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头上一定要带花 > 第37章 花宫铃上

第37章 花宫铃上

        这个星球会被进攻只是迟早的事情,

        毕竟星系早已经一片混乱。

        刚开始只是各国编制的军人上了战场,

        后来适龄人都上了战场,

        再后来……战场的范围扩大到了这个星球的每一个角落。

        人类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在没有外乱的时候,他们自己之间会纷争不断,当有外敌入侵时又会一致对外。

        战争僵持的时间漫长到人类所有族群的差距被消弭。

        终于,当能上战场的年龄范围扩大到六岁以上也满足不了战争巨兽的需求时,人类终于开始考虑‘种族’优势。

        研究人员们旋即广泛的从战场上采取不同异星来客的样本。

        曾经由于突如其来的侵袭而落下的生物科技重新开始被拾起。

        学者们将基因的优劣进行择取整合后再以‘精|子’的方式置于冷冻室里保存,当生命力足够强大又自愿为人类奉献的母体出现时,再通过一些手段,将体外受|精的孕体置入母体内。

        母体生命力会一点点被孕体攫取,随着孕体强大,母体伴之却变得虚弱……

        这样快速透支母体的生命力终将孕期缩短到了不足三天。

        不足三天就能生产的婴儿。

        不足三天就会枯萎的女人。

        那个时候,世界已经残破不堪了,外星生物的再一波进攻宛如黑暗骤然压下,逼仄的空间内,人类再喘不过气,连眼泪都干涸,扶着战场上随意被丢弃的尸体,眼神空洞。

        张了张嘴,又发觉太久没有被水浸润过的嗓子一阵撕裂作痛后,已然发不出声响,突兀地张合几下皲裂地上下唇,幻想被抱着的人是自己不知道是躲或是葬在世界某处的亲人,低下头抵住他们的肩窝。

        可是再没能表现他们悲伤的方式了。

        连嚎啕大哭也变成了奢侈。

        战场上一片寂静。

        等到‘战士’们从地底的科学研究室升上地面进行救援的时候,他们第一眼看到的只有脏污的血色,厚的可怖的云翳——红与黑的色彩大片分割视野。

        好在他们嗅不到血气,触碰血液凝固的尸体也不会有冰凉的触感。

        意志也不会被动摇。

        开始下雨了。

        万枚银针从天空坠落,慢慢地,血色又开始顺着地野的坑洼缓缓流动,一点点地被土壤吸进。

        第一批战士只有十人,六男四女。

        上战场的时候距离他们出生不过两个星期,看上去也不过六岁的模样。

        首批战士们作为试验品,并不会给予太多优待,他们还穿着简单的黑衣,连身轻甲也不装备,研究人员们向上级解释说这能最好的看出他们的身体素质。

        由于再去分辨‘性别’在不同基因中的表达会带来极大的障碍,科研人员们放弃了做这项浪费时间的工作,转而致力于消除两者的差异。

        于是,精神,力量,敏捷,反射神经,等等均被设定了统一水平线。

        最直观的,所有战士身高像是被切了同一高度的线,侧面看去不带一点参差不齐。

        唯一不同的也许是性格,除了植入忠诚以外,研究人员们懒得再去顾及太多。

        作为母体的女性们唯一还保留下来的东西,便是战士们继承的名字。

        她们的名字作为一小段基因被切进了战士们的身体里。

        永远不被遗忘,永远不会陌生。

        不过这样做的保质期只能随战士们的存活时间而定了。

        第一批的战士里,唯一留下的名字在人类世界里迅速传开,剩余的则淹没在不竭的洪流之中。

        唯一活下来的战士叫花宫铃。

        人们传颂她可怕的杀伤力,畏惧却深爱她。

        即使其后不断有新的战士降临,她也仍然是唯一一位被奉为神的存在的人工战士。

        好在这种影响力是积极的,上位者们暂时也并未遏制她过盛的声名。

        战争终于被再批的战士们带来了转机,被戳穿脊梁骨而死的原人类战士们当见到希望之光时,也终于面上不仅仅挂着无助的迷茫。

        他们开始觉得有希望。

        就像是,阳光终于在战争开始后的第四百八十年冲破了漫天搭叠的云翳,稍微透露了那么一点的微茫。

        此前是整整两百八十年的黑暗。

        比之‘战士’花宫铃更喜欢称呼自己为‘军人’,不一定为正义却一定为国|家。

        虽然现在保护全人类简直就是最光荣不过的使命,再没有可与之媲美的正义。

        她坐在这个世界的屋脊巅峰,觉得这种高度的鸟瞰比之以往每一次的战争都让她来的喜悦。

        也许负责放入‘战争会使你感到喜悦’这一基因片段的研究人员不小心在对她的时候打了个盹儿。

        她随意想到。

        她被给予了十分钟的休息时间,过会儿她就要去z国做‘清扫’工作。

        她阖上了眼,

        想起听曾处于她庇护下的某个孩子说过,这个地方的风是最刺骨最可怕的——可是她还是没有感觉。

        很快地她又想起上次路过某个城镇的时候,有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递给她一块掰成了两半的奶黄包,说那是最甜的东西一样,她期待地放入口中,却觉得和伸出舌头舔舔空气一样,没有什么过多不同。

        但是当那个老人放入她自己口中另一块并微微地眯紧了眼,拉出好几条皱纹时,她也学着眯紧了眼——不过她永远不会有皱纹,这有点可惜。

        “甜吗,孩子?”

        “……”那次她先觉得有些诧异,她反射性想开口驳斥,并不觉得面前的老人会比她的年纪更大,但她随即反应过来自己并不拥有老态这一基因片段,于是抿了抿唇,只得颇觉得憋屈地点了点头。

        那老人伸出手,勉力地向上抬了些,却仍然只能够到她的脖颈处,“向下弯下腰,孩子。”

        然后她就弯了腰,继而那枯燥树皮一般的手就挨上了她的脸颊。

        “好孩子,真乖,”随即她又扬起了嘴角,像是回忆起了值得开心的什么事情,安静了一会儿,慢腾腾地又说“你怎么会长得这么高?你妈妈生你的时候一定很辛苦。”

        她很高吗?第一批战士的极限身高只有一米九零,甚至连好多纯血统人类都比不过,她颇为遗憾地想到。

        随即当那手轻拍了好几下她的脸颊后,她又更觉得可惜了,毕竟那么枯老的一双手还是不能让她有哪怕一丁点的触觉。

        然而她直觉那个奶黄包一定很甜。

        她抬头,发现老人还在咀嚼。

        啊,她也没有会随着年龄增大而变软脆的牙齿呢!

        想到这里,花宫铃突然顿了顿,抬手看了看表。

        啊……十分钟了。

        回去先领一包营养剂再去工作吧,有点饿了。

        她揉了揉肚子。

        先假设自己有饥饿感好了~

        说不定这个玩笑会让那群研究人员变得有些恐慌呢~

        花宫铃站起身,从嘴里伸出据说是人体最柔软的肌肉的舌头,在空气里打了好几个转,发现还是不能体验到一丁点的风,便有些丧气地收了回去。

        她记得第一批战士里有个小伙伴也喜欢和她玩这种尝试性的游戏,然而后来的战士们却会嫌弃她太过无聊……

        qaq哪里有嘛……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210/140484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