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慢慢慢慢来 > 第35章

第35章

        “正是因为是你亲外公,才喜欢埋汰你的嘛。”

        张董笑得越发甜腻,就像面对着两只鲜嫩可口的小雏鸡的黄鼠狼一样。

        池瀚真是满脑袋黑线,直接拖了把椅子在祁曼身边坐下。

        也不等店家拿碗筷过来,池瀚直接拾了祁曼碗里才咬了一口的烧鸭腿啃起来。

        一边啃还一边抱怨:“曼曼你都不和我打声招呼,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加班完就想着等你一起吃饭……结果等到了现在,饿死我了!”

        眼看着池瀚三下五除二把一大只烧鸭腿啃完,祁曼才记得回他一句:“啊……对不起啊池英俊,我工作得太认真,给忘了……”

        池瀚无声地叹息了一下,把光秃秃的鸭腿骨往桌上一扔,擦了把手,拿了祁曼的盖碗茶来喝:“反正我也习惯了……”

        祁曼终于注意到池瀚吃她吃剩的东西。

        皱起了眉头,祁曼不高兴地说:“池英俊你就不能干净点?!桌上不是还有一只没动过的鸭腿吗?!干嘛吃我吃剩的?!”

        说完,祁曼看着池瀚“咕嘟咕嘟”地喝自己那碗茶,更不高兴了:“还不擦嘴用我的杯子!杯沿一圈都是油!脏死了你!!”

        “你都吃饱了,这鸭腿扔掉多浪费。”池瀚回答得特理所当然,“你是没去过非洲,那边的孩子连鸭子都没见过,更别说烧鸭了……他们都吃不饱肚子,我们怎么可以浪费?!”

        池瀚噼里啪啦地说得飞快,祁曼一时半刻跟不上他的节奏,只能干瞪着眼横他:“…………”

        张董一旁笑眯眯地看着两个小辈拌嘴,等池瀚停嘴了再悠悠地过来补一刀:“曼曼,在池英俊看来,你吃过的鸭腿,比桌上那只没人动过的好吃一万倍呢~”

        张董一语道破天机,正在喝茶的池瀚冷不丁被呛到了,“咳咳咳”地咳得惊天动地。

        祁曼无语至极,一边伸手给池瀚顺背,一边数落他:“就不能慢点儿吗?!每次吃饭都像赶着去投胎一样!”

        快点儿吃完,就有好长好长的时间看你吃了。

        池瀚心里这么想着,却没有说出口。

        祁曼给池瀚顺了快三分钟的背,又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转头对张董说:“外公……这些菜都凉了,要不要让厨房再给池英俊做几样菜过来?”

        张董吃饱喝足了,干脆玩起了手上的玉扳指,回答祁曼:“用不着,就着曼曼你的脸下菜,猪饲料池英俊也能吃得津津有味。”

        注意力在池瀚身上的祁曼一时半伙没反应过来张董这吐槽,满脑门的问号:“…………???”

        池瀚则忿忿地抬起头,满脸怆然地看着张董:“…………”

        外公!求放过!!

        ————

        大约是感受到来自亲外孙的羞愤,张董终于闭了嘴,让池瀚得以安静安心地吃个晚饭。

        但是他慈爱(?)且揶揄(!)的目光,还是让池瀚这一顿吃得如坐针毡。

        秋风扫落叶一样地将桌上的剩菜扫荡干净了,池瀚拿纸巾擦擦嘴,拉着祁曼站起来:“外公,时间不早了,我先送曼曼回去。”

        张董瞥了一眼墙角的落地钟,再瞥一眼池瀚,眼中意味不言自明——

        这才九点钟,你就和你外公说时间不早了?

        可是面对外孙哀求的目光,张董到底还是没为难他。

        点点头,张董说:“好,你们回去吧。”

        得了自家外公这句话,池瀚紧绷的神经轰然松懈。

        “那我和曼曼走啦~”池瀚的语气都变得欢快起来,“外公再见~~”

        还处在懵圈状态的祁曼被池瀚拖到了门口,才记得回头和张董挥手道别:“外公拜拜~”

        张董也学着祁曼的模样,俏皮地挥挥手:“曼曼拜拜~”

        怕节外生枝,池瀚不让祁曼多说话,伸手扶住她的后腰,半搂半推地将她带出了门。

        ————

        护着祁曼上了车又替她系好安全带,池瀚发动车子,往她的住处开。

        “外公今晚上找你吃饭,主要是为了什么事?”

        池瀚问。

        “……外公说让我去张氏做市场部经理……”

        听到祁曼这个回答,池瀚差点儿没踩住刹车闯红灯。

        险险将车子停在斑马线前,池瀚扭头过来一脸卧槽:“你不会答应了吧?!”

        祁曼无辜地回看池瀚:“我并没有拒绝的理由啊……反正我离开了易扬还是要重新找工作的……”

        池瀚:“…………”

        那只老狐狸!说不动我来张氏,干脆就把主意打到曼曼头上去……

        气死了!!

        看着池瀚表情不太对,祁曼还忒好心地替张董事长说话:“其实外公说得没错,我与其在外面帮别人做事,还不如回来帮自家人做事……”

        知道祁曼不明白自己的顾虑,池瀚无奈。

        伸手在她头顶上摸了摸,池瀚说:“没什么……如果你觉得这样好,那我就支持你。”

        大不了就是不演电影了回去管公司而已。

        反正一开始演电影也只是为了让你注意到我。

        池瀚如是想着,看到绿灯亮了,又缓缓地开启车子。

        祁曼茫茫然地看了池瀚好一会儿,才轻轻地应一声“嗯”。

        然后,心底的甜跟蜜拉了丝儿一样,将她整个人细细密密地包围住。

        如果你觉得这样好,那我就支持你。

        怎么办,现在这个池英俊太温柔,让她不由自主地沉溺在他的柔情之中,无法自拔。

        祁曼抬起手,抚住自己跳得平稳而强健的心。

        既然是她心甘情愿的,那……就沦陷吧。

        ————

        车子又开过两个路口,祁曼家到了。

        池瀚看着时间也才九点一刻,寻思着这个点在安全范围时间内,祁爸爸应该不会找他的麻烦,便跟着祁曼一起上了楼。

        进门换了拖鞋,祁曼发现有问题!

        “池英俊你穿的这双拖鞋哪里来的?!”

        祁曼指着池瀚的脚,大惊。

        “曼曼你这反射弧也是没sei了。”池瀚推着僵硬的祁曼往屋里走,“上周我住你家里的时候就带过来了的。除了拖鞋,我还带了几套换洗衣服睡衣裤剃须刀剃须膏……你一样都没发现?”

        祁曼:“…………”

        花擦??

        “搬来搬去的也麻烦,干脆备一套在你这儿算了。”

        池瀚说着,压着祁曼的肩膀让她坐到沙发上,转身去厨房倒水。

        倒好水,池瀚一手拿一个装了水直身玻璃杯,从厨房里出来,在祁曼身边坐下。

        递了一杯水给祁曼,池瀚自己也喝了一口,然后斟酌着字句,开口:“曼曼,有件事……我想和你报备一下……”

        祁曼还沉浸在自己的重大发现之中,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嗯,什么事?”

        池瀚双手握着水杯,抿了抿唇形完美的薄唇,说:“你还记得我掉了的那支手机吗?今天,顾薇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手机让她表妹给捡到了。”

        听到顾薇的名字,祁曼的思绪顿了一下,想起来了这个人是谁。

        “唔……然后呢?”

        祁曼温温吞吞地咽了一口水。

        池瀚思考了一下,又换了种叙述方式:“顾薇和我合作《复仇》的时候有看到过我手机屏保上的你的照片,所以她认出了这是我的手机。”

        “我本来是想让我经纪人过去拿的,但是顾薇说她表妹是我的粉,想见一见我,然后再把手机还给我。”

        “手机还不还倒是无所谓,但是里面有很多关于你的东西,留在陌生人那里不好……所以我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去见了。”

        “是在x区的一间小小的咖啡厅见的面。全程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和顾薇表妹握了手合影签名,然后顾薇就把我手机还给我了。”

        “这么一点小事本来也不值得拿出来说,但是我想来想去总觉得心里不对劲,决定还是得和你说一声。”

        毕竟,我答应过你,再也不会瞒着你任何事。

        ————

        说完事情,池瀚自觉地安静下来,等祁曼消化。

        两分钟后,祁曼终于……“哦”了一声。

        池瀚双目==:“……曼曼你这个哦是什么意思?”

        “哦就是我知道了的意思。”

        祁曼回应得如此风轻云淡,池瀚顿时有一种自己小题大做了的感觉:“…………”

        喂!说好的彼此坦诚呢?!

        我都坦诚了你就这个态度?!

        ————

        说完了顾薇的事情,气氛一时间有些微妙。

        两人静静对坐片刻,祁曼突然打破了屋里的沉寂:“池英俊你会做绿豆爽啊?”

        池瀚被祁曼这突如其来的一个问题问得怔了怔,而后点头:“会啊……”

        高一的时候和刘嫂学的……

        “那怎么不见你做过?”

        祁曼又问。

        池瀚脸色变了又变,从红到白再到青,才讪讪地回答:“做过的……”

        祁曼:“……嗯??”

        什么时候??

        池瀚扭捏了一把,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高一你生日那天,我煮了一锅带去学校给你吃……结果被你和秦二毛嫌弃得不要不要的,说喂猪猪都不吃……”

        亏我还差点儿没把我家的厨房给烧了……我这么努力,你们不捧场就算了,居然还觉得难吃!!

        “…………”

        祁曼默然片刻,然后隐约想起有次她过生日的时候,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啊抱歉……我不知道是你做的……”

        祁曼满脸愧疚。

        池瀚自暴自弃地叹息了一声:“不怪你……怪只怪我手艺太差……”

        池瀚话音一落,回味完当初那道绿豆爽的祁曼十分认同地点点头:“你手艺是有够差的,那碗绿豆爽我喝了一口反胃了快一个月。”

        “……这可不能赖我!”这个锅池瀚表示坚决不背,“秦二毛喝完了一整碗也才难受了一天!”

        明明就是你反射弧长!

        祁曼花一分钟想明白了池瀚的言下之意,目光顿时犀利,化作两把飞刀“咻咻”地往池瀚身上扎:“你的意思是,这是我的错?!”

        被祁曼这么一瞪,池瀚秒怂了。

        “不不不,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是我做得难吃……”

        池瀚忙不迭地把锅往身上揽。

        唉,不就一口锅吗?

        池瀚打落牙齿和血吞。

        有什么大不了了!背了就背了!

        ————

        祁曼和池瀚又就绿豆爽的问题讨论了好一会儿,池瀚看看时间,居然十点钟了。

        按(祁叔的)理说,他该回去了。

        ……但是他不想回去啊!!

        在池瀚在理性和感性之中痛苦地挣扎时,祁曼的手机响了。

        祁曼满世界地找了好一会儿手机,最后还是池瀚替她从包里把手机翻出来。

        两人头并着头,往来电显示上一看,发现是英明神武的祁爸爸打过来的。

        池瀚顿时就紧张起来了——

        难道是他夜不归宿磨蹭在曼曼家被祁叔发现了吗?!

        才十点钟啊都算违规吗!!

        这也太过分了吧?!!

        祁曼就没池瀚那么丰富的内心活动。

        她看了一眼神经紧绷着的池瀚,然后自然而然地把电话接起来:“喂,爸爸?”

        祁爸爸所处的环境有点儿吵杂,但是他沉厚的声音还是穿过话筒在祁曼耳边明晰地响起:“曼曼,妈妈受伤了,爸爸十五分钟后的飞机回s市,你在b城一个人记得好好照顾自己。”

        祁曼愣了愣,反应过来后紧张地追问:“爸……妈妈她怎么了?!!”

        怎么就受伤了?!

        一说到这事祁爸爸就来气:“你妈她不听我的话,一个人在家非要自己做饭吃,结果切菜切到手了!”

        祁曼一听,又呆了呆,囧囧有神地问:“妈妈她切到……手哪儿了?”

        “左手食指,好长一条口子!我叫她去医院还不肯去,偏说贴张创可贴就好了。我得押着她去一趟医院才行,谁知道会不会破伤风!”

        祁曼:“…………”

        说完祁妈妈的事情,祁爸爸又冷哼一声,开始叮嘱女儿:“曼曼,你告诉池瀚森让他把皮收紧一点儿,我盯着他呢!要是你有哪里不好,我回头再找他算账!”

        祁爸爸话音一落,电话那边就传来了空姐温柔的请他关闭手机的提示声。

        “好了,曼曼爸爸要关机了。你今晚上也不用等爸爸落地,早点儿休息。”祁爸爸又交代了祁曼一句,最后还是不放心,着重点名池瀚:“池瀚森是不是在你身边,你让他接个电话。”

        祁曼“哦”了一声,把电话递给池瀚:“我爸爸要和你说话。”

        闻言,池瀚立即进入一级警戒状态,双手接过祁曼的手机,毕恭毕敬地和祁爸爸打招呼:“祁叔。”

        不知道祁爸爸在那边说了点什么,池瀚忙不迭地点头哈腰:“嗯嗯嗯,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曼曼!嗯嗯嗯,我一定不会让她再加班了!”

        狗腿地应了一连串的“嗯”,池瀚才像念宣誓入党一样郑重其事地向祁爸爸保证:“祁叔您放心!您不在的时候我一定把曼曼照顾得好好的,绝对不会让她受一点点委屈!!”

        ————

        等池瀚挂掉了祁爸爸的电话,祁曼在旁边十分嫌弃地埋汰他:“池狗腿!”

        池瀚转过头来,凶巴巴地瞪着祁曼,开口就是——

        “汪汪汪!”

        你不爽?!

        面对如此能伸能屈的池瀚,祁曼无言以对:“…………”

        好吧,你再一次赢了……

        ————

        得知祁爸爸回了s市,池瀚顿时就放飞自我了~!

        农奴翻身做主把歌唱啊巴扎黑!

        看池瀚嘚瑟嘚瑟的模样,祁曼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他,起身卸了妆,拿了睡衣裤先去洗手间洗澡。

        她还有事没做完呢,没时间和他瞎折腾。

        等祁曼磨磨蹭蹭地洗好澡出来,一眼就看到池瀚手里拿着一沓照片,冲她笑得十分暧昧。

        祁曼瞥了一眼池瀚,问:“笑什么笑得像脑瘫儿一样。”

        池瀚把照片拿到祁曼眼前晃晃,说:“没想到曼曼你还私藏我的照片~~明明我真人就在这里还看什么照片嘛~~”

        祁曼被池瀚晃得头疼,一把抢过照片一看。

        原来是下午刘钰千叮嘱万嘱咐过的让她带给池瀚签名的照片。

        “哦这个啊。”祁曼在照片侧边拨了一下,把赤|裸裸的真相“呼”一下拍池瀚脸上,“是刘钰让我带回来,找你要签名的。”

        池瀚的笑容登时被祁曼这一下拍扁在脸上。

        “…………”一脸吃瘪地看着祁曼,池瀚最后嘟哝了一句,“别人这么喜欢我你怎么也不吃个醋……”

        “你说什么?”

        祁曼没听清。

        “没……没什么……”

        池瀚默默地从祁曼的办公桌上拿了笔,想着刘钰的脸,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刘钰是吧……

        看着池瀚一脸凶神恶煞迟迟不下笔,祁曼凑过来,拍了他肩膀一下:“发什么呆呢?”

        “在、酝、酿!”

        池瀚一字一顿、掷地有声地回答。

        祁曼:“…………”

        ————

        池瀚酝酿了好一会儿,没酝酿出能震飞刘钰的气势,最后还是决定先去洗个澡。

        等他洗澡出来,祁曼已经摸上床靠在床头噼里啪啦地敲键盘开夜班了。

        看了一眼时间,池瀚径直走到床边,抢过了祁曼手里的电脑:“十一点半了,该睡觉了。”

        电脑被抽走,祁曼五指成爪仍是敲键盘的姿势,好半天才缓过来。

        “再……”

        祁曼才说了一个字,马上就被池瀚毫不留情地堵了回去:“再加十分钟也不行!睡觉!”

        说完池瀚把笔记本塞回祁曼的包包里,折回来拉上窗帘,然后脱鞋上|床。

        按着祁曼让她躺平,池瀚“啪”一下关了灯,重要的话说第三遍:“睡觉!”

        感觉到身边的床塌了下去,祁曼瞪着眼睛看着黑洞洞的房间,突然想起来……

        “我还没刷牙。”

        房间里响起了祁曼的声音。

        依稀还带着回音。

        池瀚:“…………”

        翻身起来开了灯,池瀚催着她下床去:“快去刷快去刷!”

        “哦……”

        祁曼蜗牛一样地移动到洗手间,再树懒一样动作慢腾腾地往电动牙刷上挤牙膏。

        池瀚就抱着手站在洗手间门口监督她。

        磨磨蹭蹭地刷完了牙,祁曼再一次想起来刘钰交给她的重任。

        “对了,刘钰的签名照你还没签好吧?”

        祁曼扯了挂在架子上的毛巾来擦嘴,问池瀚。

        池瀚嘴角抽了抽,他都忘了这茬。

        特不乐意地拿了自己的半□□回到床头坐下,池瀚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还是忍辱负重签了算了!

        祁曼也爬上了床,凑到池瀚身边和他一起看他的剧照。

        正好最上面的那张就是祁曼看到的第一张。

        伸出手指指向照片里池瀚的小腹,祁曼揶揄他:“刘钰说最喜欢的就是你的腹肌啦~!还说想摸摸看是什么手感,嘻嘻。”

        池瀚邪魅狂狷地乜斜过来,瞧了祁曼好一会儿,才问她:“那你呢,喜不喜欢,想不想摸?”

        池瀚的声音比往常低了八度,带着点嘶哑,刮着祁曼的耳膜,痒痒的。

        祁曼认真地思考了一下池瀚的这个问题,特实诚地回答:“喜不喜欢不知道,但是被刘钰说得还真有点儿想摸摸看。”

        祁曼话音一落,池瀚就一把把手上的照片往床头柜上一扔,抓着睡衣的下摆干脆利落地一脱,一转身将祁曼就床按到:“来,今晚上就让你摸个够摸个爽!”

        ————

        次日,祁曼顶着两个大大的、多厚的遮瑕也遮不住的黑眼圈去上班。

        看到祁曼,刘钰条件反射地就要扑。

        可才扑到半路,刘钰难以置信地刹住了脚。

        “老……老大,你昨晚上干什么什么了?!怎么变成熊猫了!!”

        刘钰惊呼失声。

        祁曼闻言默然,而后一声叹息。

        还能干什么?池瀚呗!

        祁曼不想说说多了都是泪,从包里拿出池瀚签好的签名照,递给刘钰:“喏,说好的签名。”

        “啊老大我太爱你了!”

        刘钰演技浮夸地表示了一下自己对祁曼的感激之情,继而手脚麻利地一把拽过祁曼手里的签名照。

        wuli池瀚老公的签名照!!

        刘钰激动得几乎要晕过去!!

        而祁曼交了差,幽魂一样脚步轻飘飘地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刘钰花了好长时间,终于平复了激动的心情。

        然后……她发现了一个问题!!

        咦?!

        满脑子疑问的刘钰飞快地翻着她这十张让她舔过无数次屏的照片,而后万分悲愤地发现——

        她池瀚老公居然!竟然!丧心病狂地!把自己的签名!签在了!他的腹肌上面!!

        这导致了她刘钰所深爱的他池瀚的腹肌,通通被签名给挡住了!!

        心头的悲伤逆流成河,刘钰差点儿没哭晕在办公室门口。

        呜呜呜,池瀚欧巴你是故意的是吗?!

        你一定是故意的!

        你这个坏蛋!!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447/141477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