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白童子 > 第045章 入晓

第045章 入晓

        忽而扬起一阵微风,片片树叶从枝头打着卷缓缓飘落。

        鼬站在原地,定定地看着那个一身白衣的童子穿过落叶朝自己飞来。

        小孩的眼睛是漂亮的紫红色,眉头皱起,白净的脸上带着明显的不悦,长发向后掠去,手中银亮的长刀在太阳底下泛着刺眼的光。

        听到自己砰砰加快的心跳声,鼬轻轻地眨了眨眼,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摊开的手掌被重新握紧、放下,冰凉的戒指嵌入手心,安抚着发烫的痛意。

        之前早就用乌鸦分/身见过好几次,可这次见面还是让鼬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因为他终于亲眼的、亲身的、肯定的感受到了弥也的存在。

        那个他找了很久都找不到一丝生命迹象的孩子,真的重新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

        他的弥也,真的活过来了。

        在鼬内心喟叹的时候白童子已经到了他的身前。

        白童子高高扬起手,嗡鸣的长刀流转着刺眼的光,刀风划破空气对准鼬的脖子砍了过去,可鼬视若无睹,还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毫不躲闪地站在原地,没有开启写轮眼的漆黑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白童子。

        上次的鼬是乌鸦分/身,可这次却是本尊,如果白童子的刀像上次一样毫不留情地砍过来,那么……

        鼬还是不动声色地看着白童子,他的脖子甚至已经感受到贴近皮肤的冷意。

        长长的睫毛略微颤动,下一秒锋利的长刀在他的颈侧堪堪停住,鼬脸颊旁垂下的几缕黑色长发随着刀风轻轻晃动。

        白童子滞空漂浮在鼬身前斜上方,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鼬,手中的魃魈紧贴着对方,却没有伤到鼬分毫。

        鼬一脸镇定像是早就料到了他不会真的砍下去,这让白童子感到不悦,他挑眉问道:“你为什么不躲?”

        鼬刚想开口耳边却忽然传来几不可闻的布帛裂开的声音,他垂眼瞥向右下方,只见的高高竖起的晓袍领子上出现了一道被割开的破口。

        嘴角扬起几不可见的弧度,鼬移开视线看着白童子,淡淡道:“因为你有杀死我的权利。”

        原本拥有这个权利的只有一个人——佐助。在鼬给自己安排好的人生里,他最后会死在佐助的手下,所以在佐助有能力杀掉他之前,他不会允许自己死在任何人的手里,可是现在又多了一个人,那就是弥也。

        所以即使长刀继续劈下来,他也不会有丝毫的闪躲。

        闻言白童子不屑地哼了一声,他收回刀,移开目光看向倒在一旁的佐助。

        佐助早在看到白童子的到来后便不再硬撑,放心地昏了过去。

        他蜷缩着躺在地上,双眼紧闭,混合着汗水和血水的脸上看着有些脏污,嘴角和下颚都是血迹,沿着脖子染红了衣襟,他的左手不正常地扭曲着,手腕处发紫充血。

        白童子微微皱眉,佐助现在伤上加伤,情况更严重了。

        鼬忽然道:“他不会死。”

        多年积累的战斗经验让他熟知如何控制下手的轻重,知道什么样的伤能够给对方带来痛苦却不会影响对方的身体成长,也不会致死。

        佐助的伤的确很重,但是只要经过治疗后好好休息,过段时间就能完全恢复,并且不会留下任何的后遗症,包括那只被折断的左手。

        白童子没有理会鼬,他结束滞空跳落在地,然后走上前继续打量着失去意识的佐助。

        垂在身侧的手无意识地握紧,白童子淡淡道:“你对他可真狠。”

        鼬垂下眼,长长的睫毛投下一阵阴影:“佐助的心太软,这会成为他最大的弱点。”

        心软是人之常情,但是佐助不够强,他不能承担心软带来的代价,所以现在的佐助没有资格心软。

        “是吗?”

        像是敷衍一般,说话的时候白童子根本没有看鼬。他把长刀放在一边,双手结印召唤炎蹄,待到炎蹄出现后他单手托起佐助,把佐助放到了炎蹄的背上。

        这不是鼬第一次看见炎蹄,但是每次到炎蹄他就会更加地想要知道这六年间在弥也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想要知道弥也到底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不仅是外貌上的改变,还有弥也接触过的人,他变强的原因,包括他什么时候拥有的通灵兽……一切的一切,他都想知道。

        按捺住内心的疑问,鼬问道:“你觉得我做得不对吗?”

        “你的做法难道需要我的认同?”白童子没有看鼬,他伸手拍了拍炎蹄,炎蹄自觉地飞起,稳稳地背着佐助朝大蛇丸基地的方向飞去。

        鼬无奈地轻笑一声,是啊,他为什么要得到弥也的认同呢?这是他做出的选择,即使没有人认同,他也会坚持下去。

        他不再纠缠于佐助的问题,摩挲了一下手里的戒指换了话题道:“你确定要加入晓了?”

        回想着宇智波斑的话,白童子勾起嘴角:“没错。”

        鼬点了点头,这也是他刻意引导的结果:“我没想到大蛇丸会这样直接把戒指给你。”

        白童子哼笑一声,紫红色的眼里满是自信和嚣张:“没有人能拒绝我。”

        鼬看着白童子,心里失笑。

        白童子忽然问道:“宇智波斑是谁?”

        鼬眼神一凛:“你见到他了?”

        “嗯,他邀请我加入晓。”

        鼬皱起眉,宇智波斑居然亲自出面邀请弥也,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他邀请弥也是因为侵略木叶的事情还是因为他发现白童子就是弥也?

        想了想,鼬道:“宇智波斑是个很复杂的人,甚至连我也分辨不出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你最好不要相信他说的任何话。”

        闻言白童子眨了眨眼,相对于鼬的担忧他反倒觉得很有趣:“是吗?好了,就说到这里吧,我要走了,三天后在这里见吧。”他还得去看一下佐助。

        话音刚落,白童子没等鼬回复就朝着大蛇丸基地的方位飞了过去。

        鼬站在原地,无言地看着白童子离开。

        他看出了白童子眼里的不在乎,他觉得那因为对方根本不知道宇智波斑意味着什么……把白童子拉入晓组织他也是有私心的,可是他却没有想到白童子会引起宇智波斑的注意,这样一来,接下来的情况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

        昏暗的房间里,白童子不太温柔地把佐助放到床上,来回的折腾让佐助即使在昏睡中也依旧难过的紧锁眉头。

        白童子沉下眼看着伤重的佐助,在他的印象里佐助好像已经是第二次这么脆弱的出现在他面前了,而且时间间隔很短:“真弱。”

        白童子正准备出去找人,但就在这时佐助睁开了眼,他像是被痛醒的,满脸冷汗,神色痛楚,眼神恍惚,看见白童子要走他赶忙道:“你要走?”他的声音虚弱而沙哑,说话的时候还有血流出来。

        “嗯,去找药师兜,你的伤很重。”

        这不是他真正要问的问题答案,佐助倔强地睁着眼,再次问道:“你会跟他走吗?”

        白童子知道佐助说的是谁,他毫不避讳地直接道:“会。”

        佐助愣住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白童子居然毫不迟疑地就给了他这个答案。

        一想到白童子会跟着宇智波鼬离开,不甘和怒意就涌上他的心头,佐助很想大声问白童子为什么要跟宇智波鼬走?宇智波鼬做了那么多丧心病狂的事情,而且还把他打成这样,难道他就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吗?!他就真的一点都不在意他吗?!

        他想大吼,想质问,可是他的身体情况根本不允许,佐助只能咬着牙一脸不甘和委屈地看着白童子,灼痛的胸口急促起伏。

        ——如果我说我希望你可以留在我身边,等我两年或三年,看着我变强,你会答应吗?

        ——我要是说我不想等呢?

        佐助恍惚想起离开木叶时他和白童子的对话,原来白童子很早就给了他答案,只是他不相信,偏要一遍遍地问。

        忽然的,佐助就平静了下来,脸上不再是歇斯底里的样子。

        白童子没有迟疑,他直接走出了房间,徒留佐助一个人躺在床上欲言又止,瞪着眼看着他离开。

        房间里又重新安静了下来,佐助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在这空荡荡的房子里显得尤其明显。

        他突然觉得自己和梦里的那个佐助是一样,身边拥有的一切都一点点远去,最后就剩下了他一个人。

        梦里的他站在空白里,现在的他处于黑暗中,可是不管在哪里,他都是一个人。

        佐助闭上眼沉沉的笑出了声。

        胸腔不停震动,更多的血从嘴里溢了出来,可是他还是咧开嘴笑着。

        伤口太疼了,浑身都疼。

        疼得他都快忍不住眼泪了。

        ……

        白童子离开的时候佐助依旧在昏睡中。

        他和鼬如约在树林中见面,这次鼬的身旁多了一个人,他的搭档干柿鬼鲛。

        鬼鲛双手环胸,打量着白童子,他身材魁梧高大,白童子和他一比就跟襁褓里的奶娃娃似的:“鼬先生,这就是你等了很久的新成员吗?看上去可真小。”

        白童子勾起嘴角:“别把我当成普通的小孩,这样的想法可是很危险的。”

        鼬出声打断两人危险的对话,为白童子介绍道:“他是我的队友,干柿鬼鲛,鬼鲛,他就是组织的新成员,白童子。”

        干柿鬼鲛咧开嘴角,露出满嘴尖利的牙齿:“欢迎你加入晓,不过晓里的队伍好像都组完了,看起来我们也许能分到一组。”说着,他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白童子看了一眼鬼鲛,同样笑着道:“和谁分到一起都无所谓。”

        鼬忽然对白童子道:“手给我。”

        白童子不解地挑眉:“嗯?”

        “帮你戴戒指。”说着鼬蹲下/身,直接拉起白童子的手,在白童子和干柿鬼鲛的目光中神色不变地把空陈戒指套上了白童子的左手小拇指。

        戒指由特殊材料制成,能够随着手指的粗细自动改变,所以即使白童子的手要小得多也依旧能够套上,不会掉下来。

        干柿鬼鲛双手环胸,完全不掩饰眼里的好奇,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鼬先生这样温和的对待一个人,甚至鼬先生还亲手为这个孩子戴戒指。

        白童子对此倒是没什么反应,他不觉得鼬为他做这些事有什么奇怪。

        戴上戒指后他伸出手,借着阳光看了看套在自己手上的戒指,和他小小的手相比戒指显得有厚重,红字黑底,和黑底红云的衣服颜色正相反。

        刚想到衣服白童子就看到鼬拿出了一件晓的制服,看上去明显是为他制作的,白童子皱了皱眉道:“不穿。”

        “好。”没有丝毫的劝导,鼬点了点头,又把衣服收了起来。

        见此情景一旁的鬼鲛更是对白童子好奇,鼬先生居然对这个孩子言听计从,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而且……晓的制服居然可以说不穿就不穿?虽说组织里没有硬性规定,但是大家都很自觉地穿上了。

        鬼鲛看着白童子,觉得自己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

        大蛇丸的秘密基地内一如既往地昏暗,病患大蛇丸看着同样是病患的佐助道:“佐助,他已经走了,他加入了鼬所在的晓。”

        佐助面无表情地虚望着某个地方,冷漠道:“我知道。”

        他居然都没有等到他醒过来再走,连告别都没有。

        大蛇丸勾起嘴角,声音沙哑低沉:“不想追上去吗?他应该还没有走远。”

        “不了,以后总会见到的。”到时候,他就再不是现在这个随随便便就可以被抛下的佐助了。

        觉察到眼前的少年又变得不太一样了,大蛇丸有些兴奋地舔了舔嘴唇道:“好吧,那么佐助,快点变强吧。”

        快点长大,快点变强,然后……成为他完美的容器。

        “不用你说。”佐助眼神更暗。

        他当然要快点变强,因为他要追上弥也,要杀了宇智波鼬,还要……毁了晓。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294/151520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