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头上一定要带花 > 第8章 二狗子7

第8章 二狗子7

        人见城少主的身体好转是一个让全城上下为之振奋的消息,那位仁慈温和的君主确实是深受爱戴。

        然而唯有宅中近身服侍之人才感到了少主微微的转变。

        比之以前低言细语,如沐春风的温和,现在与少主交谈时简直令人如芒在背,坐立不安。

        这差不多是铃姬现在的感受了。

        她没进门,屋内传出的轻微咳嗽声就已经让她很是难受。

        ‘话说…这么拼命的演一个病痨什么的…*oss果然也是同样优秀的演技帝啊!本公举突然好恐慌_(:3)∠)_’

        拿出面对同样优秀演员的斗志,铃姬微微抬手在门框上叩出轻响。

        在内的女侍小心翼翼地拨开门一条缝,见是孤身一人的铃姬愣了愣。

        “少主现在……”女侍回头瞅见‘人见阴刀’——片刻前还伏案小憩,此时却已经一副清醒模样,旋即大开门,把铃姬迎进来,“夫人小心。”

        随后把自己缩进阴影里。

        现在是夜半,月被黑压压的漆云遮去一半,晨星的光辉甚至无处可寻。

        铃姬整衣正坐,面沉如水。

        …实则内心苦逼……

        两个人都是身体不太好的角色,女侍安安静静地添上一盆火炉。

        “铃姬,深夜,咳咳,前来,咳咳所谓何事?”

        人见阴刀的声音本是清亮的少年声,自他那一场几乎丢了命的‘大病’之后却仿佛毁了嗓子,变得带些喑哑——这个还能称之为‘人’的他,除了身形已经完全丢失了少年的特性。

        铃姬面色一白,紧抿双唇半晌不开口。

        同台飙戏,谁先说话,谁就输了,这个道理本公举还是懂得好吗?

        ‘人见阴刀’平素小心谨慎,说到底他的产生也只不过是一群末等妖怪和一个濒死男人的糅杂,现在可能再加上一具已死少年的躯壳。

        这种糅杂,随时可能爆炸成一堆堆‘肉|块’。

        人见阴刀身前娶的女人是他唯一的失算,这微不足道的疏忽却导致了这幅躯壳现下纯粹。

        披上这幅皮囊的那一刻,他立时就后悔了……除了那个叫鬼蜘蛛的人心,他现在又多了一颗人心。

        在胸腔里以不同的频率,一下一下的搏动。

        他试探性的开口:“可为下个月的回城之事?”

        前不久,远在另一方的铃姬生母寄来了信件,说是希望爱女能回城探望。

        本是也无关紧要的事情,而‘人见阴刀’更是想让这个女人永远的消失在回城路上。

        “正是,我希望能和夫君共同回城。”

        …个毛啊!!麻蛋!

        ‘人见阴刀’蹙眉,胸腔里的有一颗心脏的搏动变得更加有力,而他额上也渗出密密的汗珠。

        “为何还要一同回城?咳咳,我本来以为你是,咳咳,不太欢喜我。”语末声音颤了颤,戛然而止,带上了点不自觉的委屈。

        铃姬一时摸不准‘人见阴刀’的心思,她本来也没有好好看完过二狗子,而系统现在也拒绝提供更多的信息,所谓的目标人物二有不止一个也拿不准是什么意思。

        总感觉本公举好像在风雨之中摇曳的小草啊,心痛的不能呼吸了都…_(:3)∠)_

        “可是你是我的夫君啊。”

        少女眸仿若静水,和人见阴刀记忆中那个时常伫立在回廊间的身影重合。

        会攻略到人见阴刀实在是一件铃姬自己都比较莫名其妙的事情,她每天就刷刷日常任务种种花,然后对不同的女性生物施用身体柔弱,眼瞎心明以及惹人怜爱等技能间接性得到对少主的信息来源。

        …然后就这样爱慕值天天涨…月月涨…一点点持续涨…

        涨的本公举各种身心胆颤……

        不过面前的是奈落…这样说会比较好吧……?

        本公举也很拿不准啊!坟蛋!

        这种委婉地回辞却直接让‘人见阴刀’的人心迟滞,“那么…当初那个佣兵呢?”

        少城主并不是一事不知,但是当他发现自己心悦铃姬再知道之后,这些琐事便如同鲠刺深扎在心上,除之不去。

        【!!!吃醋的节奏?直面修罗场问题?系统你快出来顶下场子啊!坟蛋!qaq】

        【亲~朝你心所指的方向前进吧~】

        【……】

        空气凝滞,火光在凉气滋生的夜里摇曳,女侍在一旁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想到目标人物二的任务解读……

        “…蛮骨…是不一样的啊…”

        少女的声音染上浓烈的向往之意又充斥着无限无法诉说的情意,最后不甘不愿地归于平淡和憧憬。

        _(:3)∠)_这么完美的演技,还是本公举么?感觉都升华了呢…

        ‘人见阴刀’胸腔里的人心停止了跳动。

        阴影攀在墙壁上衍生,把密闭的屋子又一次封住,女侍感到自己好像被隔绝在了幕布后,眼前一片黑暗,她不住地打抖,最终蹲在地上低低地啜泣了起来。

        黑灰色几近固体化的瘴气倏地从胸前长穿而过,前后贯通少女的躯体,速度过快,甚至于连血都还未来得及溅出点点,瘴气旋即肆略她的五脏六腑。

        靠!!!!!!!!!!

        疼死本公举了!!!!!!!!

        麻蛋!坟蛋!茶叶蛋啊!岂可修!!!!

        ‘人见阴刀’那张男孩清秀稚气的脸庞被一反人类的自由伸缩的脖子送到铃姬面前抵住她已经呈现死灰色的额头。

        他细长的双眼,目眦尽裂瞪成浑圆,眼尾扫出淡淡的翡红。

        她的呼吸在变微弱,而他根本只有冰凉的吐息。

        ‘人见阴刀’欣赏了好一会儿少女的死态,宛如欣赏一件艺术品的破碎,从细碎的呻!吟到无力的低头。

        “谢谢你啊,小公主,‘人见阴刀’归我啦。”

        …归你个毛线啊!抢男人不要抢的太自觉好吗!本公举真的要生气了哦!真的真的要生气了哦!

        【叮~恭喜亲收获奈落爱慕值x1】

        【呵呵…】

        【这个家伙根本就是个变态啊!!】

        【亲~要用一朵鲜花读取最近一次的存档继续攻略还是十朵鲜花原地复活呢?】

        原地满血复活什么的只会让这个家伙对她更有兴趣吧….

        雾气状铃姬抖了抖。

        最近一次的存档是在一月前,刷刷日常也就过了,铃姬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死亡的阴影才从她脑子里挥去。

        说到底比起她生前...至少能体验到痛感也是很棒的吧……

        好像再来一次啊_(:3)∠)_

        【读取存档】

        重新回到身体,铃姬此时正对着一面不明晰的铜镜梳发,屋内无人。

        接下来的一个月,她改变攻略策略。

        从日常的伫立回廊发呆进化成伫立回廊发呆喃喃少城主的名字。

        深情girl~

        对少城主夫人充满了无限怜惜之情的女仆们常常‘不经意’间就把夫人的情状传到了少城主耳中。

        ……

        铃姬略微忐忑地站在门前。

        死亡像快|感一样在吸引她再去体验一次。

        能痛的感觉实在太棒了……

        撸过重复剧情。

        开始对台词,

        “为何还要一同回城?咳咳,我本来以为你是,咳咳,不太欢喜我。”

        “因为夫君到底…还是不一样的吧……”小女孩的略微羞涩语气o(=ェ=)o满分。

        “那么…当初那个佣兵呢?”

        “憧憬着…若能同夫君一齐过上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真是…再好不过啦。”

        单纯的向往语气小女孩羞涩感o(=ェ=)o满分~

        ‘人见阴刀’忽地难耐什么苦痛一般倒在桌上。

        已经死亡的人类躯体里面那颗因为它的存在而跳动的心脏又凭借着那点肮脏微妙的情感,和鬼蜘蛛一齐争夺它的生命力。

        他的‘好’字是从牙缝里憋出来的喘气。

        铃姬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反正目不能视,正经脸忽略掉少城主的痛苦,在女侍的牵引下走出了书房。

        本公举真是神清气爽(括弧笑

        过了大约一周,

        某个下午,铃姬安静地站在廊庑下,听着女仆们向她描绘城外的世界。

        日光温温和和地落在屋檐上,枯枝乱叠投下一片横竖交错的阴影。

        【叮~目标人物2已经成功产生第二个分|身~攻略分|身可以达到和本体一样地效果哦~亲】

        果然…是可以分裂出个体吗…

        不过那种家伙的分|身,本公举只担心会同样难搞啊……麻蛋。

        躲在地下室里竭力喘息的半妖看着自己从身体里丢出的肉块慢慢伸出四肢,粗糙的头部也凹陷出双眼,凸出挺直的鼻梁,从头皮上也生出丝丝半长的乌发。

        耐人寻味的是从这幅男孩的身躯里剥出的肉块却变成了一个精壮的少年。

        他与‘人见阴刀’面容相似,却更为成熟,身体处的每一处构造却都仿若为战斗而身——这点与人见阴刀本人截然不同。

        奈落的瘴气试图侵略这个初生还在沉睡地躯体。

        然而分|身的脸每青紫一分,他自己的身体也毁掉一分。

        摸不准若完全消灭这第一个分|身会有的效果,奈落最终撤回了瘴气。

        锁上了地下室。

        若不能除掉…就暂且锁住好了......

        另一边铃姬挥退女仆,沿着院落漫无目的地信步。

        ‘所谓的分|身…到底也只不过是另一个奈落而已…和奈落到底会有什么不同…’

        ‘富江的分|身也和她本人一样的个性恶劣啊…’

        少女的头上缀着点点小花,她看上去是那么的无辜而又可怜。

        她的身影在重重叠叠的树枝后半现又隐去。

        没有一个女仆在她身边引路,她伸手探路的姿势是那么的让人疼惜。

        立在屋檐上偷窥的人只觉得自己没有心的躯体也在揪紧发疼。

        府里的侍卫,虽然算不上是酒囊饭袋,但到底也只是一般的武人。

        如同风过而略起的黑影在他们揉揉眼后便一闪而逝。

        责怪自己多心,接着继续无用地巡视。

        没人来得及发现少城主夫人已经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了这座院落之中。

        少年携风而来,却又把铃姬护在自己的怀中,隔绝高空之上的罡风。

        他足尖如燕掠水而过一般轻盈地借着脆弱的枯枝几步跳出了这锁住铃姬一年多的高墙院落。

        铃姬不需要确认这个人是谁了,

        因为…

        【叮~获得目标人物2的爱慕值x50】

        【叮~获得目标人物2的爱慕值x50】

        【叮~获得目标人物2的爱慕值x50】

        【叮~获得目标人物2的爱慕值x50】

        【哇哦~您真棒~目标人物2支线完成度达百分之六十~】

        奈落的分|身就像是送经验值来的萌货神兽…还没撩就已经丢盔弃甲露出毛茸茸的肚皮让人揉了……

        他们最后停在一片林子里,刚才做出强盗劫掠这种事的少年停下之后虽然松开了臂膀,却牵着铃姬的手,什么也不说就已经双颊泛红。

        那位被他掠夺来的少女没有半分的惊慌失措,满是单纯地疑惑,夺走了他的全部心魂“大人是?”

        “我、我、我、是、是……鬼、鬼刀、刀。”

        即使是对他这样的掠夺者也充满了善意的铃姬大人啊……

        “那么您带我来这里是……”

        刀速割断的空气化作气流刃在少女的脸上划开一道小拇指宽的淡淡血痕。

        隐藏在少女身后林中的地妖刚泄露出一点妖气便被人拦腰截断。

        收刀归鞘,刚想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鬼刀一下就注意到了铃姬脸上细细的血痕。

        “我、我、我、适才、您、您后面、后面有、有妖怪。”

        面对少女说出这么一长段话对鬼刀来说可不容易,他懊悔地抽刀塞进铃姬手中。

        “您、您、您惩罚我吧。”

        猛地手里又被人塞了一次刀,铃姬一愣,旋即轻笑出声,“是您救了我啊。”

        她找不准少年的方向,双手托起对她来说已经很沉重的轻型长刀,示意鬼刀收回。

        坟蛋!快拿回去啊!本公举挥不动好么!_(:3)∠)_

        多么…善良的铃姬大人啊…

        刀被鬼刀接过,已经横尸两半的地妖又被人无声无息地一点点剁成了肉|泥…甚至来不及迸溅的血浆也混杂在粉红色的肉中……

        鬼刀与人见阴刀如出一辙地红眸满是嗜血的贪婪。

        但当转身重新面对铃姬的时候,他又变成刚才那个口齿不利索的小鬼了。

        “您…您让我当您的侍从吧……”

        这已经是少年最高的奢望了……

        小公举突然觉得自己任重而道远(远目

        --------------------------------------0----------------------------------------------

        【满天星:大幅度提高佩戴人圣洁气息】

        【鲜花攻略系统为您服务。】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210/140484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