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洞察万物 > 第六章 胁迫

第六章 胁迫

        夜色中,一望无垠的荒原上,只有长草静静向天。

        程默的手指微微动了动,接着他醒了过来。

        “咳咳!”程默咳嗽几声,只觉得嗓子干疼。伸手往额头山一抹,竟然全是冷汗。程默好不容易爬了起来,发现自己还是坐在这片荒无人烟的草地上。头顶星空繁星点点,依旧是半夜三更无人时。

        他头脑中有那么一时半刻的空白,大概过了几秒钟的时间,才想起刚才发生的事。程默慢慢地站起身来,怔怔地站在荒原上,才慢慢地走了两步。

        四下静静,只有风吹长草的声音。黑暗中,偶尔传来远处凄厉的狼嚎,让人情不自禁害怕起来。

        站在这块土地上,程默感到一阵蚀骨的寒气,从大地底下渗透上来的。那种黑黝黝的寒气,笼罩着自己,使他从心底感到害怕。

        “娘亲……”程默望着脚下的土地呆呆出神。

        叶兰芝不见了,陆离不见了,他们都走了。

        在自己昏迷过去的这段时间,也不知道陆离会怎样对待叶兰芝。

        程默往这个方向一想,心中更是冰凉,竟而说不出话来。

        就在此时……

        一个全身灰色的人影,“嗖”地一下从身后扑了出来。

        默只觉得手腕一紧,疼痛欲裂,对方已经牢牢地抓住了自己。

        程默用眼角余光一瞥,陡然看到一张扭曲的脸。但见此人一审灰袍子,嘴角吐出一口浊气,形貌极为阴狠。看到此人,程默先是惶恐,随即惊道:“你是……你是灰袍使者?”

        那人冷笑一声,松开手道:“倒有几分见识!”

        这灰袍使者大约四十来岁,和陆离年纪相仿。但陆离是狱火殿长老,而这人只是一名小使者,无论实力还是地位,均是天差地别。

        “你怎么回来了?”程默愕然。

        那人“哼”地一声,“拜你娘亲所赐,老夫还没走!”

        程默劈头问道:“我娘怎么了呢?”

        那人道:“被陆离长老带回狱火殿了。”

        一听“带回狱火殿”这五个字,程默脑子里“嗡”地一声,最终叶兰芝还是让陆离给带走了。

        那人继续道:“你小子摔倒在地,你娘亲急的跟什么似的,与陆离长老发生了口角,拼了命要下来看你。陆离长老到底还是心软,命我下来陪你片刻,保护你周全。算你小子福大命大,没有摔死,你娘亲看你没什么大碍也就跟陆离长老回去了。就是老夫遭罪了,不得不受命滞留此地,不过……”灰袍使者骤然笑了笑,“老夫这也算是因祸得福,恐怕陆离长老未能完成的使命,要交由老夫来完成了,嘿嘿……”

        灰袍使者弦外有音,但程默当时并没有留意。

        他满心想的是叶兰芝落在陆离手里,不知要受多少折磨,吃多少苦头。

        往远处望去,但见天边黑漆漆的一片,几只雀鸟凄凉地飞过,陆离和叶兰芝早就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去了。程默“喀拉”一声握紧拳头,问道:“狱火殿在哪儿?”

        那灰袍用古怪的眼神看着程默半晌,问道:“你想救你母亲?”

        “嗯。”程默答道。

        灰袍使者好像听到了什么可笑的笑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劝你最好放弃这个念头。狱火殿岂是你这种毛头小孩子能闯的。就算你资质过人、勤学苦练,想要战胜陆离长老,那也是痴人说梦。就算你战胜了陆离长老,你能战胜我们的师尊炎焱老祖吗?就算你能战胜炎焱老祖,你能撼动整个狱火殿吗?”

        灰袍使者说的没错。

        狱火殿是如此高高在上,高不可触。

        而程默,就像是一只被俯瞰的蝼蚁,如此弱小。

        别说战胜陆离长老了,要救出叶兰芝,恐怕还要对付他们可怕的师父——炎焱老祖。

        程默虽然嘴上说得坚决,心里也暗暗沮丧。这并不是普通人能办到的事。

        仿佛看透了程默内心的想法,灰袍使者狡黠地一笑,说道:“如果你肯求我帮你,或许我能考虑,将你带入狱火殿,助你救出娘亲。”程默心中一动,只听灰袍使者道:“当然,我们得先做一笔交易。你借一样东西给我看看,我便领你去寻你娘亲。”

        程默骤然警觉,问道:“你要看什么东西?”

        灰袍使者答道:“你娘亲临走前,偷偷交给你的那样东西。我便想借此物一观。”

        程默先是一怔,随即心中陡然雪亮。

        这老头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恐怕冲着法宝而来的。

        只是他又如何得知,叶兰芝将法宝交给了自己?叶兰芝说过,此物一旦入体,外界就再也无法检测得出,他不可能知道。

        程默生怕他是在假意试探,连连摇头道:“娘亲没给我任何东西。”

        灰袍使者道:“你再好好想想,陆离长老也在寻求此物。”

        程默越发肯定他的目的,连声道:“没有!”说完,转身就跑。

        灰袍使者冷哼一声,强硬地扣住程默的肩头,将他按在原地。

        “你这就不老实了!如果真没有,又何必要逃走?”灰袍使者冷冷地道。

        程默拼命挣扎着想要脱离,却宛如被束缚在当地,动弹不得。

        灰袍使者也不再讲客气,伸出十个指头往程默的身上摸去。他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搜了个遍,除了一些银两、一些丹药之外,却什么也没搜出来。

        “老变态!”程默破口大骂,“你们狱火殿上下,没有一个好东西!陆离带走我娘亲,你又觊觎我们家的宝贝,你们都是老狗,老贼,老不死!”

        灰袍使者却也不动怒,仿佛程默骂的是别人一般。他冷声道:“小子,若论辈分,你也算是我的师侄了。我是老狗,那你便是小狗了。”

        灰袍使者又仔细搜了搜,的确一无所获。他便问道:“你告诉师叔,法宝藏在哪儿了?”

        “没有!”程默瞪着他,来了个装聋作哑。

        灰袍使者恶狠狠地道:“你之前昏迷过去的时候,一直在说,‘娘亲,我会收好的,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你以为老夫是聋子听不见么?!”

        程默心中一凉,疑惑顿时解开。原来自己昏迷过去的时候,把什么都喊出来了……这些秘密,恰好被装死的老贼给听到了。也难怪他会知道,叶兰芝将东西交给了自己。但凡不是蠢材,都能想到。

        灰袍使者眼神中寒光点点,他缓缓地把程默抓了起来,捏着程默的腮帮子,指尖挤压,程默便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嘴。

        灰袍使者手掌外翻,手心处已多了一枚绿色的药丸子,冷喝道:“吃下去。”

        他捉着程默,程默压根无法动弹,眼睁睁地看着灰袍使者将药丸子掷入自己嘴里,借助强大的灵力灌了进去。“咕嘟”一声,程默喉头一动,不由自主地将药丸子咽了下去。

        那药丸子入口即化,已融入到他的丹田之中。程默拔了几根头发去挠自己的喉咙,干呕了一阵,什么也没吐出来。

        “臭老贼,你喂我吃的是什么东西?”程默气得直跳脚。

        灰袍使者瞅了他一眼,“你觉得呢?”

        程默心里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东西,也懒得去猜,只听灰袍使者道:“当然是毒药。”

        程默心头一乱,特别想破口大骂。

        灰袍老者道:“臭小子,老夫是药阁的使者,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席木。你刚才服用的,是我一个月前研制的试验品,作为第一个试药的人,也算是你三生有幸了。”

        原来,这灰袍使者是狱火殿药阁的使者,名叫“席木。”席木是药阁的三阶制药师。三阶,这个品阶并不算高,但在天殊大陆,三阶制药师也算是优秀人才。

        席木喂程默服下的,便是他一个月前研制出的试验品。

        试验品是尚未投入生产之中,还在试验阶段的药物,一般制药师不会向外公布试验品的方子。毕竟试验阶段的药品,未经过充分的测试,药效得不到保证。

        灰袍使者席木阴笑道:“你也不必惊慌,只要你老老实实说出法宝的下落,我自然会帮你解毒。”

        程默经他一番逼迫,更是怒从心起,连连冷笑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就算是现在杀了我,我也什么都不知道!”

        席木气得举起手掌,当真想一掌击毙冷笑道:“没关系,说不说由你。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这毒药很快就会发作,你将一天比一天痛苦,三天之后肠穿肚烂而亡。”

        程默闻言,打了一个寒战,心口发凉。他虽然骨气极硬,但听到“肠穿肚烂而亡”,还是极为害怕的。

        席木嘿嘿一笑,知道小孩子意志力薄弱,受不了毒药的苦楚,很快就会招了。他目光微微收缩,道:“你好好想想吧,我先调息片刻,你可别想着逃走,你是逃不出去的。”说罢盘腿坐下,双手在空中划了半圈,搁在膝盖上。

        眼看席木的灰袍子紧裹,这老家伙把自己裹得跟一只灰乌鸦似的,他的拐杖也被藏入了袍子里。当着老家伙裹起袍子,收敛杀气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他在短时间内不会轻易动怒,也不会轻易动手。

        随着呼吸吐纳,席木慢慢进入了沉睡状态。

        程默站在远离他三米之外的位置。

        程默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轻声唤道:“老贼?”

        席木似乎已经关闭了五识。程默加大了音量,但他依然不理会程默。

        程默小心翼翼地走近他,从袖子里摸出一把匕首。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110/140194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