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洞察万物 > 第九章 内丹

第九章 内丹

        原来这匹烈火鬃马活了上百年,餐风吸露,练出了些许灵气,凝结成一枚低阶内丹。

        幸亏程默发现了马儿身上贵重的内丹,并未落入奸人之手。

        “洞察万物,请分析这枚内丹。”程默下令。

        洞察万物答道:“烈火鬃马内丹,乃是一阶妖兽内丹,由百年老马修行而成。服用此丹,能增速1个点,无副作用。”

        “增速……1个点?”程默怔了怔,问道:“我现在的速度是多少?”

        洞察万物道:“你现在的速度是1。”

        也就是说,程默服用这颗内丹之后,速度能提升至2。

        程默挠了挠头,冷不丁地来了一句:“席木的速度是多少?”

        “应该大于180,无法获取精确值。”洞察万物答道。

        程默倒吸一口冷气,这老贼好快的速度。

        “为什么无法获取精确值呢?”程默问道。

        洞察万物道:“你的身体是我感知外界的媒介,而你现在的感知能力太弱,席木的修为又高你数十倍不止,所以,我需要与他接触足够长的时间,才能洞察出席木的具体指标。刚才他与你接触的时间不够长,所以我只能洞察到一个大致的范围。”

        程默若有所悟的点点头。

        原来洞察万物寄宿在程默体内,唯一与外界发生感知的方式,便是通过程默的身体。

        故而,只有程默接触到的东西,才会被洞察万物感应到。比如说,拿在手里的内丹、穿在身上的衣衫、踩在脚底的大地、包裹着身体的空气,等等……

        之前程默被席木搜过身,也算接触过,因此洞察万物能大概能估算出席木的修为。但由于程默的修行实在太差了,所以洞察万物的感知效果也会大打折扣。

        这就凸显出了法宝的弱点,必须跟对方交手的时候才能进行洞察,洞察的结果准确与否、使用的时间长短,还取决于程默本身的能力。

        只有程默的感知力、觉察力不断提升时,洞察万物才能洞察得更迅速、更准确。

        “咕嘟”一声,程默吞下烈火鬃马的内丹。内丹下肚,竟然有几分暖融融的感觉,十分舒坦。

        内丹很快就在小腹中里融化了,程默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一点点吸收内丹的力量。

        一股热流渗入血液和周身经脉,运行了一个小周天,最后汇入程默的心穴中。只听洞察万物道:“恭喜,您已经完全吸收了‘烈火鬃马’的内丹,现在你的速度是2。”

        虽然只增加了1个点,但依然带给程默不小的喜悦。

        程默深吸一口气,问道:“洞察万物,请分析我的修为。”

        洞察万物道:“您目前的修为指标如下:灵力1点、力量1点、体质1点,速度2点。修为境界:灵种期第一阶。”

        灵种期,是修者入门的第一个境界,也是最初境界。

        灵种,指的是在修行者体内凝聚出了一颗灵气种子,随着种子发芽壮大,修行者会越发强大。当修行者突破了灵种期之后,便会进入下一个境界——入境期。

        灵种期,是划分普通人和修者的最大分水岭。

        而灵力、力量、体质、速度,从四个维度衡量了修行者的实力。洞察万物,能够对这四个维度进行详细的量化衡量。

        力量对的攻击有直接影响,力量越大,伤害越高。

        而灵力对攻击有加乘的影响,直接决定功法的威力。除此之外,灵力是功法的门槛指标,许多功法要求灵力值到达某个指标,才能修习,强行修炼恐怕会因驾驭不了而走火入魔。

        强健的体质能带来更快的复原能力、自愈能力。同样的,许多功法要求体质达到某个指标。如果体质不达标,身体可能无法承受功法的力量,导致自损。

        速度,更是渗透在方方面面,飞行速度、闪躲速度、出招速度,等等。

        程默又瞟向那边打坐的席木,问道:“洞察万物,老贼的所有指标是多少?”

        洞察万物道:“灵力大于200,力量大于200,体质大于150,速度大于180。”

        席木的修为,可以说是,远远高出于自己。

        就连药阁里的一个普通灰袍使者都有这样的修为,那陆离的修为,完全不敢想象!

        在程默幼小的心灵中,第一次萌生了“恐怖的修为”这样的想法。如果不是洞察万物给予了实力的精确量化,他恐怕无法体会到实力之间的差距。

        ……

        再说席木运行灵力三个小周天,身体除了越发燥热腥臭之外,再没别的变化了。他虽然很不情愿,也只能承认这马血里并无玄机。

        席木长吐一口气,收回心神,睁开眼睛。正巧,程默也在怔怔地看着他。

        这小子发现自己看这他,连忙转过头去,一副心虚的样子。

        席木冷哼一声,暗道:“今日我上了这小子的当,喝了一肚子马血。这事要是传出去,老夫颜面何存!……本来还想给叶兰芝留个后,现在看来,这小子非死不可!既然迟早要杀他,不如先哄好他,等拿到法宝后,再把他宰了。”

        主意一定,席木便走到程默身边,笑道:“小子,再怎么说,你也是我师侄,咱们没必要闹这么僵!若不是你母亲偷走了门派的宝物,连累了陆离长老和我们几个受罚,我也不至于动手。这样吧,折腾了半天,我们都累了,不如先和好,稍作休息如何?”

        程默抬头,但见席木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程默漫不经心的道:“也好。”

        席木捡了些长草,铺成一张柔软的小床,笑道:“师侄,今晚你就睡这儿。”

        程默早就又困又倦,看着那张柔软的小床,毫不客气地坐下了。

        席木又从怀里摸出一些干粮,递给程默:“师侄,我这还有一些干粮,可以填填肚子。”程默不假思索地接过干粮,大口嚼了起来。那是席木仅存的全部干粮,眼看着小子三下五去二地吃了下去,不免有些心疼。他搓了搓手,笑道:“师侄,你愿吃我的干粮,就说明你信任我啦。”

        程默嘿嘿一笑,“以师叔您的神通,想下毒的话,直接喂就好了,我又不是没领教过。”

        席木心思被他点破,并不生气,只是笑道:“程默,像你这般天资聪颖、根骨绝佳的胚子,本来有着大好前程,又何必与老夫作对呢?老夫并无子嗣,你又聪明可爱,只要你乖乖地把法宝的下落说出来,老夫便收你做义子,将一身修为尽数教授于你。等老夫百年之后,这法宝终归还是你的。到时候,你拿着法宝,使着老夫所授的功夫,上狱火殿营救你娘,这不是两全其美么!”

        席木倒也没说假话,他的确身无子嗣,也无传人。但程默知他花言巧语,便冷冷一笑,“你连陆离都打不过,我学了你这身功夫,是去送死么?”

        席木脸上微露愠色,但又不好发作。

        程默的心情大为舒畅,道:“你也不用自卑。眼下也没有别的法子,就听你的吧。我明天帮你找到法宝,你便带我去找娘亲吧。”

        席木没想到这少年竟然答应了,他激动得手心都微微出汗。他恨不得马上逼问程默,法宝在哪儿。但既然想继续演下去,自然不能表现出心急,费了好大功夫才压住心中的迫切。席木忙不迭地笑道:“那是自然,你娘亲就是我师姐,我自然应该协助你救她出来。”

        程默点点头,伸出右掌,“那我们击掌为誓。”

        这一番假惺惺的“交心之谈”,席木终于算是取得了阶段性的进展。为了继续讨好程默,席木便帮他封住了身上几条脉络,用以缓解剧毒带来的疼痛。程默身上的毒早已解了,但也装作轻松多了的样子,以免席木起疑。

        眼看程默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席木暗忖道:“小兔崽子,且让你舒服几天!等法宝到手,看我怎么折磨你!”正想得出神,忽然听到程默哼唧了一声。席木循声望去,但见程默蜷缩成一团,冷得瑟瑟发抖。程默很可怜地道:“师叔,好冷啊。”

        席木连忙除下自己的外套,笑眯眯地披在了程默身上。

        “师叔,您不冷吗?”程默问道。

        席木道:“我修为深厚,不要紧。你若好好跟着我学功夫,我便把一身修为尽数传你,你也会像我一样强壮的!”

        “谢谢师叔!”程默笑了。旁人若是不知道,还以为这是一对相亲相爱、其乐融融的好师徒。

        还没过多久,程默又咳嗽两声,“哎,师叔,您的外套好像有点透风……”席木连忙又脱下一件小衫给程默盖着。然而,程默依然觉得风寒刺骨。席木没办法,只好将所有的衣服都脱了,只剩下一条裤衩。程默这才做出舒服的表情,暖融融地睡下了。

        席木表面在笑,心里咬牙切齿地把程默撕成好几份。却也只得光着膀子,凄凉地回到寒风中,打坐御寒。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110/140245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