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头上一定要带花 > 第47章 五大村14

第47章 五大村14

        总体来说,我爱罗是一个很耿直的好孩纸~不然也不会爱慕值这么简单的就让铃妹给撸上去了。

        然而这个少年他是绝逼不会说出,‘少女!我们来一发把!’‘你引起了我的注意,女人’‘呵,你以为你还有逃脱我的机会吗’这种羞耻度爆表的台词的。

        他最多只会像现在这样……

        沉默地构起陋薄却实用的沙墙,隔开刺人的风刃。

        由于两个人在任务提交处兜转了半天,最后被一句‘任务权限已经被转移给了xx长老’轻轻松松打发,再迈出任务所的时候,天已经大黑。

        砂忍村算得上是半个沙漠地区,这里昼夜温差极大,白天铃妹还穿着刚刚好的衣服,现下却完全显得不足。

        满足娇无力人设的铃妹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具有‘沉默但体贴’‘温柔又贤惠’好几个标签的我爱罗少年,自然在第一时间发现了铃妹的异样,并且贴心的送上了沙墙一道。←←

        【感觉…好像那啥的时候,被送暖宝宝了啊……】

        【您以前会…那啥?而且会被送暖宝宝?】

        【…咳咳】

        铃妹想了想战场的时候,那啥的妹子…被送暖宝宝…其实挺正常的!

        现下道路算不上安静,但也只有稀疏几个人。

        酒肆里传出醉汉的大笑,两层高的小幢房里弥散清甜的饭香,一溜串的小孩子们在灯光昏暗的小巷里玩忍者家家酒。

        铃妹小心地侧头望向我爱罗——那个少年好像才把目光从公园里老旧的秋千上收回来。

        我爱罗有一双青碧的双眸,干净澄澈,甚至会给人一种永远不会被情感盈满的凉薄感。

        然而只有足够细心,又和他有过接触的人才会清楚这个少年像棉花糖一样…

        柔软的内心。

        “我爱罗,你觉不觉得…我们可以…适当地补充一点…生命必须的营养了?”铃妹蹙起眉,用人设温和的口吻说着俏皮话显得正经又不会严肃,她的嘴角还扬起了一点点幅度。

        “生命…必须的营养?”

        我爱罗没反应过来。

        铃妹一字一顿地做口型——‘你饿了吗?’

        我爱罗怔愣地跟着重复了一遍,“你饿了吗?”

        “嗯!饿了!”

        铃妹笑盈盈地注视着红发少年迟钝地反应过来之后,瞬间变得别扭的神情。

        他略略低下头,抱在胸前的双手攥紧了手下的衣袖。

        犹豫了半秒后,又坦诚地看向铃妹,“你想吃什么?”

        【奶黄包】

        【…亲…】

        “阿诺,”同伴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的需求,铃妹却又变得有些迟疑,“这么晚了…还方便吗?”

        我爱罗环顾了一圈,虽然还有几家小酒馆开着,里面却坐着各色的忍者。

        他瞳孔一缩,视野里撞进忍者们有些慌促转离视线的模样——看上去不怀好意的忍者。

        从街道上奔过去的小孩也似有似无地看向他所站的区域。

        他下意识地想起被自己拒绝的那几个长老的手下,眸光黯淡下来。

        他能发现在单独进行追踪的忍者,却不能识破一片安详的日常。

        稍加思索,他很快地就发现自己陷入了死局。

        从他进入砂忍村开始……每个人都已经是长老的观测眼了……

        虽然有几个长老是一直支持他去继承风影之位的,然而正如所有事情都有对立面那样……反对他继任的长老也不在少数。

        醒觉这点之后,我爱罗即明白…自己终究还是在风影的考核期……自己的所作所为本来就会被这些人所观察记录。

        他们也不会介意把自己所看到的事情添做长老们的‘风影候选问卷调查’的一部分。

        我爱罗再落在铃妹身上的目光就变得复杂了。

        他对这个人的身份只是略有了解——和自己一样的怪物。

        这是他接下这个任务的理由。

        这些纷杂的东西一齐掠过头脑不过分秒,我爱罗并未表现出太多异常,他的情绪往往只会在被撩拨时有极大的波动,像是绝望或是愤怒或是嫉妒。

        “吃速食吧。”

        我爱罗简单地陈述道。

        随即转了个方向,向自己那间落在街角尽头的独幢和屋走去。

        铃妹一脸懵逼跟上,←←

        虽然不知道是带本公举去哪里~不过~诶嘿嘿嘿嘿

        容作者插死猥琐的女主五秒钟(…)

        拐入小巷里,只有一盏路灯在孤独的落下昏黄的灯光。

        两人走在由暗到明,再由明到暗的长窄石板路上。

        ‘1’

        ‘2’

        ‘3’

        ‘4’

        ……

        ‘10’

        既然不能区分出到底哪些人追踪者,那么…就全部计入好了……

        我爱罗抿紧了唇,把能感知到的,带上了异动查克拉的呼吸全部计入。

        黑暗中,他那双青翠的眸子幽亮。

        铃妹跟在我爱罗旁侧,却也并未留心到他手腕稍动的异样。

        他们停在一幢独立的小房子前——它在附近连成片的居民区域中显得格外醒目。

        我爱罗推开门,屋内亮着灯,“手鞠?”

        系着围裙,一身简单忍者装打扮的女性闻声从侧厅走出,她似乎被打断了什么事,显得有些惊惧,但又像是不好意思,绯红都漫到了耳根。

        “我爱罗?——这是?”

        她表现的相当稳重,在回话及表达惊讶的时候,声音语调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铃妹主动开口介绍道:“花宫铃。”

        随即做了一个鞠躬礼,“非常高兴认识您。”她神情和婉端庄,似乎在做一件相当严肃的事情。

        她惯有的严谨作风却让手鞠现下弄错了某些事并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毕竟正式的介绍礼仪下往往伴随着宣告某种更加正式的关系。

        “啊啊!”她的目光在铃妹和我爱罗中打转,并且忍不住轻轻地点了一个头,在留心到我爱罗略带疑惑的神情时,还促狭地笑了笑。

        她和这位人柱力弟弟自中忍考试以来,关系就日渐好转,最近她更是感觉已经能像普通家人那样相处,这让她心底有一种‘怜惜’的情绪油然而生。

        她本来就是一个套着强硬皮子,实则内心柔软的人。

        她们姐弟俱是如此。

        手鞠像是在做什么食物,但显然不太成功,她的手上沾了溅起的食用油,虽然她把手交叠想要掩饰住,可是被烫红的面积太大,只要把目光落在她身上,便会发现自小臂一片红色而且还有黏着的油滴。

        【本公举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灾难性的失败过了呢~】

        【啧啧,您想炫耀的是成为了家庭主妇那么久,却还是条单身狗吗?】

        【……】

        呵呵,明明就是单身狗,家庭主妇是什么鬼,系统你犯了最低级的逻辑错误好吗!

        “你……在做饭吗?”我爱罗显得有些犹豫,他印象中的手鞠……

        ‘执行任务干净利落’

        ‘徒手打翻彪形大汉’

        ……

        “我来帮忙吧!”

        铃妹留心到手鞠不自然地捋了捋发丝。

        手鞠是位相当坦诚的女性,她虽然难得冒出点想要为自己晚归的两位弟弟准备饭食的想法,但却不会在需要帮助的时候选择拒绝——尤其对方还是一位在她眼里已经贴上了‘准弟媳’‘亲和力爆棚’标签的少女。

        我爱罗对此表示沉默,他带少女回来本也只想简单的一餐速食……

        虽然一开始,那些门外的忍者连一顿速食的时间都不打算给他们……

        他想了想,觉得这顿饭的时间可能比速食要长上不少,于是留下一个“有点事”

        旋即就提脚又出了门——准备去给那群忍者的沙牢再加固两层。

        厨房一团糟。

        然而铃妹表示,世界上没有家庭主妇解决不了的困难,如果有的话,就再派出一个家庭主妇←←

        铃妹撸起袖子,露出家庭主妇专用职业笑容,从房间角落扒拉出各种道具。

        开启‘厨房清洁’‘饭食准备’两大高职业玩家才能熟练进行的大型副本。

        手鞠在一旁嗔目结舌,一边进行一些简单地辅助,一边在心底暗暗规划出一份‘饭食执勤表’,她很快地衡量了自己两个弟弟的居家水平——如果维持现状的话,花宫铃和我爱罗婚后,只能永远由他们三个轮流洗碗了。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不过弟媳真棒!诶嘿嘿嘿嘿!

        ……

        我爱罗和勘九郎两人在桌旁等待着,他们进行了一些简单的交流。

        在铃妹端着碟子走出来的时候,他们又很快地封上了嘴。

        勘九郎目光有些复杂。

        “勘九郎!过来帮忙端盘子!”

        手鞠从厨房里探出头——厨房离饭桌有几步的距离,不远不近。

        铃妹在我爱罗旁边坐下,手指不自然地搅着衣袖。

        →→本公举有点不好意思呢~

        “你很擅长这些吗”

        我爱罗轻声问道。

        “算不上特别擅长呢。”

        铃妹谦虚地回道。

        我爱罗又沉默了,他其实在嗅到少许烟带着饭香从厨房飘出来的时候,心底已然有些不可名状的情绪产生。

        他能听到手鞠和少女愉快的交谈声,那让他有一种盈实的感觉。

        即使一开始,灶火的滋滋声让他产生了一点不安,并且在厨房门口站了好一会儿……

        然而那种不安确是……如此的让他享受。

        他站在门口……看着少女忙碌的身影。

        她会不时地回头冲他微笑,并且轻声地安抚“很快就好了哦~”。

        虽然他并不是因为饥饿而产生的注视的*。

        可他承认,那柔软的声音依旧像是某种可以充饥的东西,不过也许填充的是他身上其他空落落的地方。

        砂忍村的安稳,虽安心但毕竟粗糙。

        手鞠和勘九郎也好,我爱罗也罢,

        到底心底柔软一片,偶尔会被那样的粗粝磨的生疼。

        手鞠和勘九郎端着盘子及餐具吵吵闹闹地从厨房里走出。

        拖鞋的胶底踩在木板上,发出“嗒嗒”的轻响。

        我爱罗起身,几步走到电视机前,犹豫地按下了开关——里面正播放着最近热门的娱乐节目。

        他留意到少女注视他的软和目光……

        他也生疏地提拉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个青涩的微笑。

        “真好”

        他轻轻地说,像是孩子们小时候从妈妈手里接过新的玩具那样,显得满足而又小心翼翼。

        勘九郎和手鞠坐在桌子上,也不禁滑开了嘴角。

        我爱罗深深地看了一眼少女。

        把她的翠绿绘成了心底的背景。

        又在那里印刻下她永远柔和的脸部线条以及见到她时…从心底流泻出来的愉悦。

        我爱罗对美和丑的概念很模糊。

        但他觉得,再也不会有人比那个少女更美好了。

        那份美好…甚至可以给他心底的守鹤上一把坚硬的锁。

        他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耳朵里面充斥了各种声音,电视机的声音,银筷击到瓷盘的声音,手鞠的声音,勘九郎的声音……以及…少女的声音。

        “我爱罗,尝尝这个啊。”

        少女为他盛过一碗乳白色的汤。

        他的目光落到她白皙纤细的手腕和圆润的指尖上。

        “谢谢。”

        他慢慢地说道。

        谢谢什么呢?他在心底默默地问自己。

        他一抬头,撞进少女深翠的眼眸,像是陷入了缱绻的梦。

        我爱罗抿紧了唇。

        曾经受过伤的地方,重新生长时会变得愈加坚硬。

        然而……那只不过是坚硬的壳。

        【叮~获取来自我爱罗的爱慕值x80~】

        【啧啧啧,我爱罗少年的爱慕值撸满了啊~】

        铃妹没有回答系统,她冲着维持自己青涩笑意的少年露出更加坦诚的笑容。

        温暖这种东西,是会感染的。

        “你们!吃饭啊!”

        手鞠伸手,挨个揉了揉三个麻烦小孩的头。

        三个人被分散了注意力的人,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重新开始动筷。

        门外,躲在夜色下金发蓝眸的少年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心底有些酸涩。

        这个世界对他来说……熟悉而又陌生。

        门里是他唯一的熟悉,门外是全部的陌生。

        他是一个忍者。

        而作为木叶的忍者,他们第一堂课就会被告知,你们需要变得强大,不止身体的强大。

        他向来是一个很冷静的人,然而,他最近觉得自己快要被身体里面入侵的半块灵魂影响到原本的神智了。

        重新见到木叶,他真的很开心,然而在见到本应于那场火灾里面失去性命的人重新站到他面前时,他却觉得非常生僻。

        后来了解到这个世界的木叶从来没有发生过火灾,并且岩忍早已被木叶尽数击退时,他止不住心底漫起一个很可笑的想法——这个世界和他原来的世界,非但没有在同一个时间点上,甚至历史上的轨迹也有所不同。

        这样的猜想让他止不住开始没有根据的猜测一些事情。

        他知道,装在他身体里面的另一个灵魂想法……和他一致……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210/140484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