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头上一定要带花 > 第27章 杀人球13

第27章 杀人球13

        星光闪烁,银月高悬。

        清风阵阵,偶闻蝉鸣,树影娑动,路灯晕黄。

        两人身后的建筑走廊上的灯一盏盏亮起,窗户被人支起,伸出一张兴味盎然的少年的脸庞。

        脸红似滴血一般的切原并未注意到他身后的异样,他维持着僵硬的环握着铃妹手的动作,想更近一步,顿了顿,又抬起头,用那双如碧水澄澈的双眸凝视咫尺的柔美脸庞——

        眸色一点点暗沉,比适才更加认真用力地道:“我、我没有、开玩笑。我真的……虽然我也不太清楚…但是……”

        他变得有些语无伦次,但还是勉力着声音不那么颤晃。

        想要更加…更加认真一点的传达这份心意。

        然而少女打断了他断续的诉说。稍向后迈一步,挣出——其实也没用什么力气,那双被少年交握的手,“感觉…切原君这样…好像根本只是为了安慰我…所以才……”语气哽咽,说话间又垂头盯着手里被少年塞入的桃子味牛奶,“明明…切原君上午还和普通同学那样,但是现在..却回应着我的期待,我也会怀疑…怀疑切原君是不是……”

        话至哽咽处,突然无法继续下去,少女涣散地眸光忽的聚焦,那被雾气搅得混浊的眼瞳对上切原那双余热犹存的碧眸,透出渐渐漫上的悲伤情绪。

        铂金色的长发随主人情绪黯淡。

        “我不希望…切原君仅仅是因为同情……”

        掷下这话,少女转身不带半点犹豫地奔离。

        【诶诶?这样跑没关系吗?亲~】

        【啧啧,爱慕值还没满呢~】

        夏季晚风拂起切原的额发,一两根落进眼里,刺的他生疼。

        他慢慢地翻过手掌,呆呆地望着自己的手心,无可奈何凉风把适才的温度一点点吹凉。

        几步远的地上还排着不同口味的牛奶。

        他一点点抿紧了唇,牙齿无意识地梭磨着唇皮。

        “切原赤也!你在干什么!”

        身后的建筑传来他平日里最为惧怕的人的传唤声。

        然而切原呆了呆,木木地小弧度地绕了很久才回转身,歪了歪头,迟钝道:“副部长?”

        真田习惯性地压了压自己的帽檐,“嗯,回宿舍,做今天的训练反省了。”说话间忍不住少了两分平日里的凌厉。

        “啊,嗯。”切原本能地应道,却等到真田已经踏至宿舍大门时,才回过神跟了上去,倏尔迟疑片刻,带有一点点企盼地,最后回望了一眼——一片陷入黑暗的景色。

        “噗哩,切原根本不懂女孩子的心嘛~”仁王手撑着脑袋,索性搭在窗框上,开始回忆自己后辈刚刚告白的场景,“噗哩。”忍不住,又颇有兴味地笑出了声,一副觉得霎是有趣的模样,“诶,搭档,你不觉得吗?”

        “......”

        等来一阵沉默,回头望见柳生茫然的表情,仁王作死嗤笑道:“诶诶,搭档,原来你和切原也差不多是一个水准啊!!”

        闻名中学网球界的绅士推了推眼镜,顺手抄起下铺的枕头,对准了搭在窗台上的仁王。

        毕竟双打之间的默契由来已久,见自己搭档表情微妙,手指微动,早早有了防备的仁王一个侧身,灵巧地躲过了迎面而来的枕头,得意地弯了弯嘴角:“嘿,搭档,我可……”

        “嗯,仁王,你自己下去捡你的枕头吧。”

        “……”

        黑夜里纯白的枕头从半空中划下一条亮线。

        【叮~‘如此青涩的感情’任务完成度百分之五十】

        【咿!】

        ·

        ·

        那晚之后,花宫铃彻底在日美合宿里面消失了踪影。

        好在榊教练次日便将保养好的球拍就纷纷退回给众球员。

        大家的注意力很快地又转移到了青年队的选拔上,皆是热血高涨,一时也没注意到外国妹子的失踪。

        切原也是被真田和教练们各种操练,晚上沾床即进入沉眠,也无空暇就自己的事情搬出来细思。

        作者并不相信他自己能思考什么出来,嗯。

        不过小海带有关心后辈的学长嘛,┑( ̄Д ̄)┍

        ·

        ·

        至于铃妹

        呵呵,现在正一脸大写的卧槽。

        本来打算就傲娇一两天,然后等爱慕值熬满了,随便拉个理由出来,顺利达成he成就,然后再撸其它两条主线任务。

        不料,自己高估了大宇宙的节操

        暗恋本公举的那个妹子从英国追到了日本啊!(摔

        而且知道本公举在合宿,还告白汉子,居然发了威胁短信啊!(摔

        呵呵,再待在这个地方,妹子她第二天说不定就从天而降了,按这黑化值分分钟爆满的尿性,指不定就此小黑屋play了……

        _(:3)∠)_宁愿和阿土伯小黑屋呢~

        于是趁着单箭头的百合恋人还没有千里追杀(妻)过来,铃妹先行打包行李溜去了英国qaq要去找爸比帮忙啊!

        嘤嘤嘤,本公举的纯情boy,本公举的小海带!qaq

        【不过,这个世界到底为什么会出现百合恋情啊!什么鬼啊!】

        【咿!所以从刚开始就有向亲强调啊~这个世界是真实世界呢~什么都可能发生呢~】

        【什么都可能发生里面!为什么会有百合啊!坑爹也不能坑成这样啊!麻蛋_(:3)∠)_】

        距铃妹回到英国离开日本也有两三天了,传说中的花宫爸比因为铃妹穷*丝舍不得花钱构建,一直只有一个杵在房间里的人形立牌。

        而系统本身设定的花宫宅在英国的盘踞地比之日本更加奢侈豪华。

        花宫宅,岂止于大(ˊwˋ*)

        “小姐,克丽丝小姐已经到了。”穿着服帖的白衬黑卦,电视剧里通用的清一色管家脸,老人声。

        等了好久终于等来系统提示音,正色脸,准备撸剧情了。

        _(:3)∠)_是祸躲不过。

        “铃?”

        跟在管家身后的克丽丝五官看上去更像是面色苍白的日本人,身材高挑,甚至于能傲视部分男性,穿灰黑色的贴身衬衫,凸显出她姣好的身材,下半身宽大的收脚灯笼裤,在她行走时勾勒出细直的腿部。

        “克丽丝…”铃妹有些懵,妹子气势强大的可怕,而且身高好作弊啊!爸比_(:3)∠)_

        女人两步并作一步走向铃妹,在铃妹还没反应过来前已经站定,两只长臂向前一箍,稍稍弯腰,便轻易地将铃妹整个揽入怀中。

        克丽丝很瘦,肩膀却属于比较宽的类型,铃妹额头被用力按抵在她的肩胛骨处,硌得生疼。

        “[铃,你一个人跑去日本,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知道了,知道了qaq

        所以你快放手啊!麻蛋!疼死本公举了啊!

        对方却不给铃妹插嘴的机会,又迅速道:“[这次不会再允许你——一个人离开了。]”她故意压低了声音,如同声带破损的人在向两片白纸间做吐息,轻到出喉即碎,又仿佛是直接灌到人脑子里一样让人难受。

        “[克丽丝,你轻些。]”

        绳命关头仍不忘人设的铃妹软糯道。

        对方还在不停收紧的力道,让软妹铃愈来愈承受不住。

        “[我要是轻些,铃就又跑了。]”

        又…跑了?是说‘花宫铃’偷偷地溜去日本的事情吗……

        然而战场上磨砺出来的军人直觉又向铃妹的大脑传递她在另有所指的信号。

        ……

        两人都陷入沉默,气氛凝滞。

        顶上的吊灯折射玻璃窗里投进来的强烈光线,在纯白的客厅里落下亮莹的虹色。

        这个世界出现bug了吗??

        卧槽!这个妹子的力气是要逆天啊!!!!!

        生命不能承受之痛啊!!!_(:3)∠)_

        管家还立在一旁,垂着头对这一切恍若未见。

        性格就和他的外表一样粗制滥造。

        就当铃妹在认真思考用花直接灭了对方的可实施性时,克丽丝松开了双臂。

        压力像水一样散去,呼吸重新变得自然而通畅,肺部在贪婪地向外攫取空气。

        铃妹警惕性地向后退步,右手几不可见地在胸前形成防御姿势,整个人神经绷紧。

        似利刃即将出鞘一般锋芒毕露地威吓敌人,又仿佛深水里的恶鲨随时准备伺机而动。

        十支指尖微缩,无形之中下一刻即拔刀入手。

        几百年来的安逸未曾消磨战场上历练出来的战斗本能。

        脸上却挂着人设应有的呆萌表情。

        克丽丝同样退后一步,单手支着下巴,嘴角滑咧向上,盯着铃妹好一阵,兀地语气轻快道:“[果然是你。]”

        出口熟稔又愉悦,像是在招呼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

        【这个人是谁?!】

        【~是真实存在的人呢~】

        ……与‘花宫铃’有关的,除了背景所必须的非生命体,剩余都必须要她自己用爱慕值进行构建。

        除非是这个世界的原著居民,不然不可能有如此完善的神智。

        然而原著居民对‘花宫铃’的认识程度根本不可能包括她在战场上习得的战斗本能!

        这个世界存在bug!

        这是铃妹的第一个反应。

        如果‘花宫铃’可以存在,那么‘小明’‘小红’‘小军’也可能存在于这个世界……

        【亲~不会哦~这个世界只有你是特殊的呢~】

        克丽丝见对面的少女一副警戒的模样,嘴角咧开的幅度愈渐夸张,“[咯咯咯咯咯]”

        她的左手如同蛇一般灵巧地攀向自己的右臂接着游移到自己的喉咙处,慢慢地又滑到自己的后脖,

        就在铃妹以为她下一刻咯哒地把自己的头从脖子上拧下来然后又接回去当球玩一玩,把整篇文从欢快的嫖文向变成惊悚鬼故事的时候——

        “[小姐,迹部少爷来了,已经到门口了]”

        流水线生产的管家按断从保安室传来的通话,低着头恭恭敬敬道。

        阿土伯!伟大的阿土伯阻止了文风的转换!!

        铃妹热泪盈眶!!

        管家的声音同时传进两个人的耳里,克丽丝的动作猛地顿了下来。

        整个人像是被按了暂停键而进入了恍惚的境界,直挺挺地摔倒在身侧的高背羽绒沙发上,成蜷缩状下坠卧躺深陷其间。

        眼帘刷地拉下,利落的中短发散在纯白的绒垫上,像是沉入了睡眠。

        克丽丝从咄咄逼人的架势到昏迷不醒的转换发生的太突然,铃妹还有点懵逼。

        “嗒,嗒,嗒”

        高档皮鞋踏着大理石地板发出清脆的奏响,唤回铃妹的神智。

        慌促解除防御姿态,铃妹赶紧随意撸起一本沙发旁书架上的书开始装逼。

        “[花宫铃?]”

        这一声叫的铃妹简直是‘哇’的就想哭出来了。

        麻蛋!这么华丽的声线,绝逼是阿土伯啊!本公举还没有换片场嘛!qaq

        待迹部绕过了厅前的磨砂百叶玻璃,收入眼中的就是铃妹想要跪下叫爹的表情。

        一瞬间心情有点微妙……

        单手抚上泪痣,借旁侧玻璃瞥了个自己依旧完美无瑕的侧脸,这才放下心来。

        待再走近几步,大爷挑眉,“[花宫铃,你在给你朋友朗读《小蝌蚪找妈妈》?嗯?]”

        “!!!!”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210/140484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