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白童子 > 第057章 兄弟

第057章 兄弟

        风很大,气流带起地上细小的沙石刮过面颊,留下丝丝的刺痛。

        微微眯起眼,神色苍白的佐助打量着眼前满地废墟、野草丛生的广阔空地——这里曾经是宇智波一族的族地,但是现在除了宇智波一族的宗祠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房屋,包括曾经因他强烈请求才得以保留下来的宇智波宅,也被拆得一干二净。

        别在腰间的草薙剑随着脚步轻轻晃动,佐助一步步地朝着那个他曾经居住了十三年的地方走了过去。

        他在‘门口’的位置停下,仰起头看着前方什么都没有的空中。

        香磷抵了抵眼镜,又惊又怒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这里就是佐助曾经的家了吗?居然都被拆掉了!真是太可惜了!”

        “对,这里是我的家。”

        佐助的声音很轻,他的眼睛直直地看着空旷的前方,像是能从虚无的空气中看到那座房屋的影子,看到房屋里面坐着的一男一女,看到围绕在他们身边的三个孩子。

        没想到佐助会回答她,香磷有些脸红,但是这样的佐助让她非常心疼,伸手摸了摸发烫的脸颊,香磷故意咳嗽了两下清了清嗓子,不让自己看上去那么花痴:“咳咳、嗯,那个,那个佐助你离开村子之前难道一直是住在这里的?可是这里一座房子都没有啊。”

        “本来有的,应该是我叛村之后拆掉的。”

        说着佐助迈开脚步,从‘门口’的位置走了进去,按照脑海中的印象,他穿过大大的‘客厅’,穿过旁边的‘门’,沿着‘走廊’一直往前走,旁边原本小小的池塘已经被掩埋,里面种着的樱花树都消失了踪影,那个爱光着脚踩在草地上、朝着池塘里扔石子的小孩也同样消失不见。

        佐助垂下眼撇开视线,转过弯后停下了脚步,他正对着的位置曾经是他和弥也的卧室,脚下有些踌躇,但他最终还是走了进去,随后停步站在了他内心划定的空间内——这个地方见证了他的成长,也承载着他所有美好与悲痛的回忆,可惜已经被彻底摧毁。

        看着佐助左拐右转的样子香磷有些好奇,但是她没有问,而是乖乖地和重吾、水月站在一起,遥遥地看着陷入回忆之中的佐助。

        香磷忍不住捧着和她头发一个颜色的脸——这样的佐助也好迷人啊~!

        他们三人本是被大蛇丸或安置或关押在各处秘所的拥有特殊能力的人,佐助杀死大蛇丸后就把他们放了出来,并且邀请他们一起组成了小队。

        鬼灯水月是个有着白色的头发和三角形的鲨鱼牙的帅气小伙,他的背上背着一把大刀,看上去十六七岁,年轻又帅气。

        他正拿着水壶不停地吸着水,一副没有水就要死掉的样子,他看着佐助,撇撇嘴调侃:“没想到佐助这么冷酷的人,居然还挺恋家的嘛。”

        重吾的性格和他高大魁梧的唬人身材一点都不相符,除了发狂的时候他一直是个善良友好的老实人。

        他看着佐助的方向点了点头:“佐助是个很好的人啊。”

        香磷害羞地点点头表示赞同,一旁的水月切了一声,刚切完他就被佐助的死忠粉香磷不依不挠地追着不放,狠狠捶打着。

        “啊!我就说最讨厌你这种花痴啦!”

        “佐助是最完美的!!!”

        水月干脆不跑了,站在原地任由香磷做着无意义的攻击——他能让身体所有部分化成水,所以香磷的拳头一砸到他身上就变成了砸在水上,根本伤不到他。

        他喝着水敷衍:“知道啦知道啦。”

        在他们打闹间佐助已经走了出来:“香磷,水月,重吾。”

        香磷立刻停下来站直了身体,水月则有些懒洋洋地一手撑着大刀,重吾向佐助的方向靠近了两步。

        “我们走吧。”说完佐助转过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要去宗祠了吗?”香磷立刻跟上。

        “嗯。”

        水月把大刀背在身后,重吾默默不出声地走在最后。

        不过三天时间,佐助身上的伤就全都好了,包括内伤也修复完毕。这些都得归功于大蛇丸给他用药物改造的体质。

        脚下是凹凸不平的碎石,前方是空荡荡的空地,佐助面无表情地走在曾经最熟悉的‘街道’上,皮肤苍白双眼却漆黑幽深,脸颊边的头发不停飞舞。

        ——“他要是死了,你还会留在晓吗?”

        ——“会。”

        为什么宇智波鼬死了他还要留在晓,而不是跟他走呢?为什么就不能选择一下他呢?而且与其说会,不如说是不相信他能杀够了宇智波鼬。

        佐助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呼出。

        今天的天气并不好,阴沉沉的,厚厚的云层压住太阳,也像是压在了他的心。腰间的草薙剑有些沉重,他忍不住把手附上剑柄。

        再过不久,他就要用着把剑杀了宇智波鼬。

        他终于等到了这一战,可是他却一点都不觉得高兴,他以为自己的血会沸腾,以为自己的心脏会激动的狂跳,可是都没有,反而很平静,平静地甚至有些压抑。

        佐助紧抿着唇,停下脚步望着出现在前方不远处的人——干柿鬼鲛。

        “怎么了?”

        鬼鲛咧嘴笑道:“不是说好的一对一吗?怎么你还带了三个人。”

        佐助冷漠回应:“就是因为想一对一,所以才想让他们看住周围,不要让人打扰。”

        鬼鲛摊了摊手:“好吧好吧,鼬先生已经在里面等你了,你一个人进去就好,其他人就在这里陪我一起等着吧。”

        香磷推了推眼镜,面上非常不满:“那你们那个白童子呢?为什么他不在?谁知道他是不是埋伏在里面,所以我们怎么能放心佐助一个人去!”

        “你说白童子吗?他去了雨隐村,不在这里。”

        佐助闻言皱眉:“为什么?”

        鬼鲛颇有兴趣地反问:“什么为什么?”

        佐助却不再说话,只是紧皱着眉头。

        香磷:“你说他不在就不在?我们怎么能信?!”

        佐助出声阻止:“香磷。”

        香磷立刻转头看向佐助:“佐助?”

        “你们都在这里等着,我一个人过去。”说着佐助就直接使用忍步,朝着宗祠所在地冲了过去。

        香磷三人想要跟上,但是被鬼鲛的鲛肌拦了下来:“不相干的人就在这里等着吧,我看还是别去打扰他们兄弟俩叙旧得好。”

        ……

        宗祠位于地底下,里面光线不足,一片漆黑,只能看到大致的影像,暗晦的空气充斥其中,细细的尘埃缓缓漂浮,每呼吸一下都是一股陈旧的霉味。

        佐助握紧手里的草薙剑,循着道路往内部走去。

        宇智波鼬所在的位置非常好找,走到门口就能清晰地看到等在里面的他。这个房间里有一盏点燃的油灯,让里面看上去没有那么暗。

        “你来了,佐助。”鼬优雅而随意地靠坐在高背的石凳上,双手交叠在腿上,脸上是一派淡然。

        佐助站在门口,沉声回应:“宇智波鼬。”

        “你在等什么?”鼬看着佐助,眼里是几不可查的疑惑。

        没有冲上来,也没有用幻术,佐助看上去沉着稳重,一点都不像是急于杀死他的复仇者,他确实还是变了很多。

        佐助站在门口,漆黑的眸子紧盯着鼬:“宇智波鼬,宇智波一族灭族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你难道忘记了你看到的一切吗?”

        佐助面无表情道:“你不肯说是吗?”

        鼬在心里皱眉,这样的佐助给他的感觉一点都不好把握:“真相就如你所见。”

        佐助缓缓抽出身旁剑鞘中的草薙剑,精铁与刀鞘摩擦的声音森冷而肃杀:“我三年前就问过你一次了,但是你没有告诉我,刚才又是一次,现在我再最后问你一次——宇智波鼬,当年灭族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告诉我。”

        鼬勾起嘴角,淡淡道:“我为了测试自己的器量,杀了族人,杀了爸爸,杀了妈妈,这就是真相。”

        “那你为什么独独留下我。”草薙剑全部出鞘,银白色细长的刀身闪耀着晃眼的光。

        “因为……你是我备用的眼睛啊。”鼬看着佐助那双三勾玉的眼睛佐助,表情像是愉悦而着迷,“你对于我来说就是新的光明。佐助,你要知道宇智波一族本来就是为了得到万花筒写轮眼,不惜同伴之间自相残杀,为了得到永恒的瞳力,不惜父子反目、手足相残,并一直以得到此力量为荣的被玷污的一族。”说着,鼬站了起来,打开了万花筒的眼睛注视着佐助,“只有将你杀死,我的瞳力才能够得到进化,然后我才能拥有更强大的永恒的力量。”

        在鼬的印象里本该暴躁愤怒的佐助却平静地像是一潭死水,他声音清冷,里面带着一丝不屑与嘲讽:“宇智波鼬,告诉我真相又能如何呢?”随后他毫不掩饰内心的讽刺,轻笑了一声,“算了,不说就不说吧,反正你是一定要死的。”

        说着,刺眼的草薙剑被举起,锋利的剑尖直直地指向鼬。

        佐助微眯起眼,幽幽的声音像是在叹息:“我已经给了你三次机会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珍惜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294/167345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