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头上一定要带花 > 第30章 球王子完

第30章 球王子完

        “[各位,请往这边走。]”

        鼻梁上架着金属框眼睛的分头中年男人在前面带着路。

        “[各位,这次我们挑选的选手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他们都是最值得投资的选手。]”

        脸上挂着轻松的微笑,中年男人自信道。

        “[诶?可是我听说你们这次挑选了美国队的选手啊,他们好像曾经有过战败给日方选手的记录啊?]”

        黑西装,啤酒肚,头发抹着厚厚发胶的男人肃然开口。

        中年男人干笑一阵,有些尴尬道:“[没问题的,没问题的。]”

        回头又偷偷地瞄了一眼站在队伍最末的两位年轻女士。

        这两位才是这次赞助商里面最需要关注的啊……

        ·

        ·

        被中介人领着坐在了看台最佳的位置。

        铃妹注意到自己和另外一位同是金发的年轻女性比之一众看上去更有资历的成熟人士,反而被安排的位置更加靠前。

        啧啧,果逼是因为本公举更有钱呢~ovo

        谁也没料到,这一次挑选的选手居然仍旧是美国队的选手。

        就像是宿命的对决。

        不过对于赞助商而言,这样的比赛,反而商业价值会更被人看重。

        撒...单纯的运动,现在已经没有办法流行起来了吧...

        铃妹自然地想到那群单纯为了网球而热血的少年,这样的世界似乎对他们而言是残酷的,不过现在离他们还很遥远......

        她向己方选手那边望去,

        唔,迹部,真田,白石,柳,忍足,小海带~

        刚刚开场的双打之间的对决就已经把现场的气氛炒至□□。

        迹部和真田再次对上了美国队的牛仔和武士。

        几人再次激烈的相碰,横着一股不破的气势——迹部在笑,而且笑的很开心。

        他虽然经常笑,但他的笑很少会不带半点其他意味,纯粹源于喜悦。

        他不在乎是否被选中去进修,网球注定不是他将来的道路——重担固然让人强大,然而毫无顾忌往往却能爆发出更大的潜力。

        坐在铃妹旁边的丝忒亚妮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为自己的牛仔再度重逢更上一层的对手感到庆幸。

        很多时候,取得胜利的人,同时也被夺去了前行的勇气。

        铃妹和丝忒亚妮低声交语了几句,此时场上的比分已经被拉至了4:2,和第一次的比赛不同,牛仔和武士没有了糟糕的教练,一开始便不遗余力。

        曾经被他们打败的人,如今好像强大到无法触及。

        即使迹部和真田都是极为成熟的球员,但到底还是中学生,免不了在细节的地方透露出已经动摇的心思。

        这就是胜者的心理。

        他们不会害怕输给一个全新的对手,但当他们产生会输给曾经的手下败将的感觉时,压上整个胸腔的不只是取得胜利的渴望,更有对自身的质疑。

        铃妹苦恼地捧着脸,发现场上的阿土伯已经变得有些动摇,这样的情形实属不妙,本来于他毫无负担的比赛,眨眼间却仿佛会成为他的污点——这个高傲的少年完全不能接受。

        然而正由于此,压力又骤然漫上了。

        “[丝忒亚妮,我去趟卫生间]”

        礼貌地向身边的妹子道别以后,铃妹顺着通道,绕向了日本方的休息场地。

        现在场上的双方都在休整。

        虽然没有办法堂而皇之的走向场地内部去给正在比赛的两个人加油…但是……

        铃妹嘴角滑出微笑,

        麻蛋!还是很想至少给他们一个大拇指鼓鼓劲什么的吧。_(:3)∠)_

        本公举可是很欣赏这群少年的呢~

        “[花宫……]”

        “[诶诶?真田君?]”

        内部的道路狭窄通明,现下只有这两人站在这里。

        待铃妹回应之后,更是安静的不可思议。

        “[真田君不应该还在场上…休息吗?]”

        “[啊,出来解决一下生理问题。]”

        生理问题……铃妹装满小黄片的大脑想歪一瞬。

        咿!真田少年直接说卫生间有什么不好,你这样好容易让读者浮想联翩啊~

        容作者叉死这个猥琐的女主5秒钟。

        因为还要上场去比赛,真田停滞了两秒后转身就向出口走去,铃妹连忙小跑两步追上。

        封闭式的建筑里,两人的脚步声格外清晰。

        真田大量运动过后的汗水被适才用水冲洗掉了,现下大滴大滴的水珠顺着发尾一颗颗滚落至喉结又滑进开口的运动衫里。

        他正在尝试着调节自己的呼吸,每一次吐息都似乎延长着时间。

        真田也知道铃妹正跟在自己身后,不过还有几步就要到出口处,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和这个稍显陌生的妹子交流,压低了帽子,索性回聚心神思考刚才的比赛——

        “[真田君?]”

        真田脚步一顿,回转身低头看向少女。

        在暖色灯光下,她的金发被染成了炽烈的橘红色,湛蓝的眼眸也铺上了一层金辉,如同黄昏时分漫布苍穹的晚霞。

        白皙的皮肤被镀上莹润的光辉,一张一合的唇瓣饱满宛如凝脂。

        他好不容易控制好节奏的心跳又加速了,就好像刚刚从球场上走下来一样。

        【叮~获取来自目标人物二的爱慕值x100】

        “[真田君,我会一直,一直在看台上为你和迹部君的双打加油的!]”

        少女认认真真试图正视上少年的眼眸。

        真田却略微不自然地转了转帽檐,移开了目光。

        “[嗯]”然而这个少年仍旧认真而又郑重有力的回道。

        “[可能因为这是真田君和迹部君的第二次双打,所以真田君和迹部君已经习惯了第一次的模式,但是对方作为双打选手却一直在改进自己模式的缘故,不过我相信,如果是你们的话,一定可以…一定可以……]”

        她没有说完,语气也很委婉,除了诚挚的真心再没有其他。

        从出口的地方吹进一丝风,莫名的,真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又回复了正常。

        好像过了很久,动作被放慢了许多倍那样,真田掀起帽檐,郑重地望向了少女,“[啊,谢谢建议。]”

        他在场上被对方紧追猛打而绷紧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了。

        也许是因为那一瞬间的漫天红霞,似乎要烧着火烧云一样的美景。

        从自然而非从这个封闭的赛场流动的空气温柔地抚过他的神经。

        适才片刻的心跳加快也只是神经调试的一个小插曲。

        【叮~目标人物三的爱慕值降低x50】

        然后他冷静下来了。

        真田玄一郎从来都不会让自己不冷静太久。

        真田提步转身,当他逆着光走进赛场的时候,欢呼声再一次强烈的爆发。

        观众们对这场比赛的期待再度升级。

        【叮~目标人物二爱慕值一次性提高100,达成成就:怦然心动。满足‘如此青涩的情感’要求一】

        【叮~目标人物二爱慕值最高为110,达成评级要求:青涩之恋。满足‘如此青涩的情感’要求二】

        【叮~恭喜完成主线任务‘如此青涩的情感’】

        【叮~奖励将在任务完成后发放】

        一连串的信息在铃妹脑中爆炸开来,

        惊喜来的太快Σ(°△°)︴

        她还没思考过这个任务的完成要求的说……

        【啧啧,真是让亲捡到大便宜了呢~】

        【┑( ̄Д ̄)┍】

        铃妹迈着轻快的步伐跳回了观众台。

        撒~既然完成了主线任务,那么就不计较真田君最后因为羞涩(…)降低的50个爱慕值好啦~本公举原谅你了哟~

        ·

        ·

        等铃妹再度到看台上坐定的时候,比赛又开始了大逆转。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大逆转之后的大逆转。

        迹部和真田两人之间形成了截然相反,却一样和谐的节拍,他们从第一次的模式中脱离,维持着各自的节奏,又在细微处做些调整和上队友的节拍,堪称默契十足。

        眼见着美国队的牛仔和武士选入僵局,

        铃妹却注意到身旁的丝忒亚妮反而面容放松了些。

        迹部新式的‘唐怀瑟发球’再一次决定性的逆转了两人的发球局。

        那个少年现在已经能完美地控制这个发球,现在他在表演属于自己的艺术。

        唐怀瑟,迹部当场这样命名了这个镌刻了他的华丽的发球。

        所有人都在惊叹这凌驾于现实之上的技法,反而忽视了他的命名。

        唯有少数几个人,嘴角微微上翘。

        这个少年隐藏地极深的热血随时待命于血液之中沸腾,他对哀婉哥特的不喜,对张扬华丽有着热爱,却又冷静沉着且善思,在自己的领域里做到最好,却又追求如同唐怀瑟那般挣脱桎梏。

        在这样灿烈的阳光之下,他的光辉非但没有削减丝毫,反而更加耀眼。

        如同被打磨地过后的黄金。

        宣告他们胜利的哨音吹响的那刻,迹部骄傲地如此理所当然。

        当所有人都忍不住为这场精彩的比赛送上自己掌声的时刻,安静尤其的那片区域则格外明显。

        迹部抬眼望去,那里第一排并坐着两个年轻的金发女性,正如她们能把台下的比赛看得一清二楚,球员对这些占据了最优席的观众的神态模样也敏感异常。

        迹部稍一眯眼,朝着看台的方向滑出一个张扬之际的笑容。

        随后搭着拍子,走向了休息处。

        在进入内室的时候,他与站在门口那名立海大年轻球员擦肩。

        压低了声音道:“待会儿,你上场之后,”他顿了顿,不过很快恢复了华丽的声线“向你正右方的那个位置看看,嗯?”

        不待对方问及原因,他随手取下搭在架上的汗巾,进了盥洗室。

        关门那瞬间,他靠着门,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阖上眼帘,半晌后又睁开。

        嘴角上扬,重新恢复了独属于迹部的模样。

        今天的迹部,依旧君临天下。

        ·

        ·

        比赛很快经历过第二单打,第一双打,

        圣经完美无缺的教科书网球,教授毫无遗漏的数据分析,

        日本队再次将美国队的打压至低谷。

        看台上的赞助商接连退席。

        中介人抽出纸巾,擦了擦额上渗出的密密的汗水,在发现还有三位赞助商还坚守在位置上的时候才定了定心。

        他要是参加过第一次的日美对决便会知道,这一次的比赛,依旧只会走过同样的结局。

        由于选手比赛顺序是在最后时刻才对外公开的,不过双方都只剩下一人。

        会去比赛的是谁已经毫无悬念。

        然而众人依旧渴望从大屏幕上看到另一个人的名字——另一个能让它们觉得奇迹产生的名字,就像是第一次的日美对决。

        电子屏幕红字跳转一闪——‘切原赤也’

        观众台的响应并不怎么强烈。

        它们直到最后一刻都还抱有希冀,

        他们更期待看到那位叫龙马的少年上场比赛。

        切原赤也?

        第一次不久已经输了吗?

        他们如此有些惋惜地想到。

        不过倏尔又觉得这名叫切原赤也的球员也许能逆袭呢?

        观众们总是对‘绝处逢生’‘复仇之战’类似的东西抱有极大的兴趣。

        于是观众台在安静片刻之后又爆发出一阵更为强烈的欢呼声。

        比之前所有场次加起来都更加强烈。

        卷毛的少年踏上赛场中心的那刻,丝忒亚妮忽地被人用力地攥住。

        “[铃?]”

        少女激动地不能自己,扬起无比炫目的笑容,仿佛被宣布拥有上场权的那人是自己一般。

        “[丝忒亚妮……丝忒亚妮。]”

        她只是在机械地回应着自己的呼唤,丝忒亚妮却觉得她心中回荡着另一个名字。

        “[铃,那个叫切原赤也的选手,会很棒吧。]”

        铃妹一愣,眉眼弯弯,“[再也不会有比切原更棒的球员了。]”

        她想起以前战场上也会有像切原一样的战士,他们都在冲动的年纪,虽然鲁莽,但总是敢于承担因为自己鲁莽而造成的后果。

        切原赤也不像迹部景吾那么耀眼,也没有日吉若敏捷的思维,更没有真田弦一郎的冷静自持。

        但他最像一个少年,一个一往无前的少年。

        他易怒,但他会为了保护别人而控制自己的易怒。

        他不完美,优点不多,但这一切都让切原赤也如此的与众不同。

        这样年轻冲动的生命让铃妹不自觉地柔软了整颗心脏。

        她觉得这样很好。

        ·

        ·

        对于切原赤也而言,压力在观众席爆发出剧烈的欢呼声的那刻骤然扩大。

        拿着球拍走上场的时候,切原还觉得有些难以置信,毕竟他真的站在了这里,再次和那个人进行一场对决。

        他已经成长了很多,那对方呢?

        对方曾经和越前龙马达成平局,而越前龙马那家伙又打败过于他而言遥不可及的副部长……

        他没有第一次上场时那么有信心了,但他依旧步伐稳健,目光坚定。

        切原赤也的勇气让他永远站得笔直,永远不选择退缩。

        就像他从没有放弃过自己是王牌的说法——哪怕在立海大三巨头手下仍然拿不下一局。

        这一次,切原毫不犹豫的拜托了柳前辈对他进行特训。

        洞察一切的柳前辈是比仁王更加细致的存在,他永远针对切原的弱点毫不留情的进攻。

        每当切原累的躺在球场上,望着漫天的繁星,

        他总在想着,自己如果能成为第一单打,如果那个人会回来看他的比赛,如果他这一次能赢,如果这些都能实现……

        柳很少见到自己的后辈如此怔愣的模样,于是他收了球拍,站到自己后辈的身前,洞穿了这个单纯少年的全部心思,并且冷静地问了一句,

        “切原,如果你想的,实现了呢?”

        ……

        “切原,如果你想的,实现了呢?”

        切原脑海里再度浮现这个问题。

        他握好拍,站在位置上,做着最后的准备,他有些迟疑地按着迹部说的,向右方投去了目光,金发的少女撞进他的视野

        ——花宫铃。

        那里有两个金发的少女,然而其中的一位,金发却如同洒满了星辉的信浓川在月夜里被萤火虫点亮。

        那是他能想象出最美丽的场景,因为那是他见过的最美好的两个事物之一。

        切原就那样僵着脖子,望了好一会儿。

        “切原,如果你想的,实现了呢?”

        那我还想做的事情,也会实现吧……

        切原的眼神比之刚才更加坚毅,一旁的队友也都发现了他的异常。

        适才他出场的时候还是在口袋里挣扎的尖锥,而此刻他向所有人露出了他的锋芒。

        尽管对面的选手对他好像不屑一顾,他却视而不见,没有一点暴躁的情绪在他心底掀起。

        他沉默地低头,沉默地发球。

        然后骄傲地看着对方沦落进他的幻觉。

        他向所有人宣布自己的强大。

        ·

        ·

        铃妹注视着切原愈渐地沉入状态。

        心底不知怎地,被各种开心的情绪泛起了波澜。

        那种不顾一切地执着的眼神,再一次让她想起很多往事。

        铃妹被场上的切原带动了情绪,或者说所有的观众皆如是。

        除了发球,他的回击同样有力!

        上网,扣击!

        侧拍,削球!

        松力,短球!

        精湛熟练的技术,以及仿佛不竭的体力,就连真田也对切原目前的状态连连点头。

        “也许这次他真的能赢过凯宾”。

        “也许”——这是迹部,真田,忍足,白石同时对切原做出的评价。

        所有人都能反应过来切原的那个发球给手肘带来了多大的伤害,自毁式的进攻,与此同时另一个球员,如今作为他们教练的人的身影同样出现在他们脑海里——手冢国光。

        同样是作为支柱而努力的球员,见识过那样孤注一掷的强大之后,他们没有立场去劝在场上拼命的球员选择放弃,尤其与手冢亲身比赛过的迹部。

        直到凯宾打出了一个在无意中狠狠地击中了切原手肘的球,

        他本就承受着巨大负荷的手臂,肌肉活生生地撕裂一般作痛。

        痛苦如同闪电,迅速地麻痹了整只手臂。

        他面色有些发白,像一片摇曳的白纸,被一颗小小的球击躺在了地上,

        切原强撑着自己从地上站起来,球拍却不受控制地摔在了地上。

        抑制右手臂的抽搐,切原左手捡起了球拍。

        “切原,没事吧?”

        他听到自己队友焦急的询问声,抬头望见花宫站起身抓紧了栏杆担忧地姿态。

        “啊,没事,完全没事!”

        他说的很大声,声音被扩散到了整个球场。

        球场上球员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本就备受关注,但他不放心又一次大声道:“真的完全没事啦!”

        他的目光正对着自己的副部长与教练在,却在侧身回头上场的时候偷偷地瞄了一眼看台。

        注意到花宫坐回了位置才放心地舒了口气。

        他的发球经过柳的改进已经更加完美,但是代价却正比增大,

        他的左手虽然在上一次的训练后也加强了训练,但仍旧不能单手发出这样的球,

        于是他选择了双手握拍——他在赌,赌自己缺乏灵活性但力量依旧强劲的球不会被对方破解。

        切原不确定自己的把戏什么时候会被对方看穿,然而他每一发球都更加用力,逼的对手额上不停地发出虚汗。

        球的路线,现下没有那么灵活,凯宾偶尔两次球拍也可以擦过,但终究因为抵不过切原的力量而被震脱球拍。

        切原不是一个力量型的选手。

        但他获胜的*是如此强烈。

        直到比分被拉到5比5。

        眼见着他胜利在望——

        “真田,你有没有注意到切原不同寻常的出汗量?”

        “嗯。”

        真田皱紧了眉头,向坐在教练席的手冢打了个同意的手势。

        “日本方要求暂停比赛!”

        切原忐忑地步向教练席,无论对方是否看穿他的把戏,坐在教练席上的手冢是一定看出了他的不寻常,只能寄希望于那位同样牺牲自己为了团队胜利的球员能理解自己的心情……

        没有等来问话,切原被强制扒开了袖子。

        除了手腕处,整个手臂都已经呈红肿状了。

        手冢对上切原不甘的眼神,决绝开口道:“裁判,我们放弃比赛!”

        “不!我还能上的!你看,”说话间切原右手接过球拍,想做一个提拉的动作——五根手指却被痛觉麻痹,大脑完全丧失了支配权,球拍应声落地,“我还能……我还能……”

        切原却仍在坚持,“手冢前辈,这一次!我希望你能让我继续下去!”

        他不甘地看向手冢,他曾经被手冢劝下过场,现在的场景简直和当初一模一样。

        但这次不一样,这次他是那么的想要赢,那么的想要把胜利捧到一个人的面前……

        真田,迹部等人已经围了上来,一圈人陷入了沉默。

        切原的手臂自上次后,本就没有好的彻底,然而现下却又濒临崩溃。

        从立海大的角度出发,真田是绝不希望他这样透支自己手臂生命力的。

        但当他望向切原渴求的眼神时,他动摇了。

        真田仿佛又一次看到了在幸村面前的自己。

        半晌,他冷硬地开口道:“切原,我给你十分钟。”

        众人没有提出异议。

        网球很多时候对他们来说意味着全部,但正是因为想要和队友一起取得胜利,他们才能走到今天。

        他们已经拒绝过切原一次了,但他们不介意让他又任性一次。

        他们大都比切原成熟,比切原理智,但他们很多时候会比切原更加任性。

        其实不只是手臂,被拉动的每一块肌肉都是强弩之末,切原最清楚现下自己的状态——整个身体都在哀鸣。

        但他默默地捡起球拍,重新走回了球场,他走地很慢,步子很沉,汗水沥着发落入了他的眼里,他眨了眨眼,左手抹了一把脸,再次对上了凯宾。

        奇迹这种事情,很少发生。

        人类的身体极限是他们最大的悲哀。

        十分钟未到,固执的切原终于已经没有办法用意志去支托起他的身体了,他沉重地倒在了地上,但他还差一球。

        “砰”

        最后一发球结束了整场比赛。

        裁判宣布了凯宾的胜利,全场却一片寂静。

        “切原赤也!站起来!”

        这是柳莲二最强硬的一次发话,他睁开了眼,盯着他的后辈,“切原,你不是还有想要做的事吗?!”

        切原赤也被按住了某个秘密的开关,

        他不住地摇晃着,从地上站了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

        ——“花宫铃!我……我喜欢你!!我没有开玩笑!也没有…因为愧疚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鬼的什么什么”他的脸涨的通红,已经陷入了语无伦次的境地。

        这样牵动身体内部所有器官的音量甚至让他的内脏撕裂似地发疼,但他坚持道:“可是…我还是想把胜利……除了献给队友…也献给你。”

        随后他牵动大脑还能控制的残余部分,拉出一个有些丑的微笑。

        身体骤然倒下。

        “我喜欢你,花宫铃。”

        他脱力地躺在了地上,嘴唇不自觉嗡动,像送给自己入梦的赠语一般轻声道。

        ·

        ·

        【叮~获取来自切原赤也的爱慕值x20】

        【叮~目标人物一爱慕值已满,满足‘青春的冲动’要求一】

        【叮~目标人物一达成‘众目睽睽下的告白’成就,满足‘青春的冲动’要求二】

        【叮~完成主线任务‘青春的冲动’】

        【奖励将在脱离世界后发放】

        铃妹已经没空管在脑子里轰炸的信息了。

        她飞快地从看台上飞奔下去。

        切原被用担架送到紧急的医务室,因为医生要求安静的环境,除了铃妹的一干人等都待在了场外。

        外面正在宣读本次被选中进修的球员,观众台爆发出一阵阵喝彩声,待举行过颁奖仪式后,记者们蜂拥而上团团围住了这些少年。

        所有人都激动地在呐喊,在庆祝。

        但这一切和铃妹与切原无关。

        铃妹攥紧了切原的左手,注视着医务人员对他的右臂进行处理。

        她柔声地哼着《摇篮曲》,因为她当初被人用工具在身上进行各种处理的时候,她就这样希望着。

        《摇篮曲》——抚慰你安眠,等待你苏醒。

        ·

        ·

        很久之后,人潮终于散去,被通知切原已经脱离危险期后,众人捧着奖杯涌进了病房。

        立海大的人开始轮流爆着切原的黑料,

        “哎呀,那小子,当初刚刚进校的时候,就那样闯进来说要打败部长成为立海大第一呢~噗哩”

        “结果轮番被部长,副部长还有柳打败了呢。”

        “跑去游戏厅,说什么要放弃网球。”

        “还被仁王假扮的真田哄取围着操场跑了五十圈。”

        ……

        “喂喂,前辈们…别这样啊!”

        感觉自己一定是被前辈们吵醒的切原揉了揉还不太清醒的脑袋,迟钝的触觉在他转醒过来之后很久,才传递他大脑一阵温热。

        “噗哩,切原,拿去。”

        金色的奖杯被仁王推给了切原。

        “诶诶?”

        切原慌忙从铃妹手里抽出自己的手掌,才使得自己免去被奖杯再度砸晕的悲剧,然后一脸懵逼和郁闷地望向自己的前辈。

        “噗哩,切原,你刚刚用日语说的那一大串乱码,你确定铃酱听懂了吗?”

        仁王揶揄地看向切原。

        “诶??诶!!!!!”

        铃妹配合着做出迷茫表情:“[刚才切原君说什么了?]”

        “噗哩,切原,人家说没听懂啦。”

        切原有些颓丧地接过奖杯,酝酿了很久很久,适才的勇气一扫而光,半晌才道:“i、you。”把奖杯推到铃妹手里,“ry、for、you”他拼了命的从脑海里搜刮单词,好吧,也许还是有错,他无力地想道。

        “我,刚才就知道了啊,切原君。”

        少女用口音奇怪地日语回应着切原,笑着笑着,弯弯的眼睛里淌下还热热的液体,浸进了她覆上切原与他一同合握着奖杯的手心,又暖着切原的手背。

        “我也喜欢你,切原君。”

        “很喜欢,很喜欢你,切原君。”

        因为你这样的生命,是如此的宝贵。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210/140484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