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慢慢慢慢来 > 第17章

第17章

        第二天,各大媒体的头条都是同一个人。

        “青年影帝池瀚现身x街,影迷如织围观引发交通拥堵。”

        “奥x卡影帝池瀚街边展示温柔一面,平易近人不似复仇冷酷男儿。”

        “池瀚日常穿搭详细分析,小编教你分分钟学影帝做人。”

        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总之就是……

        池瀚!

        池瀚!!

        池瀚!!!

        而拿到了池瀚签名的刘钰一整天都处在“旋转、跳跃,我不停歇”的模式。

        连敲键盘的时候,都在摇摆摇摆摇摆。

        在茶水间碰到祁曼,刘钰还不忘显示自己这份真·无误·池瀚签名,给自家老大看看,这才是真迹啊!!

        看到刘钰手背上龙飞凤舞的“池瀚”两个字,祁曼默然半分钟,才开口问:“刘钰你……为什么要让池瀚签名在你手上?”

        刘钰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手臂,陶醉着,回答:“这样子我就能和老公永永远远地贴在一起了呀~”

        祁曼:“……永远……?你不打算洗手了??”

        ?

        “欸老大你好聪明~!我是不打算洗手了~!”

        “…………”

        “但是不洗手也会掉色的说……”刘钰苦恼了一下,马上又欢欣鼓舞起来,“不过我可以下班了去纹身店问问,看能不能把我老公的字给纹下来。”

        祁曼:“…………”

        好吧你赢了。

        ————

        从茶水间里出来,祁曼心里总觉得怪怪的,好像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没做。

        等她在位置上坐下,看到那张还没有被扔到垃圾桶里的池瀚模仿自己的字迹给刘钰写的签名,顿悟了。

        花了个擦,昨天忘记和池瀚算账了!!

        说曹操,曹操电话到。

        祁曼才想通,池瀚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祁曼犹豫了一下是马上就兴师问罪呢还是回头碰面了再兴师问罪呢,电话第一遍响完了。

        三秒后,电话开始响第二遍。

        祁曼只好先把电话接起来:“嗯?”

        “曼曼我大姑这周五过六十大寿,我待会儿的飞机去h省给她老人家庆生……”池瀚说着顿了顿,紧接着无缝转入翘首期盼语气,“曼曼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你大姑?”

        祁曼在记忆里翻了翻,翻出了那位和蔼可亲的大姑。

        池瀚大姑祁曼小时候只见过一回。

        记得那是初二的寒假,大姑从大东北的h省来到地处岭南的s市过春节,给她大侄子池瀚带了好多好多的榛子松子。

        于是那一年,池瀚给祁曼剥了一整个假期外加一整个学期的榛子松子。

        从春初,到夏末。

        而祁曼则吃了一整个假期外加一整个学期的榛子松子,数量之大时间之久,搞得她这辈子再看到此二者就直反胃。

        池瀚耐心地等祁曼的回忆进度加载完毕,又问了一遍:“曼曼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祁曼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上未完成的工作,再翻翻备忘录,不由得扶额。

        这两天因为池瀚撺掇着大吃大喝,她都没怎么干活。

        工作进度严重落后。

        “我活干不完,没法去……”祁曼回答着,抱怨了一句,“都怪你!干嘛老拖着我去吃又好吃又费时间的东西!”

        池瀚顿时语塞。

        怪我咯?!

        带你去吃好吃的,我还有错了?!!

        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怪我咯?!

        天啦噜还有没有天理了!

        池瀚内牛满面。

        ————

        n番利诱失败,心酸又心塞的池瀚地独自登上了飞往大东北的飞机。

        祁曼则留守b城,加班!

        祁曼天昏地暗地一连赶了两天工作,每天都是被池瀚n通夺命连环call催着吃饭和睡觉的。

        赶工的第三天,周六。

        祁曼吃过了远在大东北的池瀚给她订好的外卖,又伏在电脑前面继续干活。

        活儿干到半,手机响。

        祁曼硬是等着把最后一行字敲完,这才接起电话来:“您好?”

        “是我。”

        电话那头传来低沉而好听的男声。

        祁曼的思绪停顿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电话那头的人微不可闻地轻叹了一声,认命地做了个自我介绍:“肖扬。”

        “啊……肖总!”祁曼应了一声,继续点鼠标看材料,“有什么事吗?”

        “你答应了今晚上陪我去参加一个晚宴……你还记得吗?”

        肖扬问。

        “唔……”祁曼扶着头晕脑胀的脑袋,抱歉地对肖扬说,“肖总你等一会儿,让我想想。”

        “好。”

        肖扬很有耐心地等待着。

        祁曼cpu过热的大脑冷却下来,想起了那天肖扬在会议室对她说的话。

        周六的晚宴,接洽项目合作人。

        “啊!”恍然大悟的祁曼赶紧看一眼电脑上的时间,“肖总,晚宴在哪儿举行?几点钟?”

        “不着急,离开始还有四个小时,你还可以收拾一下……”肖扬说着顿了顿,问,“曼曼你有晚礼服吗?”

        “有的有的,参加晚宴的一整套装备我都有的。”祁曼说着合上笔记本电脑,起身去翻衣柜,“肖总您今天穿什么色系的服装?需要我怎么配合?”

        “曼曼你不需要配合我,穿自己喜欢的就好。”

        肖扬如是说。

        可在最后还是忍不住补充了一句:“我今天穿的是藏青色的西服……”

        接收到肖扬传递来的重要信号,祁曼应了一声好,又问:“晚宴地点在哪儿呢?”

        而肖扬并没有给她地址:“我待会儿去接你……两个小时,你时间够用吗?”

        “够的。”

        “那好,我两个小时后到你家楼下接你。”

        “好的,麻烦肖总了。”

        “曼曼你客气了。”

        挂掉了祁曼的电话,肖扬的神情有几分落寞。

        这时候一直站在肖扬身边默默地听着他同祁曼讲电话的店员才迟疑着开口:“先生……这件裙子,您还要不要?”

        肖扬闻声看向店员手里拿着的那条礼服裙。

        那是一条烟紫色的纱裙,蓬蓬的裙摆上绣满了鲜亮的花和嫩绿的叶,像是从迷雾森林中走出来的仙女应该穿着的裙子。

        垂下眼睫遮住眼底神情,肖扬淡淡地对店员说:“给我装起来吧。”

        “好的,先生请这边刷卡。”

        ————

        纵然祁曼动作再慢,两个小时也够她把自己给拾掇好了。

        两个小时后,肖扬的电话准时打过来。

        正在往手包里装东西的祁曼赶紧把电话先接起来:“肖总?”

        “曼曼你好了吗?我在你家楼下了。”

        “好的,我马上下去。”

        ————

        当祁曼从小区楼里出来的时候,站在车边等她的肖扬不由得眼睛一亮。

        只见祁曼穿了一条珍珠白色的一字领小礼裙,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和漂亮的肩膀。

        随意地搭着简单的一套珍珠首饰,手抓一支玫瑰金手包。

        连上班时一直扎起来的头发今天也放下来了,俏皮的小波浪,少了往日的严谨和死板,多了灵动和可人。

        看到祁曼踩着镶钻小高跟向自己走过来,肖扬忍不住快步迎上去。

        “啊抱歉啊肖总,让您久等了。”

        祁曼一脸歉意地对肖扬说。

        肖扬嘴角上扬着,对祁曼比出自己的臂弯:“不久。”

        等你,多久都不会久。

        祁曼对肖扬笑笑,虚虚地勾住他的手:“那……咱们过去吧?”

        ————

        等肖扬将自己载到晚宴席外,祁曼才想起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

        “对了肖总,今晚上这个晚宴是……”

        干什么的?

        肖扬领着祁曼,在众人投过来的或惊诧或好奇的目光中,款款往宴席上走去:“今晚上是为了庆祝肖氏集团的董事长七十岁生辰而举行的晚宴。”

        “哦。”

        祁曼应了一声。

        跟着肖扬穿过两道花门,祁曼又发现一个问题。

        “呃……肖氏集团的董事长??”

        肖扬拦住服务生,给祁曼拿了一杯鸡尾酒:“是的。”

        祁曼不解地皱着眉头。

        看祁曼捉急地慢吞吞地想这肖董事长是谁,肖扬好心地替她解答:“肖董事长……也就是我父亲。”

        ————

        “…………”

        祁曼瞪大了眼睛,无辜又茫然地盯着肖扬看了快一分钟。

        肖扬被祁曼这懵逼的神情看得直想笑。

        伸手过来在祁曼的头顶上摸了摸,肖扬说:“别愣了。就因为是我父亲的生日晚宴,才好和合作人套近乎啊你说是不是?”

        “…………”

        祁曼觉得很不对头。

        但是哪儿不对头她又一时半会儿地想不出来,只能由着肖扬领着她,与一个又一个的宾客寒暄。

        面对宾客们探究的目光,祁曼很不自在。

        肖扬似乎察觉到了她不安的情绪,在她的手背上拍拍,安抚她道:“等一下,再等一下就好了。”

        肖扬话音一落,前面就有个穿着一袭长衫的老人家对肖扬招手:“扬儿来了?过来,认识认识你张伯伯。”

        “走吧。”

        肖扬说着,带着祁曼往那方向走去。

        站定后,祁曼看清那长衫老人身边站着的人,不由得一怔。

        “呃……外公?”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447/141197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