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头上一定要带花 > 第7章 二狗子6

第7章 二狗子6

        “是。”

        铃姬没有否认自己身份的意思,她是一方大名的女儿,宛如沒于碳间的钻石,她与身旁这个佣兵即使同处于集市之间也无自觉地划开鸿沟。

        感受到本公举的气质了么(呵(高冷脸

        【...欧巴桑的气质的话~确实感受到了哦~】

        蛮骨心底流出点道不明的苦涩,那是好似一个时代的骄矜却又不会增添别人的厌恶之情,天差地别的不是身份感,而是不和与格格不入。

        铃姬与这个市集的格格不入,

        与这些大声说话地人的格格不入,

        以及与他——一个佣兵的格格不入。

        只是他一路上都在强迫自己忽视这种不适感。

        他抿紧了唇,按回抽出了一半的长刀,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松懈攥住铃姬的力道。

        他握不紧身边这个人。

        然而铃姬的面上仍然是一派天真与懵懂,她也许清楚的知道了什么,但她并不在意。

        她是一个合格的新娘,而新娘只是需要一个‘新郎’无关他的身份与财权与长相。

        但是蛮骨松手了。

        Σ(°△°)︴少、少年!!

        铃姬还未来的及反应,便被姗姗来迟的女仆们其披上价值连城的樱红色外衣,遮住了里面的素白,侍卫们拥着年幼的少城主和少城主夫人回宅邸。

        浩浩荡荡的人群一走,粗布麻衣们的吆喝声、争吵声又重新响起。

        蛮骨怔在原地,他也许该去找个地方住下,然后等着第二天城主的召见与嘉奖。

        可是现在他只想去看那个人有没有回头。

        她看不见,但是没关系,哪怕她看的不是他的方向,只要她回头。

        但好像……隔在她和他之间的人太多了,他也看不见了。

        麻蛋...本公举脖子僵了嗷_(:3」∠)_

        ……

        铃姬被好好地装点了一番,如同一个从海对面的国家漂来的陶瓷就要插上最娇贵的鲜花。

        女仆们一直在惊呼她身上所穿的布料到底是有多么粗糙,并啧啧心疼这位年轻可怜的公主,罔顾她其实一言不语。

        铃姬年幼的丈夫赠了她一把名贵的绢扇以示疼惜之心。

        三重花骨朵昳丽地开在金银箔饰的扇面,五色的彩丝束带浓丽奢侈。

        这是多么昂贵的心意啊,入手的透凉感即无与媲美。

        女仆们艳羡地看向那被藏进袖中的扇子,不无可惜地叹息这位双目有疾的公主不得已一见这巧夺天工的精致物什。

        她嘴里呢喃着什么她们并不明白的另一个国度的风雅,也有女仆想要学着吟出这位公主传习自她那身份成谜的母亲的诗句,却被拗口的读音差点咬住了舌头……

        天凉了啊……

        铃姬听见风与门摩擦的吱呀声,她猜想院落里许又掉了一地的残叶,她还听到了急湍的水声携着闻不到的清隽…碎在西国的那把大刀从数百妖怪体内抽出时迸溅的浓烈腥臭的血味又仿若嗅在鼻前……

        “鸳鸯…相待老啊……”

        末句的叹息终究被凉风掠走,只留下一派单薄的让女仆们仿效的惆怅……

        【本公举要文艺的淡出|个|鸟了!!】

        【亲~最新的目标人物就在附近哦~注意不要崩皮~】

        【…崩皮个毛线啊!!!最新的目标人物就是个坑啊!二狗子只看了一点也知道他是*oss好吗!!心里已经有别的女人了,本公举去掺和个毛线啊!!一击被秒的架势好吗!你们系统都不保障安全的吗!本公举只爱纯情boy啊!岂可修!】

        【亲~要提示吗~五十爱慕值一个提示哦~】

        【…扣吧扣吧,奸|商!…话说本公举一直很想知道所谓的爱慕值这种东西用完了之后目标人物还下滑该怎么办啊!】

        【那就从恢复您的身体力量里面扣哦~】

        【……】

        【提示是~目标二号的话~有~不止一个哦~】

        铃姬一呆…不止一个是个什么梗啊…难道和富江一样还会分裂不成……

        门外传来女仆轻声的宣召。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这对新婚夫妻的第一次见面。

        他们之间隔着绸幕。

        来之前铃姬已经听她的女仆说了所谓的‘事实’。

        可怜的铃姬公主在新婚那天被好心收养的侍卫反叛掳走,而她的父亲雇来武力高强的佣兵这才把她救回来。

        一位被掳走过的公主,而且还是几近三个月的时间,所有人都对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保持缄默。

        女仆们引着铃姬进门的时候,那位少城主正在伏案看书,又不时地咳嗽两声。

        听到自己妻子的脚步声才微微昂首。

        在旁待命的仆人们被宣退,这对几个时辰前还在城中民众前似乎大难重逢,相敬如宾的夫妻此刻如对弈的棋手。

        各执一方,双双淡然。

        这不是蛮骨所熟悉的铃姬,但是是人见阴刀所希冀的铃姬——一个适时聪明的女人足以保护自己。

        本公举又要开始装逼了呢......(漠然脸

        “我无意得知这近三个月来在您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男孩即使现在已经足够沉稳,但声音还是遮掩不住的稚嫩。

        铃姬能辨别到她现在面前只有这个孩子,但她深知自己真正在面对的是她所不能辨别的第三方。

        “恰好,我也无意告诉您这三个月发生了什么。”

        语气虽柔,却不容置喙的强硬。

        “……相信你会是一位很好的妻子”

        “在面对您的时候…我自然会是。”

        人见阴刀不语,他明白面前这位妻子在叹息他的年龄。

        半晌,他才缓道:“家父已经不可能坚持多日了…咳、咳”

        “怎、怎会如此?”铃姬诧异,白日里见到的那位城主完全看不出任何问题,而且年岁也算不上大。

        【毕竟和亲你这个老太太比还是太小了呢~】

        【......】

        “这是我们这一族天生的內疾吧…”

        法师和巫女都无能为力的先天之疾,谁还能延续这年轻的生命……

        跨过这一相互试探的环节,

        接下来的谈话总算是轻松而又令人愉悦,面前的人见阴刀不时也会流露出些小孩子真正应有的天真与好奇。

        比如对妖怪,巫女……

        铃姬娓娓隐晦地道出在西国的经历,虽讲的生动诙谐,却听不出半分贪眷。

        毕竟,本公举已经过了想要永生的年龄了呢~(成熟骄傲脸

        【亲~你掉了的脸皮~】

        夜深,铃姬被先请回了内屋。

        在此之前她细细地询问了一番城内居住的工匠,只说是自己想要打造一套新的饰品。

        书房内的灯光晦暗地颤晃了好几下,一团黑雾在人见阴刀身后凝聚成形,在墙壁上投映出巨大的阴影。

        “她是个很好的姑娘啊…奈落。”

        “是啊,少城主。”

        “能出去看看,也不错啊…”

        “我这幅身体也坚持不久了吧…在那之前,奈落你把这幅躯体取走罢…也算…代我看看更多一点脚下这片土地……”

        披着狒狒皮的半妖应声,在那男孩看不到的背后,目光流露出几分阴狠和嘲笑的怜悯。

        【叮~变异的野花抵抗负面状态(瘴气)x5次】

        【卧槽…太狠了吧,一次不行来五次?还好本公举有先见之明( ̄︶ ̄)】

        铃姬心有余悸,她能感到头上的野花在不住地削弱她的生命力,但她更加拒绝被别人强制夺走自己的生命。

        生命是多么宝贵啊,尤其这种还能感受到老去与病弱的生命,她深吸一口气,按压自己粉白圆润的指甲,传来一阵痛的实感,才安心的覆被睡去……

        说起来...既然能痛了..吃奶黄包的话也应该能感受到甜才对吧~(¯﹃¯)

        日子在闻香、喂鱼、刷大名宅邸上下爱慕值、和躲在人见阴刀背后的奈落斗智斗勇中撸过近一年。

        麻蛋!一年撸过的太快了!啊喂!

        今日,整个府邸的人忙碌异常,来往穿梭,医师、巫女和法师都摇着头走出少城主的房间。

        人见阴刀躺在床上,和坐在外屋的铃姬之间隔着三重纱门。

        初次见面时所赠的那把娟扇被铃姬死死地攥在手中藏于袖间,内间终于传来传唤的尖细女声。

        铃姬坐在床边,那脸色苍白的男孩仍然一脸地稳重持成,甚至握住铃姬的手安抚性的抑制她不自觉的发抖。

        “铃姬啊……”

        “嗯,大人…”

        “你…要替我好好看着人见城啊…”

        “大人说什么呢,大人定会平安无恙的。”

        人见阴刀一阵急促地咳喘,似乎已经踏入冥界半边身体。

        “惟愿下一世相见……你我年龄恰好吧……”

        猛烈地喘息过后,人见阴刀的呼吸声渐渐微弱下去了。

        【叮~人见阴刀爱慕值x200,亲好棒~】

        铃姬安静地坐在床边,把名贵的绢扇搁在床头。

        大约几息,床上人又有了平缓的呼吸。

        再睁开眼,‘人见阴刀’侧过头,凝视铃姬。

        “大人,您好点了吗我帮您把医师叫进来。”

        不待回答,铃姬就起身推开纱门离开。

        在这个半妖身边待久了..感觉知觉又会被夺去了呢....qaq

        ‘人见阴刀’如蛇般阴恻的目光黏在少女外出的身姿上,感到枕边的绢扇略微碍眼,索性一把折断——全然不像是大病初愈之人。

        用过晚食后,挥退了女仆,仅着单衣的少女立于院落之中,月色照映空旷庭院如澄澈清透的浅水,树影绰绰,花姿袅娜。

        铃姬听风动水流,嗅花香蜜甜,唯独对这月色无可奈何。

        较之生前那片荒凉的土地,这么美丽的景色..却无缘一看。

        “平生…之憾啊…”

        【亲~暂时恢复视力吗?】

        【....绝不和奸商交易(挥挥】

        一身花蓝色女式和服的少年坐在墙头,发间用木簪松松挽起,隐在黑暗之中。

        那拥有在夜中仍光泽亮丽的黑发的少女似乎让他无比熟稔,然而脑子里任他如何搜索也是一片空荡。

        他从墙头略下,轻巧地立在少女身后。

        “有人让我来找你。”

        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义朝?”

        少女的声音中满是不可置信。

        “义朝?不,我是蛇骨,蛮骨让我来找你。”自称蛇骨的少年声线和曾经的义朝无比相似,却在语气上决然不同,带着轻快而又跳跃的节奏。

        【卧槽??!不是义朝,系统你逗我?本公举的小忠犬呢_(:3」∠)_】

        【亲~你自己确认一下呢~】

        铃姬一顿,继而缓缓抚上面前少年的面容。

        少年呼吸一窒,并不躲闪,面前人手掌心的温度亦是如此熟悉。

        抚在手上的轮廓仍然熟悉。

        “你是…我的…义朝啊...”

        坟蛋,我的小忠犬qaq,已经被诱拐了吗?!是谁带弯了你的成长道路!!

        ‘我的’两个字让少年猛地向后一缩,铃姬的手落了空。

        “是蛮骨让我来找你的,他现在脱不开身,所以让我来的!还有我可不认识你!”

        少年摆手连声否认。

        平日里他最是厌恶女人,今天不知怎的居然让一个全然、也许是几乎陌生地女人近了身。

        而且对方还是自家老大寻找的人……

        手落空的铃姬赌气转身,“那你让他自己来找我啊!让你来算什么!”声音带了点酸涩“反正这么久,他也不来看我,让他干脆永远别来见我好啦!”

        傲娇少女!满分!<( ̄︶ ̄)>

        少年怔怔地,不自觉放柔了声音,如同做了千百次地哄一只闹脾气的小猫,“那…你跟我走吗?我带你去见他。”

        少年现在无比后悔刚才的后退,他像是患了肌肤渴求症一般想再度贴上对方温热的掌心。

        他竭力克制自己的欲|望,提醒自己只是帮老大来带人走的。

        “你让他自己来见我好啦!我才不要跟你走!”

        跟你走了!目标二号怎么办!

        少年极不情愿强迫面前的少女,无论是心理或是生理。

        他后退几步,跳出墙垣。

        落荒而逃。

        【卧槽…人生在世果然全靠演技。】

        【亲~演技一百分哦~口头表扬一次~】

        生怕对方刚才就那样掳走自己的铃姬抚胸顺了顺气,回了房间。

        …话说和高智商的人对戏什么的…容易秃掉发际线吧……

        还是让系统培育点何首乌的种子好了......

        _(:3」∠)_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210/140484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