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洞察万物 > 第八十七章 结果(下)

第八十七章 结果(下)

        初春的晚上总是很冷的,仿佛严冬的脚步并未完全过去,还有一丝余寒徘徊留恋在人间。

        程默坐在光幕中间,抱着双膝,看着天边冷冽的星辰瑟瑟发抖。

        光幕并不是完全隔绝空气的,光幕之间也有不小的缝隙,寒风凛冽,阵阵刮入光幕里面。程默衣着单薄,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愤愤地骂道:“真他娘的冷!”

        此刻程默的心情不得不说有一点委屈。

        好不容易从妖兽界里出来,正想找爷爷诉说程睿、程冠两人的罪行,却没想到自打程冠右臂碎了之后,被关在这天罚台里的便成了自己。

        但若说程戮有什么判不对的地方,好像也没有。程戮并没有指责程默,也没有把程冠断臂之责怪罪到程默头上。他只不过把四个人分开关着,分开审问罢了,似乎也没有对程默怎么样。

        程默终于想通了这关节,爷爷并没有冤枉自己,只是……他不像娘亲那般宠溺自己罢了。

        想到叶兰芝,程默只觉得悲从中来,他终于怀念起母亲的好。若是叶兰芝知道自己这样被人欺负,早就跳出来为自己做主了,又怎会把自己关在这种天寒透风的破地方呢?程默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毕竟是小孩子,这三个月所受的苦难委屈顿时爆发出来,忍不住掉下眼泪。

        正哭着哭着,突然光幕一点一点地降低了下来,最后消失不见。程默怔了怔,连忙用手背抹干眼泪,泪眼朦胧中抬起头,但见程戮站在自己身前,满眼关切地望着自己。

        “你怎么来了?”程默没好气地道。程戮来了,他倒是有些意外,但是想起自己刚才偷偷抹眼泪的举动被看在眼里,想起来就心里不爽。

        程戮叹了一口气,“先跟我回去吧,我检查一下你有没有受伤。”

        很意外的,程戮将程默带回了自己的屋子。

        程戮虽然贵为家族中的族长,但居住的地方并不如何华贵,也不过就是一间较为宽敞的质朴屋子。

        程戮让程默洗了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换了一套干净的衣衫,这才领着程默,来到了卧室中。程戮命令程戮躺到大床上去,然后程戮坐在床边,仔细检查程默身上的每一处要害,程默身上的皮外伤不少,但要害都保护得极为周全,程戮确认了程默没有大碍,这才放心地舒了一口气。

        “臭小子,以你现在的修为,在妖兽界躲了三个月,还能安然无恙地出来,自保能力还不错。”程戮用力地在程默屁股上使劲一拍。

        程默哼地一声,“程冠断手之事,不怪罪我了?”

        程戮道:“刘宁已经告诉了我事情的原委,这件事错不在你,我怪你作甚?我罚你,是因为在事情还没调查清楚的时候,正坚他们都向着冠儿和睿儿,你明明处境不好,却还偏拿着你父亲的事情要挟我!臭小子,爷爷就算想护你,也不能表现得太明目张胆啊!”

        听到这番话,程默心中的委屈一下子释然了许多。

        程戮毕竟是一家之长,他偏袒任何人都是不好的,族长就应该公正、公平。所以在事情的真相调查出来之前,程戮没有理由向着自己。

        “程睿这小子闯了这么多祸,我自会惩罚他。从明天起,就罚他去反思屋闭门思过三个月,再到种植园里干三个月的活儿,并撤去他这两年的灵丹灵药和所有修炼的资源。至于程冠断了手,惩罚就免了吧,他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

        程戮叹息一声。

        程默偷偷瞟了程戮一眼,但见对方神情萧瑟,显然也为这样的结果而感到痛心。

        “爷爷……”程默轻声叫了一句,“他们当时要杀我,我迫不得已全力反抗,没想到程冠会撞在天蚕丝上。”

        程戮点点头,“刘宁也跟我交代了,你迫于自保,错不在你,程冠的事情,也只能如此了。”

        终于,祖孙两之间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慢慢消融,两人相视一眼,慢慢冰释前嫌。【ㄨ】

        程默开口把这三个月的事情交代了一边。包括当初自己和程睿进入洞穴,收获的几本高阶功法,又因为这几本高阶功法,程睿和程冠对自己展开了追杀,自己迫不得已才躲进了妖兽界里。

        程戮暗自与刘宁招供的那些话语做对比,果然程默所说的,与刘宁的如出一辙。到了此刻,程戮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也肯定了程默的清白。

        当然,厉天玕的事情,程默没有提及。也许是因为厉天玕已经走了,再多说也无用;又或者厉天玕是自己的第一个老师,程默有义务为他保密。

        接着程默从怀里取出了那枚怪蛋,又过了几天,那怪蛋竟然陡然又大了一圈,隐隐有种要破壳而出的感觉。

        “爷爷,我在妖兽界里捡到了这东西。这是什么?”程默问道。

        程戮接过那枚怪蛋,在月光之下仔细勘察,但见怪蛋浑身黝黑、有拳头大小,外壳坚固、沉甸甸的,竟然看不出什么端倪。

        “默儿,这应该是某种妖兽的蛋,但我也说不上名字。在妖兽谱上,一共记载了十万八千种妖兽,当然这还不包括世界上一些未知的妖兽。在妖兽没有孵化出来之前,他们都是类似的形态,光通过外形还真不好区分。明天,我可以带你去剑阁,你可以去翻一下《妖兽录》,说不定能发现什么端倪。”程戮道。

        “好的,爷爷。”程默点点头。

        “默儿,这蛋有些古怪,不如我先给它加一层封印,以免它伤到你。”程戮说道。

        程默点头,“好的,爷爷。”

        程戮念动真言,只见一层淡蓝色的卍字符围成一个圈,环绕在怪蛋四周。接着这个卍字灵圈越来越小,最后缩得只有怪蛋般大小,如同印章般往蛋壳上印去。

        这便是控制妖兽的“驯灵阵”,能在妖兽孵化之前,彻底驯化住妖兽,使其不能兴风作浪。

        程戮年轻的时候也捉过不少妖兽,每一头难缠的妖兽,都能被这卍字真言给驯化。

        但眼前这枚怪蛋,就有些诡异了。只见卍字真言不断缩小,最后即将印在蛋壳上的时候,只见一道白光亮起,接着好似遇到了什么不可抗拒的力量,卍字真言猛然扩大一圈,距离蛋壳又有些许距离了,好似是什么力量在阻碍卍字真言印上蛋壳一般。

        程戮再次念动真言,那卍字又缩小了一圈,即将印在蛋壳上,但那道白光骤然亮起,又将卍字真言给生生震开,卍字真言再次扩大了一周。

        如此程戮尝试了三次,皆是以卍字真言被震开为结果。

        “嗯?”程戮皱了皱眉头,他驯化过不少妖兽,也有许多妖兽拒绝被卍字真言所束缚,但这样的情况还算少见。

        “这枚妖蛋恐怕大有来头,我的驯灵阵竟然降服不了它。”程戮说道。

        程默早就见识过这枚怪蛋的厉害,如今爷爷驯化不了,他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程默说道:“爷爷,那就先别忙着驯化它,我和它已经相处了一个多月,他也没有做什么伤害我的事情,我相信它暂时不会怎么样。”

        程戮拿起这枚怪蛋,在手心中感应着怪蛋深沉的呼吸。这枚妖蛋的气息暂时比较平稳,倒也没有流露出什么伤人的杀机。程戮放下这枚怪蛋,低声道:“嗯,也好,你自己多多小心。如果有什么异常的,一定要告诉爷爷。”

        当晚,程默便在程戮的大床上睡下了。

        自从跟母亲分别,他还算是头一次与长辈睡在一张大床上。耳边听着爷爷深沉的呼吸声,程默逐渐感到心安,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感和安全感,终于在一片恍惚和迷蒙中,程默陷入了深深的睡眠。

        **********

        次日清晨,程正坚一早便来找程戮求情。

        程睿跟在父亲身后,低着头,垂着眉,步态十分萎靡,彻底不复昔日飞扬跋扈的神采。他的脸上、手臂上有不少淤青,看来昨晚没被少揍。

        听说程戮要撤去程睿两年的灵丹灵药和修炼资源,这无疑对于程睿的修炼之途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虽然程正坚恨儿子给自己闯了那么大的祸,但心中毕竟还是挂念儿子,尤其是听说两年的资源将被回收,更是急得一晚上没休息好,天一亮,便来登门认罪。

        “父亲……睿儿做错了事,他昨晚一夜未睡,跟我道歉了一晚上。今天天刚亮,就说要来跟爷爷当面认罪。”

        程默坐在大床上,隐隐听到了门外程正坚父子的谈话。

        透过门缝,程默看到了程正坚父子的一片衣角,只见程正坚抬起手臂,狠狠地往程睿身上揍去。只听“啪啪”之声响起,这程正坚也是动真格地揍起了儿子。

        “父亲、爷爷,我知道错了。这件事情,错全在我身上,请爷爷惩罚我吧。”程睿可怜兮兮地道。

        程默听到程戮的声音响起,“是要惩罚你。我本来想砍掉你一条胳膊,但是念在你知错的份上,便从轻惩处吧。这两年你都不要想离开程府了,灵丹灵药和修炼的资源也没有了,你先去反思屋里反思三个月,想清楚了怎么弥补程冠和程默,你再出来。”

        一听到程戮差点砍掉自己的手,程睿不敢吭声了。幸亏自己今天来求情认罪,不然自己的一条手臂就要没有了。

        不过程戮也就是吓唬吓唬他,毕竟是自己的亲孙子,要说砍手还真舍不得。

        程默在屋子里听到程正坚父子求情的声音,终于有种出了口恶气的感觉。这程睿前三个月逼得自己好生狼狈,让他道歉认错也是应该的。

        过了半个小时,程戮终于打发走了程正坚父子,回到卧室里,看到程默已经穿好衣服坐起来了。

        “走,爷爷带你去吃饭。”程戮说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110/140245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