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白童子 > 第033章 挖坟

第033章 挖坟

        天很蓝,湖很绿,草很青。

        风轻轻地吹着,帕克趴在在草地上晒太阳,偶尔伸出爪子挥开停在鼻子上的蝴蝶,炎蹄在一边悠闲的吃草。

        湖边,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相拥在一起,气氛安静美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佐助的呼吸重新平复下来后白童子终于还是忍不住伸手推了推对方,他眉头轻皱着小声道:“好了,可以了。”

        他果然还是有些抗拒这种人类的情感表达方式。

        佐助愣了愣,然后依言放开了怀里的白童子。

        白童子不自在地动了动脖子,他觉得自己的衣服好像半边都湿透了,粘粘的贴在身上,不是很舒服。

        佐助从白童子的眼里看到了抗拒之色,这让他有些心下无措,转眼看到白童子肩膀那片颜色略深的布料,他面露羞赧和不安道:“弥也……”

        白童子向后退了两步,他不喜欢抬着头看别人。

        随手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佐助,淡淡道:“别喊我弥也,我是白童子。”

        佐助怔怔地看着白童子。

        之前还是脉脉的温情转瞬变成了陌生和疏远,突然的变化让佐助不安,一扫心底的喜悦与激动,他白着脸问道:“为什么不要喊你弥也?你就是弥也啊。”

        白童子闻言微微皱眉,随后看着佐助抬了抬下巴,像是在宣布什么道:“我跟从前的弥也已经不一样了,现在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是我——白童子。”

        佐助皱起眉,眼里满是不解,他焦急地上前一步双手抓住白童子的肩膀,看着白童子的眼睛道:“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一样了?什么叫存在在世界上的是白童子?为什么你不肯承认你是弥也呢?这六年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你才会变成这个样子?是大蛇丸吗?是不是他做了什么?是不是……”

        佐助的一连串提问让白童子觉得很烦扰,他好不容易不再纠结于作为弥也的过去,现在佐助却又要和他重提这个问题,而他不管如何解释对方也肯定还是不能理解。

        既然对方肯定不能理解他自己又不想解释,于是白童子抬头看向惶惑不安的佐助,出言打断道:“别问了,我要走了。”

        话语声戛然而止,白童子的话让他猝不及防,佐助瞬间瞪大眼睛,焦急道:“走?什么走了?为什么要走?我们好不容易才相认了你却要走?你要去哪里?不走可以吗?”

        无数乱七八糟的想法与疑问充斥在脑子里,佐助惊疑不定地紧紧地抓着白童子的双肩,他很慌,很害怕,很怕眼前的一切是一场梦,害怕好不容易找到的弥也又一次消失不见。

        白童子皱了皱眉。

        对于所谓的执念他一开始就下意识地回避了关于佐助和鼬的这一部分,打算先处理木叶高层的部分,但是发现不得不面对后也就没有再故意逃避。

        他觉得自己已经承认了对佐助的感情,承认了曾经作为佐助弟弟的身份,也接受了佐助的感情,那么关于佐助的这一部分就算是结束了。

        虽然对佐助有所期待,但是到底他还是个妖怪,而且人类的感情他实在无法习惯,佐助的感情也让他无所适从。

        既然已经相认,也算是完成了心底的那部分执念,那就还是到此为止好了。

        白童子看着佐助道:“我们已经相认,以后你有什么事我也会出手帮助的。我还有事情要做,不可能带着你,你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所以我们还是就在此分开来好了。”说着,他冲一旁吃着草的马唤了声:“炎蹄。”

        炎蹄立刻长鸣着回应了一声,几步就跑到了白童子的旁边。

        见白童子转过身像是要上马离开,佐助有一瞬间的愣神——真的要走了?

        他的手下意识地在白童子转过身的时候拉住了对方的胳膊,然后他迟钝地眨眨眼,努力回神,双手立刻用力,紧紧地抓着对方,生怕对方下一秒就坐上马然后消失在自己眼前。

        佐助很不安,语无伦次的急急地对白童子道:“你要去哪?你不跟我回家吗?你的意思是相认了我们之间就没什么事了吗?”突然佐助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噤声,顿了顿后又惶惑道,“是不是我刚才说错了什么?我跟你道歉好吗?对不起,弥、白童子,我以后都喊你白童子好不好?你这六年发生了什么我都不问了好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别走可以吗?……”

        佐助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所有的理智与思考在得知白童子要离开的时候全都化为了灰烬,他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把白童子留下,即使抛下尊严,即使苦苦哀求。

        他刚刚才体会到重新拥有的感觉,下一秒却又要重新失去,好不容易重新颤颤巍巍自我修复好的世界又要再次崩塌,他实在无力再承受一次了!

        这样惊慌失措的佐助让白童子都不免有些动容,他停下欲走的动作,想了想道:“你没有做错什么,是我真的有事要做,也确实不能带着你,而且我不是离开了就不回来了。”

        可是佐助还是紧紧地抓着白童子的胳膊:“你要去做什么?带我一起,可以吗?带我一起啊!考试什么的都无所谓,我现在没什么事情要做!”

        白童子盯着那双深黑色的眼睛,微微蹙眉——看起来佐助不会随意的就放他离开。

        垂眸想了想,白童子直接道:“我现在去做杀人的准备。”

        佐助呼吸一窒,他看着白童子有些茫然有些震惊,像是有些不太相信这话是眼前这人说出来的。

        感觉到抓着自己肩膀的两只手更加用力,白童子不动声色地用眼尾的余光瞥向那肩上两只修长白皙的手,随后又收回目光,看向佐助的眸色变得深沉——佐助,你心里的弥也变成了现在这副杀戮的样子,你会是什么想法呢?

        片刻后佐助眼里已经扫去了迷惘,变成了坚定的光,他的声音有些低哑:“杀谁?”

        白童子看着佐助,嘴角不受控制地微微勾起弧度,缓缓道:“告诉你又有什么用,你能帮助我吗?”

        佐助咬牙撇过头,像是在对自己的弱小感到无力,随后又抬起头看着白童子,眼里满是倔强和坚定:“你等等我!我一定会不停变强,跟上你的步伐,然后就由我来保护你!你要杀的人都由我来杀!你只需要站在我的身后就好!”

        白童子看着佐助,眨了眨眼却不作声。

        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会让一个人不管对错不问缘由的站在你一边?即使不是弑杀的性格也会因为你的一句话而冲上去拼杀?白童子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他开始嫉妒过去的自己了。

        ——可是不管是过去的自己还是现在的自己都是他白童子啊!

        嘴角勾起的弧度更加明显,白童子眼底的颜色也变得更加深沉,他轻点头道:“那么我就等着你追上我,宇智波佐助,希望你不要让我等太久。还有,谁保护谁还说不定,因为……我可是很强的啊。”说着,白童子扬起笑,眼里满是自信与嚣张。

        眼前的人虽然身材矮小但却散发着惊人的气势,怔愣过后佐助抿紧嘴唇,随后也扯起嘴角露出笑,声音暗哑却目光坚定:“好,那我们约定好了!你等等我,我一定会很快追上你,然后我来保护你!”

        “记住你说的。”说着,白童子随手挥开肩膀上的两只手,轻巧地跳上了炎蹄的背部,“好了,我要走了。”

        眼里的坚定与决心一瞬间消失无踪,佐助又变成了茫然无措的样子,他惶惶然地看着白童子:“可是我还有很多话想对你说啊,你一定要立刻就走吗?我真的很想你,我这几年一直都很想你,我们不可以再继续说说话吗?晚一点走不可以吗?你……”

        白童子出声打断道:“第三场考试见吧,到时候我会去找你的。”以后是继续现在的生活,还是被我拖进回不了头的深渊,就看你自己选了。

        他勾起嘴角,习惯的露出笑,深深地看了佐助一眼后转过头看向遥远的天边,炎蹄像是能通人心似的立刻背着白童子飞上了天空。

        没等佐助再说什么,一人一马就转瞬消失在他视野里。

        天空依旧很蓝,阳光依旧很暖,地面上只剩下孤零零的佐助一人在原地感受寂寥。

        佐助的手还保持着微抬的动作,眼睛直直地看着白童子消失的方向,他喃喃地接上还没说完的话:“……你难道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你不想问问我这几年是怎么过的吗?

        你不想问问我一个人到底有多孤单吗?

        你不想问问我……到底有多想你吗?

        好一会后佐助才收回手,轻笑一声后低下头,转过身往回走。

        ——没关系,没关系,你还活着就好。

        ——那就第三场考试见,到时候,你一定要出现。

        ——下次见面时候我一定会比现在强很多,强很多很多。

        “帕克,走吧,这次谢谢你了。”

        帕克又举了举爪子:“喲,不用客气,不过你看上的人可真的是很厉害,他的通灵兽也是。”

        佐助勾起笑:“是啊,比我厉害多了。”说着拳头却不自觉地在腿侧握紧。

        走了两步后佐助又看了一眼天空的方向,然后转过头,继续往回走,帕克跟在他的后面。

        不远处的一棵树上,红眼的乌鸦抖了抖羽毛,展开翅膀朝远方飞去,转眼消失在丛林的上空。

        不久之后佐助就和帕克分开了。

        佐助努力支撑着疲惫的身体走出了死亡森林,他恨不得倒下立刻睡过去,但是心里却有股火支撑着他,让他一直头脑清醒着。

        他没有朝家的方向走,而是朝着宇智波一族墓地的方向走过去……

        之前的一切对他来说还有些恍惚,像是一场梦,他的心里也有无数疑团没有解决……他必须做点什么来确认。

        ——他的弥也,真的回来了吧?之前的一切都是真的吧?

        ……

        暮色沉沉,阴冷的气息充斥着周围。

        那是一只非常漂亮的手,皮肤白皙,骨节分明,手指又长又直,指腹和手掌上有一层茧子,看上去充满了力量,指甲修的整齐干净,上面涂着一层黑紫色指甲油,带着几分禁欲的味道。

        可下一秒,那只干净好看的手却按在了脏兮兮的泥地上,任由脏污的尘土沾染上手掌,在地上轻触两下后,那只手就停留在一个地方不动,片刻之后又不知怎么迅速做了一个动作后,一把漆黑的手里剑被它勾了起来。

        漆黑的手里剑泛着光,映照出一双黑红色的眼睛。

        刹那之后修长有力的手紧紧握着手里剑,狠狠把手里剑插/进泥土里,在地面割出一个深深的长方形的轮廓。

        那手的动作快得看不清,敲击拍打一系列的动作之后那块长方形的土地不知怎么就被整块掀了开来,露出了深藏在其中的黑色木质的长方形半人高的盒子!

        那是个棺材!

        还是个用来装孩童的棺材!

        修长的手在空中停滞了很久,然后才小心翼翼地像是怀念着什么又怕是弄坏了什么似的摸上了那漆黑的带着地底泥土湿冷的棺盖。

        在棺盖上停留了很久后那只手才缓缓移到边上,手指慢慢抠进边缘,片刻之后骤然用力!

        棺材被打开,一股发霉腐朽的气息扑面而来,却没有死人的腐臭味!

        ——果然!棺材里面根本没有人,只有一堆发霉腐烂的玩具……

        那只手的主人也像是愣住了,很久都没有动作。

        直到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那只手才有些颤抖地伸进那堆东西,翻开腐烂发霉的玩具和布料,一个蓝色的保存完好的水晶球出现在棺材角落那套白色衣物的上方。

        那只手拿起蓝色的水晶球,丝毫不在意脏污,直接用衣服擦了擦,然后像是对待宝贝似的收进了怀里。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了脚步声,瞬间,那只手连同它的主人变成了数只乌鸦四处飞散开来。

        佐助听到扑楞楞的声音后立刻拔腿跑进了墓园,他一眼就看到了那被掀开来的棺材,他拿出手里剑转头看向四处纷飞的乌鸦,目呲欲裂道:“我知道是你!宇智波鼬!你是不是也知道弥也没死了!怎么?你是想再害死他一次吗?!”

        “我告诉你宇智波鼬!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我这次一定会护住他!!!”

        佐助的话音落下,乌鸦们也都扑楞着翅膀消失了踪影。

        佐助恶狠狠地瞪着乌鸦消失的方向,直到确认没有其他人在周围后才转过头看向身后的那个被打开的棺材。

        因为某个人而猛然变坏的情绪又高涨起来,佐助看着除了玩具外空空如也的棺材,漆黑的眼里像是翻滚着浓墨,他的胸膛急剧地起伏着,紧抿的嘴角也忍不住咧开,拳头紧紧握着。

        他不是在做梦!

        他的弥也真的还活着!!!

        ——他的弥也真的回来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294/142814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