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洞察万物 > 第五十章 脱胎换骨的实力

第五十章 脱胎换骨的实力

        轰!

        金木之盾被击破之后,张天扬脸上终于流露出极端的惊恐之色。

        这小子是什么怪胎,为什么从石林中走出来之后,脱胎换骨一般实力大涨!

        然而他惊惧的神情还没有在脸上凝固一秒钟,那道无边而可怕的剑气已经袭击到了眼前。张天扬终于意识到了大事不妙,他能强烈地感觉到,如果这道剑气落在自己身上,自己一定是重伤无疑。

        看到这道剑气袭向自己,张天扬突然猛地掉过头,向着后背的方向狂奔而去。

        但已经晚了,就在他刚迈开步子的时候,那股剑气已经倏然而至。张天扬只觉得后背热浪灼天,接着一股强悍至极的热浪席卷而来,推着他向前疾冲了出去。

        全身好像坠入了火堆中,火辣辣的剑气烧得浑身焦疼。在他看不见的后背,一股火红色的剑气洞穿了他的身体,剑气宛如一道流星般陨落在了不远的山头,顿时红光漫天,那块小山头被夷为平地。

        这道剑气笔直地穿过了张天扬的身体,留下一个血肉模糊的大洞。

        那一瞬间,张天扬已经失去了痛感,只觉得自己小腹处凉飕飕的好像是进了风,却又感到灼热难耐。忽然一道鲜血如同霓虹般喷出,张天扬才发现自己的小腹已经被洞穿了一个拇指粗细的小洞,而在伤口边缘还有火红色的烈焰在熊熊燃烧。

        “啊!”张天扬发出一声绝望而惊恐的惨叫,身体如同一块陨铁一般笔直地落下地面。

        砰!

        他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摔倒在地的触觉是彻骨的疼,但这都比不上腹部那个拇指粗细的小创口,那种火辣而狠毒的痛感。

        张天扬低头望向自己的腹部,但见小腹的伤口上血流如注,他连忙封住创口周围的穴脉。

        程默悬浮在半空中,终于释放了浑身力量的他,头发有些凌乱,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地从半空中降落到地面。

        滴答。

        从他的指尖,竟然凝聚出了一颗颗的血珠,顺着手指下垂的方向落向地面。

        这一次借助血脉共鸣的力量,所承载的灵力超过了他肉体可以承受的范围,因此他也受了不小的皮肉之伤。

        不过能收拾掉张天扬,那便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程默轻轻喘了一口气,慢慢落在地面。他望着半死不活的张天扬,想了想,还是向着他走了过去。

        张天扬看到程默向自己走来,宛如看到一个可怕的杀神修罗,衣衫上海隐隐透着若有若无的血印,仿佛是血汗湿透了衣衫一般。张天扬心中一凛,一种莫名的惧意涌上心头,他慌忙用右肘子支着身体,用力地向后挪动身体。身体在大地上摩擦出一道浅浅的印痕,还混着浓浓的鲜血。

        见到张天扬如此惧怕自己,程默只是不屑地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你要做什么?”张天扬颤声道。

        程默用剑尖指着张天扬,冷笑一声:“你说呢?”

        见到程默这般魔性的笑容,张天扬心中泛起了不祥的预感,支撑着身体的手臂都发颤了。他再也不顾三七二十一,一个劲儿往后挪,只听程默暴喝一声,“不许动!”

        张天扬一个哆嗦,连忙坐在地上一动不动。此刻的张天扬,一点也没有入境期第三阶高手的风范,程默恐吓他不许动,他当真纹丝不动地坐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张天扬瞪大眼睛看着程默,但见对方阴森森地冷笑一下,随即蹲下身子,蹲在张天扬受伤的小腹旁,侧着头打量他的伤口。

        “你……要做什么?”张天扬只觉得不寒而栗,但见程默嘴角勾起一丝有些邪魅的笑容,接着缓缓地从怀里取出一瓶白玉小瓷瓶,将瓶口对准了他的伤口。

        张天扬一怔,但见程默的手抖了抖,洒落了些许药粉,涂抹在张天扬小腹的伤口上。

        “你、你在做什么?”张天扬警觉地望着程默洒下药粉的手,想挪动身体,却又不敢。

        “给你上药。”程默狠狠地敲打了一下张天扬的大腿,后者“哎哟”一声忍不住嚎叫出声。

        张天扬没想到程默打伤了自己,反过来还帮忙救治自己,他脸上掠过了一丝不可理解的神情。

        “你……你……”张天扬指着程默,错愕地道:“为什么要救我?”

        “我若不救你,你可能会死。考试的规则是不许杀人,我不想犯规,我们之间也没有那么大的仇恨。”程默冷笑一声,缓缓答道。

        张天扬听到这个答案,却是一阵的面如死灰。这小子放过自己,只不过是因为考试规则不许杀人,如果没有这个规则,恐怕自己会死在这小子的剑下。望着程默那清俊而干净的脸,张天扬心头泛起了一丝凉气。

        这小子难道一直在隐藏实力?从他刚才出手的那一剑看来,他的实力远远不止是入境期第一阶。换句话说,张天扬自己在入境期第一阶的时候,压根使不出这等威力的招式。

        “你到底是什么实力?”张天扬沙哑着嗓音问道。

        程默冷眼瞅了他一下,淡淡地道:“你已经输了,这个问题还有意义吗?”

        张天扬脸上全是灰败之色,喃喃地道:“有!”

        程默的手轻轻一抖,药粉又洒落了些许在张天扬的伤口上。只听他缓缓说道:“入境期第一阶。”

        张天扬呆了呆,随即震惊地望着程默,眼眸里掠过一丝匪夷所思的神色。

        “不可能!你刚才那一剑,绝对不是入境期第一阶所能到达的。”张天扬道。

        “如果就是呢?”程默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非常平静地叙述道。

        张天扬猛然摇了摇头,“那你一定是有别的什么手段辅助,才能达到这般恐怖的威力。”

        没想到被张天扬给猜中了老底,程默脸上掠过一丝不动声色的震惊。果然入境期第三阶的高手还是能洞穿第一阶的修行者的真正实力,就连自己借助了辅助手段才获胜,也被张天扬一点不差地猜到了。

        “哼哼。”程默嘴角一扯,敷衍地笑了一下。他并不打算承认,也不打算否认,这一切就让张天扬自己去想好了。

        看到程默脸上的神情,张天扬已经明白了大半。

        看来自己所猜不假,程默果真是借助了什么手段。

        没想到这个入境期第一阶的臭小子,竟然还藏着一些额外的手段,当真比自己想象中恐怖得多,也难怪洛臻会对他青眼有加。此刻张天扬有些后悔自己的鲁莽,事前没有将这小子彻底调查清楚。

        现在自己受了重伤,已然无法扳回一城。

        张天扬叹了一口气,脸色灰败,没想到在考场上傲睨万物的自己,竟然败给了一个入境期第一阶的小子。(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110/140533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