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白童子 > 第055章 灼眼

第055章 灼眼

        鼬端起桌上的碗,看了一眼才把里面的药一饮而尽。他擦拭了一下嘴角,眼睛瞥向床边空空的地面:“给你买的那双新鞋呢?”

        其实不用问他也知道答案,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双消失的鞋了。

        “扔了。”

        他就知道是这样。

        鼬放下碗,看向白童子的目光里满是无奈,却又带着些纵容。

        洗澡时的白童子会像个孩子的多,洗完之后的他就又重新恢复了冷漠高傲的样子,此时的白童子正盘腿坐在床上,紫色的眼里暗沉沉的,面无表情地像是在想着什么。

        没有纠缠鞋子的事情,鼬问道:“在想什么?”

        白童子手肘支在膝弯处,单手撑着下巴,抬眼看向鼬。

        一袭白色浴袍的鼬随意地站在桌旁,灯光朦胧,柔和了他整个人,鸦黑色的头发还在湿漉漉的滴着水,漂亮的锁骨若隐若现,脖颈上细细的链子折射着光芒。

        像是被那光芒闪到,白童子微微眯起眼看着鼬:“你觉得佩恩集齐了尾兽,到底想做什么?”

        鼬走到床边,看着高挂在空中的月亮:“不是佩恩想做什么,而是佩恩背后的人想做什么。”

        “你是说宇智波斑?”

        除了那个橘黄色的涡轮面具和那装疯卖傻的言语与肢体动作外,白童子几乎已经记不清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除了邀请他进入晓的那次之外,宇智波斑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面前。

        “嗯。”

        白童子若有所思地望着前方:“现在就差八尾和九尾了,最后关头他大概也快要耐不住了吧,只是不知道缺了四尾和七尾,他又会怎么解决。”

        如果宇智波斑的最终目的能让他感兴趣的话,他也许会把两只尾兽主动送上也说不定。

        “继续看下去应该就会知道答案了。”

        “也对,应该也不会太久了。”不再多想,白童子从床上跳下,振了下衣袖后向外走,“好了,你现在可以去睡觉了。”

        “不一起吗?”鼬轻靠在方桌边缘,如点漆般的双眼看向白童子。

        “不。”白童子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冷冷地瞥了鼬一眼,毫不犹豫地拒绝后径自走出了房门。

        门彭的一声被关上,鼬看着紧闭的房门,忍不住勾起嘴角,漆黑的眼眸里温柔如水。

        窗外月明星稀,地面落满一层银霜。

        在窗外阵阵的虫鸣声中鼬走到之前白童子坐着的床头,伸手拿起那卷没有收起来的卷轴,随后缓缓摊开,上面一串串的黑色字让他神色愈来愈冷,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细线。

        ……

        晓再一次集合时白童子发现组织成员发生了小小的变动,少了一个人,又多了一个人。

        总是最准时的蝎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戴着橘黄色涡轮面具、挥舞着手臂做着幼稚自我介绍的阿飞,看来蝎已经死了。白童子不看好的迪达拉反倒还活着,而且断掉的手臂已经被角都用黑色细线状的地怨虞连接了起来,看上去情况还不错。

        “大家好呀!我是新人阿飞!以后就请前辈们多多关照啦!”阿飞高兴地挥着手,还冲着白童子打招呼,“嗨!好久不见了,你还记得我吗?阿飞我终于和你一样成为正式的晓成员了呢,诶?不过你为什么没有穿制服?!”

        如果对方是迪达拉,那么白童子倒是还有兴趣回应两句,看到装模作样的宇智波斑他就全然没了兴致。而且没想到他想的还挺准,不久前才说过宇智波斑会耐不住,结果现在对方就立马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白童子也不戳穿宇智波斑的角色扮演,只哼了一声就不再理会。

        阿飞有些无措地抓了抓头,神情失落:“诶,看起来阿飞被讨厌了,好伤心呐。”

        佩恩估计也不想再看宇智波斑继续再演下去,他出声打断道:“好了,阿飞。”说完,他看向众人,提高声音,“蝎已经确认死亡,现在由新加入的阿飞取代蝎的位置,成为晓之玉女,仍旧是与迪达拉搭档。”

        迪达拉双手环胸,点了点头:“嗯。”

        阿飞也一扫失落,满血复活地冲迪达拉挥了挥手:“嗨~~前辈~~请多多指教哦!”

        迪达拉:“……”嗨你个头啦!啊,还是蝎旦那好啊。

        接下来佩恩重新分配了一下尾兽抓捕的事宜,并且宣布晓目前最主要目标就是八尾和九尾,还有就是通知了大家大蛇丸的死。

        “大蛇丸死了?谁杀的?大蛇丸可是我的任务目标!”迪达拉拧眉,大蛇丸叛出晓后杀死他的任务就落在了自己和蝎旦那的身上,中间一直有事导致耽搁了他们杀大蛇丸,却没想到最后大蛇丸居然死在了别人手上!

        “是宇智波佐助。”

        佩恩话音刚落,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朝鼬的身上看了过去,鼬却像是没有感觉到似的,表情没有丝毫波动,他保持着沉默,安静地站在一边。

        白童子微微皱眉,看向鼬的眼神晦暗难辨。

        佐助不可能会心甘情愿地成为大蛇丸的容器,那么杀掉大蛇丸也是情理之中,只是……杀了大蛇丸之后呢?

        白童子收回视线,垂眸收敛起神色。

        下一个目标当然是杀了鼬。只要鼬不肯松口,不告诉佐助真相,也不改变对待佐助的态度,那么兄弟一战是迟早的事,况且这也是鼬一开始就计划好的。鼬的身体已经非常差,再加上他本来就想着死,所以对上佐助,鼬除了死以外没有其他结果。

        想着想着,白童子的眼前不禁浮现出那个总是满脸倔强的少年,他还记得佐助说的那些要追上他,和他并肩之类的话。

        真是没想到,时间竟然过得这么快,他们大概没多久就会见到了。

        等迪达拉说完要杀这个要杀那个的豪言壮语后,没其他事要说的佩恩就宣布了解散,白童子闭上眼,首先解开了幻灯身之术。

        迪达拉看着率先离开的白童子,有些不可置信:“他今天居然都没有打击我?他就这么就走了?!”

        晓众人:“………………=_=”

        鬼鲛双手环胸,咧嘴笑道:“迪达拉桑……你期待的东西好像有点奇怪?”

        ……

        按照惯例,白童子走在最前面,鼬和鬼鲛跟在他的身后。他们这次的任务目标是抓捕在木叶的九尾人柱力——漩涡鸣人。

        一路上三个人之间的气氛很沉默,就连一向话比较多的鬼鲛都没兴致起什么话头。

        鼬不动声色地观察着白童子,他能够敏感地感觉到白童子不悦的情绪,至于是什么原因,他也心里有数,可这是他很早就做下的决定,他不会随意的去更改,而且他必须死,他这种人不应该活着,也没有理由活着,即使他有再多的不舍,也改变不了他的选择。一直用药物吊着的这条命,就是为了等待和佐助对决的那一刻。

        天空湛蓝无垠,前方的路仿佛永远也走不到头。

        鼬安静地走在白童子身后一步的位置,漆黑温润的眼里倒映着小小的白色身影,他不动声色握紧手,努力地咽下忽然冲到喉咙口的血腥味。

        “没有什么话要说吗?”白童子的声音是故意压低的深沉,诡异的让人心底发毛。

        鼬吸了口气,声音平稳道:“我知道你都懂。”

        白童子冷笑了一声:“哼,随你吧。”

        一场突如其来的对话就这么突如其来的结束。

        鬼鲛在旁边看着不知道在打什么哑谜的两人,一脸无奈地耸了耸肩,这种莫名其妙只有他们两个人懂的对话经常发生,他早就习惯了。

        “一尾人柱力没有死。”

        过了好一会后忽然又响起了白童子的声音,说完他就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鼬。

        不知怎么鼬立刻就想到了那天晚上看到的卷轴,他眉头蹙起,还未等他说话白童子就继续说了起来。

        “砂忍的那个老婆婆用了转生术,用以命换命的方式让一尾人柱力重新活了过来。”

        “你说这个做什么?”鼬神情严肃地看着白童子。

        白童子没有管鼬,而是继续自顾自地说道:“可惜转生术的代价实在太大,而且好像很难学。”说着他把目光移开,看向远方,“我还记得大蛇丸有一个能把死者召唤回人间的忍术,叫做秽土转生,只是需要活人做祭品,而且召唤出来的人由尘土制成,脸上身上都会有斑驳的裂痕,对了还有轮回眼,虽然只是传说……”

        鼬的眉头越皱越紧:“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已经顾不得鬼鲛就在旁边,无论是那天晚上看到的卷轴还是白童子说的话都让他心惊!如果真的如他预想的那样,那么以后的事就会超出他的控制。

        感觉到鼬的紧张,白童子心情莫名好了起来,他看着那张面色深沉的脸,嘴角勾起:“这个世界上能够让人死而复生的忍术实在是太多了。”

        瞳孔微缩,鼬紧抿着唇,一言不发地看着白童子。

        那双熟悉的深紫色眼眸变成了深深的紫红色,在太阳下耀眼无比,鼬却从里面感受到了浓浓的血腥气在翻腾,还有那明明应该让人觉得生动美好的微笑却让鼬觉察到了疯狂与恼怒的信号,让他忍不住屏息——

        白童子咧开笑容:“你把命赔给佐助,可以,那么我呢?!”

        各自明白却从来不提的事终于被摆了出来,暴露在灼眼的光芒下!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294/167345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