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慢慢慢慢来 > 第21章

第21章

        听到祁曼这句话,一向稳重示人的肖扬失去了往日的淡定。

        面带震惊神色,肖扬难以置信地看着祁曼:“事情有发展到非辞职不可的地步吗?”

        祁曼抿着嘴,没有解释,只是本着自己良好的职业操守,对肖扬说:“待会儿我出去了再给您发辞职邮件。在正式离职之前,我会把手上的工作都交接好。”

        说着祁曼顿了顿:“张氏的案子比较特殊,公司里也没有其他人比我更清楚,而且还和池瀚签了条约……所以,如果我们公司的方案中标,我会跟进到池瀚的拍摄结束。”

        看着祁曼一副铁了心要走的态度,肖扬抿着薄唇,以探究的目光看了祁曼好一会儿,开口:“给我一个辞职的理由。”

        祁曼一听肖扬这问题,顿时有些为难:“呃……”

        “是因为昨天的新闻报道吗?”肖扬一边提出自己的猜测,一边目不转睛地观察着祁曼的表情变化,“还是说……是因为前天晚上我的告白?”

        肖扬这么直白地将问题摊开来聊,祁曼也就不再有顾虑,坦然地点点头:“两者都有。”

        “我不明白,这两件事有对你的工作有影响吗?为什么要辞职呢?”肖扬说着,十指交握放在膝盖上,开始和祁曼谈判,“如果你觉得困扰,我待会儿就可以让公关部的人联系媒体发新闻稿,澄清绯闻。而关于我的感情……”

        肖扬深沉地直视着祁曼:“在这里我可以向你保证——在工作上,我绝对不会让我对你的感情,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合作。”

        肖扬说得真诚又恳切,祁曼沉默了。

        “曼曼,公司需要你。”

        肖扬沉着声对祁曼说。

        而我也……很需要你。

        ————

        肖扬的办公室陷入了静默之中。

        五分钟后,一直低头沉思的祁曼才缓缓地开口回应肖扬:“肖总,很抱歉。我还是执意要离职。”

        ————

        一从肖扬的办公室里走出来,祁曼马上就像一块磁力超强的磁铁一样,将整个公司的人的视线都吸引过来了。

        每个人脸上都泛着八卦的红潮,好奇又考究地打量着祁曼。

        没有人说话,但是大家都心照不宣。

        这一刻,整个公司洋溢着意义不明的暧昧的气息。

        对于同事们投过来的目光,祁曼恍如未闻,只低着头考量着自己手头上的工作量有多少,有多少能在正式离职之前完成。

        当祁曼走到自己团队的办公区域,一直在往肖扬办公室张望的刘钰猛地从椅子上蹿起来,一把拉住祁曼:“老大老大你过来帮我看个东西!”

        祁曼思绪被刘钰打断,迷茫地“嗯?”了一声,就被刘钰扯到了她位置上。

        “这么棒的老公我不能一个人独享,要和老大你一起分享!”

        刘钰压低了兴奋又激动的声音,拿了放在桌上的耳机给祁曼带上。

        祁曼完全没反应过来刘钰在搞什么,任由着她摆弄着自己。

        刘钰麻利地调出了一个视频,放大。

        看到视频的静止界面,祁曼不由得心头一跳。

        镜头里面,只有一个人。

        是那个她认识了二十多年的、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

        播放键按下,祁曼耳边响起了清风一样清爽又纯净的声音。

        耳机效果太好,声音明晰得就像他正在她耳边说话。

        “一直以来关注和喜欢我的影迷们,大家好,我是池瀚。”视频里,他谦和地对着镜头微笑,“因为最近在进行一件对我的人生十分重要的事情,所以没有看到网络上的新闻,并及时回应,很抱歉,让关心我的影迷朋友们担心了。”

        “网上关于我和秦斌一对情侣的消息,是误传。我和秦斌是从小就认识的好朋友。虽然近些年我出国和他的联系少了,但是他在我心中的份量还是和以前一样重。我希望媒体和广大的网民朋友们不要再传播我们俩是一对的消息,因为这件事已经造成了我最好的朋友的困扰,而这正是我不愿意见到的事情。拜托大家,同时,谢谢大家。”

        说到这儿,池瀚停顿了一下,对着镜头深深地鞠了一躬。

        看着一向高傲又自负的池瀚因为舆论低下了头,祁曼觉得自己的心狠狠地刺痛了一下。

        就像有人拿着针在上面快速又用力地扎了一下。

        但是她没说话,眼睛仍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

        长达半分钟的鞠躬过去后,池瀚直起身子来,继续录视频。

        “还有一件大家关心着的,我的性取向的问题……”说到这儿,池瀚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暖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也变得甜蜜,“诚实地说,我这辈子只喜欢过一个女孩子。我想,在未来以及更遥远的未来,我也只会喜欢她一个人。”

        听到池瀚这句告白,祁曼微微一怔。

        “所以说,在我这儿,大概没有所谓的’性取向’,只有’她取向’吧。”

        说到这儿,池瀚好像有些害羞一样,手握成拳,遮在嘴边欲盖弥彰地轻咳了一下。

        扑通——扑通——

        祁曼清楚地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而我这次回国,要做的那件对我的人生十分重要的事情,正是……”

        池瀚腼腆地笑着,就像个刚刚坠入初恋的大男孩,“努力的把她追回来……希望大家能够祝福我成功,谢谢!”

        说完,池瀚对着镜头,再一次鞠躬。

        镜头长时间没变化,在祁曼反应过来以为是视频结束了的时候,池瀚又直起了身。

        这次,他没有笑。

        而是认真又专注地看着镜头。

        “sunny,这一次,我不会再以我认知中的幸福来约束你,更不会强求你配合我的节奏……你可以做任何你喜欢做想要做的事情,现在,换我来配合你。”

        “所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

        这回,视频是真的结束了。

        看着镜头定格在池瀚坦率又真挚的脸上,祁曼只觉得眼睛猛地一酸,两滴大大的眼泪“啪嗒”一声,掉了下来。

        看到祁曼落泪,刘钰很贴心地给她递了两张纸,万分感叹地说:“老大!我老公是不是炒鸡棒?!我看完这个视频也感动得不行,蹲厕所哭了个一百块钱的……”

        说着刘钰狠狠地吸了一下鼻子:“瀚瀚池mylove,你如此完美,爱上你是我的劫,可素我不后悔~~”

        在刘钰感情饱满地抒发着对池瀚的爱意和迷恋时,祁曼默默地拿着她递来的两张纸巾将眼角的眼泪小心翼翼地抿去。

        说起来,她有多久没有掉过眼泪了?

        祁曼想着,拿起刘钰放在桌面上的小镜子,查看自己的妆容花了没有。

        因为怕哭起来妆会花,所以她工作这三年来,不管遇到多么难过多么沮丧的事情,都不会哭。

        她以为她的泪腺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功能,变成一个摆设。

        却没想到,池瀚一回来,她又变回了当年了那个爱哭鼻子的她。

        ————

        昨天被池瀚和秦斌是同性恋爱侣的新闻炸得找不着北的群众们刚刚缓过一滴滴神,又被今早上爆出来的池瀚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的告白视频炸得东西南北都找不到了。

        哎呀卧槽!我大池瀚这么狂拽炫酷叼炸天又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国民老公居然还玩单恋?!

        天啦噜这个叫sunny的姑娘脑子是不是有坑?!要不要大家集资给她寄点核桃黑芝麻补补脑?!

        一时间,群愤并起。

        池瀚的铁粉兵分两路,一路杀到他微博下面,给他的第一条微博——也就是和sunny打招呼的那条——刷留言。

        从祝福他早日追回sunny,到劝他放下执念莫要吊死在这颗被门夹过的核桃树上……

        等等等留言,刷了一早上,差点儿没把整个微博的数据库刷瘫痪。

        另外一路则在微博上无的放矢,只要是叫sunny,不管是男是女,先骂上一轮再说!

        连刘钰这种“池瀚老婆sunny19921102”的一看就知道是池瀚脑残粉的微博号,也被强行拉过来躺枪了。

        听到刘钰在那边“哇哇哇”的叫嚷着,祁曼原本就静不下来的心又被她给闹得更乱了。

        离职邮件没写上两行,被刘钰打断的祁曼不得不停下手,无奈地转头看向她:“又怎么了你?!”

        刘钰抱着自己手机,义愤填膺地凑到祁曼身边,给她看自己的微博:“老大!你说这些池瀚的脑残粉是不是有猫病?!我这样的号他们也来刷留言刷存在感!!今天药没吃吧?!!”

        祁曼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拿过刘钰的手机刷了她十几条留言,才慢悠悠地说了一句:“难道你不也是池瀚的脑残粉?”

        刘钰噎了一噎。

        “我和他们不一样!”刘钰一脸嫌弃,“我是高素质的脑残粉!老公遇上真爱,我就会默默地祝福他!而不是像那群疯子一样逮到个人就咬!!”

        祁曼瞟了刘钰一眼,勾起嘴角,皮笑肉不笑:“呵呵。”

        刘钰被祁曼这一声笑笑得后脑勺有点儿发凉:“……老大你别这样……”

        祁曼按下刘钰手机的home键,退出了微博,再将手机丢回给她:“得了。上班时间少刷点微博,给我干活去!”

        ————

        等把给肖扬的辞职信写好并发送了出去,祁曼盯着自己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看了好一会儿,才慢悠悠地拿过来,打开了微博的app。

        如果连刘钰那样的账号都要被粉丝围攻,那么她这个正版sunny的账号……

        祁曼突然生出一种生死未卜的紧张感来。

        纵然心里再着急,祁曼还是不紧不慢地输入了自己的账号,然后按下回车。

        料想之中的几万条信息并没有到来。

        整个界面风平浪静,云淡风轻。

        呃……

        是我这个账号没有被人发现吗?

        祁曼慢吞吞地思考着,然后点开自己的个人主页……

        咦……点不开??

        就在祁曼茫然之时,她的电话响了。

        来电显示是——

        曼曼全世界最爱的男人。

        祁曼默默地接通了电话:“喂,爸?”

        祁爸爸在电话那头温柔地问候女儿:“曼曼早上吃早餐了吗?吃了什么呀?最近天气变化多端,记得随身带件外套……钱还够不够用,还要不要爸爸给你打一点……”

        祁曼眉头一跳,打断了祁爸爸:“爸,我最近都挺好的。”

        顿了顿,祁曼又问:“您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我这正上班着呢。”

        听到祁曼这样问,祁爸爸一秒钟变画风,语气严肃起来:“曼曼,最近这两天的事情太乱了。你要不要回家避一避风头?”

        “这两天的事情……?”祁曼低头思忖了一下,回答,“爸,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被这两天的新闻影响到生活和工作……再说,池瀚的视频放出来以后,我和肖总的那点事,就没什么热度了。”

        毕竟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啊。

        祁爸爸仍是一副不放心的语气:“你以为池瀚的视频对你就没有影响?要不是我把你的微薄账号给封闭起来不让人查找得到,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安安定定地坐在办公室里上班?你那微博里那么多可供人研究的蛛丝马迹,你当那些脑残粉辨别不出来你就是真的sunny?”

        说完,祁爸爸不满地抱怨起来:“这池英俊做事还是这么不稳当,当初我就说他不适合你……”

        祁爸爸的抱怨才起了个头,马上就被女儿祁曼不满地打断了:“爸爸,您就别老生常谈了!”

        准备化身祥林嫂的祁爸爸讪讪地闭上了嘴。

        祁曼往电脑屏幕上瞅了一眼,看到来了新的邮件,紧急进入结束语:“所以说,爸你今天给我打电话就主要是说这个事?”

        被祁曼这么一提醒,祁爸爸想起了正事。

        “爸爸今晚上的飞机飞b城,大概九点钟左右到。”

        祁爸爸说。

        祁曼微微一怔,反应过来后马上接应:“那么我下班了去机场接您?”

        祁爸爸摇摇头:“倒也不必。”

        说完祁爸爸又是一顿:“你让池瀚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447/141197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