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洞察万物 > 第三十八章 偷梁换柱

第三十八章 偷梁换柱

        程浅秋端起一杯酒,敬了程默一杯,“我弟弟不懂事,失礼了,我敬你一杯。”

        原来这姑娘来是来道歉的。

        别看程睿糊涂,他姐姐倒是很清楚。

        程默自然不是小气的人,弟弟是弟弟,姐姐是姐姐,弟弟闯的祸与姐姐没有关系,何况这样一个女孩子主动找自己道歉,自己也没必要端着。他也给自己斟满了一杯,与程浅秋对碰了一下,淡淡地道:“没关系,他年纪小不懂事。”

        这句话表达了两层意思:一、他闯的祸,我不计较,这件事也不会怪你;二、他的确是胡闹,那也是他幼稚。

        程睿还比程默大上一两岁,当程默用不懂事来形容他的时候,程睿再也忍不了了。他正发怒要站起来,但心里有一个念头按住了他,他复又坐下。程睿右手偷偷从怀里掏出一包药剂,倒入手里的酒杯。

        这是“软骨散”,无色无味,服用此药后会在三个小时内四肢无力,浑身发软,丧失一半的战斗力。程睿将半副软骨散融入自己的杯子中,晃了晃,从外观看起来没有任何区别。

        “这是一半的药剂,这小子若是服下,只会丧失四分之一的战斗力,他只会觉得自己有些异样,但定然怀疑不到我头上。等我灌他喝下这杯,下午比试的时候……想怎么揍他就怎么揍他!”程睿的嘴角扬起了狡诈的笑容。

        四分之一的战斗力听起来很少,殊不知在战斗中四分之一也并非小数目。尤其随着修行境界提高,损失四分之一的战斗力将会是很大的数字。

        程睿给自己斟了一杯清酒。他一手毒酒,一手清酒,走到程默跟前。

        “啪”,他把毒酒放在了程默跟前,又把清酒放在了自己跟前。

        “程默,早上我的确有些失礼,咱们喝了这杯,下午好好切磋切磋。”程睿笑道。

        程默有些意外,没想到程睿竟然会来这套。

        程默伸手,端起了毒酒,正要接受他的道歉,眼见程睿的笑意有点假惺惺,心中顿时大大起疑。

        “洞察万物,请洞察这杯酒。”程默心道。

        洞察万物很快就答复了,“主人,酒里有半副软骨散,倘若服下会损失四分之一的战斗力。”

        程默冷笑一声,原来这小子压根没存什么好心。看上来是来赔礼的,实则是来陷害自己的。

        果然,坐在一旁的程浅秋出声了,“程睿,你又捣什么鬼,刚才我已经替你敬了程默一杯,你快回自己的座位去。”身为程睿的姐姐,程浅秋非常清楚自己弟弟的伎俩,这小子恐怕在酒里动了什么手脚。

        程睿道:“姐,我是男子汉,我的酒怎么能让你替敬呢?来,程默兄弟,咱们就干了吧。”

        眼看这小子嘴角的笑容狡诈,程默当真气不打一处来。他把酒杯放下,站起身来,指着外面惊喜地道:“哎,爷爷您来了!”

        程睿心虚,手一抖,也回头向外看去。

        听得到程默声音得那个范围的人,都扭头向外看去,但见一个有些驼背的老仆人慢悠悠地从门口经过,根本就不是程戮。

        说时迟那时快,程默飞快地对调了一下自己身前的毒酒与程睿的清酒。

        对调这个技能,是他的长项。小时候在街头巷尾厮混的时候,就跟江殷镇的混混们学会了这一手。他能兑换得快速、准确,不留痕迹。果然,当程睿意识到那不是程戮的时候,程默已经完成了对调。

        就连坐在旁边的两位美女,都扭头向外看去,没人发现程默所动的手脚。

        程睿眼见是个老仆,舒了一口气,很认真地对程默说道:“那不是爷爷。”

        程默挠了挠头,“我看错了。”

        程睿捧起面前的毒酒,笑道:“那……我们干了这一杯。”

        程默有意给他一个机会,推脱道:“下午还要切磋,我们还是别喝了。”

        要知道这一杯下去,程默倒是没事,中毒的可是程睿啊。如果程睿足够善良的话,或许此刻应该退让一步。谁知道,这小子可没什么善良之心,他激将法道:“程默,你可不能这时候认怂啊。”还没等程默回答,他自己一仰头把毒酒都喝了进去。

        程默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喝下了毒酒,心里“咯噔”一下,这小子也算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程默同样举起杯子,将身前的清酒一饮而尽。

        程睿盯着他喝完了清酒,满意地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好豪气!”说罢心满意足地拿起两只空杯子,回到了自己位置上。

        一旁的洛臻睁大眼睛,“程默哥哥,你怎么能乱喝他给的酒呢?”程默尚未回答,旁边的程浅秋酸溜溜地道:“什么叫乱喝我弟弟的酒!”虽然程浅秋猜到程睿八成不安好心,但自己的弟弟也轮不到别人指责,纵然弟弟有错在先,她也要护犊到底。

        洛臻吐了吐舌头,“浅秋姐姐,他们下午要比试,我是怕他们喝多了。”

        程浅秋冷哼一声,“我弟弟喝了一杯,程默也喝了一杯,要喝就一起喝了,有什么打紧的。”

        再说那边的程睿刚坐下,就不怀好意地想,“且让你得意片刻,到了下午真正切磋的时候,打得你满地找牙。”念头刚闪过,忽然觉得身体里的力量凭空流失了些许,手脚竟然有些发软。程睿猛地摇摇头,“我是喝多了吧?怎么产生了幻觉一般。”

        ……

        下午一点半。

        灵种期第四阶的下半场比赛正式开始。

        程睿还是执意要求与程默过招。

        关于这场比试,程戮并没有反驳,总之程默依旧是灵种期第三阶的前三名,这一场是输是赢对程默并不会有任何影响。

        趁着中午休息的时间,程睿回屋服用了大量短暂性增加修为的丹药。终于,手脚发软的感觉稍微好了些。不过短暂增效的药效只能维持三个小时,并且药丸很贵,若不是遇到特殊情况他也不会服用。

        算起来,程睿原本是灵种期第四阶后期的修为,因为损失了四分之一的修为,相当回到了刚突破灵种期第四阶的实力。

        这实力越往后攀升,便是呈指数上涨。比如灵种期第四阶的实力,相当于第一、第二、第三阶叠加起来的威力。所以损失四分之一的实力,也只是回到了灵种期第四阶初期或者灵种期第三阶巅峰的实力。再加上中午服用了许多丹药,程睿的修为又上升了些许。因此他的实力也没有倒退太多。

        这小子丝毫不怀疑自己拿错了酒,还道是自己酒劲上头所致。程睿心想,“我姑且有些醉酒,这小子连喝了三杯,还服用了软骨散,岂非更是头脑发晕?”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起来,望向站在对面的程默,微微鞠躬行了交手前的礼节。

        程默也微微躬身,互相致礼。

        贾三常站在台下,脸色惨白。他可是清清楚楚地记得,半年前,程默是如何被程睿从窗户中打飞,一头撞在自己身上的。那时候程默不过是灵种期第一阶的修为,程睿想教训他,就像切菜一样。

        不过现在今非昔比了,程默已经突破至灵种期第四阶。虽是如此,程睿却在年初就进入了第四阶,算起来也到了第四阶后期的实力。两人似然都隶属灵种期第四阶,但修为却相差了将近一个阶层。

        所以贾三常依旧感到有些不安,他生怕小少爷失利。

        洛臻却相对淡定,她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甚至轻轻摇晃着两条纤细修长的小腿。她从程默的眼神里看到了自信,这让她产生了一种预感,程默至少不会输。

        程默这自信哪来的呢?只有洞察万物才清楚今天中午吃午饭时发生的事。它可是非常清楚程睿把对调后的毒酒喝进了肚子里,从现在程睿那下盘有些虚浮的步伐就能看出,他是真的中毒了。

        “笑、让你笑,一会打得你哭不出来!”程睿望着程默嘴角自信的笑容,恶狠狠地在心里怒骂。

        他纵身一跃,拔出背后的长剑,顿时一道华丽的剑气冲天而起,力道沿着他的手臂脉络,灌入长剑中。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110/140245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