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洞察万物 > 第七十章 求救

第七十章 求救

        当融合液中的杂质去除干净之后,男子捡起紫藤草,放在融合液的右方。

        “分光!”

        男子大喝一声,手心的火焰忽然分散成两道,一大一小。小的烤炙着去杂之后的融合液,而大的则烤炙着初来乍到的紫藤草。

        融合液和紫藤草需要不同的温度和火候,所以男子将火焰分成了两半。但见紫藤草在大火的烤炙下,很快也渗出了晶莹剔透的液体。

        若不是看到这男子演示,程默丝毫想不到手心中的无根之火,竟然还能分为两份。眼见紫藤草的液体又被灵力包裹起来,逐渐向融合液靠拢,一大一小的两堆液体,在最适合的时机,融合成了一体。与此同时,两道无根之火也飞快地融合在一起,又恢复了初始的火力。

        原来徒手炼丹是这么精细的一门技巧,光是三种药材的炼制,都需要如此繁杂的步骤。

        男子眼睛发光,轻喝出声道:“成丹!”随着他话音落下,手心处的那一大滴融合液,在诡异的高温烤炙下,开始冒出一丝丝白烟。

        融合液越来越浓稠,开始析出些许晶体,程默眯着眼睛才看清楚,那些晶体洁白如雪,毫无杂质,纯净异常。融合液——现在已经不能称之为融合液了,是晶体和液体的混合体,变得前所未有的浓稠,就在其介于似液非液、似固体非固体的时候,男子陡然两手手掌一合!

        程默小时候玩过火,当火烧得正旺盛的时候,程默便用两手合拢,将火源包裹在手心。这时候他虽然觉得手心滚烫,但骤然隔绝了空气,火焰冒出一股白烟,无力地在手心处熄灭了。

        此刻的情景,特别像程默小时候玩火灭火的情景。男子两手合拢之后,一股青烟从两手的缝隙处飘出。

        “嗡”,突兀间,一道低低的啸声从男子手心中响起。

        男子两掌相互旋转了一圈,似乎在用灵力揉捏挤压着。接着,他缓缓打开手掌,只见一颗散发着温润如玉光泽的丹药,出现在手掌心中。

        “炼成了。”

        “哧……”烟尘之音渐收,笼罩在丹药四周的青烟也逐渐消融在空中,化为无形。

        当丹药炼成的那一瞬间,眼前的男子,眼里的凌厉和专注也随着丹药一同凝结,又恢复成之前那种涣散、懒散、无精打采的神情。

        少年漆黑的眼眸没有一丝杂质地紧盯着男子手里的丹药。丹药有如桂圆大小,淡淡的光华围绕在丹药四周,宛如宝珠。

        那男子叹了一口气,仿佛是有些懊恼地道:“多年不炼制,想不到技术倒退了,竟然如此耻辱地炼出了一枚中品丹药。不过,小子你也算是开了眼界了,几条烤鱼换来一枚疾风丹,这交易很划算。”

        “接住。”那男子随手一抛,丹药准确无误地落到了程默面前,程默连忙伸手抓住了丹药。

        丹药还有些滚烫,果然是刚炼制出炉的宝贝。程默感受着那丝丝徘徊在手里的余热以及那沁人心脾的清香,眼神也变得热辣起来。

        这男子竟然一次在自己面前炼成了一颗中品辅助型四阶丹药!

        倘若换成程默,就算有洞察万物的指导,也是绝不可能一次就炼成这颗四阶丹药。或许在数十次的尝试下,程默侥幸炼成了一颗,那也必定是下品的丹药。

        用洞察万物洞察,很快得出了结果,“疾风丹,四阶丹药,品阶:中品。服用之后能在4个小时之内增加速度10个点,副作用:药效消散之后的4小时内速度倒扣10个点。”

        没想到还有副作用,而且还是一个很蛋疼的副作用,程默不由得撇了撇嘴。不过速度增加10个点,那可是一个十分恐怖的提升。现在程默自己的速度是38点,也就是说服用了这枚疾风丹之后,他的速度将会提升至48,这几乎是三分之一的提升!

        程默望着眼前的男人,这男人的身影变得高深莫测起来。想必他是某方高人,只是不知道是被谁囚禁在这里的,到底何人有这么大的胆子。

        “这大叔也不像是坏人,要不要帮他解了链条呢?”

        程默脑子里忽然冒出这么一个大胆的想法。

        假如他帮这名男子解开了身上的束缚,是不是可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呢?可是……程默并不知道这男子因何种原因囚禁于此,帮助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似乎冒了不小的风险。前思后想,程默还是决定先不提此事。

        怀着感激和崇敬的心情,程默烤了七、八条香喷喷的鱼儿,用来表达对男子的感谢。这男子吃饱喝足,打了一个饱嗝。显然他因为徒手炼丹而消耗了不少精力,吃饱了之后又越发的疲惫。

        这也不奇怪,当初程默在洞察万物的指导下炼出了一枚下品丹药,都费了他老大的力气。炼出丹药的当天,程默足足睡了十几个小时,才恢复一身的体力。这男子凭借自己的力量炼制出中品疾风丹,其难度不知道要比自己大多少倍。

        “小子,丹药我已经给你了,咱们两现在两不相欠。按照之前的约定,你可以在这里住三天!”男子微微一笑。

        程默自然是个说话算数的人,他点头道:“自然。”

        ……

        当天,程默就在这洞穴中住下了。

        男子住在内洞,程默和熊仆住在外洞。

        坐在甬道之外的洞穴,程默环视着四周除了熊仆再也没有别的人之后,他选择了一个干净的角落坐下,闭目入定,又进入了沉思状态。

        少年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样,实际上他非但没有睡着,反而思路非常的活跃。

        程默在心底问道:“小察,刚才那家伙徒手炼丹的时候,你也看到了。我问你,你记住了那家伙炼丹的步骤吗?”

        洞察万物道:“记得。”

        “好,回头你说,我写,这样我们相当于有了一个丹谱了。”程默贼兮兮地笑了,“以后,我采集到了这些花草,也能炼制出疾风丹。这中品疾风丹能增加10个点的速度,不知道上品和极品的又如何?”

        洞察万物答道:“上品能增加15个点的速度,极品能增加20个点的速度。”

        10个点的速度已经是十分惊人了,没想到这疾风丹最多能增加道20个点的速度,用洞穴里那家伙的话来说,果然是十分的惊人的。

        这样的丹药,应该能卖得很多钱吧……

        疾风丹相当于是临时抱佛脚的丹药,能在短时间内大幅度增加速度,适合于重大比试或者拼命的时候用来增加自身的实力。不过很多重大比试在赛前明确规则不允许服用这种增幅丹药,所以也这类场景下疾风丹也不适用。但是在拼命的时候,用处就很大了。

        因此,这类丹药也能卖得一笔价格不菲的钱币。

        ……

        就这样,程默白天修炼,晚上养伤,顺带烤鱼给男子、熊仆吃,吃烤鱼的时候,这男子倒是老大不客气地抢着吃,程默每餐必须烤十来条鱼,才够他们三者的食量。

        二人一边吃鱼一边聊天的内容,翻来覆去无非就是男子的百草涧里宝贝很多,以及男子的炼丹技术及其高明,并不涉及其它信息。程默不问这男子是谁,这男子也不多问程默的身世,这两人倒也是融洽地度过了两天。

        这一天晚上,程默给自己用稻草铺了一张床,正准备休息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哗啦啦的水声,好像是什么东西在搅动水波。

        程默提高警惕,望着湖面,但见一头高大的黑熊从水面钻了出来,溅得水波四起。

        原来是熊仆。

        只见熊仆手里抱着一只很小的熊,因为一只手抱着小熊,所以另一只手要拨水上岸,故而显得步履有些蹒跚。

        怀里那只小熊沾满了水,所有的毛发都黏在一起,更显得幼小。

        “难道这是熊兄的孩子?”程默不由得浮想联翩。

        先前他从未听说过熊仆有孩子,也没见过它抱着小熊,所以这小熊陡然出现在跟前的时候,程默还有些迷惘。

        那熊仆顾不得甩干身上的水,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程默跟前,单膝跪下,捧着小熊,将其举在胸前。接下来,熊仆“呜呜”地发出声音,指了指小熊,又对程默鞠了一躬。

        “熊兄,你这是做啥?”程默连忙也单膝跪下,对这熊仆行了一礼。

        那熊仆只是“呜呜”地鸣叫着,目光楚楚地看着小熊,流露出恳求之色。

        程默的目光落在了小熊身上,他这才发现,小熊的腹部似乎长了一颗很大的毒瘤,毒瘤凸出来约莫有三、四厘米,长达七、八厘米,是一个很可怕的瘤子。毒瘤周边已经化脓了,黄色的汁液渗出一圈,看上去着实可怕。

        程默伸手轻轻碰了碰毒瘤,那小熊“嘤”地一声,痛得缩了起来,看来这毒瘤已深,当真是碰也碰不得。

        “熊兄,这是你的熊孩子吗?怎么病成这样子。”程默问道。

        熊仆“唔唔”地也不知道在说什么,程默只看懂它一个劲儿摇头。

        “看来这不是熊兄的孩子,也不知道病成这样子还有救么。”程默打量着熊仆怀里的熊宝宝,若不是身上的毒瘤让它显得有些恐怖,其实这是一只非常可爱而幼小的熊宝宝。

        熊仆晃了晃手里的熊宝宝,又伸出爪子指了指甬道,似乎示意程默走到甬道里去。接着,熊仆然后看着程默,爪子合拢作揖,满脸恳求之色。这个动作重复了两三次,程默迟疑地猜测道:“熊兄,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内洞里面,找那位大叔?”

        熊仆眼里闪烁着惊喜的光彩,连连点头。

        “他是医生?”程默问道。

        熊仆连连点头。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呢?”程默好奇地道。

        但熊仆没有给他回答,只是眼巴巴地看着程默,连连哀求。

        程默点头道:“好吧,我去试试。”他接过熊仆手里的熊宝宝,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走入了甬道中。

        很快就看到了闭目静坐在内洞里的男子,那男子正在调息,气息均匀,胸腔起伏。听到程默的脚步声,那男子缓缓睁开了眼睛,冷冷地瞥了程默一眼。

        程默直接表明来意,“大叔,这头小熊生了很重的病,听说你是医生,能否帮忙看看?”

        那男子眸光如剑,在程默身上剜了一下。但见男子目光冷冽,就这么一扫,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立即就被体会到了。看来,他对程默怀里的小熊并不感兴趣。果然,只听男子道:“我不是什么医生,更不会救治什么妖兽。”

        程默呆了呆,正在想自己是不是理解错了熊仆的意思。身后传来哼哧哼哧的声音,原来熊仆也尾随自己进入了内洞中。

        程默转过头,低声对熊仆道:“熊兄,这大叔当真是医生?”

        熊仆点了点头,接着又像程默不停作揖。眼见它神色悲哀,不似假装,看来自己应该没有理解错它的意思。

        程默偷偷瞥了男子一眼,但见对方很淡然地静坐着,似乎对眼前发生的事情充耳不闻。可他越是这般淡定,程默心中越是起疑,难道此事有什么内情不成?程默说道:“想来大叔只医治过人,没医治过妖兽,所以怕医坏了小熊?熊仆既然求助于你,想必也有几成把握,不如试一试吧。”

        男子摇了摇手,道:“说了不会,就是不会。你小子不要打扰我休息,出去吧。”

        无论程默再怎么费嘴皮子,这男子就是声称不会医治,程默看了熊仆一眼,但见熊仆眼里满是无奈的神色,也不再乞求程默,看来它知道这男子心意已决。程默只好抱着小熊回到了外洞。

        到了晚上一点多的时候,程默睡在迷迷糊糊之间,忽然听到小熊“嘤嘤”地叫唤,显然是腹中毒瘤又发作了。熊仆蹲守在小熊跟前,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只是拍着小熊的前额,似乎这样能为小熊减轻一些痛楚。

        看到这么小的小熊经受着煎熬,程默也睡不着了。他站起身来,走到小熊跟前,借着洞穴壁上点燃的两块月光石,看清了小熊腹部的毒瘤。毒瘤似乎又长大了几分,一副将要破腹而出的样子,甚是怕人。如果这小熊再没法获得医治,只怕会立时死去。

        程默询问道:“熊兄,这小熊的父母呢?”

        熊仆咿咿呀呀地也不知道在说什么,程默一句也听不懂。

        小熊的父母不知道在哪儿,洞穴里的男子也没有出手相助,只剩下一只老熊和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守着这头病入膏肓的小熊。不知哪来的决心,程默突然唰唰两下卷起了衣袖,道:“不如让我来试试,我用匕首,把这颗毒瘤给挖出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110/140245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