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头上一定要带花 > 63.找爸爸 12

63.找爸爸 12

        天还蒙着层灰,

        早早醒来的金裹着一身草灰色的斗篷,正正帽子,从大石头上一跃而下,尖角的软鞋落地几乎悄无声息。

        他望了一眼不远处看似酣眠的两人,随后转身向反方向离去——

        “你去哪儿?”

        金有点苦恼地搓了搓额头,

        唔,没想到这个小孩子居然这么敏感……

        “啊哈哈,出去走走。”

        他侧过半身,向小孩微笑,“要一起去吗?”

        梅路艾姆愣了愣,

        最终笨拙地掖好铃妹身上薄薄的被子,向金走去。

        金眯着眼看着男孩——突然觉得他似乎比昨天高了一些。

        是光线的错觉?

        晨雾已然开始漫散开,浸湿整个密林。

        金一边向前随意走去,一边做了个深呼吸。

        梅路艾姆瞅了一眼伸展四肢的男人,兀地道:“我想问你一些事情。”

        “唔,问吧!”金倒是并不意外,爽直地回了一声。

        “念是能激发身体的全部潜能,这样的吗?”

        “嗯,这个问题嘛,念是身体力量的深度开发,所以如果能激发念的话,唔,理论上来说,你的身体素质是可以能够继续开发的。”

        “理论上?”

        “嗯,毕竟每个人开念的方式和过程都各有不同,念能达到什么程度,并不是单纯的练习可以做到的,”金抬头望着溺在一大片死灰中的天空,“这个是要靠很多因素……”

        越说到后面,金越显得心不在焉……几乎只是翻了翻嘴皮……

        “那——如果一个人的身体潜能已经被全部封住了,他能开念吗?”

        “唔,理论上来说是不可能的,除非他受到的封印或者诅咒被施术人解开。”

        梅路艾姆攥紧了拳,微弱的念力在他的身体里面游走,疯狂碰撞着身体里的每一个凝涩节点。

        力量,似乎一点点的正在回到他的身体。

        “说起来,”金猛地扭头看向身侧的梅路艾姆,“我突然发现你和我儿子真的很像啊!”

        “你的——儿子?”梅路艾姆被金突然抖擞起来的大嗓门吓了一跳,瞧见他热切的眼神,不由自主地后挪了半步。

        “为什么?”

        “啊啊,因为他大概也和你差不多高了吧,现在。”金用手比划了一下高度,“唔,他小时候也很喜欢问他的阿姨一些很奇怪的问题,哈哈!”

        他朗声笑了起来,适才的阴郁一扫而散。

        “为什么不是问你?”

        ……

        小孩子什么的果然最麻烦了……

        金的笑声戛然而止,维持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脸僵了一大半,“…因为……他,他对和我说话比较害羞。”

        唔,这个人类在说谎。

        梅路艾姆盯着金闪烁的眼眸,抱着臂,却也不说话,一盯就是好一会儿。

        最终,金无力地败下阵来,论瞪眼神功,他始终还是比小年轻们要差一些的……

        他笨拙地放下手,对着一个和小杰相仿的小孩子,显得格外拘谨。

        “好吧,因为我其实希望他可以凭自己的能力找到我,所以没有出现在他面前过……”这话说得甚是没有底气,话音刚落,金又跳脚道:“这完全只是为了培养他的独立性,只是为了培养他的独立性!!”

        “啊,我知道了。”梅路艾姆回答地一本正经,这让金愈加局促——他完全地把面前的这个孩子带入了小杰的角色,于是他止不住地想回避梅路艾姆的眼神。

        “所以你刚才望着天空是在、想、你的儿子?”梅路艾姆舌头绕了两个弯才丢出个想字,他对诸如此类的通用语发音都不是很熟练,因为几乎没有什么实践的机会。

        qaq

        现在的年轻人都是那么耿直吗??

        金颓丧地抱头蹲下,草灰色的斗篷盖住了整个身体,像是一朵灰色的蘑菇。

        他其实不得不承认,他是在想小杰。

        因为小杰出生的那天晚上,天也是灰蒙的,而且还漫着乌压压的,层层叠叠的云,呼吸的时候,满满的咸湿气充斥鼻腔,空气稀薄,不见阳光。

        和现下几乎一模一样。

        这是一种极少见的恶劣天气。

        能安然度过这种恶劣天气,也算是个好兆头。

        小杰从小就是个乖孩子,就是有些倔,金想。

        那么倔的一个孩子……找不到自己的爸爸是不会甘心的

        诶,那还是一定要度过这次的坏天气啊……

        “什么坏天气?”

        “诶诶??我一不小说出来吗?”

        “……”

        梅路艾姆无力地按住眉头,

        本王这暴脾气……

        “好啦,要准备出发了,我们回去吧。”

        金拍拍斗篷上的尘,从地上站起来,朝着梅路艾姆咧齿一笑。

        梅路艾姆瞅着金向回迈步,抬脚跟上。

        这家伙心情上下波动的速度简直就是那女人掏钱付账的速度……

        天又被罩上了一层惨灰,比之拂晓更像是入夜。

        梅路艾姆瞥了一眼,忽地产生了自己临睡的错觉,晃了晃神,又觉得自己大概是昨天被泽尔拉的毒液给弄得身体有些迟钝。

        嗯——这男人,会怎么对付泽尔拉呢?

        梅路艾姆一下产生了这样的好奇。

        如果是管家或者伊尔迷,一定会选择在暗中伺机而动,直到确保万无一失。

        但直觉告诉梅路艾姆,金不会。

        一个把沮丧和喜悦都挂在脸上的男人,怎么会在暗中准备偷袭?

        这是一个甚至值得仇敌信任的男人。

        梅路艾姆想到。

        回程的路不长也不短,天气愈加阴沉,昨天还危机四伏的森林,现下安静到死寂。

        两人大概只离开了十五分钟,回来时看到的画面却让他们怀疑自己走错了片场——

        妈哒!库秃秃你什么时候来哒!而且还带幼崽!

        “哟!”

        盘腿坐在铃妹对面的库洛洛发觉走来的梅路艾姆和金,抬头,挥手,摆出微笑脸,友好地打了个招呼。

        ……

        金皱眉:“库洛洛·鲁西鲁?”

        库洛洛温和道:“啊,真是没想到,您会知道我啊。”

        黑发的青年笑得极具恶意,去掉了西装,抹了发胶,披着黑色大衣,活生生地给憋出了两分匪气。

        铃妹蓦地就想到了佐助……

        唔…说什么长得好看,套麻袋也好看,果然都是骗人的吧!

        “诶,居然真的是啊?”

        “……”

        “这次回猎人协会,会长只让我留心一个最新的罪犯,说是,唔,长相和衣服不搭,嗯,所以就随便问了一下而已,哈哈!!居然真的是你啊!”

        ……

        #打脸技术哪家强#

        库洛洛脸硬了一会儿,强行转移话题:“金·富力士,你上次进遗迹,应该失败了吧……”

        “没有啊。”

        ……

        #打脸技术哪家强#

        库洛洛眸色一暗,抿紧了唇,显然认为这位成名已久的猎人是在嘲弄自己。

        他却也不恼,片刻又挂上了笑,“那么,我想您应该并不需要从我这里拿到法宫家的另外一样东西了。”

        他施施然地起身,随着他的动作,一白发的小男孩竟同影子一般复制他的每一个细节同样从地上站了起来!

        “……揍敌客?”金有些不确定,他只在和铃·法宫见面前被尼特罗丢了几张模糊的揍敌客家面部抓拍照。

        白发男孩微微睁大了眼眸,显然不料这里竟然还有人认识自己。

        但很快地,他眸光又黯淡了下去——认识揍敌客的,有几个不是仇人呢?

        金将男孩的神情收在眼里,心下默认了自己的猜测。

        但他并未流露出丝毫多余的表情,仍旧一副疑惑的神色。

        库洛洛微笑着抚过手中的黑皮书,男孩竟也挂着同样的微笑凌空抚过。

        “也许并不是呢,揍敌客家的人,又怎么会跟着一个盗贼呢?对吧?”

        他斜睨白发的男孩,微微弯曲自己的脖颈——男孩竟也同样弯曲脖颈!

        这已经是近乎于直白的羞辱了!

        倏忽之间,三道凌冽的杀气同时刺向了库洛洛所在的方向!

        长黑发的清秀青年仿佛是直接从空气中透出的一般,他左手一动,数十枚长钉蓦然射出!

        金好像并不意外,他的动作以一个极刁钻地角度避开了伊尔迷的长钉,就连那宽大的斗篷也完全紧贴着他的身体在行动!

        念钉将至,库洛洛却似乎想向上次一般,无声无息地融化在空气中——他的手指飞速地翻扫过书页,却始终未停下!

        伊尔迷的长钉并非攻向库洛洛——他惯无表情的脸丝毫不透露给敌人一丁点进攻的信息,他举至半空的左手食指在某一时刻,猛然一翘!

        附在念钉上的第一层线念脱落——数十枚长钉中又剥裂出更加尖细,有如细雨丝一样的钉针!一枚化作数十钉针,数十枚化作成百枚钉针!数量可怖的随着伊尔迷中指的动作在半空中极速旋转!最终竟排列做竟只有一面打开的念力囚笼!

        钉针间的空隙虽大,却被伊尔迷用肉眼几不可见的念力布上了极细的丝,每处空隙都被钩做一张网!

        呲呲地闪烁着念力电光!

        没有人会比揍敌客家的人更熟悉电流。

        库洛洛无处可逃,被他的行为点着了火的黑发男人从门处踏了进来……

        四周都是念针笼,即使是空间转换,念力磁场也会被强烈干扰,贸然发动也需要被空间的乱流割作碎片......

        他当然也不能再威胁奇犽揍敌客,隔绝了他念的笼子让他没有办法对那个孩子的身体下达指令。

        念笼空间不大,金站在门口处,低垂着头,头上的帽子已然不知落到了何处,他短刺的黑发就那样仿佛尖刃一样,戳在了库洛洛心口。

        “……你屏蔽了那个孩子的气息,干扰了我的判断。”

        金的声音有些沙哑,背对着外面的几人,让他安心地露出了点点混杂着暴怒的愧疚。

        库洛洛噙着笑,额间紫色的十字刺青被压抑逼仄的空间和光线浓叠成黑,“啊,原来你早就发现我的存在了啊~”

        “你……知道我发现了的。”

        “啊,我怎么会知道呢?”

        金缓缓地抬起头,看着库洛洛那张笑脸,“你知道我会发现你,但你只让我发现你,因为你想让我放松对你的警惕。”

        库洛洛:“啊,我还以为你是强化系呢。”他露出一点遗憾的神情,“只可惜,我没有发现伊尔迷·揍敌客。”

        这相当于默认了。

        金已经没有说下去的**了,他几乎能猜到对方的想法——因为自己并不会主动发起进攻,因此通过屏蔽孩子气息的方式,使自己以为他是孤身一人,而没有早早采取行动。

        他适才确实是想探究这个人的来意,才刻意离开,虽然出现了一些小的意外,离开时带上了梅路艾姆。

        但总归有伊尔迷·揍敌客在,他也是放心的。

        然而……

        他的眼里,怒火喷薄欲出,不过却也不至于完全被愤怒挟制,仍保持有一份清明,“……你这次真的,让我有一点生气了。”

        金有自己绝对不能被触碰的底线,绝不能容忍的罪行……

        他握紧了拳,一步步走进库洛洛……

        “不,”库洛洛忽然笑得更开心了,因为他感到身体一阵灼热,“这次还是我赢了。”

        离库洛洛只有一步之遥的金猛地顿住了脚步!

        他随身携带的那枚法宫家的黑色小球竟骤然继续升温!!仿佛有自我意识一般,从他的口袋里钻了出来!!

        他望着库洛洛的笑,想狠狠地将其揍碎,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然不能行动……

        灵魂兀地有种与身体的分离之感……

        他怀中黑色的小球和从库洛洛的《盗贼极意》中浮现出的一本书渐渐贴合在了一起……

        小球外部的黑漆慢慢剥裂开,丛中渗出惑人的紫光……竟是一颗莹润若宝玉的圆珠!

        “我很难主动站在你的十厘米内,你的念力感知真的很厉害”库洛洛真诚地上扬着嘴角,“但是,我可以让你站在我的十厘米内。”

        他的声音温和地像是给学生授业的导师,内容却胆颤地让人心寒……

        “……你发现了伊尔迷?”

        金勉力拉动自己的嘴角,从喉管里挤出了这么一个问句。

        “不,只是在他出现的时候,我发现,我可以做的更自然。”

        金深深地看了一眼双黑的男人——库洛洛·鲁西鲁。

        “你,果然很厉害啊。”纵使愤怒……这个脸上已经有胡茬的男人也成熟的不可思议——没有暴跳如雷,或是破口大骂,他只冷静地湮灭了自己的怒火,不带讽刺的夸赞了自己的敌人。

        “不,我只是知道的比你更多一些。”库洛洛指向那本书,“在来找你之前,我已经确认过让知道那本书内容的人,”他的手掌缓缓地停滞在了自己的脖子处拉动,“只剩下我一个。”

        ……

        书和珠子彻底融合在了一起,紫光猛烈撞击着伊尔迷的念力囚笼。

        强制破开弟弟念力束缚的伊尔迷顿时体内又是一阵后继无力的虚空,面色止不住地发白,在奇犽看不到的地方,一大片皮肤甚至微微地渗出汗珠……

        ·

        梅路艾姆朝铃妹的方向冲去,愤怒之下,一个手刀便划破了库洛洛设下的束缚圈!

        他站在那里,看着铃妹,眼眸里怒意似波涛狂卷翻涌,“你不是很厉害吗?”

        ——你不是很厉害吗,你怎么可以让自己受制他人。

        铃抬起头,落在额前的黑发终于割碎了她的冷漠,阴灰的天空之下,她近来连夜处理文件而显得略微憔悴的面色又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梅路艾姆哽着要从胸腔里跳动的心脏,走近了铃,他似乎真的长大了些,下颌的线条被削尖,过份高挺的鼻梁显出一丝王的冷漠,杏仁猩红眼的眼尾拉长,微微上翘——和铃一样,带着莫名相似的高傲。

        但他还不是那个初见时,二十来岁模样,气质冷冽的蚁王。

        他还是那样蓬软的绿发,滑下一两丝,遮住折尖的耳廓……

        他伸手把铃从地上强硬地拉了起来。

        现在的梅路艾姆不介意这个女人依旧是比他高上一些,他拉起女人,又折过她的腕,环在自己的脖间,撑起女人虚乏的身体。

        他挺直了背,撑着女人,一同转而面向中间的念笼——“王不能率先倒下。”

        他说的如此模糊,铃却笑了——那样透出一点点天真和信赖的笑。

        铃·法宫是这个世界最骄傲的女人,她靠自己站在这个世界商业的巅峰——她是王而不是公主。

        她渴望挺直了背站到自己生命的终结。

        怎能在敌人先前倒下?

        梅路艾姆神情冷漠,抿紧了唇。

        他要的是——双王并肩。

        恰在此时,场中间的念力囚笼终于颤晃着被剥去了最后一层……

        凌空升起的有两物,书对大家都是陌生的,然而那枚紫色的莹润圆玉珠却让一个女人差些便被吓死……

        那是——双魂之玉!!!!

        【叮!系统度过低能量休眠期!】

        【叮!系统获得大量动态能源!】

        【……我早就让您定下任务目标了……】

        铃妹不可置信地盯着空中那枚珠子,

        【你、给、我、解、释、清、楚】

        【您现在还不够权限了解世界本源】

        来到这个世界的某些东西忽地串成一条线从铃妹脑中滑过——她原以为法宫家族所谓的传承力量是花,但是她却忘了她的第一发现——这具身体出色的五感。

        那是属于妖怪的特征。

        所谓的能力减弱……不过是因为代代和人类交|合,以至于到铃·法宫这一代只留下这点微末好处……

        那么当初……和法宫家族的人签订契约的,是哪只妖怪?

        “大家,一起去遗迹探险吧!”

        库洛洛阔着步,从念力囚笼里走了出来,他似乎还有什么隐瞒着的东西让他现在依旧显得游刃有余。

        空中的双魂玉率先迸发出强烈的紫光,几人目力所及之处全部化作了石块,厚厚的书页随之自动飘开,滑停至某一页,几个奇怪的字符兀然从书本中倒映了出来——

        [“第二十次存档

        地点:猫妖国度

        人物:鬼刀  铃姬杀生丸

        请问您要现在读档吗?”]

        [是][否]

        这是只有铃妹认得的字符……

        这是她和系统交流使用的……原本属于她的世界的字符……

        库洛洛就算找的人再厉害……也不可能翻译这个字符……

        【你做了什么……】

        【这是您上一个世界所犯下的失误,现在您权限不够,不能查阅哦~亲~】

        也许是铃妹的身体颤晃地太明显,梅路艾姆陡然感到了压力增大。

        他只以为是铃妹身体太弱,他皱眉,刚想说什么……

        半空中的双魂玉唰地戳中了[是]的选项。

        所有人——包括库洛洛,都一瞬身体停止了身体所有的运动——所有的,即使只是一根毫毛的颤动,一个细胞的移动……

        书籍猛地消失在空中,双魂之玉如月嵌在灰蒙蒙的天边。

        所有人陷入了昏迷……

        ·

        ·

        铃妹颤着睫毛悠悠转醒……却不肯睁开眼睛,若是……若是又看不见……了……

        最终,睁开眼的那一刹那,铃妹惊讶的并非是自己能视物——而是这里的环境,这里不是猫妖国度的那间小屋……

        这只是间简单的棚子,除了她以外,四周横竖躺着五人……

        她是第一次见到这些人……然而,她却能准确地称呼出她们的名字,盖因他们脑门上都落着一金晃晃的箭头,其上一一标注着——炼骨,雾骨,银骨,睡骨,凶骨……

        这是……什么鬼?

        兴许是她不经意间的动作太大,吵醒了就在她旁边的睡骨。

        他应该此刻还是人类性格做的精神主导,因此语气格外柔和,他揉了揉眼道:”蛮骨,你不是今天已经很累了吗?怎么还不睡?”

        what  a  f**k

        铃妹的第一反应是检查诶嘿嘿嘿嘿→  →

        在发现自己还是34d胸之后,长舒了一口气……

        个屁!!!

        妈哒!!劳资还是有胸也被毫不犹豫的怀疑是个男人了啊喂!!

        “睡吧,蛮骨,”睡骨按了按自己同伴的肩膀,丝毫没有发觉这是个女人的身体,“诶,蛇骨不是帮你在那边跟着的吗?唔,上次他不是还回信说,那个鬼刀对那个公主很好吗?”

        [“啊呀呀,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为了这种事情睡不着觉?!”]

        铃妹惊愕地发现身体居然会自动做出应答……

        ——那这是当时的蛮骨做出的真实回答吗?

        睡骨显然极了解自己好友的傲娇性子,他弯了弯嘴角,“这一次的任务挺简单的,要不,你就不去了吧?”

        这是在给自己的同伴找台阶下了。

        铃妹原以为自己的身体会再度做出应答,脑中却浮现了两个选项——

        [——我只是为了锻炼你们的能力才不去的,你不要想太多啊!……不准给他们说!]

        [——谁、谁相信你们能好好的完成任务啊!]

        铃妹思考到,

        其中一个甚许是蛮骨做出的回答,另一个则是这个世界虚构出的回答……

        旦那,你当时,做的是什么选择呢?

        恍然间想起那个少年,铃妹兀地勾起了唇角——他和‘铃姬’应该最后会过的很好吧……

        那么这里,究竟是现实,还是虚幻?

        铃妹尝试着在脑中呼唤系统,却不得结果。

        正当此时,一和系统肖似却仍旧存在细微差别的声音响起:

        [所有到访者注意,第一个分支选项正式启动,遗迹正式启动,希望你们顺利完成遗迹的结局。]

        !!!

        这里还是猎人的世界?

        其他人呢?他们又是谁??

        铃妹愕然之际,声音再度响起:[请造访者:铃·法宫(蛮骨)在二十秒内做出选项,否则遗迹重新启动。]

        ……

        妈哒!!

        我怎么知道旦那当时怎么说的啊!!

        诶,不对……

        遗迹会有分支剧情的意思是……可以不按照原来的轨迹走?

        可是……又必须达成某个重要的结局。

        谁创建了这个遗迹?……其余五个人又在哪里,都是谁……

        铃妹大着胆子按下选项——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210/176242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