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慢慢慢慢来 > 第30章

第30章

        说完这句话,池瀚就像逃跑似的,迅速蹿到了洗手间里,连洗手间的灯也不记得开。

        而祁曼则愣在当场。

        半天才反应过来,祁曼在黑暗中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池瀚你个笨蛋……”

        她也不知道自己心里那口闷气是哪里来的,总之就是气得不行,只想把池瀚从洗手间里揪出来打一顿。

        祁曼撑坐起来,在床头摸到了床头灯,“啪”一声按亮了。

        将碍事的被子推到床脚,祁曼从床边翻身而下。

        拖鞋在床的另外一头,祁曼干脆就赤着脚踩在地上,绕过床尾往洗手间走去。

        走了两步路,祁曼被自己掉到膝盖窝上的内裤卡了一下,一怒之下直接整条扯掉,一把扔到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然后快步走向洗手间。

        先“啪”一下按亮了洗手间,祁曼二话不说直接将半掩着的门一把推开。

        原本处在黑暗之中的池瀚还没从突如其来的光亮之中回过神,紧接着又让祁曼毫无保留地抓住了他的飞机现场。

        双手保持着原有的动作,池瀚扭过头来看向站在洗手间门口一脸愠怒的祁曼,脸色青青白白地过了好几论,才幡然醒悟地双手拢住小池瀚拉上裤子,快速地转身过去背对她。

        “曼曼……”

        池瀚尴尬地开口,才叫出一声祁曼的名字,却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人抓住了。

        后面的话直接吓得消声。

        祁曼一言不发,抓着池瀚的手态度强硬地将他往洗手间外面拽。

        池瀚不知道祁曼这正生着什么气,不敢违抗她,只能老老实实地让她半拖半拉地一路从洗手间拉到了床边。

        池瀚看到被他方才的举动弄得被褥凌乱的床,心猛地“咯噔”一下。

        “曼曼……”

        他一声称呼才说出口,就让祁曼不容反抗地一把推坐在床边,再一把按倒在床上。

        看着祁曼岔开腿坐到自己的腿上来,池瀚只觉得自己的心跳跟安塞腰鼓似的,轰轰隆隆地跳。

        整个人口干舌燥,喉咙更像是被人扼住了一样,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被池瀚这么张皇无措地看着,祁曼又气又无奈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抓住他的裤头,慢慢地往下拉。

        裤子褪到一半,小池瀚就迫不及待地从里面跳了出来。

        “曼曼……你……你要干什么……”

        这回,池瀚终于说出了完整的一句话。

        声音瑟瑟发抖,就像是马上要被人糟蹋的良家妇女。

        祁曼又瞪了池瀚一眼,双膝跪在床上,直起身,腰肢往前一挪。

        然后扶住他的坚|挺对准自己的柔弱,一点一点,缓缓地沉身坐下去。

        “你不是说不动我吗?那么我动你,总是可以的吧?”

        ————

        太久没有经历人事,祁曼的动作阻塞而艰难。

        疼痛伴随着撑开和填入的感觉而来。

        痛得她忍不住蹙起了眉头,额上也渗出了一粒粒豆大的冷汗。

        整个人紧紧地绷着,像一把拉满了的弓。

        虽说情|欲不得纾解的感觉很磨人,但是池瀚更关心祁曼甚过自己。

        “曼曼,太痛就下次吧……”

        池瀚才开口说了半截话,马上就又被祁曼一个白眼横过来。

        “池瀚你个笨蛋!”

        祁曼咬着下唇骂了池瀚一句,然后不管不顾地放开了自己支撑着自己上半身的那股力量。

        快速的摩擦刺激而猛烈,强烈的痛感过后,一阵令人炫目的快|感如大浪扑来,狠狠地击中了祁曼。

        击得她一声呻|吟支离破碎,撑着池瀚精壮的小腹,努力不让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倒下去。

        感觉到自己被祁曼温暖而湿润地包裹着,池瀚的呼吸猛地一滞,继而变得沉重急促起来。

        祁曼扶着池瀚的腰缓了一会儿,才又缓缓地起身,感觉自己一寸一寸变得空虚,又猛地一下收回支持的力量,重重地跌回去,让他填满她。

        “啪——”

        碰撞的声音暧昧而情|色,带着黏黏糊糊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起身、落下。

        “啪——”

        起身、落下……再起身、再落下……

        如是几番,祁曼慢悠悠的动作在池瀚那有如隔靴搔痒,蹭来蹭去就是蹭不到点上。

        在祁曼又一次落下后,池瀚伸出双手,紧紧地箍住了祁曼的腰不让她再动。

        正处在意乱情迷之中的祁曼两颊潮红,眼神迷离地看向池瀚:“……嗯?怎么了……”

        祁曼话音一落,只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紧接着自己整个人就被池瀚严严实实地压在了身下。

        “你……太慢了……”池瀚哑着声音,对祁曼说,“我等不了你了……还是……自己来吧……”

        说完,池瀚低下头,蛮横地吻住了祁曼。

        同时,按住了她,狂风暴雨一样、凶狠地填满她、鞭挞她……

        让她感受到他对她强烈的、源源不绝的热情。

        只给她一个人的热情。

        ————

        这一场欢愉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也许很久、也许也不过一瞬。

        在即将释放出自己来的时候,池瀚脑中突然一个念头闪过,即刻迅速地抽离了祁曼的身体。

        紧接着交待在了两人身下压着的被子上。

        粗重地喘息着,池瀚努力地平息着自己的呼吸。

        待神智稍稍清明了一些,他才将这张被自己弄脏了的被子从祁曼身子下面抽出来,推到一旁去。

        祁曼还处在尚未退去的高|潮之中,瘫在床上,看着只穿着上衣的池瀚下了床,往套房的客厅走去。

        等池瀚再次回来时,祁曼也回过了神。

        看着池瀚一边撕着一个盒子的外包装一边走向自己,祁曼不由得呆呆地问:“这是什么?”

        “安全套。”

        池瀚解释着,来到了床边。

        将拆开的安全套放在床头,池瀚一把脱掉自己的上衣,赤|裸着身体贴向祁曼,搂住她,再一次温柔而强硬地吻住她。

        “刚刚那一次不算,我们再来。”

        ————

        早上七点半,祁曼被自己的生物钟给叫醒了。

        就着厚重的窗帘透进来的晨曦,祁曼看着眼前陌生的房间摆设,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在哪儿。

        她努力地回想了一下,才想起自己昨晚上把包落在ktv没钥匙进门,来池瀚这边住了一晚上。

        而且这一晚上……

        念起自己昨晚上大胆的行径,祁曼先是一怔,然后一抹红晕染上脖颈,一点一点地往上晕,一直晕到耳后。

        整个人臊成了一只红烧大虾,祁曼扯过被子一把将自己的头盖住,心底哀嚎一声——

        为什么在这种紧要的时刻,她的大脑反应居然还比她的身体反应要慢上一个晚上啊!!

        这么奔放的人真的是她祁曼吗?!!

        不活了!!

        ————

        感觉到怀中人的动作,半梦半醒之间的池瀚睁了睁惺忪的睡眼,将横在祁曼腰上的手臂支起,将背对着自己的祁曼往怀里一勾,整个人贴到了她光洁的裸|背上。

        女人肌肤特有的细腻和清凉从胸膛上传过来,池瀚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餍足的叹息。

        埋头在祁曼的颈间深深地闻了一下她身上的香气,池瀚附在她耳边,低声问到:“再睡一会儿,嗯?”

        顿了顿,池瀚又微微偏过头,轻轻地含住了祁曼小巧而圆润的耳垂,嗓音慵懒而嘶哑:“……或者……你想再做点别的……?”

        说完,池瀚不轻不重地在那一点咬了一下。

        祁曼被背上传来的热度灼得心底发烫,又被池瀚拂在耳后颈间的气息撩得发痒,不由得挪动了一下身体,想要逃离开他的包围:“……我还要去上班……”

        却没想到一动之下,有一个火热而坚|挺的东西抵了过来。

        祁曼的身子不由得一僵。

        “别去上班了,嗯?”池瀚的手往下滑去,滑入祁曼的腿间,“我们……做点别的……更重要的事?”

        ————

        祁曼再一次醒来,是被池瀚温柔地叫醒的。

        看到神清气爽的池瀚坐在床边,朝自己递过来一支手机,祁曼懵懂懵懂地,把手机接了过来。

        “应该是找你的。”

        池瀚说。

        祁曼往手机屏幕上一看,来电显示是刘钰,便想也没想就接了起来:“怎么了?”

        听到祁曼的声音,刘钰那边有一瞬间的停顿,口气万分遗憾地发问:“老大,为什么是你接电话?”

        我老公呢?!!!

        祁曼没禅悟刘钰的言外之意,迷茫地反问:“你不是找我吗?”

        刘钰噎了一噎,悻悻地回答:“是找你没错……”

        “嗯,所以有什么事呢?”

        自觉躺着说话不太好,祁曼撑着床拥被坐了起来。

        看到祁曼布满了青青紫紫吻痕的肩膀和脖颈整个儿裸|露在外面,池瀚的目光直了一下,紧接着变作了愧疚神色。

        他是不是要得太狠了……

        可是没办法啊,面对曼曼他就是忍不住……

        自我唾弃着,池瀚起身给祁曼拿了一件自己的薄衬衫,给她披在肩上。

        而祁曼已经和刘钰说起了工作:“……嗯关于摄影团队方面的事宜我一会儿和池瀚谈……嗯,这个事情你需要先请示一下肖总……”

        祁曼忙着说电话,池瀚不好打搅她,干脆就扯过了她放在被子上那只空闲的手来玩她的手指。

        好不容易把目前紧要的工作都说完了,祁曼缓了口气,才记得扭头看向池瀚,问他一声:“现在几点了?”

        “……十一点半。”

        池瀚和电话那头的刘钰异口同声地回答祁曼的问题。

        祁曼登时无语:“…………”

        她睡了这么久?!

        “早上你老大你没来,人事那边还来问我怎么了……正好肖总路过,就说你最近太辛苦了,今天算你调休。还让我别打电话打扰你,让你好好休息一天……就是工作太紧急了,大家都做不了主,我才不得已给老大你打了这个电话……”

        刘钰说着,声音不由得压低,神秘而八卦地问祁曼:“所以我有没有打扰到老大你……?”

        祁曼:“…………”

        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白了池瀚一眼,祁曼对刘钰说:“我下午会到公司,你让我们组里的人准备准备,下午我们开个短会。”

        刘钰应了一声,迟疑了一下,又犹豫着开口:“老大,还有一件事……”

        “嗯?什么事?”

        祁曼问。

        “就是……你的手机不是在我这儿嘛……十一点的时候响了一下我没接;后来过了十分钟又响了一下……我想着搞不好是什么重要的客户给你打电话,就把你手机拿出来看……”

        “然后呢?”

        祁曼继续问。

        “然后……”刘钰咬了咬下唇,“然后我看到来电显示是‘曼曼全世界最爱的男人’,以为是老……池瀚,就接了起来……”

        祁曼闻言不由得嘴角一抽:“……再,再然后呢……?”

        “再然后,我就被老大你爸揪着拷问了一顿……”刘钰回想起刚刚那段对话,又是一阵头皮发麻,“老大你爸爸是做什么工作的啊,给人的压迫感好强……隔着个电话我都要被他问趴下,恨不得跪下扶着电话回答他的问题……”

        太可怕了!!

        祁曼:“…………”

        祁曼并没有问刘钰祁爸爸问了她什么问题,直接说了句“我知道了,先这样吧”,就挂掉了电话。

        盯着手机屏幕,祁曼默默地开始思考——

        难道说是昨晚上她和池瀚的动静太大,让住在隔壁的父亲大人听到了??

        看祁曼挂了电话之后神情不对,池瀚跟着皱起了眉头,问她:“怎么了?”

        祁曼刚要回答,池瀚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祁曼被手机给震了一下,拿起来一看,屏幕上的来点显示是——

        曼曼父上大大大大大人!!

        祁曼反应了一下“父上=爸爸”,便毫不犹豫地接了起来:“喂,爸爸?”

        听到祁曼这一声称呼,池瀚虎躯一震,不由自主地绷直了腰身,竖起耳朵来。

        电话那头的人足足沉默了半分钟,才冷冷地开口:“曼曼,怎么是你接电话?”

        祁曼闻言不解:“爸你不是找我吗?”

        祁爸爸冷哼了一声,语气之中满是不悦:“曼曼,你让池瀚森接我电话!”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447/141197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