结论,山东联通用户,有少数无法进入网站……我这个急啊,不过幸好本骚年机智,用手机开流量更新(妈蛋,昨晚咋就没想到,没这么机智呢?)

        这两章,有昨天的一章和今天的一章哈……我继续去码字了,大家五一快乐,么么哒!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085/140148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