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头上一定要带花 > 第61章 找爸爸10

第61章 找爸爸10

        大哥冷静脸,尼特罗微笑脸。》八》八》读》书,.∞.o◎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完成对接。

        铃妹表示,你们可以选择相爱(括弧笑)!

        金叔有些天然呆,他挠了挠后脑勺,瞅了两眼伊尔迷,耿直道:“看上去很小啊,难道说是只有十六岁?哈哈,我儿子现在大概六岁了吧!”

        ……

        为什么儿子的年龄会是大概啊喂!

        以及……说伊尔迷只有十六岁……他也不会高兴的好吗?!

        男人的年龄被估小估大都是错,男人真麻烦!(手动挥挥

        铃妹叹了口气,怎么看都觉得大哥漆黑的眼神宛如在注视着两个智障……

        #霸道美女老板:深陷在清秀后辈与成熟前辈修罗场,一颗真心归何处?#

        噗,全是套路!

        梅路艾姆面无表情地看着在房间正中的两个男性。

        跟着管家小哥混过的这几天,蚁王表示人类的习俗几乎get了一半。

        人类也是讲究力量的,且他们之中有一些人掌握的叫‘念’的力量相当强大。

        但力量只是人类生活的一小部分,强者也只是人类群体中的一小部分。

        人类往往是会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在濒死时,爆发出特别强大的力量。

        根据管家小哥所说的,那叫死前跑马灯。

        高喊一声‘xx,还等着我’之类的口号,力量便能成倍增长。

        梅路艾姆记得管家小哥说,虽然那种方式看上去像是玩游戏作弊开金手指,但却总也意外地催人泪下——毕竟人类的感情往往丰富地过剩。

        管家小哥只当梅路艾姆是不知事的小孩子,揉揉他脑袋,也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了。

        梅路艾姆却对此意外执着。

        他发现管家小哥每天都揣着一个小本本,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笑容,周身冒出粉红色的泡泡,他决定从此入手。

        于是乎,管家小哥的日记本记录如下:

        11月4日,boss早餐吃了一个三明治,但比平时少喝了一口牛奶!!

        11月5日,boss今天也好霸道!诶嘿嘿嘿嘿!!

        ……

        梅路艾姆的记录如下:

        11月4日,男人对着吃剩的牛奶,做出了眉毛纠紧,嘴唇下撇的动作——看上去很烦。

        11月5日,男人执行保护任务时,嘴角一直微微上翘——看上去很……(暂空)

        ……

        当梅路艾姆最后发现,管家小哥的全部情绪都围绕着那个女人的时候,他舍弃了对他的观察。

        人类的感情真的很奇怪,很明显,那个女人让这个男人有想要繁衍下一代的冲动,但这个男人非但没有提出请求,反而……做出这样难以理解的行为。

        难道说,人类之间,流行的求爱方式是这样的吗?

        这是梅路艾姆当时初步得出的结论。

        不过今天,他发现情况略有不同。

        伊尔迷表现的很直接,但是女人似乎不怎么满意?

        来的中年男人各种推拒,女人似乎还是不怎么满意?

        也许,管家小哥采取的才是追求这个女人正确的方式。

        梅路艾姆颇有恍然大悟的架势。

        他拖着下巴,朝着中间的两个男人投去王之蔑视。

        金直觉自己被投以恶意的眼神,他反射性地向视线源头望去——绿毛蚁王一下撞进他的视野。

        金虽然平日里总是羞涩于见自己的儿子,但心底确是经常挂念着的,一草一木都能让他想起自己的儿子,何况是一个看上去年岁差不多的孩子。

        金略一停顿,脑海里闪过自家儿子的画面,笑得有些傻气,他伸手按了按帽檐,爽朗道:“小杰差不多也这么大了吧!”

        ……

        #相亲对象老是被自己带着的孩子带跑思路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尼特罗捋捋胡子,发觉这个孩子的气息波动似乎有些奇怪,他好奇道:“铃,这是谁家的孩子?”

        “前段时间去ngl自治国考查一个项目的时候,在森林里面捡到的一个孩子。”

        他的表情在听到‘ngl’时霎时凌冽起来,笑意在嘴角消失,白色的长眉似乎也僵直不动,压迫感随之而来,“你去了ngl自治国?什么时候?”

        “大概…一周之前吧?”

        气氛变得有些紧张,几人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尼特罗抚着手掌,紧抿的唇被掩在浓密的白胡子之下。

        铃妹陡生疑惑,尼特罗和席巴的反应几乎一致。

        ngl…出什么事情了吗?

        是梅路艾姆的提前出生导致了什么意外……?

        或者应该说是有什么意外导致了梅路艾姆的提前出生……

        铃妹刚想在脑海里戳一下系统——忽地发现,最近系统说话的次数少的可怜。

        能量不足……所以…安静了吗?

        她迟疑少顷,放弃了去戳系统。

        她皱紧眉,冷声道:“会长,您可以告诉我,最近ngl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尼特罗沉默了一会儿,才肃然道:“铃,这次,你和金一起去克拉尔遗迹吧。”

        尼特罗甚少露出这样严肃的神情,他是猎人协会的会长,象征了人类的最强,他无时无刻不露出一副轻松的表情来缓和人们的神经,也因此,他的严肃神情象征着事态的严重。

        他摆了摆手,转步走向电梯口,“这件事,金会在路上告诉你的……我只希望……你的父亲……”

        语末几个字被他咬碎,化成了一声长叹。

        “叮”

        和着一声电梯关门声,尼特罗清瘦的背影消失在几人视野中。

        事情转折地太过突然,但金却好像并不怎么吃惊。

        他难得的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略微愧疚地望向铃妹,“其实,这一次过来,有一件东西,希望你能帮忙看一下。”

        铃妹颔首。

        金随即从衣袋里掏出了一颗不起眼的黑色小球。

        它看上去就像是小孩子玩的普通弹珠。

        铃妹稍一考虑,便想起了那件被庞托克家族卖给了猎人协会的东西——按套路,应该就是这东西没走了。

        “这个东西——原本应该是属于你们法宫家的吧?”

        铃妹脑海里顿时闪过库秃秃给的神之剧情提示,思忖片刻后,她点了点头。

        金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皱了皱眉,嘴角拉平,又道:“会长本来想问你的父亲,然而你的父亲却行踪不定……”

        ……

        喂喂,行踪不定什么的,从你嘴里说出来的特别因却思婷啊!金叔……

        金拖着下巴,目光黏在黑色的小球上。

        半晌,他猛地抬起头,沉声道:“现在!我们现在立刻出发去遗迹!”

        他琥珀色的眼睛里融着坚定,他显然不是一时兴起才做下这样异想天开的决定。

        他的声音沉稳而有力,让人无从拒绝。

        “那么我立刻安排飞艇?”铃妹回应道。

        “不,我有更快的交通方式。”

        喂喂,金叔!你的交通方式有没有安保啊!_(:3)∠)_

        铃妹面上一僵,最终只得硬着头皮道:“可是,我们这里有三个人——”

        “我要回一趟揍敌客。”

        伊尔迷平静道。

        铃妹琢磨着大哥这次过来应该也是有什么任务,确实也没理由跟着他们来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于是点头表示理解。

        “嗯,那如果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话,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不,我,也要去。”

        兴许是梅路艾姆的目光太过坚定,两人对视片刻后,金最终没有拒绝一个拥有这样坚定目光的孩子。

        三人正式决定就此出发。

        铃妹进内屋简单地准备了一些东西。

        与室内连通的天台上,金的魔兽已经蓄势待发。

        伊尔迷跟着铃妹一同走进了天台。

        十一月,恰是微冷。

        高楼之上,更是寒风侵肆。

        作为在场的唯一一个辣鸡,铃妹僵着脸,本着专业不崩皮的精神,硬是抗住了好几个喷嚏。

        为了行动方便,铃妹换了一身简约的打扮,日常装备的细高跟也变作了一双厚底的皮靴。

        跟在她身后的伊尔迷,目光微动。

        女人的长发编成辫子也霎时好看,乌亮的头发和白皙修长的脖颈异样协调。

        没了小高跟,女人要比他矮上一些,但他却觉得意外顺眼。

        女人平日里爱穿长裙,偶尔露出来的也不过一小截纤细的脚腕,现下她换做一条宽松的收脚裤,细直的腿便随着她的动作勾勒地格外诱人……

        几步距离,被走出了几年时光的错觉。

        伊尔迷少见的晃了神,当然他看上去依旧是平静沉稳的。

        三个人做的是一头体型极庞大的罕见飞型魔兽。

        伊尔迷在下方注视着在女人身后的金,结实的手臂贴着女人的腰向前伸展开,手掌攥紧了前面的辅助长绳。

        梅路艾姆被铃抱在怀里,脊背贴着女人的腹部,而头恰巧抵住了……

        三人即将出发,

        因坐在魔兽的身上,没穿小高跟的女人反倒可以顺利地俯视他。

        女人一如既往的冰冷脸,不过似乎……是真的觉得冷了?

        伊尔迷留心到她泛着紫的唇角,忽地觉得女人其实和奇犽有些相似的地方。

        魔兽后肢微曲,刚准备冲天而上之时——

        黑发青年足尖轻掠,落在了它的翼翅上。

        青年苍白的脸上嵌着深黑的眼瞳,强劲的风把他长长的黑发吹得纷乱,反倒有了一两分生气。

        他脱下自己的马甲,盖在了女人的肩上,也因此露出了里面浅红的薄衬衫——他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

        但他显然不够有情调,

        一般的男性做出这样的举动之后,还会附赠一个温隽的笑,他却是伸手从披在女人身上的马甲衣兜里掏出了四颗糖,沉吟片刻,又丢了两颗回去,旋即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飞掠而下。

        他给自己算了一笔账,

        两件马甲加起来,也比不过那一顿甜点,因此他是不亏的。

        可他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得做这笔账,就像他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想要今天求婚。

        他步子落得很轻,仿佛从来不会留下经过的痕迹。

        这对杀手来说,是不可多得的优点。

        ·

        ·

        高空之上,罡风砭人。

        好在金微微俯身替铃妹和梅路艾姆承受了大部分的风刃。

        不过于他而言,其实这倒算的上是一种享受。

        他的衣袍被风吹得猎猎作响,帽子也险些被刮跑,但他却显得越发喜悦。

        他很容易为一些简单地事情感到开心,比如见到一种新的魔兽,或者发现一处新的遗迹。

        当一阵明朗的笑声破开劲风的气流,钻进铃妹的耳朵里时,她止不住地开始佩服这个男人。

        一个声音里带着沉稳却调和了清越的男人。

        “我以为你的心情会很沉重。”

        清冷的女声被风阻层层拦下,最后被金的耳朵捕捉到的只有薄薄的一丝。

        他咧着嘴,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琥珀色的眼眸亮地惊人,“但是值得高兴的时候,还是需要高兴啊。”

        他总是不喜欢自己做的事情和一些太大的成就挂上钩,但责任一旦压到他的肩上,他却会全力扛住——哪怕那责任是整个世界的重量。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210/176242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