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慢慢慢慢来 > 第23章

第23章

        “我向肖总提辞职了。”

        祁曼温吞温吞地开口说到,然后又回去看电脑屏幕。

        这回,池瀚听明白了。

        他差点儿没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肌肉,让自己一个不留神笑出声。

        绷着脸端起茶水,池瀚严肃地说了句:“辞职是正确的……你一早就该辞职了。”

        说完,池瀚快速地抬手,以茶杯做掩护,咧着嘴无声地大笑。

        笑得可爽。

        而沉浸到工作当中的祁曼又沉默,也没注意到池瀚傻笑的样子。

        池瀚乐够了之后,意识到一个问题。

        “咦,曼曼你怎么突然想到要辞职了?”

        池瀚奇怪地看向祁曼。

        那天你不是才说了……想要做秦姨妈那样事业成功的女性吗?

        这一转头就辞职了?

        问完,池瀚自己又想了想,替她回答:“难道说,是因为网上爆出来的那个你和肖扬的……”

        “绯闻”这两个字滚到池瀚舌尖,却被他压住,换了另外一个词:“……新闻?”

        祁曼还是没回应。

        池瀚暗自琢磨着,抿了一口茶,然后凑到祁曼的身边,和她一起看电脑屏幕。

        看着祁曼捉急地往文档上面敲字,池瀚很有耐性地等她打完一段,按下回车,这才抢过她电脑:“得了得了,都是要辞职的人了,还那么卖命干嘛?回答我的问题啦~!”

        祁曼的双手还保持着打字的姿势,愣了愣,才看向池瀚。

        “你的问题?”祁曼回想了一下,然后对着池瀚点点头,又摇摇头,“新闻是一部分原因,但是却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池瀚收起了祁曼的电脑,示意服务员过来收拾桌子后,问:“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祁曼慢慢地放下了自己抬着的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才回答:“肖总他,上周六晚上向我表白了。”

        正陪着祁曼一起喝茶的池瀚一口茶水差点儿没喷出来。

        嗯?!

        whatthefxxk?!!

        肖扬居然敢向曼曼表白?!!!

        ————

        知道了真相的池瀚只觉得有千万匹草泥马在心头上呼啸而过,缓了好一会儿都没缓过来。

        “既然这样,那还去上班干嘛!明天别去了!”

        池瀚忍着自己咬牙切齿的冲动,努力维持着自己面上的平静和镇定。

        还几番差点破功。

        祁曼摇头否决了池瀚的提议:“我这样撂担子走了,对同事们太不公平了。再说了,我还要按照合约,跟完你的拍摄。”

        池瀚当机立断,拍板决定:“如果这样,那么我和肖扬公司毁约不就成了?!”

        祁曼的视线轻飘飘地飘到池瀚身上,审视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温温吞吞地说:“……但是我想看看拍戏长什么样。”

        池瀚噎了一噎,无奈:“……那到时候我接了新戏,你再来探班不就知道了?”

        “那不一样。”祁曼看着池瀚的目光很专注,“那样子,没办法近距离地看着你工作。”

        祁曼话音一落,池瀚就清楚地感觉自己的心,“突突突”地跳得飞快。

        温柔地回看着祁曼,池瀚对她微笑:“好。”

        你说什么,都好。

        ————

        两人吃完了晚饭,时间走到了七点二十。

        从饭店这儿到机场不堵车四十分钟。

        祁爸爸是晚上九点钟抵达的飞机。

        池瀚算了算时间,又让服务员给祁曼加了一份甜点,两人休息休息再出发。

        过去的路上有点儿小堵车,但是两人还是在八点半的时候抵达了机场。

        将车在停车场停好,池瀚开始翻出自己的装备,一件一件地戴上。

        祁曼看着武装到牙齿的池瀚把自己包成了个恐|怖分子,一时间无言。

        扯过后视镜照了老半天,池瀚扭头去征求祁曼的意见:“搞成这样去见你爸,好像不太好?”

        “……那你想光着个脸去见他?你下车走两步试试?看你粉丝不把你生吞活剥了?”

        祁曼冷酷无情地道出了残酷的现实。

        池瀚:“…………”

        祁曼伸手过来扶着池瀚的脸打量了一番,摘掉他的墨镜和鸭舌帽:“大晚上的戴这个太奇怪了。”

        失去了墨镜鸭舌帽掩护的池瀚又照了照后视镜,很缺乏安全感。

        照了好一会儿镜子,池瀚问祁曼:“……我这样子的话,你认得出来我吗?”

        “你烧成灰我都认得出来你啊……这点伪装算什么。”

        祁曼一脸理所当然地回答。

        池瀚:“…………”

        曼曼你就不能用点正常的比喻吗……

        ————

        两人相视无语两分钟后,祁曼开口说:“要不……我自己一个人去接爸爸,你就在车上等我们?”

        池瀚眉头一沉,不假思索地拒绝了:“不行!”

        祁叔叔对我本来就有好大的意见,今天到了机场还不亲自去接他,回头不知道得怎么反对我和曼曼呢……

        本来重新追回曼曼就已经是hard模式了,我不能让它变成harder模式。

        在池瀚迅速地将前因后果过了一遍之后,祁曼又为难着问:“那……那怎么办?”

        “…………”

        池瀚蹙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突然间灵光一现。

        “曼曼你是不是带着化妆品?你帮我修一下容!”

        ————

        八点五十分,被祁曼画了个粗眉毛重黑眼圈的池瀚带着口罩下车了。

        “你给我是不是画得夸张了点……”

        池瀚绕到另外一边给祁曼开了车门,问到。

        祁曼慢吞吞地将安全带放回去,抬头看了一眼眉浓眼肿的池瀚,静默片刻,才扶着池瀚的手下了车。

        在地上站定,祁曼一脸抱歉地对池瀚说:“这是我第一回给别人化妆,一不小心就下手重了……”

        池瀚:“…………”

        忍住把墨镜翻出来戴上的冲动,池瀚伸手在抱歉的祁曼的小脑袋上揉揉,然后一把牵住了她:“好啦好啦,就算是重伤,也是你打的。待会儿这么和祁叔叔解释就好了。”

        祁曼:“…………”

        “趁着飞机还没落地,咱们快过去吧……去晚了祁叔又要在心里扎我小人了……”

        ————

        严格意义上说起来,祁曼给池瀚画的这个眼妆是成功的。

        两人牵着手一路穿行在人来人往之中,愣是没有一个人发现这个戴着口罩好像被人打了一顿的男人是近两日来的新闻焦点池瀚。

        当然,池瀚改变了自己的走路方式和身体姿态也是大家认不出来他来的原因之一。

        两人刚刚走到接机口,池瀚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池瀚摸出来一看,赶紧把电话接起来:“祁叔?”

        听到这个称呼,祁曼不由自主地看过来。

        只见池瀚一瞬间站直了身子,一派狗腿态度地接祁爸爸的话:“嗯嗯,我和曼曼已经到接机口等您了,您一出来就可以看到我们了。”

        “嗯?曼曼为什么会来?”池瀚扭头看了一眼祁曼,瞎扯了个理由,“曼曼说好久没见到您了,很想您,所以迫不及待地过来接您飞机。”

        “嗯嗯,好的,我们在这儿等您出来。”

        “嗯,嗯,祁叔再见。”

        挂掉祁爸爸的电话,池瀚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大大地松了口气。

        祁曼看着池瀚像干了一场大架几乎要虚脱了一样,不由得好奇地问:“对了,池英俊……我一直想不明白,我爸爸原来不是挺喜欢你的吗?怎么大一寒假回来,他好像就突然看不惯你了?”

        池瀚垂着眼角,回过来看了一眼祁曼,叹气:“你真想知道?”

        “我真想知道。”

        “…………”池瀚抬起牵着祁曼的手,翻过她的掌心来打量着,支支吾吾地回答,“唔……我猜是因为……我们大一国庆节去阳朔玩,我和你住同一间房间的事情被他知道了……”

        “嗯……嗯……??”

        听到这个答案的祁曼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

        这也行?!

        ————

        凭着自己对祁曼的了解,池瀚觉得她没有明白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摸索着她掌心上的掌纹,给她解释:“祁叔生气是应该的啦……我和你是高考完之后才在一起的,可是在一起不到四个月就住到一起了……换做我是祁叔,我也生气。”

        “可是可是……”祁曼觉得自己的反射弧不够用了,“可是那时候你和我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吗?!”

        再说了,爸爸他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啊?!

        我明明和他说是和同个宿舍的姑娘一起住的啊!

        打开回忆的大门,这些往事真是不堪回首月明中。

        池瀚苦笑了一下,这个笑容却被口罩遮住了。

        “还有大一的那个寒假……有天晚上我翻你家墙去找你,被他抓住了……”

        池瀚吞吞吐吐地,又吐出了一个真相。

        “…………”祁曼看着池瀚,眼睛都要瞪成车轮了,“……这个事怎么没听你和我说过?!”

        池瀚:“…………”

        这么丢脸的事情,你让我怎么对你说出口?!

        ————

        祁曼和池瀚两人正囧囧有神地翻着旧账,都没有注意到有个高大而挺拔的身影悄然矗立到他俩跟前。

        “池瀚森你干嘛牵我家曼曼的手?!”

        一道低沉而陈厚的声音像炸雷一样在两人耳边炸开。

        分辨出这是无数次出现在自己噩梦之中的声音,池瀚打了个激灵。

        却没松开祁曼的手。

        而周围的人也听到了“池瀚”这两个字,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开始有人窃窃私语。

        祁曼全然没有觉察到周围路人门的视线,反握住池瀚,不高兴地看着自家老爸:“爸,池英俊牵我手怎么了?以前又不是没牵过!”

        没想到宝贝女儿居然这么明目张胆地公然把胳膊往外拐,祁爸爸心塞了一下,坚持自己的立场:“以前你们是在一起,爱怎么牵怎么牵。现在你们又没复合,少搞这些暧昧的举动。”

        一听到爸爸这种语气,祁曼就下意识地想要反抗他。

        可是没等祁曼开口反击,池瀚就拉住了她。

        “呃,我好像暴露了……”

        池瀚在祁曼耳边低声说了一句,然后对祁爸爸说:“祁叔,您刚刚下飞机,肯定很累了吧?不如我们先离开机场,我送您回酒店休息?”

        ————

        池瀚刚刚拉住了祁曼的举动,祁爸爸看到了眼里。

        抿起了好看的薄唇,祁爸爸黑着脸,批准了池瀚的提议:“好。”

        得到了祁爸爸的首肯,池瀚又暗中在祁曼的手心里挠挠,然后松开了她,接过祁爸爸手里的行李箱:“祁叔,我帮您拿行李。”

        祁曼看了自家亲爹一眼,冲着他“哼”了一声,然后撇过头去不理他了。

        祁爸爸又是一阵抑郁。

        看祁曼父女俩之间的气氛不太对,池瀚自觉地往前一步,对着出口那边对着祁爸爸一比:“祁叔,这边走。”

        池瀚话音一落,就有两个满面红云一脸娇羞的小姑娘抱着本子和笔又激动又忐忑地走到他跟前:“请问……你是池瀚吗?”

        池瀚:“…………”

        靠,被打成这样也能被认出来??

        ————

        左边的那个小姑娘只当池瀚是默认了,怯生生地把手中的本子和笔递过来:“能给我签个名,然后一起和个影吗?”

        小姑娘的举动引起了周围人极大的骚动。

        但是大家还没有确定眼前这个带着口罩好像被打成三级伤残的人到底是不是影帝池瀚,所以纷纷持着观望态度,掏出手机一边偷拍,一边等着池瀚接过纸笔签名了再扑过来。

        现场顿时有些尴尬。

        在池瀚思考着该如何完美脱身之时,只见身边走出来个人,站在了他和那两个池瀚粉丝之间。

        “他不是池瀚,只是我司和池瀚重名的员工。”祁爸爸对着那小姑娘解释着,脸上保持着威严又持重的笑容,“小姑娘,我们还有很紧急的工作需要处理,烦请你让个路,多谢。”

        小姑娘和现场围观群众都被祁爸爸这霸道总裁的架势唬得一愣一愣的。

        等大家伙一块儿反应过来的时候,霸道总裁已经搂着那个娇小可爱的女生的肩膀,带着那个看上去有点像池瀚的但是鼻青脸肿(?)的男人,从容地离开了现场。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447/141197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