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慢慢慢慢来 > 第26章

第26章

        周三,张氏招标案尘埃落定。

        没有一丁点意外,祁曼所在的易扬公司竞得此标。

        是日晚上,公司按照惯例,给祁曼的团队开庆功宴。

        ——美名其曰是庆功宴,实际上也就是祁曼带着自己一干年轻力壮的手下大吃大喝,扫荡完了海鲜自助再去扫荡ktv。

        公司买单。

        为了今晚上这一顿,刘钰从上周六就开始吃素,今天早上和中午直接不吃东西,就是为了这一顿自助能把今年一年份的海鲜吃回本,力争“扶墙进,扶墙出”!

        进了自助餐厅,思想觉悟高超的刘钰狠狠地干了三大碗蟹黄鱼翅羹、一打红烧鲍鱼、n条雪蟹脚刺身后,终于停下来中场休息一下下。

        毫不斯文地灌了一大口红酒,刘钰四周看看,惊讶地“咦”了一声,然后转头看向坐在她身边慢条斯理地吃着一盘海胆炒饭的祁曼:“老大!今天肖总怎么没有来?!”

        祁曼温吞地将嘴里的那口饭嚼碎了咽下去了,才缓缓地抬起头,环视了一圈四周,后知后觉地应了一声:“是欸,肖总没有来哦……”

        “奇了怪了!平时我们团队有活动肖总都会参加的啊!”刘钰说着打了个小饱嗝,又捡起盘子里的一条蟹腿,蘸了酱开始吃,“今天他是怎么了?!”

        祁曼将盘里的炒饭吃了个干干净净,才将盘子推开,端起木瓜牛奶来,喝了一口,才又蜗牛一样地回答刘钰:“我也不知道诶。”

        对于祁曼这样慢的反应速度,刘钰倒也不介怀,继续噼里啪啦地和祁曼闲聊:“说起来昨天就一整天没看到肖总呢!我问助理小吴,小吴也只是说肖总约了人谈生意,可是谈什么生意小吴也不清楚……”

        祁曼认真地喝着饮料,偶尔礼貌性地应刘钰一下。

        刘钰的话题围绕着肖扬说了十分钟,终于把盘子里的东西都吃完了。

        “嗝~老大我去拿三文鱼,你要不要我带点儿什么?”

        刘钰站起来,顺便问了一声祁曼。

        祁曼拿纸巾擦擦嘴,摇摇头:“不用了,我吃饱了。”

        闻言,刘钰满脸的省略号:“……老大你到现在也就吃了一碗炒饭……”

        你这自助吃得也太没追求了吧?!

        我是自助餐厅老板知道有你这么个客人晚上睡觉都要笑出声啊!

        祁曼一脸无辜地回答:“没有啊,我还喝了一杯牛奶。”

        刘钰:“…………”

        老大,这牛奶喝和没喝,也没什么区别吧?!

        您真的是在吃自助吗?!难道不是来给自助餐厅老板做慈善?!

        给您跪了!

        ————

        在刘钰的无力吐槽之中,自助餐环节结束,整个团队奔赴下一个战场。

        在电梯里,刘钰估摸着肖扬肯定在ktv蹲着点,准备给祁曼一个惊喜。

        怎么说我们肖总也是超喜欢我们老大的啊!

        都把我们老大带回家去参加肖老爷子的生日宴会了,不可能不来参加我们的庆功宴啊!!

        刘钰如此笃定地想。

        果然,在服务生领着他们一队人穿过长长的走廊,抵达了包厢之后……

        所有人面对满满一屋子的香槟玫瑰、粉红气球彩色丝带,震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看着在滚筒彩虹灯光下梦幻得恶俗的包厢现场,目瞪口呆的刘钰呢喃到:“肖总还真是大手笔啊……”

        她刘钰来易扬公司快一年,蹭过的所谓“庆功宴”不知道有多少场了,这样子浪漫的现场倒还是第一回碰到!

        ————

        小弟们都震惊得反应不过来,只有祁曼仍在状态外。

        “你们这包厢搞成这样,我们还怎么玩?”

        祁曼皱着眉头,不满地问跟来的服务生。

        万万没想到客人居然还对这样酸得不要不要的场景有意见,服务生噎了一噎,尴尬地对祁曼解释:“祁小姐,这是英俊先生吩咐我们专门为您准备的……说是为了祝贺您竞标成功……”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祁曼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倒是没有再抱怨。

        然而站在她身后偷听了一耳朵的小弟们都再一次震惊了——

        英俊先生!

        肖总在老大这边的昵称居然是这个!!

        肖……肖英俊吗?!

        万万没想到啊,咱们肖总居然还有如此骚包的一面!!

        ————

        拈着脚尖走过英俊先生让人布置好的花山花海,小弟们在沙发上落了座。

        然后,在老大祁曼的一声令下,大家开始嗨皮起来。

        其实祁曼个人是不太喜欢这样吵闹的地方的,但是作为团队的核心人物,她不得不奉陪到底。

        自动屏蔽了外界的吵闹,祁曼翻出笔记本电脑来,打算捋一捋接下来的工作。

        可祁曼才打开电脑,服务员就推着叠着香槟塔的打扮得花里花哨的餐车,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

        “哇~!”

        小弟们的惊叹此起彼伏。

        肖总太有心了!居然还准备了香槟塔!!

        这才是“真·庆功宴”嘛!!

        看到那垒得高高的香槟塔,祁曼嘴角抽了抽。

        将餐车停在玫瑰花丛中,服务员拿出冰在酒桶里的香槟,看向祁曼,说:“祁小姐,这是英俊先生为您准备的香槟,您是要现在打开,还是一会儿再打开?”

        无奈地回答了一声“现在打开吧”,祁曼此时想把池瀚的皮扒了的心情都有。

        在服务员的示意之下,祁曼走到餐车旁边。

        服务员轻车熟路地“啪——”一声,打开了香槟。

        香槟鱼喷涌而出,带得在场人的心情也跟着飞扬起来。

        满室欢呼,久久不绝。

        祁曼接过服务员递来的沉甸甸的香槟酒瓶,掂了掂,对刘钰招手:“刘钰你过来帮我一下。”

        “好!”

        刘钰立马从沙发上弹了起来,灵巧地钻到祁曼身边,协助她,将香槟缓缓地注入最顶上的那一只酒杯中。

        金色的酒浆像小小的瀑布一样,从顶端一层一层地跌落。

        迷离灯光的映衬之下,整个香槟塔显得优雅又梦幻,美得在场的人都忍不住屏住呼吸,只怕自己一个吸气或吐气,这美丽而脆弱的杯塔就要被震翻。

        当祁曼将一整支香槟倒完,香槟塔上的每一支酒杯都装满了酒。

        将空酒瓶交还给服务员,祁曼拿起了最上面的一杯香槟。

        之后,小弟们也跟着拿起酒杯,与祁曼一同举杯。

        这时候,旁边有人给祁曼递来了话筒。

        “说两句呗,老大。”

        刘钰说。

        祁曼想了想,接过了话筒。

        “非常感谢大家这两个月来对我工作的支持。没有你们,也不会有我们易扬今天在张氏会议上完美的表现。今天的成功属于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

        祁曼言简意赅地说了两句,举了举杯子:“敬我们每一个人。”

        虽说是质朴的语言,却更能打动人心。

        小弟们激动地跟着祁曼举起杯子,齐声说到:“敬我们每一个人!”

        想到了这两个月里的辛苦和委屈,一向大大咧咧的刘钰也跟着红了眼圈。

        祁曼对众人略一颔首,象征性地抿了一口香槟。

        大家紧跟老大脚步,喝酒。

        待大家喝完这一圈,祁曼思忖了一下,又对着话筒说:“其实这件事我想跟完了池瀚的拍摄回来后再宣布的……但是想想,还是不瞒你们了吧……”

        在场的人闻言精神一震——

        老大这是要公开和肖总的恋情了吗?!

        花擦重量级新闻啊!!

        在众人万分期待的目光之中,祁曼慢慢地说到:“我已经向肖总提了辞职。如果不出意外,等池瀚的拍摄跟完,我就会离开易扬。”

        在场的群众:“…………”

        嗯?!!!

        ?!!

        整个易扬最努力最优秀拿的绩效奖最多没有之一的、他们的老大——祁曼——居然辞职了?!!

        ————

        祁曼要离职的消息一经公布,整个团队的人都蔫了。

        但是没有人来劝祁曼留下。

        因为大家都很清楚自家老大的性格——虽然慢,但是主意正,说一不二。

        
既然她今天公布了辞职的事情,那说明她已经打定主意要离开……

        这事就算是一万头牛都拉不回来了啊!

        哭!!

        刘钰什么玩乐的心情都没有,抱着祁曼痛哭流涕了好一通,翻来覆去就只有一句话——

        “老大我舍不得你……我舍不得你啊嘤嘤嘤……”

        祁曼好说歹说,才将复读机刘钰的眼泪劝住。

        在刘钰的脑门上拍了拍,祁曼又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说:“我被你哭得脑袋疼……我去洗手间洗把脸清醒清醒……”

        刘钰抽抽噎噎着,应了一声:“好……老大你早点回来……”

        我还没哭够……

        话是这么说,可等祁曼一出门,刘钰马上就坐不住,跟屁虫一样地跟了出去。

        一出包厢的门,刘钰马上发现了不对劲!

        咦?!尾随老大的那个戴口罩和牛仔帽的男人是谁!?

        刘钰心里一咯噔,各种社会新闻走马灯似地在脑海中飞快地过了一遍,登时冷汗涔涔而下。

        眼瞧着祁曼和那尾随她的男人的身影一前一后地消失在昏暗的长廊拐角,刘钰不假思索,拔腿追了上去。

        路过清洁间的时候,还顺手操了把扫把。

        绕过拐角,刘钰一眼就看到那男人朝背对着他的祁曼伸出了双手……

        “呜嗷!!臭流氓你要对我家老大干什么?!!”

        刘钰气冲云霄地大吼了一句,高举扫把冲上去,照着那蒙面男人的后背就一记狠抽!

        抽得那男人一声闷哼,牛仔帽当场就被拍飞了出去。

        眼看着自己一击即中,刘钰一鼓作气,又是一下子下去!!

        却没想到那臭流氓猛地转过身来一把抓住了扫把!

        视线同那男人狠狠地撞上,刘钰的心跳不由得漏了一拍。

        这……这熟悉的眉眼……

        刘钰只见那被自己对着手机屏幕描绘过无数次的剑眉挑了挑,耳边响起了她翻来覆去听过好几亿遍伴着入睡的声音——

        “曼曼,这傻姑娘谁啊?!”

        听到声音回过身来的祁曼整个人是懵圈的:“呃……”

        刘钰腿一软,差点儿没跪到地上去——

        “老……老公??”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447/141197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