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慢慢慢慢来 > 第1章

第1章

        这回祁曼在公司的茶水间倒咖啡的时候,终于注意到对面商场楼顶上挂着的巨幅海报。

        海报上只有一个男人。

        他有着棱角分明的英俊的脸,以及深邃如浩瀚海洋的冷峻的眼神。

        薄唇紧抿,紧绷的情绪一触即发。

        平面的角度和阴冷的天气,都没法磨灭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凛冽杀气。

        处在绝境之中的杀气。

        祁曼一瞬间看得怔住了,手里举着咖啡壶半天没记得往杯子里倒。

        “这是我新任老公池瀚!老大你看他是不是帅得裤子都要掉啦?!”

        这声音来得突然,可是祁曼却没被吓到。

        扭头一看,祁曼看到公司的八卦灵魂人物刘钰就站在自己身边,一脸春意地看着对面楼上的海报,满满的爱意都要从她脸上荡漾出来了。

        祁曼收回目光,稳稳地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问刘钰:“对面这个海报是什么时候挂上去的?我记得之前都是你前任老公恺恺向的海报啊。”

        闻言,正在喝茶的刘钰几乎要喷。

        “老大我知道你反应有点儿慢,但是万万没想到你反应居然能这么慢……这海报都在咱公司对面挂了大半个月了!!你才发现?!!”

        刘钰忍住了嘴中几欲喷薄而出的茶水,无情吐槽。

        祁曼:“…………”

        从祁曼的沉默中得到了她的答案,刘钰忍不住也:“…………”

        两人相顾无言半日,刘钰不由得叹息一声:“你这反射弧……也是没sei了……”

        感叹完毕,刘钰十分好心地给祁曼科普:“这是池瀚,奥x卡金像奖里杀出来的黑马,才第一部电影就干翻一票老戏骨斩获最佳男主角,是国际影坛上一颗冉冉升起的闪亮新星……”

        说到这儿刘钰顿了顿,开始掏手机:“我的语言太贫乏了!不能表述出偶家池瀚老公的帅气和英俊的万分之一!老大你等等,我马上把我收藏的影评念给你听,那些人写得可好了!!字字珠玑啊!!”

        说着,行动派刘钰同学调出手机浏览器的收藏列表,挑了自己最喜欢的一篇,给祁曼念了起来。

        无非都是些对池瀚的夸张的溢美之词,写作者似乎是恨不得使出浑身解数来赞美这个在国际影坛上一鸣惊人的中国人。

        一开始祁曼还认真听,到了后面思绪慢慢地就飘散了,眼里只剩下对面那个从修罗场中走出来一般的男子。

        池瀚。

        ————

        离开茶水间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祁曼还是有点儿懵。

        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祁曼集中了一下自己的精力,开始检查手下人做好的标书。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文档上的字每一个祁曼都认识,凑在一块儿就不知道在说点什么了。

        祁曼努力地看了老半天,最后还是放弃了。

        收起word文档,打开浏览器,祁曼在搜索框中,输入“池瀚”两个字。

        上千万个搜索结果,一溜一溜的全是池瀚获奖以及他获奖的电影即将在中国上映的新闻。

        祁曼随意点开几个新闻看了看,里面的内容和刘钰刚刚给自己介绍的差不多——

        年轻的前途无量的影帝,可是为人低调,从获奖到现在不接任何访谈通告广告。而他的详细信息也是少之又少,除了身高体重年龄学历,家世来历一概没有。

        简直就是一朵迷の男子。

        祁曼静静地看着屏幕上娱乐记者抓拍的走过红地毯的池瀚。

        镜头前的他沉稳而内敛,就像一把未出鞘的剑,将一身的光芒尽数掩在眼睑之下。

        除了这张熟悉的脸,祁曼找不到任何一点她记忆中的池瀚的影子。

        这个池瀚像是脱胎换骨了,疯一样的美男子变成了风一样的美男子。

        祁曼心里有些感触,不由得轻叹一声,放开鼠标往旋转靠椅一靠,仰头闭上酸胀的眼睛。

        眼前光亮被眼帘遮上,回忆像泛黄的相册被翻开。

        站在铺天盖地的暴雨里,池瀚墨色的眼眸中有浓得化不开的悲痛——

        “祁曼,你可要想明白了……这一回,我不会再等你了。”

        ————

        在祁曼沉浸在回忆当中时,耳边突然响起清脆的指弓敲击桌面的声音。

        祁曼睁开眼,就看到自己的衣食父母、公司的ceo肖扬就站在自己位置边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引起祁曼的注意了,肖扬这才往她的电脑屏幕上看了一眼,勾起嘴角:“难得难得,我手下最厉害的大将、人称拼命三郎祁曼居然会在上班的时间看娱乐新闻……”

        上班摸鱼被老板抓包当场,祁曼不由得有些局促。

        坐直了身子,祁曼抬头看向肖扬,问:“肖总,有什么事吗?”

        “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们讨论一下张氏财团最新的宣传招标计划。”肖扬顿了顿,“我打算让你的团队来跟。”

        “好的,我整理一下材料就过去。”

        祁曼认真地回答。

        “好,那么我在办公室等你,你准备好了就进来吧。”

        说完,肖扬在祁曼的电脑屏幕上又看了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

        祁曼和肖扬讨论张氏的事情一不小心就讨论了两个多小时。

        在和顶头boss确定好投标的方向和细节之后,祁曼整理好笔记和文件,盖上工作用的k,站起身来向肖扬告退:“那方案就初步这么定了。肖总,我出去筹备这个事情了。”

        肖扬微微颔首,同意了祁曼的离开。

        祁曼拿上资料和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走向肖扬办公室的大门。

        在祁曼的手握上门把手的时候,肖扬叫住了她:“等一下祁曼。”

        祁曼回过头来:“还有什么交待吗肖总?”

        肖扬沉吟片刻,还是开口问到:“那个池瀚……你认识?”

        祁曼没料到肖扬会突然问起池瀚的事情,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诚实地回答:“嗯,认识。”

        说完,祁曼又补充了一句:“我妈妈和他妈妈是很要好的朋友。”

        闻言,肖扬若有所思。

        祁曼站着等了一会儿,等不到肖扬下一个问题,对他半鞠躬,说:“肖总要是没别的事情我先出去工作了。”

        说完,祁曼轻手轻脚地拉开了肖扬办公室的门,离开了。

        ————

        又是忙碌而充实的一天工作。

        祁曼再一次加班到十点半才离开公司。

        祁曼在公司楼下拦了部的士,回家。

        也是奇了怪了,自从在早上发现对面大楼上的池瀚的海报之后,坐在的士上的祁曼发现沿路都是池瀚那部电影的宣传海报。

        各式各样的海报,有仅有他的,也有他和电影其他演员一起的。

        祁曼记得昨天明明什么都没有来着,怎么一夜之间凭空出现这么多池瀚新电影的海报来着的?

        茫然的祁曼再一次怀疑起人生来。

        难道说这真的是她的反射弧的锅吗?她的反射弧真的长到满路都是池瀚的脸却发现不了吗……?

        祁曼哭笑不得。

        ————

        在对自己洞察能力的怀疑之中,祁曼回到了自己在b城的小窝里。

        卸了妆洗完澡,也快十二点了。

        祁曼往脸上敷了一张面膜,设置了闹钟,搬着笔记本电脑摸上了床。

        靠坐在床头,祁曼掀开电脑,插上u盘,继续干活。

        张氏财团的案子很紧急,她做事又慢,只能揪着生活里的每一个时间碎片,尽快把工作做完。

        十五分钟后,祁曼设置的闹钟开始响起来。

        第十八分钟,祁曼才从工作中回过神来,按掉了闹钟,将脸上的面膜揭掉。

        又是洗脸护肤一阵折腾。

        祁曼再次处理好回到床上,面对着还亮着屏幕的电脑,她的脑子放空了一会儿,神使鬼差一般打开了自己的私人邮箱。

        邮箱里几百封未读邮件,都是各类服务商发来的广告。

        祁曼筛选了一下,没看到什么重要的邮件,一口气把这些广告都给删除了。

        然后,点开发件箱。

        发件箱里的最近一封邮件,是祁曼定时发送给池瀚祝他生日快乐的邮件贺卡。

        邮件已经变成了已读。

        祁曼看一眼电脑上的日期,三月十三日。

        池瀚的生日已经过去四个月了。

        祁曼点开写信界面,又新编辑了一封邮件,设定成池瀚今年生日的时候发送。

        以前池瀚总是抱怨她不记得他的生日,现在她每年都给他发生日快乐的邮件……他应该就不会再为这件事生气了吧?

        合上电脑,祁曼关灯躺平,准备睡觉。

        可是在合上眼睛之前,祁曼又觉得自己这么冷漠好像不对……

        既然她知道了池瀚得了这么个国际性的大奖,是不是应该发个消息祝贺他一下?

        如是想着,祁曼摸过手机,从一个深得不能再深的文件夹里找到微信的图标,点开。

        面对登陆框,祁曼再一次懵逼。

        太久没登录,她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注销了微信的账号。

        费劲地想了好久密码,又输错了好几次,祁曼终于登上去了。

        一进去就是一大堆的消息冲进来,祁曼的手机一直震动震动,就跟搅蛋器似的嗡嗡嗡响个不停。

        好不容易等消息都加载完了手机安静下来了,祁曼再慢悠悠地在搜索框中输入池瀚的名字,调出了他的对话框。

        池瀚上一次给她发的消息是一年半前。

        是一张照片。

        小图上池瀚穿着清爽的竖蓝条衬衫,站在漫无边际的绿荫之中。

        祁曼点开图,只得到一个加载失败的图标。

        时间太久了,图片已经丢失了。

        祁曼心中百味杂陈,将对话框往上拉。

        池瀚发过来的都是他自己的照片,有在咖啡厅里的,有在教室里的,还有沙漠里的……

        一句话都没说,就这样默默地和祁曼分享自己的生活。

        祁曼看了快二十分钟,才将池瀚发来的照片看完。

        但是都是小图,大图都加载失败。

        祁曼握着自己的手机,对着池瀚的照片发了一会儿呆,才选中发送消息框,输入一行字——

        “看到你获奖的消息了,恭喜你。”

        打完字,祁曼想了想,在最后加了个微笑的表情。

        刚刚要按下发送键,祁曼突然想起刘钰给自己扫盲的时候说过微笑的表情指代着“呵呵”。

        “呵呵”具体是什么含义她记不太清楚了,但是好像是不太好的意思?

        祁曼犹豫再三,把这个笑脸给删掉了。

        删掉又觉得这句话太干巴巴,又添上笑脸。

        准备发送之前,这笑脸越看越觉得嘲讽,删掉。

        唔……好像还是有笑脸比较好?加上。

        祁曼纠结了好几遍,最后还是选择把微笑留住。

        池瀚应该明白她用笑脸不是那个“呵呵”的意思的吧……

        祁曼琢磨着,终于点下了发送键。

        一秒钟后,微信来了反应——

        “池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发送好友验证]”

        看到这条消息,祁曼一下子懵圈了。

        ???????

        d?????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447/141197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